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少年于谦

在接受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采访的那一天,阿本辞去了他的工作,“可能以后再找工作都不太容易了。”他略带调侃的抱怨道。

阿本是一名区块链记者,就职于某头部区块链媒体,而这家媒体曾在上线26天的情况下完成了A轮融资,估值1.5亿人民币。

“为什么离职?”

“还是因为太累了吧,一个人干十个人的活,谁受得了?以前不用经常加班,现在很多人加班加到晚上两点。”阿本解释,自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入“熊市”之后,公司同事开始陆续离职。而随着人员变动,留下来的人工作量节节攀升。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最主要的是多干活不加钱,还真TM加量不加价。”阿本说道。

“那你们薪资待遇有外界传闻的年薪几十万吗?”

“开什么玩笑,真要给那么多,你觉得我会走吗?整天骂我我都不走。”

区块链,这是2018年伊始的第一个风口,不出意料的话,这也是2018年唯一一个风口。在它的光芒之下,以往的互联网从新潮变为古典。用链圈的人话来讲,“这是一场革命。”

革命故事的开始,是从数字货币的繁华说起。

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迎来了暴涨的年份,两万美元的高位也创造了一个个财富自由神话。到了2018年春节,以3点钟微信群为代表的大佬振臂高呼,彷佛一夜间把中国拽入“区块链元年”。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超过537个项目ICO,比2018之前所有ICO总和还多。

用户涌入,大佬站台,媒体高呼,人们似乎在房市、股市、互联网泡沫之后看到了下一个未来,下一场即将爆发的革命。

新的故事需要新的媒介,就这样,热潮推动着热钱涌进了传播渠道,一时间区块链媒体如雨后春笋,月薪三万招聘记者,一篇软文报价十万的消息屡见不鲜。

截止到今年下半年,微信公号带有“区块链”字样的媒体超过40万。

然而,寒冬比真正的革命要来的早一些。

曾经被币圈人士当作信仰的比特币,从去年年底的13800美元跌到了5600以下,缩水了近60%;以太坊从1120美元跌到了140,缩水80%。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噩耗还不止一个,11月14日,网信办官网近期针对自媒体乱象开展了集中清理整治专项行动,涉事的自媒体账号多达9800个,被处置的原因包括“传播政治有害信息”、“标题党”、“传播低俗色情信息”、“黑公关”、“抄袭侵权”、“洗稿圈粉”等。

一些相关区块链微信公号也在这批被封禁的名单中,其中就包括了“BABI财经”、“吴解区块链pro”、“核财经”、“区块链投资内参”等圈内相对知名的媒体。

这已经是区块链自媒体2018年遭遇的第二次封号潮,其中“吴解区块链pro”的前身是“吴解区块链”于2018年8月20日第一次被封停,当时一起被封停的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等区块链自媒体。

曾经被所有人向往的神坛变成了祭坛。一时间风声鹤唳,很多人开始唱衰那些为数字货币代言的媒体。

阿本也在考虑,要不要换个行业。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一篇软文报价10万

“其实这次封号对我们来说几乎没有影响,我们微信公号已经不是流量主阵地了。”另一名头部区块链媒体的从业者小钟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封号潮来临之前,一些区块链媒体已经准备好了后路——积极搭建网站,加紧开发APP,把用户导流到自有平台。

“哪怕是在当时最严苛的8月底那次整顿中,我们也仅仅是上午开了一个简单的例会,然后就该干嘛干嘛了。”小钟说道,而就在那次风波中,他们的号也被封禁了。

关于被封禁原因,小钟他们也并不清楚,“我们(微信)的内容很早就不指导用户买币了,所有写的内容都是跟正常的科技媒体是一样的。”不过他猜测官方可能有选择性的筛选部分行业号去删,“就跟去年关八被封是一样的,谁也知道会出事,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事儿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不过对应的是,相比之前,区块链媒体的内容在减少,盈利能力也在减弱。

原因在于,一方面,国内链圈/币圈用户不过300万,而接近40万的微信公号明显饱和;另一方面,随着数字货币从今年开始持续走跌,币圈的信徒也在严重流失。

过去依靠着区块链、代币等相关内容吸引用户的方式已经不再流行,打开现在主流区块链媒体网站首页,往往大多数内容已与币圈无关,与传统科技媒体无异。

这也是阿本辞职的原因之一,“现在不仅要盯着区块链,还要写些泛科技和创投的稿子,谁写得过来。”

阿本透露,他们一百多人的团队,编辑部只剩下了不到10人,“其他都是一些商务和技术,毕竟寒冬之下,赚钱最要紧。”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据了解,以往相关“区块链”的媒体收入惊人,一则简单的币圈快讯短短数十字报价几万;一篇点击量不到200的一篇软文,要价10万元;有媒体曾援引一位信息源的说法称,某家他从未听过的区块链媒体,在收费很低的情况下,2017年纯利润达到了2000万元。

“和外界想象的不同,其实我们很少现金交易,一般只收比特币和以太坊。也有的项目方是用自己即将要上交易所的代币来换新闻。”阿本顿了顿,接着补充道,“不过这个需要和对方都是知根知底的那种,一般人我们也信不过。”

阿本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这种方式往往是最赚钱的,他听过一个可信度很高的传闻,某项目方和某媒体联合坐庄,这边上白皮书那边帮着吆喝,等把数字货币拉到高位卖掉。那一单,该媒体空手套白狼赚了100万。

“现在都没什么项目敢写了。”阿本说,“最主要是韭菜都不信了。”

“那你们现在靠什么赚钱?”

“广告、社群、办展、课程,变现方式还和传统媒体一样,本来负责人就是传统媒体那帮人。”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转型、倒闭或者“被包养”

行业遇冷后,如果说头部区块链媒体还能靠着传统媒体的套路勉强度日的话,那些中小自媒体已经失去了唯一的盈利手段。转型或倒闭,二者只能取其一。

比如曾在今年8月宣称融资千万的千氪财经,如今公号推送已经沦为情感内容的宣泄地。有趣的是,在喜提千万投资前,还发文声称“要敢于重塑媒体定义”。目前来看,他们做到了。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千氪财经隶属于成都千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为张淞皓。而他上一家担任股东的公司主要从事VR虚拟设备开发。呵呵,都是风口。

小钟介绍,除了这种头部知名媒体和没有关系的小媒体外,一些传统科技媒体也在成立对应的区块链部门。

“他们应该也是‘占位思想’,目前动作也不大,更多的在于战略防御。”

当然,寒冬之下也不是所有区块链媒体都一片惨淡,相反,何聪的日子过得很舒服。

何聪也是一名区块链记者,不过和阿本和小钟不同,他所在的媒体影响力虽然不及前两者,但却是最有钱的。

“我们完全是投资人砸钱养起来的,不用考虑盈利情况。像我们背后的投资人都是坐庄了交易所和项目方的大佬,割一波韭菜就是几千万上亿,养几个记者才多少钱。”何聪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他们目前的资金储备足以熬过这个熊市。

并且熊市降临后,由于内容不足,何聪的工作量反而减低了,佛系写稿,随缘就好。他们没有KPI考核,薪资也是那些头部区块链媒体的5倍。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不过他也有担心,毕竟是被包养的媒体,没有自我造血能力,随着行情走低和投资人兴致转移,随时都有关停的可能。

“像我来说,我如果现在出去,得有一个接受薪水下调的心理预期。”

也有媒体在向海外积极拓展,目前比较做的好的有SL财经、LDD、YBQKL等,主要集中在韩国、东南亚、美国。何聪解释,因为国内用户(韭菜)已经没有信仰了,只能去推海外市场了。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区块链没有独立媒体

区块链媒体的爆发和风口脱离不了关系。

最近几年,互联网公司阶级固化,创业者需要依托风口实现阶层跨越;另一方面,媒体也需要风口去创造内容,凸显价值。

与其说是晦涩难懂的区块链火热,不如说其实是一夜暴富ICO更吸引人。

这个机会要比以往任何风口都要凶猛,据了解2018年上半年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共涉及160亿美元,而今年在ICO已经筹资137亿美元。

韭菜需要人种,播种的人是媒体,收割的人是项目方和交易所,外面的包装是哈希数值、加密式节点分布等前沿技术。

链圈和币圈虽为一胎两子,但看似上并不相同。一个注重技术,另一个注重收割。如果说币圈媒体还能通过软文和内幕大赚一笔的话,链圈的盈利方式是什么?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哪有什么链圈,无非是给自己找一个比较好看点的帽子而已,都是一帮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人。”何聪说道,“我们区块链这个行业很喜欢说一些新的概念,但都是一丘之貉。”

何聪解释现在有些媒体虽然标榜自己只关注技术,但是深挖一下,他们底下的投资人都是项目方和交易所,怎么可能不站队?

“区块链没有独立媒体。”他叹了口气,“比如众所周知的JS财经,投资人是杜均,背后是火币;ybqkl投资人是歌者资本的张健,再背后是Fcoin……”

入行这么久,何聪说他最难过的是看到一些自己尊敬的媒体人入了币圈,“我以前读书的时候特别崇拜一个记者,她文章非常犀利的,敢于质疑一些大公司和不公现象。但是进了这个行业之后,经常听到一些关于她的风言风语,觉得很不舒服。”

一个币圈媒体人的自述:区块链把鬼变成人-焦点中国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采访快要结束后,何聪问我,思索了一会,“互联网把人变成鬼,区块链把鬼变成人。”他自问自答到。

(文中小钟、阿本、何聪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