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已经过去,对于通信行业来说,除了年底都在讨论的年终奖,好像什么也没有剩下。更可惜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高考第一批录取的毕业生们为了一万两万的年终奖而挣得脸红脖子粗。

继承了几年来的历史,在2018年,通信业的收入依然没有长进,但通信业的老人们大多却没有了辞职的勇气。

前几年,有一批人去了虚拟运营商,现在好像都过得不怎地,也有一批跳槽到了手机企业,只要是不再乐视或者金立的,至少还过得去。可是,从运营商这样的国企出来,即便到了华为中兴,适应新的生存环境需要时间,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应。

通信业年终总结:焦虑的2018和期待的2019-焦点中国网

为了生存的更好,前两年有一些人去了中国铁塔,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做管道建设,而中国铁塔也在2018年年中正式上市,与期待中的差异是,员工并未像小米上市一样成为富豪,连土豪都不是。工作干了,待遇为啥就差这么多呢?

留在运营商工作,在2018年经历了太多的传言,直闹得心里扑通扑通。有传言说,运营商又要合并,还杜撰出来中国移动拆分然后分别与广电网络合并,这种想法多半是从电信或者联通那里出来,大家都把自己强大的希望寄托在对手的被拆解基础上,事实证明,很难。

不过,还是有一些变化。传言说广电网络确实在申请成为5G的运营商,此事有点靠谱,在2019年,中国的三家电信运营商有可能变成四家,设备商偷着乐呢!中国广电要成为运营商,首先得解决钱的问题,至于人,只要吆喝一声,待遇加50%,相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大量的优秀人才会趋之若鹜。不愁!

要说在2018年最顺风顺水的,当属刘爱力董事长。这位用了最短的时间从中国移动的副总裁到中国铁塔的董事长,然后是中国电信的总经理,现在已经是中国邮政的董事长。中国邮政有多大?肯定不怎么比移动小。至于在领导心目中的位置,看看新年献词,都提到了快递小哥,那些装宽带的好像没沾边。

有点意思了,运营商的领导调去了中国邮政,中国邮政的领导来了中国联通,而中国移动的高层应该很快就会调整,到底会谁呢?不会是中石油的总经理上任中移动吧,果真如此,那看真是行业幸事。其实,马云明年退休,要不请过来到中国移动当董事长,人家还不在乎钱,可以免费!

混乱的不仅仅是人,我们还得看看业务变化。三家运营商的移动电话用户数已经增长乏力,现在都是依赖双卡或者内部转化,这也直接带来了互联网公司的流量增长枯竭,一个产业互联的时代即将到来。明显的变化是,中国移动已经取代中国电信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宽带运营商,咪咕还拿下了世界杯的转播权。

在2018年,唯一坚持不懈的依然是“提速降费”。提速降费是利国利民的,长期也应该是有利于企业,但短期却很难说没有负面影响。即便如此,老百姓依然心中认为中国运营商的网络差资费高,可出国才知道,这都是谣言。美国人搞的假5G就要一个月收数百美元,而中国的用户ARPU仅仅只有几十元了,至于网络质量,全球500万个4G基站,其中380万在中国,你说网络怎么样?

7月1日,中国的通信行业正式取消了流量漫游费,现在,全国一盘棋的大通信市场已经形成,运营商的组织管理模式面临着空前的挑战。在很多地方,自己人打自己人成为常态。后果就是,一些欠发达地区的营收开始落伍,据说很多运营商的省市公司亏损严重,甚至到了不得不向上级借钱发年终奖的地步。

应对的方法总是有了,云南联通对外招标要“卖掉”旗下的几家地市级公司,后来传说其他的地方也有类似准备,看来,大家为了发展也是拼了,不再有改变的禁区。不管在哪个岗位工作,运营商的老员工们都得做好时刻脱离的准备。

很多运营商的员工总是觉得待遇低口碑差,当然这也是事实,但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线下,一些运营商的员工确实是害群之马。严于待人,宽以律己,至今依然给人高高在在的感觉,自己钻在小圈子里出不来,一股傲气是挡都挡不住。2019年,这些该改一改了!

在2018年,中国移动敢于对外花钱了,中国联通敢于卖掉包袱了,中国电信换将比谁都勤快,中国邮政也好像开始重新掺和了进来,至于广电网络,那是“Z”心不死。总之,一切都是为了2019年的5G。

到了年底,三家运营商终于友好了一次,大家一起出现在一个舞台中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及华为公司在北京共同签署合作建设5G新媒体平台框架协议,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启动建设我国第一个基于5G技术的国家级新媒体平台。这个动作的影响还未开始,但新迹象已经显现,有好戏看了。

很多人预计,2019年将是5G开启的时代,也确实刚刚发到了频谱资源,算是正式开闸。智能手机企业都要熬不住了,设备商也急需5G来救急,中国更是到了产业升级的关键时刻。不管外界怎么变化,我们都要继续努力。奋斗就不会差,拼了!

对于我们每个人也一样,没有那么多鸡汤需要吃,没有那么多牢骚可以发,有的,只应该是不断的学习进取,扎实的努力工作,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人,对得起社会!

所谓天才,只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了—— 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