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吉安 舍儿

1998年,羽泉组合签约滚石,隔年以一首“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横空出世,首专销量即突破百万,风头无两。

此后20余年,二人一路携手,出专辑,上综艺,开公司。期间各有波折但感情历久弥新。纵然2017年白百何出轨事件时陈羽凡宣布“退出娱乐圈”,胡海泉依旧坚定声称“羽泉永不解散”。

然而这对内地乐坛的常青树组合还是画上了并不圆满的句号。今天下午,陈羽凡被警方爆出因吸毒于北京石景山被捕。艺人涉毒,自毁星途。

被这档爆炸性新闻摧毁的远不止一个组合。开演在即的羽泉20周年巡回演唱会紧急叫停,二人投资的演艺公司巨匠文化挂牌之路横生波折,就连他们投资的各大公司也不免受到影响。

但是屏幕之外,羽泉依旧会在商界并肩前行,两人的二十年纠葛诞生的可不仅仅是几首歌那么简单,投资版图中的“共同利益”,比屏幕中的兄弟情深,微博上的“不愿相信”,都稳固得多。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羽泉失羽,20周年巡回演唱会叫停损失谁来担?

陈羽凡吸毒事件曝光后,羽泉将在12月25日举办的20周年演唱会北京特别版自然化作泡影。很快,羽泉演唱会承办方天韵东方就发布了声明,宣告演唱会取消,已购买的门票会尽快退回。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根据音乐行业相关人士透露:工人体育馆的场地费在25万-30万左右,前期宣传费用根据艺人需求不等,但对于能在工体规模召开演唱会的歌手来说,宣传费也应该在7位数以上。歌手唱酬由主办方提前支付,售票后赚或赔钱都由主办方承担。但若是因歌手个人问题导致演唱会不能顺利举行,那么损失就要由经纪公司承担了,具体数额要根据经纪公司与主办方的签订协议中的违约条款决定。

据明星资本论调查,今年羽泉20周年巡回演唱会中天韵东方曾参与的并不只是北京场,此前的郑州站、天津站也均有参与。他们也是羽泉演唱会的固定合作对象,早在2011年就与羽泉合作过巡回演唱会。“应该签订的是系列合同。而且由于离演唱会还有一定时间,最贵的场地搭建和安保费用都还没有,所以赔偿数额不会很高。”某业内人士告诉小星星。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同时,这次北京站演唱会由小米旗下的电子商城小米有品独家冠名。 此前,小米有品还预计在演唱会上发售价格999元的羽泉20周年限量版全铜纪念公仔1000套,并于11月25日上线了“羽泉音乐狂欢节产品专区”。

今日陈羽凡涉毒被抓后小米有品迅速出具公告,并在站内下线了羽泉专区。作为品牌方,迅速与艺人撇清关系的做法也是及时止损的有效措施。好在小米有品只是演唱会活动的冠名商,与羽泉并无代言关系,因此从微博评论中来看,大众对于品牌大多报以的是“同情心态”,反倒是小米商城因此被多家娱乐媒体报道,也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曝光。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当然,无论是天韵东方还是小米有品所受到的损失,都需要由经济公司共同承担,而羽泉背后的经纪公司巨匠文化,正是二人共同投资创立的。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巨匠剧变,挂牌之路再次横生波折

除眼前的影响之外,羽泉组合共同打造的品牌“巨匠”是否会受到影响更令人好奇。

“巨匠”旗下包含了多个子公司,业务涉及投资、文化演艺、餐饮多个领域,其中最为知名的是成立于2010年的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胡海泉担任董事长和经理,持股比例达到53.73%,陈羽凡则作为监事会主席,持股11.54%。

巨匠文化以艺人经纪、娱乐整合营销为核心,涵盖演唱会出品、娱乐节目投资制作、影视策划等多项业务。通过巨匠文化在2016与2017年度的收入情况来看,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艺人经纪,连续两年占比分别达到93.62%和73.38%.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但事实上,巨匠文化的签约艺人除了羽泉之外,拥有姓名也只有黄健翔、主持人李晨、李响、歌手郝云、儿童组合新声一班(上述部分艺人已解除合约)。可见,虽然羽泉二人曾一度表示希望将“巨匠”的品牌独立发扬光大,但该公司的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羽泉二人。

仅2016年,羽泉组合共同出席且常驻的综艺就有《梦想的声音》、《加油美少女》、《中国好歌曲》、《穿越吧厨房》、《声音的战争》至少5档。2017年至今,羽泉合体录制了《梦想的声音2》、《下一站传奇》两档常驻综艺,胡海泉个人常驻综艺有《举杯呵呵喝》一档。除此之外羽泉的20周年巡回演唱会也举行了15场左右。

根据巨匠文化的销售合同来看,羽泉通过《声音的战争》、《梦想的声音》等综艺所带来的收入就达到了6940万,为巨匠文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但在2017年,羽泉的合体频率明显下降。这主要与陈羽凡在2017年上半年遭遇的“白百何出轨”事件有关,陈羽凡一整年的曝光率都相对较低。这直接体现在巨匠文化的经纪收入上,2016年,巨匠文化的艺人经纪收入为7354.6万,2017年降低到5279.3万,整体收入也下降了661.8万。

在大陆严打吸毒艺人的环境下,陈羽凡坐实吸毒行为之后至少几年内都不会出席公开活动,甚至很有可能退居幕后。可想而知,以羽泉二人收入在巨匠文化总收入的占比率,当羽泉只剩下“泉”后,公司的财务数据又会遭受怎样的打击。

今年4月,巨匠文化在股转官网上披露了公开转让说明书,拟登录新三板。但在今年的“阴阳合同”风波之下,7月时股转公司便公开要求巨匠文化主办券商尽快核实是否存在逃税等违法行为。经历了此次公司重要股东陈羽凡涉毒风波,巨匠文化的挂牌之路又一次横生变数。

但巨匠也并非完全“前路渺茫”,此前为摆脱公司对羽泉二人的经纪依赖,巨匠文化就在大力发展其他领域。2017年,巨匠文化在娱乐整合营销、演唱会出品、版权收入的总营收就比2016年增加了1111.5万元。而从去年的《举杯呵呵喝》开始,巨匠文化就已向综艺制作、内容营销领域发展。

今年1月份,巨匠文化以6000万参投《这就是街舞》,且因曾与优酷、天猫联合出品过《举杯呵呵喝》,与优酷平台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在胡海泉被迫solo之后,也许巨匠文化可以依靠其他版块的业务弥补以“速度70迈”直线下滑的损失。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星途不再,羽泉二人商界依旧携手

但可以肯定的是,羽泉这个建立了二十年的常青树组合经此事件算是彻底砸了招牌。

当下从政策环境到民间舆论,对于劣迹艺人的容忍度都越来越低,尤其是涉及到吸毒这样的重大雷区,更是毫无“恢复元气”的可能。

尽管目前全国各地都未对涉毒艺人进行过政策上的终身封杀,管控时间都是三年为限。但根据近年来被曝光吸毒后又低调复出的艺人现状来看,其在内地的演艺生涯都遭到了断崖式下跌,再难现过往辉煌。(点击链接回顾此前报道)

尤其是今年整体政策环境在艺人端口不断收紧,可以预见陈羽凡基本上是走进了一条死胡同。作为歌手的他,未来很难再进行大规模的演艺活动曝光,无论是演唱会还是各类综艺活动,恐怕都无法参与。

但歌手之外,陈羽凡同时还有着“投资人”的双重身份。与演艺圈诸多下海投资的艺人一样,他在商业领域的布局甚至还要早于很多演艺圈中知名的投资大佬,早在2002年,陈羽凡便担任北京五月花酒吧有限公司的股东,并在此后十余年间陆续入股、投资了23家公司,涉及文化演出、艺人经纪、物流、餐饮等多个方向。但是早期公司业绩却并不算理想。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数据来源自天眼查

从表格可以看出,陈羽凡在2015年前主要投资的商贸科技或是艺人经纪公司大多已经停止营业。其早期成立的个人演艺公司凡人文化也随着签约艺人瘦人乐队的出走再无动作。仅有一家2006年投资的北京凡陆鸣物流有限公司还处于营业状态。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数据来源自天眼查

2015年之后,陈羽凡的投资方向开始固定,并在文化演艺和餐饮行业获得营收。北京海纳百泉甲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合众创投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切克闹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几个公司均和胡海泉共同参与,属于基金投资性质,其中北京切克闹投资管理中心投资的北京无限自在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电影营销,在2017年成功跻身新三板创新层,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高达106%。

同时,陈羽凡也通过北京巨匠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就是巨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在巨匠旗下的后台演义、视觉科技、文化传播领域展开投资。

餐饮行业,陈羽凡以直接投资和通过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有限合伙)投资的方式分别在巨小兔、本宫和巨匠餐饮三家公司进行投资。三大公司分别主营川菜、茶饮和日料,北京合生汇便同时拥有三个品牌门店。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细数陈羽凡目前的投资版图,其中的餐饮、物流公司都不是依仗明星声势发家,持股的无限自在也并不具有实际控制权,在吸毒被捕事件后,巨匠文化之外的大多数投资公司受到的波及都会相对较小。

而他的这些投资版图中,大多都有着二十年好队友胡海泉的身影,两人的友情不仅维系在歌声中和屏幕里,就连商业版图中都兄弟情地格外明显。

羽泉不解散,资本圈再战!-焦点中国网

天眼查上胡海泉投资的公司

从天眼查上胡海泉投资的公司来看,基本上完全覆盖了陈羽凡的投资对象,大多数他的持股比例也要高于陈羽凡,有着明显的“帮带感”。同时胡海泉的投资触角更为广泛,在科技方向的投资成功案例很多。

其建立的海泉基金就曾投资过铜师傅、Ninebot纳恩博、趣睡科技、君林科技、洒哇地咔、艾洛维股份、睿米科技等在内的10多个项目,而这些均在小米有品上架商品并售卖,其中九号平衡车、漫威Q版公仔、智能垃圾桶等都成为了爆款,这或许也是小米有品选择赞助羽泉20周年演唱会的深层次原因。

无疑,陈羽凡这次的涉毒被捕,砸了羽泉的招牌,让20年前那个唱着“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组合再难在大众面前一展歌喉,但是屏幕之外,羽泉这个组合依旧会在投资行当里继续并肩前行,这样的“共同利益”,也需要比屏幕中的兄弟情深,微博上的“不愿相信”,都稳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