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朝阳

“我想让大家知道音乐节并不只有摇滚,而是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在演唱完《告白气球》等后,周杰伦拿着麦克风这样告诉台下的数万听众。

乐迷们的感受则是,这非常像是livehouse和五棵松的结合体。同样情形也出现在了前一天,蔡依林演唱《倒带》时与万人大合唱,同时引发了乐迷们在朋友圈集体青春怀旧的“刷屏狂潮”。

于一场音乐节而言,这种情形并不多见。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周杰伦和蔡依林的出场成为了2019年麦田音乐节的最大标签。顶级流量意味着巨大的票房号召力,早在宣布阵容后,周杰伦演出的当日门票迅速被抢售一空,450元的全价票一度溢价到600—700元。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但与此同时,麦田的演出阵容也引发了争议,流量歌手是否会改变音乐节的气质?综合性音乐节会是今后的主流发展趋势吗?种种问题,都是备受市场关注的重点。

这或许不该被受到指摘,中国的本土音乐节发展到了第二十年,早已经摘掉了小众独立的标签,朝着娱乐化、综合性的方向在发展。而我们想要知道的是,麦田音乐节对于市场的启示录意义。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顶级流量空降音乐节背后的商业操作

邀请周杰伦来音乐节的契机时,太合麦田副总裁杨浩宇坦言,这来源于一场饭局。

“杰伦那边并没有太多犹豫,反而很好奇”,当提出这个想法后,周杰伦团队的积极态度让麦田方面意想不到,从洽谈意向到最后确定档期,中间只花费了4-5个月的时间。

而蔡依林一方,是源于她与麦田音乐节去年的合作伙伴抖音有深度合作关系,根据杨浩宇透露,此次邀请蔡依林的过程十分顺利,等待确认的时间也没有太久,在各种机缘巧合下,成就了“双J”隔天同台的这一盛况。

杨浩宇表示,头部艺人占据今年整场音乐节总成本的三分之一,根据票务情况推算,麦田音乐节的总体量至少在3000-4000万之间,由此可以得出,两位艺人的出场费用至少也是千万级别。

周杰伦对第一场音乐节首秀格外看重。现场的舞台设备和音乐音响,都是周杰伦团队几次来京反复确认过的,甚至他还主动提出要带着舞团,力求最好的演出效果。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顶级流量歌手对于登上音乐节舞台的开放态度,从侧面也反映出,音乐节的商业模式正在逐渐被主流市场所接纳,流行与独立的边界正在逐渐稀释。

2019年国际性会议频繁召开的北京,对于大型户外活动的管控在一直收紧,如何在如此严格的政策下拿到演出批文,杨浩宇回答是政府一直都很信任太合麦田的大型演出的执行能力,因为去年的合作效果很好,所以长阳镇政府也给了麦田音乐节很大的支持。

顶级流量的到来,让麦田音乐节拥有了巨大人气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安保压力。

在此背景下,杨浩宇直言根据他们多年操盘巡回演唱会的经验,今年麦田音乐节的安保力量增加为去年的1.5倍,为了更好的疏散人流,也特意把周杰伦蔡依林演出的结束时间提前到了9点,以配合地铁的运营时间。

在此前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对于三级票务的探底中,透露麦田音乐节出售的总票数为10万张,根据去年麦田音乐节吸引六万人次的数据推算,今年的人流量预估也能达到了十万人次左右。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这届麦田音乐节的“失误”

在杨浩宇的形容中,音乐节之所以称之为“节”,欢乐的节庆氛围十分重要,麦田从创立之初就想打造一种“大party”氛围。

然而虽然已经做过了诸多准备工作,但是在根据现场的运营情况,这场只举办了两届的年轻音乐节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在涉及万人的巨额人流量下,配套设施的不完善,秩序流程的错位,都会让一场音乐节的用户体验大打折扣。

在蔡依林演出时,为了安全考虑,舞台左侧也早早关闭了通道,即使场内有空位置也不可以进入。

根据现场一些乐迷的反馈,内场的情况是“宁空不挤”,草东没有乐队的歌迷说,草东演出前提前半小时前安保就不让入场,而能站在内场前排的歌迷,都是至少等待了40分钟以上的。

运营层面,购水点过少以及排队时间过长,另外大巴安排的失序成为乐迷们不满的地方。此次麦田音乐节仅有三个购水点,都集中在主舞台附近,但分舞台与主舞台距离较远,在上个周末34度的高温下,这属于极为糟糕的音乐节体验。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音乐节是一个由大家互动所形成的氛围和场景,其中包含了宣传能力,能吸引的乐迷数量,以及核心乐迷的质量”。在此前的采访中,杨浩宇如此讲述对一家音乐节的评判标准。

这届麦田音乐节现场运营的不完善,让其口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折损。但也有乐迷向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表示,“哪个音乐节没有被骂过”,从最核心的音乐体验角度,她认为这届麦田音乐节是优秀的。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对比国际,中国的商业化音乐节值得更多的尝试

在李安导演的电影《制造伍德斯托克》中,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称为“欢迎来到世界中心”,这与杨浩宇之前在采访中说过的一句话不谋而合,他认为流行音乐与独立音乐殊途同归,最终都是全社会的产物。

把艺人覆盖到每个领域,是麦田今年对艺人阵容的最初想法。

就像今年除了周杰伦、蔡依林之外,还有深受独立乐迷喜爱的草东没有派对,杨乃文,新裤子,嘻哈厂牌丹镇北京,直火帮,Bridge,外国女歌手户川纯,覆盖了不同的音乐圈层,让来现场的每个乐迷都能得到满足。

国内顶流歌手登上音乐节还实属罕见,但是在国际早已经不是新鲜事。例如全美最大的商业音乐节coachella,在2017年就已经达到了盈利破亿,作为全世界最知名的潮流音乐盛典,这里不仅聚集了诸如ladygaga,碧昂斯等欧美一线歌手,更是维密模特、网红达人和全世界潮流人士的聚集地。

从商业模式上看,Coachella音乐节与商业的结合,不仅是简单的吃喝玩乐,而是细分到每个领域,例如从Coachella音乐节的波西米亚服装中,能找到H&M今年最新款的流行趋势;大型的装置艺术区,既点缀了地标,又实现了艺术品的有效变现。

流媒体与之合作也为自己带来了巨大流量,在Beyonce加盟的这一届Coachella音乐节上,YouTube上的直播收看量可以达到4100万人词次。Coachella就像一个具有无限可能的星球,商业和音乐的有机结合在这片星球上遍地开花。

周杰伦、蔡依林出场费占总成本的1/3,起底麦田背后的商业操作-焦点中国网

对于目前中国的音乐节来说,同样也是如此,在演唱嘉宾、现场气氛、商业变现等层面,都需要更多新鲜的尝试。音乐节的属性不该被局限。

就像周杰伦首登音乐节之时,一些观点认为这意外着中国音乐节开始出现了拐点。但实际上,摇滚,民谣,嘻哈,电音从小众中诞生,但发展路径并非是小众专属,随着音乐节的商业模式越发成熟,未来音乐节的发展趋势,则是更加垂直化和细分化,商业音乐节也将变为其中的一类。

从目前麦田音乐节所交出的答卷上,虽然在音乐节运营过程中出现了诸多问题,但是音乐破圈层面,麦田音乐节做了自己的贡献。中国音乐节值得更多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