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分为新闻和评论两部分

新闻:

12月27日下午,天津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调查核实。

28日,天津市副市长、联合调查组组长康义对媒体表示:“目前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针对其他问题,调查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调查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实锤了!权健涉嫌夸大宣传 细扒它的套路,细思极恐-焦点中国网

书乐评论:

至此,权健真的有可能“再也不见“了。

可随着媒体不断的深扒权健沉在“深水区”的真相,却让人有了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仔细看一眼权健保健品帝国的发家史,这家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在令人瞠目的 7000 多家加盟火疗店的掩护下,花了 14 年,在中国构建起一个年销售额接近 200 亿的保健帝国。

但仔细看,会发现一个有趣的时间点:2010年以后,这个帝国以几何倍的速度正在夺路狂奔。尤其是在自2015年起,权健连续三年蝉联中国直销企业业绩排行榜内资企业第一名,其中权健2017年业绩为176亿。

实锤了!权健涉嫌夸大宣传 细扒它的套路,细思极恐-焦点中国网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那个束昱辉(权健老板)有过互联网思维的证据,权健也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但在“联网”上,它却真正做到了,最大限度滥用互联网思维,以至于让互联网大佬们都难免汗颜的地步。

不妨用名词来细思极恐一下,

粉丝经济

看过媒体报道的,都不难理解,权健对消费者的营销攻势有多么洗脑,而这种洗脑式的营销攻势下,加上许多用户本身对健康的渴望,以及自身疾病的折磨,所产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迷信”式样依赖,结果形成了许多品牌最希望最很难达成的高度——盲从到无视任何劝告、迷信到神化的境地。

当然还有另一类粉丝,心里明白权健是个什么货,然而为了喜提百万豪车、千万豪宅,主动自我麻醉,兼而麻醉其他用户。

然而,真的粉丝经济其实不是这样的,粉丝和品牌之间要有参与感,甚至于具有修改力,简单来说,就是用户对产品的期望,能够通过互联网的有效互动和大数据手机,具象化到产品的迭代之中,进而达成真正意义上的满足感,进而形成黏性。

粉丝经济要点一:粉丝不盲从,而是保持质疑和提供需求,逐步让产品更符合自己的刚需。

粉丝经济要点二:产品有缺陷,任何产品都不可能是万能的,所有不能证伪的神话,都是伪科学。需要在用户鞭策下,不断的达成用户愿望。

实锤了!权健涉嫌夸大宣传 细扒它的套路,细思极恐-焦点中国网

快速迭代

在澎湃新闻的探访中,有一段话颇为让贫道震惊,权健的一名经销商表示:权健的产品太多了,好几百种呢,所以我们才要每周都培训,可以说,只要能说出的病,权健的产品都能治。

这说明了什么,互联网思维里的快速迭代在这里几乎到了秒级更新的程度,不断的升级换代和产品迭代,让用户目不暇接。

然而,这依然是一种借用快速迭代带来的用户的安稳感,来进行一种假模假式的心理攻势。

快速迭代的核心有二:

其一来源自粉丝经济,发现用户需求、发现产品缺陷,进行快速完善和修改,以进一步满足用户需求,看微信、淘宝乃至各种手游App的迭代。

显然,权健的这个快速迭代,完全是自说自话,不是改进产品性质,而是给不同的产品在不同时段赋予不同的所谓功效,目的在于针对消费者的各种健康需求,A不行,就C上,直到某个牛B的功效把用户拉进来消费,至于有没有用,不重要。说白了,就是嘴炮式的迭代。

其二来源自研发能力,能够快速修正自己的Bug,达成用户需求,本身是一种团队研发能力的象征。

好吧,从来就没有产品细节说明,只有各种神乎其技的自吹自擂功效的权健产品,其研发能力嘛,来自所谓的民间秘方,也就是没人知道他们怎么研发的。而且大多数备案的产品,还都是来自其他公司的转让,这依然丝毫不能说明研发能力。

实锤了!权健涉嫌夸大宣传 细扒它的套路,细思极恐-焦点中国网

此外,还有很多互联网思维的大滥用,比如: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能够吃能够治男人前列腺炎的卫生巾,那就是随时可以根据用户的个性化要求,立刻口头完成的微创新。实在是连微创都谈不上,口头新鲜罢了。

还有用火烧的方式,来满足用户视觉体验和刺激感,并形成类似热敷效果的火疗,这可以是“刷存在感”,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极致思维”,热敷不新鲜了,火烧就极致了。

至于用去中心化思维,通过各种互相不关联的权健二级组织、各种分散的没有授权的火疗馆来形成防火墙,让诉讼都找不到把柄。

用跨界思维,把自己打造成一会可以看做是中医,一会又可以假装是西医,然后自我粉饰为自然医学的套路,来回蹦跶,让真正的学术权威都不好怎么用科学道理去批驳的套路。

就不一一列举了。

哎,还请早一点把这些把经念歪了的家伙,或者说压根不是念经,而是在别人生命上抢钱的主,用法律的准绳,还好量一把,给世人一个公道吧。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