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新公司开业典礼的赵珈萱有些沮丧。

虽然她为这次直播卖货的开业活动准备了很久,但还是出现了差错。

因流程衔接原因,活动没有在计划时间内结束。在直播的最后一个小时中,她叫停了卖货环节,并向台下来支持她的网红朋友喊话:你们想点关注的话就上台来,不然我觉得特别对不起你们。

这是赵珈萱第一次策划这样大规模的直播节目,她承认自己的确没有经验。即便直播没有出现重大的事故,但没有做到完美还是让她感到非常懊恼。

这已经是她人生的第五次创业了,她在舞台上哭着大家说:我真的很想做点事,我不想顶着赵本山女儿这个名字生活一辈子,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我的优点。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光环之下的星二代

在看到赵珈萱的优点之前,大众首先看到了她的光环。

赵本山的女儿!富二代!大小姐!与生俱来的身份加持伴随了她走过了22年的人生。

“球姐,我是X哥身边的XXX,我喜欢你好久了。”

“球姐,我是你的粉丝,可以能合个影吗?”

沈阳马头琴演播厅,作为活动主角的赵珈萱无疑是全场的焦点。亲戚朋友,网络红人,本山传媒的艺人陆续赶来为她捧场助兴。彩排当日,演播厅门里门外,不少人举着摄像机和手机围着她拍照录像。时不时还有人上前表白求合影,不管年纪长幼统统称呼她为球姐。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赵珈萱很适应这样的场合:“有人拍是好事,拍我说明他们喜欢我。如果我的存在没有人在意,那才叫尴尬。”

第一次策划活动的赵珈萱在彩排现场忙里忙外,神情却镇定自若。有人问她你紧张吗?她潇洒的挥了挥手:“不紧张,这地方是我舅舅的,有啥好紧张的。”

赵珈萱,曾用名赵一涵,小名妞妞,艺名球球,都是过去几年时常出现在热搜或新闻报道中的名字。相关事件包括整容、吃10万元早餐、开法拉利等极具争议性的话题。赵本山女儿和快手网红这两个身份的加持,似乎让这些话题的发酵得更理所应当。

但赵珈萱不服:“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富二代。”从小到大,她曾无数次听到过这样一句话:“我要是你,我就每天呆在家里数钱。”

这样的说辞让她感到非常荒谬。星二代也好,富二代也罢,都远远局限不了球姐的“野心”。半年前,她成立了MCN公司,取名叫椰子传媒。椰子是长在最高处的水果,她想要成为最顶尖的人。

这半年来,她每天奔波学习如何做公司,也谈妥了100位红人与公司的签约。在她认为椰子传媒的根基已经打稳之后,决定以直播演出+卖货的形式庆祝开业。她非常重视这次活动,以至于连着两个月没有正常的作息日,每天睡眠时间都不足5小时。

但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到多少疲惫的迹象。哪怕是凌晨2点,她仍精力旺盛地在和工作人员对台本。她满不在乎的说到:因为自己还年轻,所以根本不觉得累。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但即便如此,活动效果依然不及预期。演出环节倒是不难,难的是卖货。作为快手2000万粉丝的网红,球球并没有多少直播卖货的经验。

但为了迎合市场趋势,也为了活动不赔钱,她心想做就做吧。发现活动节奏出现问题后,她主动叫停卖货,把舞台留给了她的网红朋友。兑现了她前一天承诺的:“只要是能到的,我都会尽力为大家安排上台的机会。”

未能到场的朋友微信祝福她开业大吉。在彩排间隙,她打开手机语音回复消息:“谢谢亲爱的,我不收红包。”问她为什么,她解释道:“我这个人大大咧咧的,怕到时候忘了还。”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赵本山的女儿对钱并没有太强烈的需求,她常说自己现在不缺钱,因此很多可有可无的赚钱方式她都不会去做。但她却非常想赚钱,确切的说,是想要通过赚钱来证明自己。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爸爸告诉我

买不起的东西,说明还不配拥有

这样的诉求来自于她的少年生活,在新加坡留学那8年,强烈滋生了球球对赚钱这件事的渴望。

星二代的人生本不应该差钱,但出人意料的是,球球的少年时代并没有大众想象中的奢靡富贵,众星捧月。“我当时老穷了,我是我们班里最穷的。”她叹着气说道。

球球从初中开始就是在新加坡度过的。较早的离开中国,让她并没有享受到父亲的光环所带来的优享待遇。一是身边的同学家庭条件都不错,无人衬托她的与众不同。二是身在国外的球球感知不到“赵本山”这三个字的影响力。

“我从来不知道我爸爸在国内有多红,我也没有多崇拜他,爸爸对我来说就是爸爸,我对他的感情和普通人家的女儿对爸爸的爱是一样的。”

球球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公主。虽然她从小衣食无忧,受到的教育也远比普通人优渥:4岁学芭蕾、钢琴整10年,又连续学了五六年的跆拳道、自由搏击。算是“富养”中长大的。但她并不洋洋自得,相反,球球对自己一直都没有多大的自信。

“别人家的小女孩儿唱个歌跳个舞,大家都觉得这很棒。但我不行,人家觉得你是赵本山的女儿,你就应该会这些。”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球球童年照

不同于普通的富二代,赵珈萱的父亲赵本山是登台春晚20年,受人敬仰的小品演员。这意味着,她哪怕没有继承父业,也应该不辜负父亲的名头。

然而谁也没法说清楚这个不辜负得做到哪样,尤其是对于幼时的球球,在还没有明确未来发展前,她的一切才艺、特长都显得理所当然。

同时,生活在这样的高标准下,球球并没有享受“有钱人”的生活。

从小,球球就被父母限制了资金来源。留学时因为有妈妈的陪读,生活起居、衣食住行都是被打点好的。但除此之外,她身上的钱永远只够交通和一日三餐的开销。

妈妈怕她学坏,不肯给她多余的钱。为了赚点零用钱,球球瞒着家人去海底捞端盘子,去网吧做网管。现在她都对那段经历记忆犹新。“网管工钱5块5一个小时,帮客人泡面还可以给加3块钱,新加坡放学比较早,我差不多从五点钟兼职到九点,兼职四五小时,赚的钱起码比我吃饭钱要多。”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过早的“自食其力”,倒培养了球球争强好胜的性格,以至于后来无论做什么事情,她都希望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她想起父亲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东西如果你买不起,那就说明你现在还配不上拥有它。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所以,父母保证她的生活质量,让她享受良好的教育,但却从来不会给她买名牌,更不会让她在独立之前就坐享富贵人生。

成年之后,球球就几乎没有生活费了。虽然她不会有房、车这些压力,家里也总会有人做好饭等着她回来。但自己喜欢的东西,她也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买。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尽管很多人会拿有色眼镜看我

但我如果不是赵本山的女儿,

他们一眼都不会看我

主播这个职业为她带来了第一桶金。

2015年,视频直播开始在网络上流行。当时18岁的球球也加入了直播阵容,她将直播当做娱乐消遣的方式之一,空闲时间便对着镜头聊聊天,唱唱歌。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这样的女主播一抓一大把,比她漂亮的、比她能侃的,豁出去博出位的数不胜数。因此球球的直播并没有多少人观看,粉丝也只有个位数。直到有一天,父亲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当晚就带着本山传媒的艺人风风火火的在球球的直播下刷了一波存在感。

“这一个惊喜就把我干出来了。”球球一拍大腿,回忆起自己身份被公之于众的过程,至今仍觉得像是一出喜剧。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赵本山的女儿”这一身份被曝光之后,球球的粉丝一下子变多了,打赏的人也多了,赵本山之女的光环让她天生便能够吸引无数目光。于是,她放弃了辛苦的打工生涯,开始坐在家里赚钱。

赵本山对女儿的“事业”十分支持。3年前,球球参加主播评选活动,5年不曾发过的微博的赵本山,特意拟了一条微博为女儿拉票。在球球做主播期间,他也时不时地会跟着球球在直播中出镜,为女儿站台。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有了赵本山这座强硬的“靠山”,球球的网红之路走的非常顺畅,许多人慕名而来,很快,她就成为十分有名气的网红。

但主播的钱并不好赚。基于大众对网红的固有偏见,以及对星二代的高标准要求,球球并没有获得多数观众的认可与喜爱。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侮辱性语言和不实报道。

赵珈萱虽自诩女汉子,但他人的言论却对她影响至深。她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曾很喜欢过一个男生,后来那个男生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了,还对她说:我不喜欢太胖的女生。这让球球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而这样的质疑又在她直播初期历史重演。她的房间和留言里,始终是黑多于粉。除了指责她靠爸爸,还经常有人质疑她的外貌。“说我胖,还说我像猪站起来了”,球球觉得非常难过。因为这些声音,她甚至节食了3个月,一个星期只吃一顿不加盐的牛排,最终从70多公斤减到了不足100斤。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除了黑粉的言论,很多关于她的热搜也让她觉得匪夷所思,这些大多都是伴随一些关于她炫富、有钱的猜测和捕风捉影。“说我开劳斯莱斯,可我都没驾照。”球球义愤填膺。

还有一次,球球和工作人员一起吃早餐。她点了两份沙县小吃,三份黄焖鸡,还有一些其他的小食,摆了满满一桌子,兴冲冲地开直播和粉丝分享。结果新闻出来让她傻眼了:赵本山女儿10万元天价早餐!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直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10万这个数字从何而来,那顿饭虽然量大,但也就花了200多块钱。她觉得很委屈,“但后来想想也就算了,毕竟报新闻的人也需要靠热度生存,想来别人的生活也并不容易”。现在的球球已经可以很坦然的提及。

但铺天盖地的恶意来袭,当时的她终归没扛住。因为这些攻击和非议,球球曾经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最开始的那半年,她每天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靠吃药维系自己的精神状态。才20岁出头的她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我一心想赚钱买喜欢的东西,现在我赚到钱了却又不开心?

球球的妈妈开导她:“人这一辈子会经历特别多的坎,先经历总比后经历好。只要挺过来了,以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在一点一点进步。”

球球听进去了妈妈的话。过去她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爸爸可以被大家认可,但自己就做不到像他一样。很久之后她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这个世界上是公平的。先天的光环和后天的焦虑是成正比的。有的人生活费可能只够填饱肚子,有的人想买一件衣服都要犹豫许久,而她并没有这份担忧,想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尽管很多人会用有色眼镜去看我,但如果我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根本没有人愿意看我。”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过去的日子昏昏沉沉没有希望

有目标了,才知道什么是快乐

生病的那一年,球球中断了自己的直播。她开始去健身,也时不时出门走动,逐渐恢复自己的状态。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但她觉得自己不快乐。

做父亲的女儿,太没有自我。做网红,成功的原因依旧是归结于父亲。昏昏沉沉无所事事,球球觉得这不应该是她的归宿。既然自己的起点高于别人,为什么不做出一番配得上自己光环的事业?

于是,球球向父母提出想要自己出去做点事,寻找自身价值。

赵本山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给你2000块钱出去闯,若是有一天撑不下去了,随时可以回家,爸爸绝对是你最终的依靠。第二,乖乖呆在家里,会让你不愁吃不愁穿,过安稳舒适的生活,但大名牌和豪车也都别想。

第二天,球球就拿着2000块钱走了。

她仔细想了想父亲给她的第一个选择,潜台词不就是说“没有我你也不行”吗。而这份源自父亲的光环,是球球想要摆脱的,她下定决心要做出一番事业。担心父亲后悔,不敢留在东北怕被“拽”回家,球球选择了离家很远的城市广州。

2000块钱显然不经花,为维系日常开销,球球重新拾起了直播。与此同时,她联络到了曾和她一起在新加坡学服装设计的闺蜜安九,二人共同成立了服装品牌“九球原创设计”。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球球感慨自己这一路遇到的贵人还是蛮多的,很多朋友愿意帮助她,给她投资,九球品牌仅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回本了。球球有些沾沾自喜,称自己做生意这些年,从来都没有赔过,还有些小赚。

而这也和她谨慎的生活态度有关系。离开家之前,球球主动向赵本山保证自己永远都不会给他惹事,只要这件事有0.01%不安全的地方,她都不会去做。她不是害怕赔钱,而是不想惹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新闻,给她爸爸丢脸。

长这么大,球球从不敢随意进出夜店,即便去也是带着两三个工作人员一起,而且到了夜店也只敢蹦一蹦,连一滴酒都不敢喝。

“我到现在为止真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儿,有的都只是不实新闻,我哪怕是谈恋爱了,也会在直播里告诉大家。”球球信誓旦旦地说道。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这些年的经历,让她感受到出名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她希望以后自己成家了,能够给家庭和孩子一个安逸且安全的生活。

服装品牌之后,球球又成立了一家影视公司,每年投资三四部网大。半年前,受网络红人的影响,她又着手成立了一家MCN公司。

球球曾亲眼目睹身边朋友的爸爸白手起家做到成功,这让她打心眼里感到佩服。:“什么都没有的人都可以成功,更何况我还拥有了一些,起步就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只要我多努力一点,就会做得更好。”

她开始学会坦然接受父亲给予她的光环。无论是靠直播维持生计,还是大众带来的舆论关注加成,又或是创业途中来自父母的支持,球球明白,在现阶段,自己无法摆脱这份“赵本山高光”。

以前,她常听别人对她说你爸是赵本山,没有人敢惹你。但后来她才发现,如果自己不强大,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财富。而当她真正做起了自己的事业,那时候,大众将能透过外表,看到一个更独立的她。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虽然长期受到光环的牵制和束缚,球球对她的发光源—父母的爱是从未有一刻动摇过的。“我是一个无论外界说我父母如何,我都会无条件相信、依赖他们的人。”

新公司开业活动的那两日,球球的妈妈始终坐在台下,陪她熬到凌晨3点。直播当天,妈妈连续6个小时没有离场,每到球球出场,她都会挥舞手中的荧光棒为女儿做最好的应援。

专访球球:我若不是赵本山的女儿,有色眼镜都看不到我-焦点中国网

球球妈妈为女儿打call

旁边的阿姨和球球妈妈聊天。

“您这两天一直都在这吗?”

“是啊,孩子有活动,我能不跟吗?”

“晚上吃饭了吗?”

“连口水还没喝呢。”

临出门前,赵本山也为女儿竖起了大拇指,为她加油打气:“姑娘,你可以”。

“我的父母真的很好,我从来不会因为家庭因素而直接影响自己的情绪。我知道妈妈爱爸爸,爸爸爱妈妈,爸爸妈妈爱我和哥哥,这样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