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思涵

在电影《最好的我们》首映礼上,导演、制片人、演员悉数到场,穿着T恤牛仔裤的八月长安是唯一一位没有参与电影创作的出席嘉宾。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这已经不是八月长安第一次以小说作者的身份出席类似场合——就在去年,在网剧《暗恋橘生淮南》制作期间的校园推广活动上,她和男女主演共同出席,现场的粉丝数量甚至不输两位主演,灯牌、手幅、长短镜头应有尽有;更早几年,她也参加过网剧《最好的我们》的校园活动。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在正片未播时,八月长安往往成为改编影视剧唯一的“流量担当”。显然,购买八月长安的小说改编版权,收获的不仅是一个经过市场验证的故事,还有她作为人气作者的个人影响力。

而IP影视化对作者来说,既是助推也是消耗。

《暗恋橘生淮南》至今开播15天,前12集播放量2.2亿,与同系列IP剧《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相比表现平淡。

而在《暗恋橘生淮南》前期宣传阶段,官博每一条微博第一个@的人都是八月长安;甚至在一些营销号的微博里,八月长安被误传成是“亲自选角”,播出后关于剧集的评价几乎全部直接指向她本人,而不是导演、制片人、平台方甚至演员。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暗恋橘生淮南》的确是八月长安介入自己作品的影视化改编程度最深的一次——她带领团队承担了编剧工作,后来还意外地担任了补拍部分的导演。

这让外界猜测,八月长安是否在有意识地深化自己与影视制作环节的联系、试图转型;但深入了解后,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发现这其实是一个被影视行业青睐、同时也被裹挟的故事。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成立编剧公司:作者与IP剧的互惠

尽管知道影视公司看中IP的影响力,但直到《最好的我们》开拍,八月长安才第一次体会到原著作者在剧集宣传上的威力。

网剧拍摄期间,有一次八月长安和几个主演聚餐,从他们那里收到了一张刚拍好的剧照,什么logo都还没打。那时的她还不知道影视剧物料不能随便泄露,随手就发了微博,结果一下子被转了几千条。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看到传播效果很好,后来片方干脆把剧照都同步给八月长安。在网剧官博成立前,八月长安的个人微博几乎成了《最好的我们》的宣传主阵地。

在改编剧播出以前,用八月长安自己的话说,属于“作者去奶影视作品”的阶段;直到剧集直接面向C端市场,作者才开始从IP改编中获利。

目前还没有数据能够证明,影视剧的影响力对八月长安原著的图书销量产生了可观的作用。她能感受到的,主要是影视行业对她的信任和热情上涨:她开始接到一些与剧本相关的工作,其他小说IP的影视改编资源也在变好。

这种体现在B端的影响力,作者往往会当作转型成为制作人的敲门砖,享受资本和观众的双重青睐;而八月长安的选择相对保守,她把自己在B端的影响力与在C端的影响力做出切割,选择成立编剧公司。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目前,八月长安的编剧团队有8个人,他们之前的职业有小说作者、记者、游戏策划等等,大都是八月长安自己在微博上联系到的。《暗恋橘生淮南》是公司团队创作的第一个剧本,但八月长安并不希望编剧们为自己打下手、专注改编自己的小说,公司主推的仍然是各个编剧提出的原创项目。

八月长安给公司起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叫”怀才不遇”。“我自己实际上是因为在网上随便瞎写一写,大家看到了觉得写的不错,于是慢慢发展到现在。”八月长安希望能用影视行业对自己的信任把这些原创编剧“带”起来,而自己仍然把重心放在小说的创作上。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成为《暗恋橘生淮南》联合导演:

只是“救场”

“以我的退缩和谦逊,绝对不可能走到补拍导演这一步。”如果没有《暗恋橘生淮南》这个意外,八月长安应该会长久地安于以作者和编剧身份同影视行业交手。

2017年11月,当很多读者兴奋地传递着“二熊(八月长安昵称)当导演啦”的喜悦时,八月长安却正在经历一场计划之外的残酷试炼。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作为网剧《暗恋橘生淮南》的主要编剧,剧本交稿是原本八月长安工作结束的那个时间节点。随后,她的新书签售行程与剧组拍摄时间重合,也无暇探班过问。直到9月,她和片方、平台一起看到了剧集的粗剪版。

粗剪版的问题在于,剧本写的很多场戏实际上没有拍,导致情节缺少连贯性。当时,唯一的办法是综合考虑目前还可以用的景和演员,重新写一版剧本把拍摄时缺失的情节想办法连起来,“像是分子结构模型。”

从未涉足过影视剧拍摄的八月长安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成为了补拍部分的导演。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补拍甚至比正式拍摄的难度更高:从夏天到冬天,很多外景的样貌已经变化;群众演员早就消失在人海,无法参与补拍;补拍部分还要和原片保持服装、道具、灯光、化妆的一致以保证不穿帮……八月长安面临的难关,比一个普通新人导演更为艰巨。

冬天的天光短,位于东部的青岛日落更早,《暗恋橘生淮南》补拍时无时无刻不处于“抢天光”的焦灼中。

早上五点半开拍,晚上还要在内景折腾到深夜。一次半夜拍摄时,工作人员们趁演员补妆的空档,纷纷瘫倒在别墅的床上,开始抱怨这个剧组太坑太累。所有人都知道还开着的录音杆就立在一旁,但他们已经不在意了。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已经一个月没怎么睡觉的八月长安坐在导演监视器前,耳机里清楚地纳入剧组人员毫不掩饰的不满。对于一个习惯于独立创作的作者来说,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煎熬。

影视制作是集体生产,但不可能每个环节的人都饱含创作作品的热情。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太多妥协、权衡和取舍,比独立写作更加复杂。这次补拍经历改变了八月长安——“我终于成为了一个只做好事不做好人的人。”

资深编剧方先生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像《暗恋橘生淮南》这样的情况,只要平台还愿意收这部片子,一般都不会再用拍摄手段去补救——毕竟,连续剧是to B端的生意。“从个人角度上我理解她(八月长安),她把网剧当成一个作品;但从产业角度上,我认为这是越权的。”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八月长安当然清楚,影视改编是独立于原著小说以外的另一次创作,因此从未干涉过此前几部影视剧的拍摄;她也了解影视制作的逻辑,并不是以作品质量为唯一准绳。只是这一次当编剧和原著作者的身份重叠时,占上风的是保护故事本身的冲动。

《暗恋橘生淮南》的补拍是「作者」八月长安对影视制作最深的一次介入。在外界看来,这是一次野心勃勃的转型;然而事实上,它可能恰恰映射出了八月长安与影视制作环节的“水土不服”。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谨慎介入影视

回归作者身份

其实与大多数作者相比,八月长安与影视圈的天然距离并不遥远。她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商科思维让她对资本抱有善意,也理解资本推动下不得不做出的内容取舍。

在影视市场最火热的那段时间,她身边也有一些同学投身进来。一群原本用高级审美品味来展现精英身份的人,忽然就开始吹捧一些他们以往绝对不会喜欢的东西。

“钱改变了一个人的审美。”八月长安认为,这是因为从业者需要释放一种信号:我认同这些热门作品并且能够做出比它们更赚钱的东西。“但我不想释放这种信号——我是写小说的。”她强调,“我理解资本、我学商科,但我是写小说的。”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作者是八月长安自认的第一身份,甚至可以为此拒绝更多的可能,这在IP改编热潮中几乎是一种逆潮流的选择。她并没有把这个选择烘托得过于清高,只是觉得当对资本的体谅、对钱的把控与其创作的本职工作形成冲突时,“我不确定我能搞得定。”

与并不多么丰厚的稿费和版税相比,作者面临的诱惑还有很多。而八月长安的微博从未接过任何产品推广。

“作者是要说真话的,我们跟我们的作品连接很紧。当我们傻乎乎地去背书,透支的是读者的信任,是你下一部作品的可能性。”八月长安相信,资本看中的是自己的影响力,当粉丝散去,资本也同样会离开。

对于作者这个身份,八月长安格外爱惜羽毛。这一方面源于个人行事风格,另一方面可能与她的作品储备并不多、仍将长期处于创作阶段有关。

更早一批的网文作者往往在个人的创作高峰后才迎来了IP热,因此他们的身份转型与影视改编红利的到来是同步进行的。例如匪我思存于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而在此之前她已经有20多部出版作品,其中12部已经或正在进行影视改编。

但从2009年开始出版作品的八月长安,至今只有振华系列的三部小说出版。因此,尽管她也收到了影视行业对的正向反馈,但她还远远不到弱化作者身份、转向其他领域的时刻。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事实上,时隔八年,八月长安已经重新开始在晋江文学网上连载小说了。计划连载的作品有三本,分别是都市爱情题材的《狼狈为欢》、奇幻校园的《同桌的我》和《白鹤报仇》。

《同桌的我》是八月长安近年来最喜欢的一个作品,讲的是30岁的张小漫穿越到高中,成为了17岁的王平平,和17岁的张小漫做同学。

这属于八月长安擅长的青春校园题材,但和“振华三部曲”以当事人的视角讲述青春完全不同,《同桌的我》是在用成年人的眼光回溯青春。

文中有一个细节是,语文老师叫王平平的名字,于是30岁的张小漫抬头看向讲台。台上的老师气得要命,身后的同学就捅她后背提醒她站起来。

“成年人被喊的时候不会噌地一下起立,这种本能反应你早就没有了,像这种细节我是很喜欢的。”如果说“振华三部曲”是带了滤镜的青春,那么《同桌的我》就是摘掉了滤镜,用真正成年人的眼光去回看青春时代里没那么美好的真实角落。

“我理解资本,但我是写小说的”|专访八月长安-焦点中国网

八月长安对自己工作重心的选择,涉及到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品受到影视改编青睐的作者是不是必然要走近影视圈?在编剧方先生看来,这本就不该成为一种常态。“作者提供的价值和编剧、导演提供的价值是不同的,这是两种语言。”

在付费阅读始终式微的时代,影视行业给作者带来了最多的回馈;但作者与影视圈之间始终存在着一定的安全距离。这个距离是由不同的创作逻辑和运作模式形成的。作者的最佳位置,或许仍然是立足小说领域打造出有影响力的IP,等待合适的人选来推动IP的影视化。

尽管人人都说IP热减退,但相比市场风险更大、只能先看前几集的原创剧本,影视行业对小说IP的偏爱仍然坚挺。

方先生提到,在早年间积累了大量读者和知名度的头部IP消耗殆尽后,现在开始流行一种“造IP”的做法,即购入版权的影视公司把无名网文的站内数据刷高,然后用注水的数据背书、获得开启项目的投资。

而对于像八月长安这样已经有人气积累的作者来说,她们创作的小说天然就是“真IP”。继续以作者的身份轻车熟路地向影视行业输送IP,比盲目涌入和转型更有利于网文和影视两个产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