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谢维平

“可能我骗了他。”

说起《烈火英雄》为何不是于冬之前所期待的典型灾难片时,导演陈国辉玩笑式地回应道。

他说,这部影片其实是套着灾难外壳的情感片。在采访了100多个消防员,近距离接触这些人之后,这个擅长拍摄爱情片的香港导演,决定摒弃以前自己成熟的商业片套路,他要关注这个人群,要表达他们的情感,他想为他们拍一部电影。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河豚影视档案在采访中,一直反复在追问,现在这样一个站在消防员身上的视角和立场,是怎么形成的,是消防部门的建议么,还是主旋律要求下的结果,但导演坚持认为,这是他自己主动的选择,是一种贴近后,创作上自我选择的结果。

陈国辉说,这些讷言敏行的消防员身上朴素但却伟大的价值观还有牺牲精神感动和说服了他。

同样是香港年轻导演,陈国辉不像“理工男”林超贤那样专注于动作和枪战,精确计算类型,他更感性。这次,他想让外界看到消防员这个群体的不怕死和牵挂。

从目前地市场表现来看,他的这种选择并没有错。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导演的选择

陈国辉是一个香港导演。

公开资料显示,陈国辉导演12岁随父母去美国生活,后考入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电影。1993年,获得圣丹斯电影节最佳编剧奖。2001年回香港发展。

他算不得是香港片场工业里成长起来的导演,但却也继承了香港电影导演职业化的优点。陈国辉是很早开始拥抱大陆的导演,2007年华谊跟香港公司合拍的《天堂口》,他是编剧之一,之后又陆续跟华谊还有博纳合作了好几部爱情片。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一直专注于爱情片,这是一个热衷于细腻情感表达的导演,在采访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是颇为感性的导演。

陈国辉在多个采访中表达了他对消防员的亲切,“小时候我家旁边就有一家消防局,时常听到他们训练,听到消防车当当当就知道他们出去救火了。所以一直在找一个机会拍这个题材。”

在写剧本之前,陈国辉近距离采访了一百多个消防员,其中包括了大连火灾的亲历者。如果没有这些近距离的接触,陈国辉可能会把它拍成一个非常类型化的商业片。

他试图寻找答案,在和平年代这群人为什么要去当消防员,为什么有勇气去做这份危险的工作,他们的家庭是怎么样的。“我不干谁干。”很多消防员都给他这样的回复。这个群体身上强大的使命感让他印象深刻。

最后陈国辉决定,不拍一个太过类型化的作品,他要呈现真实。

比如故事开头,黄晓明饰演的队长江立伟跟杜江饰演的副队长马卫国有嫌隙。江立伟因为火锅店的过失,队长被马卫国取代,而他被发配到了郊县的消防队,天天给老乡抓猪。但最后陈国辉弱化了两人之间的矛盾。故事的结尾,江立伟赶赴火场执行关闭闸门任务时,两人还一起抽了一根烟,聊了聊家里的孩子,叮嘱对方要活着出去。

“我想拍的是,两人生活在一起,肯定有很多矛盾,但是面对火灾的时候,大家都是消防员,都是兄弟。”

而在采访调研,提取素材的时候,他也尽量往实了去写,报告文学里形容火灾里的流淌火往化学罐区流可能引发的爆炸威力相当于30颗原子弹,他觉得报告文学应该不是在夸大,但最后还是改成了20颗。

陈国辉还采访了当年那个去关阀门的队长,黄晓明饰演的江立伟的原型,当年其实他们派了三个人去,但是到了电影里改成了两个人,江立伟和他的队友,类似这样的改动,并没有影响事件的合理性。陈国辉说,当年实际情况更加严峻,消防员都成立了敢死队,在这三个人之后,还有七个人在随时待命。

欧豪饰演的远程供水消防员,实际情况是当时远程供水更多是辅助性的,但陈国辉也把它的重要性提了上来,所有的戏剧改编都是在不损失真实性的基础上进行的。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怎么拍一个消防灾难片

在前期筹备的时候,有很多人跟陈国辉说,水火最难拍了,为了安全着想,其实可以不必拍真火,可以全部用特效,但陈国辉坚持要拍,他不能想象在绿布前要怎么呈现这部戏,“我没法拍,演员也没法演,因为缺乏真实的感觉。”

香港电影团队就是有这样的执行力。他们后来用了六个月研究怎么拍火,现在看到的很多烈焰冲天的场面,演员表演的时候,近距离的火温度其实是比较低的,只有远处的火才比较热,这样既保留了真实感,也保证了安全。

监制刘伟强之前拍过大量爆炸戏,积累了一些经验,也被拉过来帮忙,他帮导演找来了市场最好的爆破师,是配备有牌照的专业人士。

在故事开场,火锅店失火那一段,他们真的在楼道里点火,然后做了很多空气口,引导着这些真火往窗外跑。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而现在大家看到的火锅店爆炸的场面,也是实拍,因为整个火锅店是花了几百万搭建起来的,所以这场几秒钟的戏只能一次成功,没有拍好也没法重来。陈国辉在现场安排了12台摄像机拍摄,精确计算每一个细节和角度。

除了火锅店,规模有六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油罐区也是临时搭建起来的,单是现场铺地的水泥,就花了一千万,整体搭建耗时三四个月。

这个戏,通过资方协调,消防部门提供了消防车等消防设备,同时协调邀请了大量刚刚退役的消防员来客串群演,给到了大量的支持。

陈国辉透露,实际上在这个项目里,消防局给到了最大的创作空间,前期并没有审批剧本,只是看了一个故事大纲,在拍完了正片之后才给到他们看。

而在正片上也没有特别多的修改,他说,消防部门看了也表示特别感动,“终于有人把我们拍出来了。”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物塑造上的微调。在片中,黄晓明饰演的江立伟,带着队友到了闸门口,才知道原来闸门关闭要8000转,为了让角色看起来更加有血有肉,他曾经让黄晓明说了一句脏话来表达愤怒,但最后还是建议剪掉了,不过在他的争取下,还是留下了一句不那么露骨的口头脏话。

陈国辉把剧本给了很多消防员看,他们在很多细节的真实性上给到了建议,比如如何把水枪打出去,比如开场火锅店救火时,呈现的走廊火跟着风向拐弯是否符合实际。“我不想消防看见之后,说没可能啊,你都是在吹牛逼。”

还有更多的细节,比如他当时写了一句台词,“最后发起反攻”,也被要求改成更准确的“总攻”,还有现场对讲机的背景音,为了追求真实,他请了真正的消防员来配音。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一部更有意义的电影

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导演在追求教育意义和做一部更商业性的作品之间做了取舍。

在前半部分的时候,观众还会有一种在看商业大片的感觉,大量灾难的铺垫,城市骚乱还有逃难,制造出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陈国辉说,作为商业片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导演,他知道观众喜欢什么,但他并不想迎合,他更多地想去呈现真实,他想真实地呈现当初这些消防员在大火面前是怎么一副状态,“我可以拍的很有电影感,也很刺激,但是当年那些消防员看了这部电影,他有什么想法?”

他希望自己的工作是还原。在采访中,他听到一个消防员告诉他,“我不怕死,我最怕你们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他认为这部电影的高潮戏,并不是所谓的特效和惊险的灾难和场景,而是情感的冲击。“它是打开心给你看。”

作为一个感性的导演,现场很多场景,都让他动容,在录制那场视频告别戏的时候,第二个消防员实际上是刚刚退役的消防员,他把以前想对爸妈说的话在镜头前都说了出来,在此以前,因为怕爸妈担心他一直不敢告诉他们。

而现在上热搜的杜江痛哭的那场戏。其实原本是没有的,“剧本原来很简单,就写了马卫国把鸡腿放在牺牲的郑志的头盔前面”,但因为电影是顺拍的,杜江的情感没有跳,那一刻他变成了马卫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哭了出来。陈国辉没有去打扰,而是叫四部机器对着他,把这幕拍了下来。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在路演的时候,很多普通观众被这部电影感动。在一次现场路演,一个消防员的家属站起来,她妹妹嫁给了一个消防员,她一直觉得妹妹嫁错了人,因为这个妹夫过年过节永远不在家,打电话也不接,家里无论是小孩生病还是其他事永远不管,但她看完这部电影之后,突然发现错怪妹夫了。她才知道,原来真实的消防员背后有这么多的危险要面对。

“听到这些真实的消防员家属的认可,相比让我去做一部特效大片,我觉得这个更有意义。”

选择了这样一种不那么类型化的表达,是否可以获得市场的认可,曾经一度令外界顾虑。目前来看,上映两天,在《哪吒》风头的压制下,依然可以稳坐第二名,甚至上座率多个时段拿到第一,这部影片获得了观众的喜欢,目前猫眼的预估票房已经调整到了13亿这个数字。

这是又一部中国式主旋律的胜利。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主旋律

《烈火英雄》是博纳在主旋律题材上的又一次探索。

之前在接受娱乐资本论专访时,总结自己这么多年驾驭主旋律电影的成功经验时,于冬曾经表示,传统的主旋律电影都是概念先行,忽略了戏剧。

而博纳的主旋律电影主要是在两个方面做出了突破。第一是思想价值。在拍摄时,赋予了英雄人物家国情怀的同时,也塑造他的生活细节,让人物更真实。他可能是一个不完美的人,他有缺点,但是在危险面前表现出来的英雄主义光芒,观众也会被感动。

另一方面是美学价值,指的是,第一技术上保证了它商业大片的水平,技术一流,接近好莱坞,甚至超越好莱坞。第二就是在语境上跟年轻人接轨,摈弃传统的拍摄手法,用现代电影的节奏去完成一个故事。

“这两点这几年都在想办法强化。归结到一个点,就是让它具有高观赏性,强化它的剧场效果。”

《烈火英雄》:一部非典型灾难片的诞生-焦点中国网

这两个做主旋律的经验放在《烈火英雄》上也是吻合的。于冬透露,《烈火英雄》实际上筹备了好几年,之所以做这个项目,就像于冬自己所定义的,这是一个灾难片,消防题材的灾难片,在好莱坞、甚至香港影片的序列里,也是不陌生的。

“其实拍消防员更多的是拍一种精神——面对灾难义无反顾坚决完成任务的牺牲精神,也是一种家国情怀。”于冬在探班现场时曾经表示。

烈火英雄的故事,取材于2010年大连的一起油罐起火的超大火灾,这起火灾最终花了15个小时,调动整个辽宁省2300名消防警力才扑灭。

在决定拍摄这个项目之前,曾经很多人找过于冬,让他去拍天津大爆炸,那是一个更复杂的事件,而且有很多消防员和平民牺牲。在权衡之后,他选择了大连这个事件,在他看来,这个事件更加可以体现英雄主义的情怀,而且平民是零伤亡的,消防员的伤亡也很小。

实际上,《烈火英雄》在这个时间点上映,恰与大环境对于这个群体身份的调整暗合,一个更大的背景是,2018年,国务院经批准设立应急管理部。公安消防部队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编制上也从现役转为行政编制。这意味着消防迈向了职业化和专业化的第一步。

这是消防这个职业需要让更多人知道的宣传需求,和一部商业片的市场成功之间又一次共同目标的默契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