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创业未成,“胡阿姨”还是拍拍屁股走人了,带走了据说财务自由的美金,接下来就是传言中的美团大裁员。胡玮炜走的时候说,“这里没有宫斗”,但是美团已经将摩拜的团队基本上清理出局却是事实。

宫斗不宫斗,我们不关注。对于用户来说,接下来怎么办?随着最后的创始人离队,那个我们熟悉的摩拜基本上拜拜了,可是,人走庙在,数以千万的摩拜用户押金如何处理?

押金难退是行业共病,摩拜单车套路不比ofo逊色

最近一段时间,ofo小黄车的押金问题不断,排长队也无法拿回来,已经演变成了严重的诚信事件。同样作为共享单车,摩拜能独善其身?

答案显然是不能!摩拜的单车押金是所有共享单车中最高的,是299元,且用户数量巨大。摩拜手中掌握的押金总额一点也不比ofo小,这笔钱能退不?

根据美团公布的财报数据,在2018年4月4日,摩拜的用户押金81亿元。在被美团收购以后,2018年5月至7月,摩拜开始逐渐实行免押金政策,但是,即便如此,美团三季度财报依然显示,摩拜用户的押金43.9亿元,只减少了不到一半。按299元算,摩拜仍有押金用户超过千万。

既然摩拜已经免押金,用户为什么还要继续将押金放在美团呢?究其原因,摩拜的退押金流程非常复杂,比ofo有过之无不及,很多人根本就难以退出来。

比如,在摩拜7月份的退押金活动中,退还299元押金需要先购买100元的半年卡,所以到手的押金其实只有199元,且半年卡是不能退还的。也就是说,以前还是押金,是可以退的,现在变成了预付款,只能含着泪骑完,很多人也就不敢“退”押金了。

共享单车们的退押金如此处心积虑的设计,只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企业资金周转不灵,不得不打押金的主意。摩拜与ofo在本质上并无差异,区别只是摩拜的套路更深。

摩拜应彻底退钱,共享单车进入零押金时代-焦点中国网

更得关注的是,摩拜现在的退押金流程更是越来越复杂,经过测试,大概需要八步才能完成,而且仅仅是完成申请,至于什么时候拿到钱,那只有天知道。

从第一步“打开钱包”,然后用户基本就懵圈了,因为根本就没有退押金的项目,除非你点击到“查看”,你才会发现退押金藏在这里。即便如此,你点击了退押金,还必须特别小心,因为默认勾选,一不留神就“押金转预购”,然后,还需要进行账户的核实,层层叠叠的设计让很多用户根本没有心情也没有能力把押金拿出来。

套路越深,内情就越复杂。ofo小黄车的危机是从退押金按钮变灰开始的,因为,在互联网上变灰的按钮一般是不能点击进去的。不过,很多人也许没注意到,摩拜的退押金页面也变灰了。

不管是摩拜还是美团,都无力为巨额押金托底

也许有人会说,摩拜与ofo不同,因为现在摩拜有美团这个大金主,ofo却是无人相助。事实上,因为烧钱太多,即便是财力雄厚的腾讯也不得不“强行”通过投票将摩拜卖给了美团,可是,摩拜被美团收购以后,腾讯财报就透露其已经抛掉了在摩拜中的股份,最近的美团信息也证明了这一点。不管未来摩拜如何,腾讯都已经不再负责,唯一不变的就是摩拜依然是微信支付的推广工具。

美团是有钱的,但美团却是巨亏的。经过财报调整以后,美团在2018年第三季度依然亏掉了25亿,同比增长了158%,这种亏损水平和亏损增速,在中国互联网史上都是罕见。

美团上市融资了42亿美元,但到处需要撒钱,摩拜窟窿不小却不是美团的重点。胡玮炜前不久曾说,摩拜已经7个月没有增加新车了,这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谨慎运营,另一方面也是资金短缺的无奈。

机构测算,从2019年起,美团需要再次规模化构建单车固定资产,假设构建固定资产的目标是维持摩拜单车的市场规模,既不扩大规模也不缩小规模,则2019年、2020年两年,摩拜单车将完成一轮彻底更换,美团每年支付35.5亿现金,这笔钱,到处烧钱扩张且亏损逐渐扩大的美团有余粮储备吗?

不管是退押金方面的套路,还是不加新车的尴尬,都清晰的表明,摩拜的资金链紧张是不争的事实。既然ofo的押金去向难以保证,摩拜的押金去了哪里,谁能说得清?

据艾瑞的数据,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押金存量规模已超过120亿元,这笔钱若用于理财,按每年10%利息计算,产生的利息收入高达12亿元。要真是如此存起来,那还好,至少可以用户将来取走,可是出行领域从来资本诡秘。我们还没有忘记,易道的资金挪用成为压倒乐视的最重的一根稻草的历史。

共享经济的发展中,押金已经成为一个坑,很多用户中招,不仅仅是共享单车,也包括其他的如共享汽车等等,很多企业的目的就是吸收押金,然后为我所用。要想彻底杜绝这样的商业模式,就必须彻底的免押金,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羁绊的全额将押金退回给用户,从此让共享经济走上轻装前进的道路,赢得公众的信任。

先到先得,后下手遭殃。共享单车中的ofo已经给我们很多人提供了惨痛的教训,把押金放在他们手里,就等于是羊入虎口,还是退了安全。交押金不如免押金,晚退押金不如早退押金。我们呼吁社会各界,齐抓共管,让共享单车行业尽快彻底进入“没有一分钱押金”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