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国刚要解决5G频段问题“设备危机”又来了-焦点中国网

在早期5G网络被自己人疯狂吐槽以及被外人百般嘲笑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终于下定决心,要着手突破5G网络部署最重要的难关——中频频段分配。

在搁置许久后,美国参议院终于在周二将这只“冰箱里的大象”捉了出来。部分参议院提出了一项跨党派法案,要求联邦政府将其手中宽度100赫兹的3.5GHz频段重新分配。

从取名上,我们就能看出这项法案的内容和迫切程度。该法案命名为Spectrum Now,翻译过来就是《马上分配频谱!》。同时,这也是一句话的首字母缩写——“为那些创造无线网络新机遇的用户提供有效控制资源的补充渠道”(Supplementing the Pipeline for Efficient Control of The Resources for Users Making New Opportunities for Wireless)。

该法案最主要的目的是将3450-3550MHz这部分频段拿出来,详细评估其分配给运营商的可能性。虽然还没通过,但已经有相关人士将其宣传“为各机构调整其操作,将联邦政府所拥有的频谱用于商业无线宽带使用开辟了一条道路”。

共和党参议员布雷特·格思里(Brett Guthrie)在声明中表示:“联邦机构拥有很大一部分频谱许可证,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频谱并没有被他们充分利用起来。”

除此以外,法案还附带其他内容,都旨在为各机构利用频谱重置基金(SRF)提高频谱使用效率,以及让更多频谱商业化铺平道路。它还呼吁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和FCC等联邦机构就无线电频谱在未拍卖情况下的非授权使用进行协商。

或许有人还不理解这项法案对美国5G网络的意义。

对于5G建设,美国通讯机构部门一开始就制定了相当激进的目标:使用高频毫米波作为承载5G网络的主要频段。

这点可以理解,一方面,根据物理原理,高频电磁波天然具有传播速率快的优点,而速度快是5G网络的特性之一;另一方面,中低频频谱在2、3、4G时代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而高频电磁波的频谱资源丰富,运营商和用户都不虞信号干扰。

问题在于,根据物理原理,高频电磁波还有着不易衍射且衰减快的缺点,覆盖范围天然就比较小。要实现相同覆盖水平,高频电磁波的基站要比中低频密集得多。然而,这在大部分地区地广人稀,运营商又只考虑经济效益的美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效果不如人意的毫米波5G服务开通后,原本作为补充的中频网络方案被提前摆上了台面。

但是美国在这方面也存在困难。早在5G时代之前,美国中低频段几乎已经分配完毕,尤其是最有价值的中频频段,目前都在4家私人卫星公司和美国海军手中。想从海军手中抢频谱,难度自不用说,就连私人卫星公司也提出了狮子大开口的要求。

BTIG资深分析师沃尔特·佩西克(Walter Piecyk)预计,如果FCC真的打开中频频段商用化的大门,四大运营商中的Sprint和T-Mobile可能会是最大受益者。

佩西克在上周五的博客文章中写道,“如果(议案)获得批准,将是Sprint及其潜在收购方T-Mobile的巨大胜利。受益于此,Sprint可以更容易地整合其宽度达194兆赫的连续中频频谱,且能扩大其地理覆盖范围,更容易部署5G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还没获得立法机构通过,但FCC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已经在上周二宣布,FCC将开放该频段,并考虑拍卖其中一部分未使用的频段,以供5G使用。FCC将于7月10日就该命令进行投票表决。

不过,据佩西克所说,FCC指令针对的并非最宝贵的3.5GHz中频频段,而是2.5GHz频段。由于目前使用相关频段的教育宽带服务(EBS) 并非基于传统的地理基础授权,其频段分配“相当混乱”。

虽然所有运营商都有竞标频谱的机会,但佩西克认为,AT&T和Verizon不具备和Sprint竞争的条件,至少,参与竞争对他们来说是不划算的。因为2013年收购小运营商Clearwire及其中频资产后,Sprint已经在该领域抢占先机。

FCC的计划首先要交换EBS区块(下图红色)和J区块(下图白色)的位置,整合出一个完成的100MHz频段块,然后在将BRS(宽带无线电服务)区块(下图绿色)整合进来,凑出宽度为106MHz的频段,最后再加上稍高频率的88MHz频段。这样他们就得到了完整的194MHz中频频段。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国刚要解决5G频段问题“设备危机”又来了-焦点中国网

(图片来源于BTIG)

由于Sprint在原来的2个区块中都有拥有部分频段,他们在分配中处于有利地位。与此同时,这轮考虑中的FCC拍卖将基于Sprint一个逐县厘清重叠覆盖网络波段的机会。

佩西克还提到,拍卖规则限制中标者强迫EBS现有用户退出频谱的行为,这种情况同样有利于Sprint,因为该公司一直将部分频谱转租给教育机构。

因此他写道:“很难看出会有什么原因促使某家运营商与Sprint竞争这一频谱。”

“如果Verizon赢下了拍卖,但那个县某个现有的许可证持有人仍然可以把他们的许可证卖给Sprint或AT&T或其他任何人,那么,为什么AT&T或Verizon要竞购这段只能进入Sprint拥有地区以外、人口较少地区的频谱呢?”

但他补充称,Sprint可能会在纽约等市场遇到一些2.5GHz频段的“未售出授权商”,它们可能会试图整合整个频段。如果遇到这种情况,Sprint可能需要支付溢价才能买下这些股权。佩西克估计Sprint可能需要10-25亿美元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当然,让Sprint一家独大是不符合美国从上到下对市场的认知的,这点此前已经阻碍了Sprint和T-Mobile的合并。

事实上,T-Mobile有低频、高频频段资源,Sprint有中频资源,如果2家合并或合作,就能建造一张他们自称是“全美最好的5G网络”,但业界对此顾虑重重。美国通讯行业现在已经处于4大运营商占有绝大多数市场的寡头垄断阶段,如果T-Mobile和Sprint合并,4大无线运营商缩减至3家,市场将进一步集中,对竞争不利。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前任主席多次表示,维持竞争环境需要4家运营商的存在。

但是就国际竞争而言,早前曾有美国业内人士感慨,美国竞争对手的运营商拥有的中频频谱是美国运营商的4倍,所以他们能更快部署5G网络。如今由一家运营商承办这一网络,避免内耗,无疑会极大提高5G网络部署效率,可能更有利于特朗普“必须赢得5G竞赛”目标的实现。

当然,上述讨论的内容最多只能解决美国偏远地区的频段危机,但是5G部署除了频段,还要考虑到设备问题。除了频段危机以外,美国农村陷入了特朗普亲手造成的设备困境。

6月26日,路透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受压替换华为,美国农村运营商转向诺基亚和爱立信》。文章提到,约有12家原来依赖华为网络设备的美国农村电信运营商正与爱立信和诺基亚谈判,替换它们来自中国的设备。

报道同时提到,相关谈判已陷入僵局。

据悉,双方的矛盾在于设备价格。在当前情况下,这些运营商仍一直在用华为和中兴的设备,就是因为这2家的设备足够便宜,路透在报道中用来“物美价廉”(inexpensive, high-quality)一词来形容。

Recon Analytics分析师罗杰•恩特纳(Roger Entner)估计,华为和中兴的设备售价比欧美竞争对手低30%-50%。一位在北美工作多年的设备行业高管将华为设备的价格形容为“不以市场为基础”,甚至直指其根本“不合理”。

与之相比,无论是爱立信还是诺基亚报价都很高。美国运营商这边的条件是希望这2家设备能够打折,或者由美国政府补贴部分支出。

让设备商打折,恐怕目前很难做到,因为爱立信和诺基亚都处于经营低谷期。根据2家公司4月公布的一季报,诺基亚录得净亏损4.98亿美元,同比扩大137%;爱立信勉强走出窘境,净利润约2.51亿美元,2018年他们全年亏损。

让政府提供补贴明显更加合理一些,毕竟运营商是受迫于美国政府的限制才要更换运营商,自然应由美国政府包办损失。但到目前位置,尚无相关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美国鹰派议员为加快驱逐华为设备的进程,曾经提出一项立法议案,强制要求美国运营商弃用已购华为设备,但也会给农村运营商提供一笔最多7亿美元的补贴。然而到如今,这份题为《2019年美国5G领导者法案》的议案已经杳无音信。

知情人士称,在美国国会通过向农村航空公司提供7亿美元补贴的法案之前,谈判应该不会再继续下去了。

Recon Analytics认为,若美方继续施压,很有可能会引发农村地区断网危机。“农村电信利润不高,用户都是50、60甚至70多岁的人。如果到时候换了设备,提高了价格,又找不到客户买单,这些企业估计会关门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