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阳

影视公司年报扎堆计提商誉、坏账,可忙坏了交易所,对着问题层出不穷的年报一封封下发问询函,甚至有的影视公司还“荣幸”地收到两轮问询函。

唐德影视日前公告了对问询函的回复,有一个焦点引来行业关注。唐德影视称,《巴清传》播映存在两种可能:一是,等待主演复出,以现有版本播出;二是,启动更换主演方案。管理层基于审慎性考虑,按照第二种可能对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将首轮发行价款调整为3.06亿元,而更换角色需增加拍摄成本3000万元。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因为去年就爆出李晨已经接替重拍了男主高云翔的戏份,于是媒体将公告解读为女主角范冰冰或将被替换重拍。事实上,这算是对回复函的误读,对于“更换主演”的表述,是在说明年报中减值测试的方法,指示的是2018年替换男主的拍摄过程。

“我要是唐德,早就不纠结了,巴清传损失已经计提了,有这个钱不如去投新剧。”对于这一消息,另一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如是评论。他认为这个消息意义不大,有可能只是为了股价放出来的。而且由于范冰冰在税务风暴过后,已经开始复出活动,未被定义为“劣迹艺人”,没有换角的必要。

号称“亚洲电视剧制作历史单体最大投资”的《巴清传》是唐德影视不可言说的痛。超过5.8亿元的制作成本、9.32亿元的销售额、4.96亿元的坏账计提(迄今为止),给了这个3年累计利润不到5亿的上市公司当胸一剑,也让影视业标准化程度、抗风险能力之低刷新大众认知。此前的投资方和合作方,一部分已经开始弃船。

业内不是没有重拍的案例,比如延期5年历经波折的《大秦帝国之崛起》,如果换角重拍,唐德的境遇会变好吗?如果不重拍,等着主演风波过去,剧集再积压不可预计的时长,唐德能扛过去吗?此外,还要问,范冰冰退股后,新股东进来有什么实质影响吗?紧张的现金流要怎么去弥补?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

《巴清传》的起伏无意之间成为过去几年中国文娱行业波澜的一个注脚。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武媚娘传奇》《芈月传》《如懿传》……近年来,古装大女主题材往往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甚至锁定年度剧王。市场反响好,同类型的剧集便密集出现。

《巴清传》2016年拍摄,相关信息显示,《巴清传》的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由唐德影视主投主控,投资比例为70%。原本定档2018年1月,当时剧名还叫《赢天下》,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获得首轮播映权,价格均为2.325亿元,合计4.65亿元;优酷则以单集800万元(后改为750万元)拿下独家网络传播权,暂定60集,合计4.5亿元。首轮播出,就实现销售额9.32亿元,累计收款3.32亿元,2018年年末应收账款余额5.99亿元。

当时的新闻稿中不乏“《赢天下》一家独大、最大赢家”的描述,而随后却突然撤档。坊间传闻撤档起因是“秦粉”向广电总局投诉该剧涉嫌戏说历史、歪曲历史。

《巴清传》在唐德影视的整个战略版图上的位置太重要了。2017年唐德影视的全部营收11.8亿,其中《巴清传》就贡献了6.2亿。《巴清传》的转折应合了整个文娱行业的拐点。

此后《巴清传》男主性侵官司、女主“阴阳合同”问题依次爆发,唐德中途改剧名、换男主重拍等补救措施均付诸东流。在2018年中报里,还只是提示年内无法播出的风险,而伴随着主演变成劣迹艺人、政策开始严查影视圈税务、古装剧排播被监管大幅压缩、二级市场影视公司股价重挫、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风险一路狂飙,到年底,唐德直接对应收《巴清传》项目款5.99亿元计提坏账准备4.96亿元。

加上其他项目的资产减值计提,唐德2018年录得9.52亿的亏损,在A股影视板块排名前列。未能上映的《巴清传》一下就“贡献”了近5亿的亏损,超过以往三年的利润之和。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差则差矣,有一大批同行上市公司陪着一起巨亏,却最大程度削减了业绩带来的股价震动,毕竟已经跌到谷底了。揭过这一页,反而可以轻装上阵。深交所对这份惨淡的年报发出问询函,而在回复函中,关于《巴清传》应收账款的减值测试流程,唐德影视解释道:

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的影响,《巴清传》的播映被推迟,相关应收账款存在明显的减值迹象。公司管理层做出重大会计估计,未来电视剧《巴清传》的播映情况存在两种可能:一是,等待主演复出,以现有版本播出;二是,启动更换主演方案。管理层基于审慎性考虑,按照第二种可能对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坏账准备。

唐德影视将首轮发行价款调整为3.06亿元,更换角色需增加拍摄成本3000万元,应付合作方霍尔果斯爱美神分账收益款也从23,755.80万元降至7,803万元,差额15,952.80万元作为坏账准备计提的备抵。据此测算出,对《巴清传》应收账款计提4.96亿的坏账准备。

事实上,在2018年主演高云翔涉性侵案后,唐德就启用李晨替换高重拍男主戏份,当时网上流传出不少男女主对戏的实拍场景图。而据此回复函,重拍事宜增加了3000万的额外投入。若以此前号称的5.8亿成本来算,《巴清传》的制作成本攀升至6.1亿。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而因高云翔个人因素造成的剧集损失,唐德已经上诉申请对其进行资产冻结。

上述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分析称,剧集具体能不能播不能肯定,但此前男主出了问题,劣迹艺人的作品肯定不能播;范冰冰税务问题被查后又复出了,所以应该不算是劣迹艺人,女主应该没问题。但是现在不能播宫斗剧,所以推测即使把主角的戏重拍,上的可能也不大……

而对于媒体传闻的“替换范冰冰”,他则表示,唐德都已经计提了,对公司未来利润已经没影响了。演员、题材都有问题,加上行业积压的剧太多了,不乏很多优质作品,平台排期这么满,没有理由播一部有明显瑕疵的剧,所以“我要是唐德,可能就不纠结了,有钱不如去投新剧。”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基于对回复函的解读以及上述分析,唐德目前对《巴清传》的处置方式就是等待,以及“根据行业监管政策及相关事件的后续进展,持续跟踪并审慎选择最有利于公司股东利益的方案积极推进电视剧《巴清传》的播出”。

小娱就是否更换范冰冰、重拍女主戏份求证唐德,辗转联系到的多位唐德员工均表示已离职,而截止发稿,暂未得到官方回应。

事实上,不止《巴清传》,昨日几部古装大剧临时被撤档,排播日期不定,片方、渠道都只能等待。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投资方弃船,唐德以25%回报率回购份额

作为《巴清传》的主控方,2016年,唐德影视的投资份额初始占到65%,无锡爱美神份额占到35%,随后投资结构发生变更。唐德与霍尔果斯爱美神投资占比分别变更为70%、30%,总预算定为4.8亿。霍尔果斯爱美神为无锡爱美神全资子公司,而范冰冰是无锡爱美神的大股东为范冰冰,持股74.5%。

据回复函,华视娱乐2017年也参与了《巴清传》联合投资,投资比例为5%,总投资上升至6亿元。而据片花字幕,《巴清传》的投资方除了以上几家,还包括优酷、盟将威影视(当代东方旗下公司),以及联合出品方不二文化、辩才天影视、中影股份、恒大影视、嗨乐影视、常升影视(华谊兄弟旗下公司)、广西电视传媒和美浓影视。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而随着主演出问题、历史改编类被严控,《巴清传》排播遥遥无期,原本的投资方、合作方开始退出项目。

据唐德影视的回复函,由于存在回购协议,2018年10月,公司以3750万元的对价对华视娱乐享有的5%的投资份额进行了回购。回购后,除署名权外,华视娱乐不再拥有对该剧的任何收益权等其他权利。回购价较原投资额增加750万元,也就是说,唐德影视给到华视娱乐的投资收益率高达25%。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此外,在业绩快报公布后,《巴清传》植入广告相关的客户与公司协商解约退款,考虑已发生的成本未来很可能无法得到补偿,唐德影视将相关拍摄成本571.71万元计入当期损益,增加营业成本570.45万元,毛利率降低2.13个百分点。

而如果这一项目继续搁置未能上线,不排除有投资方和合作方再退出。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向华谊和恒大影业求证其投资状况,截至发稿,还未得到回复。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唐德的指望在哪里?

2018年,唐德营业收入3.72亿元,同比下降68.52%;净利润-9.27亿元,同比下降581.55%,主要亏损来自《巴清传》。

而2019年一季度,唐德的困境似乎还未缓解,净利润为-4406万元,2018年同期为2442万元。受影视项目收入确认的周期性影响,加之2018年以来影视行业景气度有所下滑,报告期内,公司电视剧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唐德影视最新市值仅剩28.1亿元,较最高峰的150亿元,缩水超过80%

而除了业绩未能好转,不能贡献现金流,唐德的麻烦还有很多。

一是债务危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唐德影视资产负债率为89.62%,其中短期借款3.16亿元,而公司2019年1季度末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7674.26万元。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有偿债风险。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唐德在回复函中称,有两笔累计2.1亿的银行借款均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到期,而公司则已经通过资产质押提供了增信保障:2018年,实控人吴宏亮亲属以房产提供抵押担保,公司以《东宫》应收账款权利提供质押担保;2019年,吴宏亮亲属继续抵押房产,因此到期后,“继续获得贷款的可能性较大”。

二是实控人股权质押危机以及公司控制权变更风险。实控人吴宏亮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6.76%,质押比例已达到99.82%,占公司总股本的36.69%。公司在公告中警示称,吴宏亮正加快处置变现其个人持有的长期资产,回笼现金。但若发生公司股价进一步大幅下跌且吴宏亮降质押率未达到进度的极端情形,公司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三是股东出逃。唐德影视上市时,就与明星紧密绑定,引入知名编剧、导演以及演员范冰冰、赵薇、张丰毅、巍子等作为直接或间接股东。曾经还一度效仿华谊,欲收购范冰冰的“空壳公司”,加强绑定。赵薇的哥哥曾是第二大股东,2017年离婚向妻子分割股权(降到5%以下,减持限制减少),随后二人陆续减持。范冰冰则在今年一季度通过大宗交易抛售全部股权。大厦将倾之时,创始高管、投资人,也争相减持。实控人吴宏亮多番出手增持,但亦难挽市场信心。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不过接手范冰冰股权的分别是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旗下京报长安资管、中信建投证券旗下元达信资本以及金汇金投资集团之鼎璟投资基金。一季报中,唐德称,与股东京报长安的全资股东北京日报社合作共同打造“新时代精品剧”计划,与金汇金合作启动唐德影视互联网改造计划。京报长安资产和鼎璟投资还计划拿出1亿元和唐德影视投资影视剧,元达信资本认购了公司2019年发行的公司债3150万元。虽然新股东占股比例不算大,但也多少尽自己之能提供帮助,也算是有镇定市场情绪的作用。

从一季报中看出,其业务已经move on了,唐德的内容策略是,在未来的电视剧市场占到占据8%-10%的市场份额,打造大IP、大制作头部剧;网剧则特别发力短集网络剧,增加与视频平台的粘性。

在电影业务方面的经营策略是,在防范风险的基础上实现稳健的收益,通过将份额溢价出售的方式提前收回成本,赚取发行费用和票房超额收益,或者与其他保底发行方合作的方式提前锁定收益。另一方面,扩大电影投资制作规模,特别是对中等规模口碑电影加大投入。

今年唐德计划投资、拍摄的电视剧项目如下,值得注意的是,古装剧项目为零,都市情感剧占大多数。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电影项目有三个,其中《古董局中局》算是比较有影响力的IP。

一部《巴清传》,荒诞文娱史-焦点中国网

此外,唐德透露,《东宫》已在优酷独播,《因法之名》已于4月14日在北京卫视和PPTV播出,《一身孤注掷温柔》已进入发行阶段。电影业务方面,公司作为执行制片方投资制作的电影《狂怒沙暴》已完成拍摄,正在进行后期制作和预售洽谈工作。《狂怒沙暴》预计的投资额度最高,达到1.2亿;其次是《一身孤注掷温柔》,投资额预计7000万。

在行业整体惨淡、公司重大项目失利之时,为了凝聚人心,唐德今年一季度通过并发起了股票激励计划,向47名激励对象授予权益数量不超过1383.3万股,不超过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时公司股本总额40,000万股的3.46%。授予价格定为3.41元/股,认购款合计4717万元。既鼓舞了士气,又完成了融资。

走出《巴清传》阴霾,唐德只能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