作者/列巴 编辑/肉酱

在《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之前,观众或许很难想象:一档节目的冠军选手居然在第一期被淘汰,差点就与比赛挥手作别。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10月12日播出的决赛中,Casper卡斯柏和贾铮获得了冠军。

在节目之初第一次搭档组合时,Casper没有等到心仪的搭档,选择流局,遗憾淘汰。不过,第一轮对唱后可以重新拆分组合的规则给了他机会。对唱发起人罗志祥把复活名额给了Casper,使他得以重新回到场上,成为贾铮的搭档。

返场后的Casper也并未一帆风顺,他和贾铮几次进入待定区,险些再度离开舞台。其实节目中的意外还有不少:唯一的女rapper孙楚雯被淘汰、被看好的灵魂歌手罗西贝选择退赛、实力强劲的张婉清/亚森组合止步四强……这显然不是一场一眼就能看到比赛结果的节目。在竞争激烈的音乐节目市场上,这或许就是剧情式音乐综艺的魅力。

聚焦对唱形式、追踪人物成长……《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留给音乐综艺的创作启示,还不止这些。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打破风格界限,解锁音乐综艺新切口

总导演岑俊义曾在发布会上感叹,“现在的唱歌节目太多了。”

即便是在综艺市场遍地开花的今天,音乐类节目仍然稳居主流地位。从素人选秀到明星PK再到星素合唱,从竞演到竞猜,从广撒网海淘好声音到细分领域选拔新人……音乐节目从未停止过花样翻新,但观众的疲感仍然无法消除。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选择了一个精准又新鲜的角度切入这个品类:男女对唱。

在此之前,“单打独斗”才是音乐节目的传统。即便是合唱,也往往是以选手PK为目的;亦或是明星与歌迷之间的合唱,情怀重于表演本身,在歌曲编排和搭档配合上相对粗糙。

“对唱算是音乐市场上的空白,因为近几年没有多少对唱歌曲了。”岑俊义说。

不过,对唱的内容缺口并不代表它没有市场。相反,这意味着观众对优秀对唱作品的渴求。在决赛的第一轮对唱中,四强选手分别演唱了《美丽的神话》、《不得不爱》、《天下有情人》、《因为爱情》,首首都是华语乐坛经典,唤起观众无限感怀。但在《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之前,这些对唱歌曲很少出现在音乐类节目中。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对唱限制了表演形式,却没有设置歌曲风格上的观赏门槛。在节目中,hip hop、R&B、中国风等多种曲风百花齐放。

这一方面是因为选手本身就各有所长,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对唱这种形式,可以让搭档之间不断碰撞创意,做出新的尝试。于是杨腾飞、孟慧圆上一场还换上古装,深情款款地上演一曲《宫墙柳+雪落下的声音》;下一场就穿着婚纱西装,演唱活泼欢快的美国流行歌曲《Marry you》。这种大胆的尝试在各自为战的传统音乐选秀节目中并不常见——选手通常倾向于表现自己更有把握、更被观众认可的一面。

在音乐节目大面积疲软、逐渐转向垂直领域的当口,说唱、电音等小众口味都被瞄准,《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在精准切入的同时关照大众口味。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人物先于作品,剧情式音乐综艺新玩法

除了市场空白,岑俊义选择做对唱的另一个原因是“适合做人物故事性”。

过往音乐节目中的人物关系往往只有竞争关系和师生关系,而对唱则引入了搭档关系,极大地拓宽了表现人物性格、串联节目剧情的空间。

“现在大家爱看剧,我们试图在比赛里面加上剧的元素。”而《这就是歌唱·对唱季》向我们证明,音乐综艺中剧的元素并不能靠剧本来赋予,要凭借恰到好处的选角、适宜的规则设计来激发。

第一期中被各路自媒体津津乐道的“闺蜜横刀夺爱”戏码来自孙楚雯和李明烨。同在流局区的二人先后上场,李明烨率先选择了田庚骏作为搭档。而她对田庚骏的了解都来自于朋友孙楚雯的介绍,这让原本就决心选择田庚骏的孙楚雯在后台十分崩溃,大喊“不行啊”。

紧接着上场后,孙楚雯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而田庚骏犹豫了很久,最终拒绝了她。在这场风波中,李明烨的耿直、孙楚雯的真性情、田庚骏的温吞——三个人的个性特点都展露无遗。

这和节目的选角逻辑是分不开的。岑俊义坦言,在过硬的唱功以外,突出的性格是《这就是歌唱·对唱季》选择选手的最重要标准。

在节目设置上,《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也有意识地向表现人物性格倾斜。

会唱歌的人就那么多,在各档音乐节目中反复出现,“回锅肉”成了观众挂在嘴边的吐槽。张婉清、王矜霖、尹毓恪……《这就是歌唱·对唱季》中也不乏观众比较了解的熟面孔,却并未让人厌倦,归根结底是凸显人物个性所提供的新鲜感。

在第一次互选搭档的环节中,从场地设计到流程安排都是小心机:松散的空间安排有利于选手放松状态,没有主持人、全由选手本人控场更是赋予了宽松的个人发挥空间。

在第一轮对唱后选择是否拆分时,拆分通道和汇合通道的交汇处是重要信息点,列出了重新返场的选手名单。在张婉清纠结是否要和“救”了自己但并不合适的王矜霖继续走下去时,在重要信息点得知自己看好的亚森重新返场,也难怪她会发出“节目组太会搞”的感叹。

“自由”和“残酷”是《这就是歌唱·对唱季》赛制设计的两大特点,也是把比赛做出剧情的两大法宝。自由意味着选手的自主权大,例如第一期Casper拒绝了选择他组队的萝蕊,高佳宁就直接上台表示想与萝蕊搭档,这是规则之外的变数,却给节目增加了趣味性;应忆俊四次上场都没有被女选手相中,把自己准备好的歌都唱完了,只能临时决定自弹自唱,反而让之前拒绝他的选手们刮目相看。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残酷则是指比赛需要选手去面对艰难的选择:面对流局区前来挑战的选手,是顾念旧情保留搭档,还是跟从本心选择新人?第一轮竞演结束,是相信自己和搭档未来能够磨合好,还是再赌一把拆分重组?

将嘉宾置于困境中、通过困境中的选择彰显人物个性,这是明星真人秀的常用做法。借鉴这种技巧用在音乐节目中,则是《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的巧思。

《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温情收官,留下一部音乐类综艺启示录-焦点中国网

精准受众定位,折射青年文化新风向

从街舞、铁甲到篮球,“这就是”系列在垂直领域已经对青年文化做出了不少探索。相比之下,《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是从更加普适的角度反映了年轻人的现实生活。

作为一档互联网节目,《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瞄准了青年观众群体。对唱发起人罗志祥、李荣浩、鹿晗的首发阵容几乎涵盖了年轻男性和女性的喜好类型,而后续加入的陶喆、张韶涵更是承载着90后青春期回忆的代表性歌手。

在赛制设计上,《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更能折射出年轻一代的价值观。节目中的对唱发起人只对选手的表演进行舞台指导并打分,没有权力直接决定选手的去留或者搭配。在第一次选择搭档时,罗志祥、李荣浩、鹿晗通过视频连线观看现场动态,他们的评论只是对节目内容的补充,并不能干涉和影响选手的选择。在对唱组合尚未敲定时,一位选手是否淘汰完全要看他选择的搭档,而不是导师这样一个第三方的权威力量。

搭档对唱这个形式本身也映射着青年人的现实生活。岑俊义将节目中的音乐搭档和工作搭档进行类比。“就像我们工作的过程中,会有纯粹工作上的搭档,私下完全不联系。我们是愿意找这样的工作搭档,还是说工作在一起、生活也玩在一起,跟你搭跟你说得来的。这其实是两种选择。”在他看来,节目中选手的不同选择其实是对两种交友模式的探讨。

虽然《这就是歌唱·对唱季》这一季刚刚收官,但它对音乐综艺品类的创新值得在更长久的一段时间内被咀嚼和消化。未来的音乐综艺要推陈出新,已经不能只在选题方面下功夫,更要在节目形态和文化内核上培养自己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