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利桑那州发生致命事故9个月后,Uber最近于12月18日获准在匹兹堡的公路上重启其自动驾驶车辆测试。但这一重启,公司的内部文化马上又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

重启测试后,Uber的内部文化又被骂“有毒”!员工称因抱怨工作条件被解雇-焦点中国网

(图源:Change.org)

高压测试导致前员工轻微脑震荡,投诉还被炒了鱿鱼?

优步(Uber)自动驾驶汽车计划的一名前安全驾驶员瑞恩·凯利(Ryan Kelley)近日向媒体透露称,他回忆起自己在被解雇前一个月(2017年12月)都不被允许在暂停测试的中途休息,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在供职Uber公司期间,他曾经向公司抱怨过工作条件太差,但是该公司不但没有为他提供帮助,反而将其解雇。

重启测试后,Uber的内部文化又被骂“有毒”!员工称因抱怨工作条件被解雇-焦点中国网

“他们明确表示你可能应该坚持下去,”Kelley说,2017年12月时,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团队的工作突然变得异常紧张,该公司要求所有测试人员都要尽可能多的累计测试里程。这些测试员甚至忙到没有时间上卫生间,因为如果将车辆熄火之后,竟然需要长达一个小时来重新启动车辆系统,而这会减少它当日行驶的测试里程数。“它们(Uber)释放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你最好憋着别去卫生间。”

他说,Uber的自动驾驶软件在那个月的某一天很容易出现急制动刹车,这让他开始感觉自己的视力变得模糊,胃部也出现了不适。他描述了那天操作车辆的经历,类似于“在一系列低端碰撞中持续三个小时,我的头部经常撞击座位上的头枕。”

于是Kelley找到其他司机,告知他们的主管他们当天经历的头痛。想不到负责安全的经理自动驾驶项目的安全经理罗伯·舒普(Rob Shoup)听完司机们的投诉后,却直接指责他们“装病”。“他们只是假装,试图推卸工作,”Shoup表示(尽管Uber否认Shoup指责任何人捏造投诉内容)。

Kelley当天早些时候离开了工作,在他的妻子让他去急诊室之后,被诊断出患有轻微脑震荡——“与低速车祸的症状一致”。

然后第二天他拿着医院开出的诊断证明,然后把Shoup的评价反馈报告给了HR部门。

更让Kelley想不到的是,大概在一个月后的1月26日,他却接到了解雇通知,心碎!

Uber的人力资源部告诉他,那是因为1月3日时他将汽车驶出了一个停车标志而没有报告。Kelley否认自己印象中有这么一回事,并且表示公司从未向他展示过汽车事件的视频。Uber表示,在最初否认之后,Kelley后来承认错误并道歉,因为觉得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是先不要撕破脸。但是,这番道歉之后,他还是被炒了!

Kelley提出,自己真心觉得,其实被炒鱿鱼的原因就是因为此前带头提出质疑和投诉,暴露了Uber自动驾驶测试的安全漏洞。

而就在3个月后,Uber就发生了那起知名事故。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STB)报告称,Uber的自动驾驶系统存在很大问题,即没有清晰的辨认出前方出现的是一个人,而非其他没有生命的东西。更可怕的是,Uber自动驾驶系统在装机6秒钟前,就已经发现了前方物体,但是并没有做出相应指令以及制动。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Uber自动驾驶汽车部门的现任领导人埃里克·梅霍夫(Eric Meyhofer)承认,其团队过去曾做过“失误”,但表示在发生致命事故后的9个月里,他已经做了一些反省。

“我们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建立一种植根于我们自我发展的每个方面的安全性,透明度和持续改进的文化,“他说。”虽然我们过去曾经有过一些失误,但我们对这些变化感到乐观。在过去的9个月中所做的反映了我们想要在ATG培养的文化。”

文化有毒?一份让人担忧的调查

Business Insider与10名员工和前雇员进行了交谈,他们最近都在现任领导人Eric Meyhofer的帮助下为该部门工作。

重启测试后,Uber的内部文化又被骂“有毒”!员工称因抱怨工作条件被解雇-焦点中国网

(图源:Facebook)

而这些员工大多透露称,企业的文化非常偏执、让人恐惧、充满报复心理,内部薪职提升都充满着办公室政治的意味,而会议室也会被窃听(即使优步证实他们不是)。

一项泄露的员工调查发现,工人对汽车的安全性感到满意,但员工也表示他们的压力很大。

尽管在事故发生期间Uber的自动驾驶软件存在众多问题,但自动驾驶部门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ATG)的负责人Eric Meyhofer继续在公路上测试汽车。Meyhofer希望向Uber的新任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展示在其所领导下令人印象深刻的指标,例如驾驶里程,根据调查中6位员工和Business Insider审查的文件显示。

一位与Meyhofer密切合作的工程师表示,真正的问题是,在他的领导下,“沟通不畅,团队重复努力”。他补充说道:“一个团队不知道别的团队在做什么。” 这位工程师表示,一个团队不会知道对方已经禁用了某项功能,或者某项功能没有通过赛道测试,或者汽车表现不佳。“他们只知道他们自己的部分。这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所有这些累加起来就会导致系统不安全”。

所有受访的员工都将ATG描述为Meyhofer领导下的“有毒文化”:无法完成的工作量,陷害同事以及管理不善。

文件显示,Uber的领导层已经意识到这种问题。Thomason在9月的一次会议上向其他领导人表示,“我们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ATG不是一个有趣的工作场所”。

重启测试后,Uber的内部文化又被骂“有毒”!员工称因抱怨工作条件被解雇-焦点中国网

在封闭的“轨道”环境中不通过测试的功能不再允许进入在公路上进行测试,如果车辆行驶速度超过每小时25英里,则现在必须有两个安全驾驶员。

尽管Meyhofer表示团队内部已经进行了深入的检讨,也产生了一些特定的新安全规则,但几位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人告诉Business Insider,他们认为优步还没有完全解决ATG集团内部的基本问题,这些问题让危险的做法蓬勃发展并且首先被忽视。

随着Uber竞相追赶自驾车的竞争对手并弥补其失去的时间,而其车队侧面则更深层次的文化问题意味着ATG集团正在经营一个危险的盲点,可能会阻碍其预测下一个意外,调查中的访谈员工都表示自己对此如履薄冰。

“对报复的恐惧在那里普遍存在,”一位前雇员说。“这是领导力和文化的核心。我参加了很多会议,人们会耸耸肩对此表示无奈。”

几位员工将ATG集团描述为一个聪明但不合格的人上升到权力地位的地方,因为他们对Meyhofer表现出“忠诚”。

Meyhofer的高级领导团队也在接受“2019年进一步公开展示”的指示。然后是优步明年的大规模IPO计划,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被认为是投资者重视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

Uber现在已经将其汽车重新推向市场,在公众中驾驶,这些经理的角色、能力和带来的最终效果至关重要。

媒体10月份对Uber内部员工文化和满意度调查的泄漏副本显示,ATG员工表示能够“以健康的方式管理我的工作压力”的人数,已经比几个月前的调查结果减少了6%。

只有57%的ATG员工表示他们能够以健康的方式管理他们的工作压力(34%的人表示他们是“中立的”,这意味着他们没有能够解决他们无法应对的压力,但也没有说他们可以。)

在给ATG工作人员的内部电子邮件中,Meyhofer指出,该团队的整体得分优于优步员工(56%的员工表示他们能够以健康的方式管理工作压力)并发誓要做得更好。 他鼓励员工利用运动报销,付费治疗等福利,并要求他们“花一些时间思考你在2018年可能没有取得适当平衡的地方”,并与他们的经理谈谈“设定正确的界限为自己。”

从好的方面来看,大多数接受调查的员工表示他们相信他们正在建造一辆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

8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ATG“在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方面的价值是安全的”,中立率为14%。 82%的员工表示,他们感到有权在没有报复的情况下报告安全问题,14%的人表示“中立”,这意味着他们不会受到谴责,只有4%的人表示不安全。

但一提到隐私和被炒鱿鱼,员工们仍比较担忧。有几位员工都透露,人力资源部门——特别是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Julie Viray,并不是他们认为可以解决问题的人,只是“Meyhofer的心腹”。Viray没有直接回复评论请求。

多名员工告诉我们,如果一名员工抱怨安全问题,质疑流程或管理决策等问题,他们会觉得自己会发现自己被视为不忠,并提出了所谓的“命中清单”。

一些员工认为,Viray和她的人力资源团队监控Slack频道和私人Slack消息中的关键字,其中包括高管的姓名和这些不受欢迎的人的姓名,尽管Uber表示这不是真的。

有两名员工甚至表示自己相信会议室被窃听了。虽然今年早些时候优步让IT部门和设施部门都看着会议室,并向员工确认他们没有被窃听。

一位软件开发人员表示,当他询问有关汽车功能的数据时,却遭遇了别人的不满和白眼。他所需要的数据并不存在,并开始游说管理人员收集数据,但却遇到了关于获取汽车无法做到的数据的阻力。 他认为人们对此类信息的安全影响感到紧张。HR之后还对他的个性评头论足。

“调查变成了对我的调查,”他说。如果员工抱怨歧视,投诉通常会提交给员工部门以外的员工关系团队。随后,他被拒绝转出自动驾驶汽车部队。

还听说过多个同事或经理人只会“消失”,无论是退出还是被解雇,都没有给他们的团队解释。多数人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员工被告知不要与这些人联系这些前员工。

只有51%的受访员工表示他们对职业发展机会持积极态度,38%的人表现出中立态度。

一名名叫David Stager的董事在内部被广泛认为是一名不称职的经历,因其管理风格而成为员工多次投诉的对象。 人们在内部称他为单位的“特朗普式”经理——不愿意倾听,专门给女同事献殷勤。

目前来看,虽然Uber重启自动驾驶项目获批,但其测试内容却仍然是受限的。此次项目重启后,Uber的自动驾驶车辆将被限制在匹兹堡大道周围1英里(约1.6公里)的环路上进行,Uber的技术总部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ATG)正位于该区。

目前,Uber的测试车辆只有两辆,预计后期会逐渐增加。这些车辆被限制行驶速度不超过25英里/小时(约40公里/小时)。

生存状态:狼性文化是“不可承受之重”

工作强度大、节奏快、竞争激烈、压力大……但其实不少员工也被Uber一些能比肩其他湾区高科技公司的福利打动而心甘情愿地埋头苦干。但是,努力进取、长期加班、疏于管理的狼性企业文化,也成为了员工无法承受的压力。

Buzzfeed撰文表示,在公司快速增长期,员工必须随叫随到,弄得崩溃也没有加班费。这样每天10小时的工作一连就是好几个月。”

Uber此前一直严格遵循成立以来的14条文化价值观,同时明令禁止公司上下级之间恋爱,但却又曝出了性骚扰、霸凌和打击报复等问题,简直不能更“双面”。

层出不穷的紧急状况、恐惧管理、工作与生活的不平衡和高管们的公开羞辱……这些都曾让Uber沦为不少员工眼中“金钱至上的邪教”。

虽然 Uber 流年不利,但一直抨击它们的批评家也不得不承认,打车巨头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世界。但另一方面,支撑起其日常业务的司机,却也曾不被当作正式员工。打车巨头不用给司机交税也不用管养老金,据估算,给 Uber 打工拿到的薪资其实跟在麦当劳当服务员差不多。在Uber的控制下,驾驶员被智能手机编织成了网络,他们成了会移动的汽车零部件。知道今年7月23日,纽约裁定Uber司机为正式员工,享受失业福利。这一裁决将对零工经济掠夺性的雇员政策造成强有力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