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书乐

7月23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从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 Music了解到,VFine Music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控告后者侵犯日本知名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正式开庭。

据悉,这是国内首个短视频MCN机构商用音乐侵权案。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VFine受Lullatone委托,要求papitube赔偿音乐版权方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开支。

papitube是由网红papi酱于2016年4月成立的短视频MCN机构,通过制作、发布广告视频获利。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Bigger研究所的一则广告视频刊例价高达29.5万元。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广告短视频“维密后台,奥斯卡红毯必备,美白牙齿小技巧!”中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于2011年发布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相关视频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203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蒋佩芳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短视频的版权战争其实已经悄然开打,尤其是短视频本身由于流量分成或带货等状态,其本身想要通过非盈利目的来规避版权风险的“借口”并不完备。

只要有盈利模式,哪怕是可忽略不计的极少流量分成(非补贴),都可以视为商用。

短视频相关的版权问题日益凸显,众多短视频平台上流传的大量视频,配乐多为无授权的盗版音乐,不仅侵犯音乐创作者的权益,也为内容制作者和平台留下法律和商业隐患。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危也是机,也成为了平台和内容创作者新的突破口。

版权必然是一个差异化的短视频争夺高地,而且最终得版权者将能控场短视频。毕竟所谓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对平台的黏性,会因为平台提供的待遇、素材、机遇等保障而快速发生位移。

一来短视频分发平台完全可能在这一基础上形成壁垒,尤其是腾讯占据了网络音乐授权的半壁江山,大有可能借内容壁垒来为自己招揽更多短视频创作者。

早前,其以《王者荣耀》内容禁播的方式短时间和头条系短视频平台的交锋,其实是一个类似的路数。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二来部分音乐创作者也可以借此,以“开源“的方式,为自己的原创音乐扩散,寻找短视频合作者。

三来短视频内容制作者亦可能拓展处一批原创音乐者,早前古风等音乐短视频的流行,亦是这种趋势的体现。

Papi酱中了个中国首例!短视频因音乐侵权遭起诉,竟藏着个新风口-焦点中国网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