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曲奇 编辑/谢维平

天下霸唱起诉电影《九层妖塔》侵权案近日终于结案了。

法院二审判定认为,中影公司、梦想者公司、乐视公司将小说《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改编成电影《九层妖塔》的行为,侵害了小说作者张牧野(天下霸唱)对小说的保护作品完整权,被告向天下霸唱赔偿5万元。

天下霸唱和《九层妖塔》的这场官司持续时间长达三年,随着天下霸唱二审胜诉,对影视行业“魔改”文学作品的现象,是否会有改善呢,对于5万元的赔偿金额,有网友评论说代价实在太小了,并不会对这种现象有任何改变。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天下霸唱和《九层妖塔》纠葛始末

作为内地网络盗墓小说的鼻祖,《鬼吹灯》系列小说自2005年连载问世起便迅速走红,现如今已经被改编成多部影视作品,比如《九层妖塔》、《寻龙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和《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等。

《鬼吹灯》走红后,天下霸唱以10万元的价格将《鬼吹灯》第一部的包括影视改编在内的全部著作财产权转让给起点。后来天下霸唱和起点又签了一份合约,使得天下霸唱作为小说原作者,失去了两部《鬼吹灯》上下8本小说的影视改编买卖权,甚至他被要求不能再以“鬼吹灯”为名创作小说,以如此低的性价比失去了《鬼吹灯》这个IP,在IP和版权意识逐渐强化的今天是很难想象的。

后来在起点中文网的操作下,《鬼吹灯》的电影改编版权被一分为二,第一部的四本小说被梦想者公司拿下,最后由陆川执导被改成了电影《九层妖塔》,后四本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卖给了万达,与工夫影业合作拍出了电影《寻龙决》。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同年上映两部《鬼吹灯》改编的电影,结果却大不相同,《寻龙诀》有天下霸唱亲自参与,在保留原作情节的同时,从演员到制作都有良好的把控,最终成为当年贺岁档冠军。而陆川导演的《九层妖塔》虽然早于《寻龙诀》上映,作为由第一部《鬼吹灯》改编的影视作品,尽管有6.82亿票房,仅有豆瓣4分猫眼5.7分的水准。这也拉开了天下霸唱起诉《九层妖塔》的拉锯战。

2016年1月,天下霸唱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九层妖塔》电影方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向自己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精神损失100万元。但一审判决结果,法院认定《九层妖塔》电影方被判在发行、播放和传播该电影时署名天下霸唱为原著小说作者,并就涉案侵权行为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天下霸唱索赔百万精神损失费的要求未获法院支持。

天下霸唱不服一审结果,后来再次上诉,直到近日二审改判,法院认定《九层妖塔》对小说的改编偏离原作太远,构成了对原作品的歪曲和篡改,侵犯了天下霸唱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五万元,这场拉锯战得以落幕。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相比魔改作者更担心声誉受损影响日后利益

近年来,影视作品改编自文学作品的现象已经非常普遍了,尤其前两年只要有点名气的小说,可以和IP有一点关系的,都可以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像天下霸唱、南派三叔、江南跟今何在等人的作品,已经数不清有多少部被影视化了。

文学作品动漫作品被影视化,不可避免的会有情节上的取舍和改动,也经常会有原作粉吐槽,自己喜欢的作品被改的“妈都不认”,也就是说遇到了非常严重的魔改。比如由杨幂和黄轩主演的《亲爱的翻译官》就被网友吐槽“剧中乔菲和程家阳跟小说主人公只是同名吧?”,甚至连原著作者都不甚满意,作者缪娟曾经表示:“电视剧保持了人物的性格,不过故事改编偏离得有点远,大家还是看书吧!”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无独有偶,张一山主演的《余罪》第二季也被原著作者常书欣公开吐槽过:编剧没看过小说,自己乱改,剧情没有逻辑,人物关系混乱,缺乏罪案推理细节,片名可以直接改成《白痴与笨蛋》了。常书欣的态度尽管比缪娟强硬了一点,但和天下霸唱直接将《九层妖塔》片方告上法庭相比,还是嫩了许多。

刘慈欣以前被问到过,是否会在意自己的作品《三体》改编成的电影和原著差异过大。刘慈欣当时回答“电影和小说在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呈现形式,小说改编的电影在很多时候难以做到忠实原著。所以我不会在意电影剧情和小说差别大不大,但我会很在意改编的电影好不好看。如果谁拍的《三体》电影剧情十分忠于原著,但电影本身相当难看,我会十分不满。而如果一部叫做《三体》的电影制作精良、剧情精彩,但和《三体》小说的剧情天差地别,我也会欣然接受。”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这其中的原因,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分析,有可能是因为在当今作者个人意识觉醒、团队规模化后,知识产权签约转让方面比十几年前严谨很多,像天下霸唱10万块钱就把《鬼吹灯》卖了的案例很难再有了。而且在强调IP的圈内氛围里,原著作者也可以拿到一笔很丰厚的改编费用,把作品卖身后,为了合作方的面子尽管有不满也只能口嗨一下,除非双方关系决裂,才有可能闹上法庭。

原著作者不介意被魔改,但是魔改后的内容不能太烂,以致于对作者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相反如果改变后的水准很高,可以给作者带来正面影响,是可以让人接受的。

大众心理学上有个观点,一个人的影响力更大程度是来自他的名望和声誉而不是他的论据,一旦失去名为跟声誉,也就失去了影响力。天下霸唱当年状告《九层妖塔》除了因为其作品被魔改外,还因为《九层妖塔》的口碑已经对他的声誉造成不利的影响,及时切断关系可以降低对后续作品商业化的影响。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必要的改编”模糊了双方的黑白地带

天下霸唱仅获得5万元精神损失费的赔偿,对一部制作上亿、票房收入6.8亿的电影来说,5万元的惩罚对片方就如同隔靴搔痒一般,仅仅起到了象征性惩罚作用,但这个案件的意义远大于这5万元。

天下霸唱的胜诉无疑给各位片方提了一个风险警示,对改编的文学作品要有一定的敬畏心。在获得作品改编权后,如果对作品进行歪曲、篡改而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有可能被原著作者起诉并且败诉的,尽管法律上规定,改编者获得了合法的改编权,即视为原作者允许对原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这种改动的自由是有限度的,不是绝对自由的。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胜诉 天马行空的改编还能继续吗

根据本案,审查不允许不再是万能的改编理由,像《九层妖塔》的片方就以封建迷信将盗墓过程改编成与外星怪兽打斗的故事,这种过度自由的改编已经远远偏离了原著设定。但《寻龙诀》在规避审查敏感点的同时,就尽可能的还原了《鬼吹灯》原著,说到底还是创作者自我意识的态度问题。

这种弹性的改编自由,恐怕会成为日后改编方与原作者的黑白地带,影视公司获得了改编权拍完作品后,原著作者不满意起诉了,或许会成为常态。这可能需要各公司法务部在签订合同时获得作者的完全授权,或者邀请作者加入到作品的改编,成为利益共同体。天下霸唱的二审判决书要成为各公司法务部门仔细研读的对象了。

由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原著作者如何在商业和本心间保持平衡,片方如何在原内容和内容再创作方面保持平衡,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