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斯塔西

“这是一部社会现实题材的文艺片,不是商业片。”《宝贝儿》上映前,导演刘杰接受时,强调了影片的文艺属性,因为杨幂演多了商业片,怕不明就里的观众抱错期待而失望。

但他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宝贝儿》遭遇了猫眼近一年最低分5.4,上映首日拿下23%的最高排片,却是所有上映影片中上座率最低的,仅有一千万的票房,票房占比低于排片占比8个百分点,创造了所有影片的最低值。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猫眼原本预测1.7亿票房,首日表现低于预期之后,瞬间跌至了4900万,第二日单日票房已经被《无双》《找到你》等六部影片超过,猫眼继续下调预测至3900万。市场专业预测失灵,普通观众不买账的事实摆在眼前。谁曾想到这部披着社会现实题材外衣,拥有票房号召力的杨幂主演电影会有如此“跳楼式”票房走势。

到底是为什么《宝贝儿》会如此低于预期?一个拍了14年文艺片的导演刘杰为什会选择杨幂?刘杰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影院经理为什么会给《宝贝儿》如此高的排片?

《宝贝儿》过山车式的市场表现,惊掉了影院经理的下巴。某影院经理给小娱透露,《宝贝儿》映前并没有给影院经理看片。“要么太好,要么太烂的影片都不愿意给提前看片。”影院经理说到,虽然有一些担忧,但是基于四种原因,大部分影院经理还是“误给了”《宝贝儿》首日最高排片。

一是,将《宝贝儿》归类于社会现实题材影片。今年《我不是药神》一炮打响“社会现实题材”的名声,前有《悲伤逆流成河》将“校园霸凌”现实题材作为卖点,后有《找到你》贴上“女性主义”现实题材的标签,这些影片最终票房都高于市场预期,前者拿下3.47亿票房,后者已经突破2亿。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二是,杨幂的票房号召力。“杨幂至少能带动几千万票房。”一位影院经理映前预测说。从微博数据看,杨幂动则几十万的转发量与评论数;从近两年杨幂主演电影看,《逆时营救》《我不是证人》《怦然心动》票房均过亿,并在1.5-2.1亿的高区间。

三是,影片的质量受肯定。《宝贝儿》上映前曾相继入围两个A类国际电影节,圣塞巴斯蒂安主竞赛单元与多伦多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遂影院经理认为走国际影展路线的影片有质量保证,加之导演刘杰有《马背上的法庭》《青春派》等品质代表作,质量有双重保证。

四是,惨淡十月档期比较空,同期竞品竞争力较小。没片可看的情况下,《宝贝儿》综合前三项优势较为明显。“如果这片都不行,10月真的就太惨了!”影院经理感叹道。

但事与愿违,究其原因还在于《宝贝儿》宣传,诱导了影院经理做出误判,因为文艺片《宝贝儿》完全采取了一套商业片宣传的操作模式。

从曝光物料来看,预告片剪辑风格较为快节奏类型片化,海报与通稿主打杨幂这张王牌。正式海报只有杨幂“扮丑”独角照,提前一个月开启的城市路演,原本只有刘杰本人参与,但每场路演发出通稿均以杨幂作标题。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在这样的宣传套路中,不熟悉刘杰纪实导演风格的观众进了影院,看到慢节奏、不煽情“闷片”《宝贝儿》所形成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猫眼5.4的罕见低分说明了一切。除了影片内容与宣传所形成落差,主要争议还来自于杨幂。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上映前,豆瓣就已经有了很多一星差评,为此杨幂曾和刘杰道谦说,这可能会成为刘杰导演史上评分最低的电影。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杨幂深知,给电影带来关注度的同时,也带了不少的争议。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刘杰为什么会选择杨幂?

刘杰与杨幂结缘于《逆时营救》的拍摄现场。

当时刘杰为了电影《捉迷藏》去探班男主角霍建华。临别时,刘杰顺嘴对杨幂说了一句“以后有机会合作啊”,例行这个行业里的客套场面话。没料到第二天杨幂的经纪人就打来电话,问无论有什么角色需要,杨幂的时间都可以空出来。

此时的杨幂步入30岁,与多数大龄女星一样面临转型。《逆时营救》中,她努力一人分饰三角,后来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休斯顿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粉丝欢呼雀跃的演技奖却惹来舆论一片哗然。就在这时,刘杰的出现恰到好处,他无意的一句客套话成了杨幂方求之不得的橄榄枝。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我很少看八卦,也很少看剧,我对杨幂没有刻板印象,我见到的她,外表柔弱,实际上内心那股劲儿很大,还蛮符合《宝贝儿》江萌形象。”刘杰说,杨幂方应该是基于他过往作品中执导演员出色表演的信任,而选择了他。

长期运作独立制片的刘杰,原本没有考虑过一线女星,因为这无疑会增加制作成本。但杨幂却愿意自降片酬,爽快地说,刘杰给多少就多少。接着,刘杰又提出了没有剧本的拍摄手法,杨幂方仍然答应了。杨幂方的诚意令刘杰动容,于是《宝贝儿》如期开拍了。

《宝贝儿》最早是在2017年3月开机,拍到5月底,已经完完整整拍完了一遍。期间杨幂去拍电视剧《扶摇》,刘杰突然又给她下达了补拍令。杨幂推掉工作给出了11到12月一个月拍摄期,但实际上刘杰完全是打着补拍的幌子,重新拍了一遍。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拍摄期间,刘杰不断给杨幂施压,一旦杨幂出现过度的表演痕迹,就会对她说“你还在演!不行就把你给换了”。刘杰形容杨幂说,她典型的北京大妞性格,不拘小节,任劳任怨地一遍遍重来。

等到杨幂第二次进组拍摄的时候,杨幂发现一些主要演员真的被换掉了。刘杰说,第二次拍的时候,杨幂明显成长了。或许她去拍电视剧这段时间,都没有停止思考过江萌这个角色,第一次拍摄只起到了冲击的作用,反刍了半年后的杨幂有了江萌的影子。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看到她状态那么好,索性我就加了工作量,把整个故事都重拍了,现在电影里呈现的镜头都是第二次拍的,很多镜头都是一遍就完成了。”刘杰说,而今年3月份补拍则是因为改了剧本,故事和人物关系都变了,于是剧情需要杨幂补拍了第三次。

当刘杰被问到是否还会再跟杨幂合作时,刘杰说:“我重拍几遍,她都愿意陪我重拍。我为什么不选择她呢?如果你们对她演技不满意,那就是我的责任,因为是我让她过了,我看是ok的。”性情中人刘杰,在乎的并非杨幂的商业价值,而是杨幂奉陪到底的义气,这才是他所看重的江湖情谊。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文艺片导演刘杰是个怎样的存在?

14年前为了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刘杰不惜卖掉了房产。“当时不是融不到钱,就是不愿意妥协。”刘杰说,2004年他把北京均价六千多一平方米的房子都卖掉,凑够了两百多万拍电影,而现在那套房子已经翻了十多倍,至少超两千万价值。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2006年威尼斯电影节上贾樟柯与刘杰

刘杰与贾樟柯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有着共同的特点,大多数作品未在国内公映,不依赖于国内市场,靠海外发行收回成本。

翻开刘杰的履历,他的文艺片《马背上的法庭》《透析》《碧罗雪山》《德兰》竟然都没有在国内公映过。因为刘杰有一个理论,“如果你愣要在市场推出文艺片,我觉得是自取其辱,对我来说,我宁可不让它上映,也不给人羞辱我作品的机会,我靠别的方式把它的钱拿回来就OK了。”

刘杰所说的方式就是卖海外发行版权和奖金。和贾樟柯的海外回收模式类似,他的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远销十几个国家。在法国艺术院线甚至连映了50周,是法国上映时间第二长的华语片,第一长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长此以往,刘杰也形成了自己的海外发行渠道与海外品牌效益,即便上一部口碑欠佳的商业片《捉迷藏》,国内票房仅为7千万,但海外版权却远销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多达54个国家。

片荒下的市场误判,《宝贝儿》为何会惊现“跳楼式”票房跌势?-焦点中国网

刘杰说,即使没有版权交易和奖金,他主要也不靠电影行业赚钱。虽然做过侯孝贤、王小帅的制片人,也干过摄影、演员、配音等等,刘杰在文艺片圈内名气很大,但刘杰与贾樟柯一样,电影行业外的投资才是主要收入。

刘杰拍电影从来没有考虑经济诉求,宣传只是为了配合辛苦工作的投资方与宣传方。其实剪辑《宝贝儿》时,镜头只要延长10秒钟,观众眼泪就会掉下来,但刘杰认为观众一旦哭出来,基本理性判断就没了。他想让观众自己去思考,而不是煽情。

“我也不是挑战观众,因为我不在乎,我更在乎的是我自己怎么能看这个事。我自己都没有答案,所以我只能拍没有答案的电影。”刘杰说。

面对猫眼5.4的低分,刘杰昨日在路演现场坦然地回应说,“挺好的,创造了一个史上之最。”其实“闷片”一般在猫眼上的评分都很低,比如台湾电影大师侯孝贤《刺客聂隐娘》评分仅为6.3。无怪乎拍摄风格与普通观众审美的对立,但刘杰通过《宝贝儿》给予残疾弃婴群体关注,这一行为本身值得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