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刚刚过完他35岁生日才一个月零两天,马伊琍,刚刚过完她的43岁生日也不过只有一个月。

在杰出“大演员”的生物群里,他们都还是年轻人,对自己的感情生活,愿意负责,对彼此的人生自由,敢于舍得,既不耽误时间粘稠着互耗,也不屑维持虚假的繁荣,这本身就是一种高贵的,值得肯定的品格。

每一个成年人,学会照顾别人的最大标志,往往是在离别中能够温柔成全,于放手时可以气定神闲。巨婴者,则不必论,因为他们最怕的,是面对,他们输不起。

从娱乐圈的角度看,一对巨蟹座明星夫妇,既然想清楚要奔赴自己的新人生,善意的瓜民能做的,就是继续关注他们艺术生命,二一个,便是祝福他们11岁和5岁的女儿,继续有一位更像少年的轻盈父亲,一位更像教练的深邃母亲,正是因为“少年感”和“教练气场”,文章、马伊琍夫妇的公众形象,一举一动,才一直博以国民级版面,当然,他们的专业演技,也始终保持在线。

还有,两个人的事业配合和利益共同体,亦有声有色。

弄夫妻店,老婆当制片人,老公当导演的好项目,整出来不是一个两个了:2013年,搜狐主推,完美世界交给文章干的导演处女作电视剧《小爸爸》堪称优秀,年度话题剧,后面几年的电影《陆垚知马俐》,电视剧《剃刀边缘》完成度也算中规中矩,文章演而优则导的才华全面,马伊琍有操盘能力和待人水平,是圈内外公认。文章是一个少年,马伊琍是一个教练

已经烟消云散的卓伟狗仔队,关爱八卦成长协会类卖瓜组织,从来不积极着笔墨,讲讲这对老妻少夫在工作上的默契和互信。

但那只是工作上的依赖。

文章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孩子。

仔细想想,会发现这样一个巧合,他饰演的所有角色,某种程度上,都在为“男人是孩子”这个事儿,做诠释和注解。

文章的表演风格自成一体,塑造的多数人物,承载在情绪化处理的基础上,擅长用情绪做戏,也是其最大招牌。他演的最牛逼孩子,当属历史上备受争议的张学良。

精通于演艺圈丛林法则和生存逻辑的文章,在生活里,未必成熟,首先表现在情绪的管控上。

文章有一些自己的班底,跟编剧的关系都不错,一位周姓编剧被问到文章为人,不假思索道“艹,对人是真好,就他妈脾气臭”,搜狐视频曾经播放过《小爸爸》这个电视剧的跟组纪录片,视频显示,文章因为工作对别人的训斥和责骂,简直轻车熟路,可这只是他第一次执导筒。

更有意思的监控画面是,文章曾拿着棍棒,飙着国骂,准备向一个“办事不力”的道具师动手追打,事后证明这是给道具师“庆生”的恶搞,但那个阵势,已然给道具师吓的脸色苍白,就差尿了。

文章对一些负面热点新闻,比如对食品安全关乎于自己女儿健康的抨击,在微博上晒出的脏话,已经是壹心娱乐老板,著名经纪人杨“天真”都公开承认无法预判和加以劝说的了,后者非常头痛自己的公关和形象维护能力,无法保驾护航签约艺人、大腕文章的“情绪化”不可控行为。

包括文章在五年前出轨被拍后,微博撂出的脏字狠话和沟通语气,在没有章法,先刚后怂的被动应对“神助攻”下,让自己的舆论局面陷入更糟糕的境地,言论形象、荧屏形象和经营出来的媒体形象,多年的不协调问题终于以惨烈面貌示人。

文章是一个少年,马伊琍是一个教练

生气时容易方寸乱,需要合作者递送擦屁股纸的文章,是个孩子。

不仅如此,马伊琍在谈话节目中,讲到大女儿文君竹小时候的亲子教育,透露出文章对女儿毫无抵抗力和父亲原则的溺爱,文章在另一节目中和马伊琍连线,要买一只大型宠物犬却思路不清晰的表达,都有端倪在佐证,文章的骚柔孩子气。

文章在2006年大学毕业,2007年依托当年剧王《奋斗》成名,不是偶然的。在中戏音乐剧班一边上本科,一边校外接戏的不蹉跎生活,使文章很早就浸淫于演艺圈的染缸。

古灵精怪,戏感准确,清新脱俗,基本功全面,表现力、感染力俱佳的文章,在西安上艺校的时候,就已经踏入了剧组的江湖,上戏出来的演员果静林是他的引路人,日后也成为《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的合作伙伴,也是这个戏,让文章第一次得到关注和认可,角色机会是高圆圆推荐给导演叶京的,拍摄结束,新人文章收获了佟大为、陈羽凡的明星友谊,甚至是不分边界的生活照顾,也进入了张黎、滕华涛、赵宝刚等实力派导演的视线。

参演《锦衣卫》,让他认识了后来的妻子,按文章自己的说法,他和马伊琍因戏生情,在剧组里,他就离不开马伊琍,经常撒娇闹人,吵急眼了,马伊琍还制造分手的恐怖氛围吓唬他,按照坊间的说法,文章有异地女友,马伊琍有不稳定的男友,他们之间,只是超越了友谊的好感。

文章第一次上谈话节目通告,是随《奋斗》剧组主创登台。面对鲁豫,青涩中收敛的他,被提问了一个感情问题,大意是处对象中最难忘的事,文章说,想对方,兜里只有父母给的生活费情况下,立即抄起一个最近航班,突然出现在对方面前,意境上已经是无印良品《想见你》的歌词了,但对方不是马伊琍。

以上这段描述,少年感十足。

孩子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讲对错,讲不爽,念旧情,泾渭分明。

中戏的学生,推广自己,要常到夜店见制片人,文章后来牛B了,又上谈话节目,面对主持人回忆说,哪个制片人要是让他感觉动机不纯,潜规则交易什么的,他会立即翻脸,当众离席,惹急了还会拿酒瓶子爆CEI对方,在拍《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时,文章为剧组追过小偷,他的戏里正好也有这么一段儿,百分之百神还原,给见过无数世面的王朔好友叶京导演吓成狗,叶导那是一个社会人儿。

拍摄间隙,文章领着同组演员也是中戏校友回宿舍玩,哥们儿都惊了,因为,文章的寝室之一尘不染,整齐有序,要用完美和极致来形容,甚至进屋必须换鞋,这明显是在文章的带动下,宿舍才弄成了温馨的家。刚出道的几年,文章感情外溢,爱哭,常说,宿舍室友是他的一大动力。

在中戏和剧组等复杂环境的共情能力和与人打交道的自来熟本事,让他迅速在以赵宝刚为核心的人脉圈子,占有了一席之地,马伊琍能帮助文章的,有限,但是没有马伊琍的护佑和提携,文章的发展速度,当年也不会如此快,既要戏好,又要有引介的社会关系资源,是80后表演系学生能混出来的不二法门,像郑恺,一个自荐接着一个自荐的跑剧组,一个广告接着一个广告的耍行活才被人注意到的明星,是绝对的少数。

文章有极强的自尊心,马伊琍从来保护。当闺蜜,也是著名演员刘孜来马伊琍耳边试探提醒说,这孩子接近你是不是有目的,有心机,你们这个年龄差,将来怎么办,他能靠谱么,马伊琍给出了自己的选择理由。

马伊琍是跟管虎导演这种大直男谈过恋爱的女人,她的待人处事和极富主见,比她的专业能力,曾经更受圈内推崇和好评,一个上海女子,能受到业内京圈的喜欢,比北京女子徐静蕾,受到沪上名媛的认可,更不容易。

文章是一个少年,马伊琍是一个教练

马伊琍对文章的有形无形呵护,让文章获得了巨大的自信,在他们结婚不久,男主人便步入一线,曝光,时有头条,在完成了电影代表作《失恋33天后》,文章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时,豪气冲天,“越努力,越幸运”成为了封面宣言,文章对着杂志记者说:没办法,80后男演员,我就是走在前面。

而就在说这个话十年前的文章,曾经很自卑,是家族中的反面活教材,厌学、打架,逢打必赢,单薄身躯还能把人打坏,活脱脱一个五尊阎罗张小敬的主,放在《长安十二时辰》里,估计不良人和守捉郎,少年文章都能干。

然而继承西北大汉的彪悍作风背后,文章,还是陕西省委大院里根正苗红的干部子弟,成长经历中的种种叛逆、撕裂和对立,让他一直彷徨,他的邻居,他的亲戚,通常教育孩子是这种说词,“你看文章哥哥,他都这样了哈,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你就这样”,“你看这孩子,都这样了,完了这孩子”。

直到他陪邻居小姑娘去艺校考试,他才发现了自己的那片天空。

多年以后,出轨之前,文章在中央电视台一套的《开讲啦》节目,自述心路历程,撒贝宁和台下的青年提问团一帮学霸都听傻了。

文章,不管演了多少好戏,取得了哪些成就,多么被全国人民熟知,其常年的心理状况和无数应激反应积累下来的思维习惯,还有一颗过早被婚姻和家庭束缚住自由的少年心,只有马伊琍,最明白,也最有解释权。文章是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性情中人,只有马伊琍说的算数。纵然,文章婚内出轨的错误为公序良俗所不能容,可是为了这个错误,文章,也有可能五年里,都活在惊恐、纠结和天人交战中,这不是马伊琍给的压力,而是社会这个放大镜,公众对名人的反噬。

文章在80后的人群里,年龄梯度居中,马伊琍在70后的人群里,年龄梯度也居中,在一段附着在名利场和镁光灯的共生关系里,他们一旦回归一个自然人和普通人的面目,也许本来就达不到对方的想象,经年累月的相处过程中,因为越来越多的变量和要求,也会愈发不相适应。

出轨事件以及事后的元气恢复,两人关系的修补磨合,没人怀疑双方的努力和诚意,可是未来,也会廓清,文章,大概担负不起和马伊琍琴瑟相合的人生境界,甚至是价值理念、情感欲望的同步进化。无疑,11年的婚姻,马伊琍给予文章的心理建设,不能再多,一段在心智上,在成熟度上对等的爱情依附关系,可能有过,但持久和牢固上,从来无法解决隐患。

2014年“周一见”以后的文章,给我的感觉是,一直不快乐,不高兴,沉郁顿挫。虽然他没有停止过工作,且技艺大增,以导演身份,不仅拍了电影,还给马云和阿里做了反响不错的片子,出现在了谢霆锋的综艺节目里,和李连杰继续走动,携全家老小在海口吃大排档,没事和王宝强拿个保温杯出现在高尔夫球场,一起抡一杆,他过上了老年生活,而他其实,还有一颗少年的心。

马伊琍和文章是否在家庭生活中,角色置换错位,是否是“女强男弱”,这个不得而知,但少年,总有一天,要离开导师或者教练的伴随。

2014年的3月,对于文章和马伊琍,是婚姻的灾难,然而三个月后,马伊琍给文章办了“三十而立”的生日会,五年后,又用解脱,把文章送到了奔四的中点位置,这个女人,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