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书乐

有一种人倒是成为了点进酒店里的常客——消费能力不错的中产或中年。

笔者的多个朋友在2019年的“五一”小长假里,不约而同的将自己大学毕业N周年的寝室聚会地点选在了位于不同城市、不同高校周边的电竞酒店了。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为了情怀,古董级玩家也“开黑”

大多是1990年代末进入高校、正赶上互联网浪潮和《星际争霸》热的这一波朋友。

之所以作出如此选择,其原因大都是情怀。

那个时代还没有战队一说,但微操之类的技术流已经出现了,尤其是《星际争霸》这款游戏里。

于是乎,这批可以算作是中国第一代电竞用户的人,在每一次难得的毕业N周年聚会后,都会选择一起去“开黑”。

年龄增长、消费水平增长,加上电竞酒店出现后,一切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电竞酒店切了网咖的存量蛋糕

可这样的客流毕竟有限,而且“情怀杀”就是一次性消耗品,偶尔来一发,很容易转向。

这不,电竞酒店就把网咖的这部分可以忽略的存量市场带走了。

至于所谓的用户黏性和情怀所系,也就变得极不忠诚了。

更为关键的是,所谓主打青年社交的电竞酒店也好,主打体育赛事的电竞馆也罢,相关联的场景都偏弱。

就和长租公寓爆发前,那一系列创业牌的创业酒店、创业公寓一般。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如果后者入驻就能创业成功,或哪怕三成的存活率,都会客似云来,可惜没有。

至于前者,情怀的口味更加稀薄。

社交在哪?还是在线社交!

赛事在哪?未必比直播更嗨。

怎么破?

最短视的路线是锁定那些深度沉迷者,动辄长包房的电竞用户,一来过于小众,二来各种不可测风险也大,你懂的。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电竞地产真的是风口吗?

另一个突破口或许是电竞+地产。

但显然受到特色小镇风口中各色电竞小镇、游戏小镇失败的影响,单纯以产业稀薄程度需要靠互联网长尾模式来串联的电竞做引爆点,确实过于冒险。

地产巨头们此刻也大多在观望状态。

不过也有吃螃蟹的。

比如在武汉,2018年开了60多家电竞酒店,约占了全国开店量的六分之一强。

尽管,同期,郑州和西安的开店量都超过100家,但绿地集团在武汉的试错则更为耀眼。

据媒体报道,武汉绿地魔奇酒店虽然拥有220多套客房,但客房内并未统一设置电竞设备。

在该酒店五楼,专门设置了一处面积超400平方米,高约6.5米的电子竞技比赛厅,场内配备有赛事级别的电竞设备及专业的灯光音响设备,比赛厅周围还含有导播厅、化妆间、选手休息室等配套赛事功能区。

此外,在酒店六楼,另开设有电子竞技区域,配备有多台电竞电脑可用于赛事队伍练习及入住酒店的消费者免费使用等。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显然,绿地的这个试点很有点混搭的试验田味道,客房上是传统酒店和电竞酒店的混搭;公共区域则是体育赛事专用电竞馆的模式,当然也有更大众化的网咖;此外,配合直播的“接口”也让其形成了电竞一体化设施的格局。

电竞酒店的“版权梗”?

只是,这种更高规格的主题酒店模式,真的能撬动市场吗?

毕竟,电竞并非一个靠硬件或情怀就可以孵化成功的市场。

除非电子竞技赛事真正从小众情怀,走向大众热点。

但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版权。

在国内电竞游戏和赛事大多集中在腾讯、网易两家之时,电竞酒店们就算不考虑版权问题,也要考虑是否在官方赛事越发主流的当下,能否进入合作序列这个问题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能否赚钱的概念!

做硬件的酒店再高配,也可能由此“山寨”了。

电竞酒店的版权危机!再高配的硬件,也逃不出“山寨”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9年5月31日《乐游记》专栏238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