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公子

《长安十二时辰》已接近尾声,其拍摄地象山的热度却依旧不减。

《长安十二时辰》的热播,让拍摄地——浙江象山再一次置身于大众视野中,也让还未开放的唐城,几乎提前成为“准网红打卡地”。

这个2017年建成,斥资5000万,占地71亩的新宫城,不仅开启了象山影视城一个全新朝代背景的使用,更将象山影视城推向了一个新的热度。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不过,距离象山260多公里的横店,才是国内影视基地领域长久以来的“霸主”。对于国内大多数影视基地而言,横店无疑是一座难以望其项背的大山。珠玉在前,后来者要如何做出区隔,寻找优势?是目前所有影视基地都在探求的答案。

据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的调查数据显示,国内目前3000多家影视基地中能够盈利的比例仅5%,另有15%的影视基地勉强达到温饱,而剩下约80%的影视基地处于亏损状态。

就在亏损成为行业常态时,象山影视城2018年实现产业区营业收入25.19亿元,税收1.47亿元。而就在2010年之前,象山还是个年均接待游客不到10万人次,剧组拍摄年均2-3个,景区门票收入年均约500万元的“荒城”。

象山如何扭亏为盈,迅速打开局面,又能否走出一条具有象山特色、与横店截然不同的新路?对于影视基地行业而言,象山的故事,具有一定的标本意义。

7月,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探访象山,还原国内第二大影视基地16年的艰难历程,寻路影视基地崛起的关键节点。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受影视大环境影响,象山也遭遇了剧组减少的困境,暴露出当地经济过分依赖剧组的问题。另一方面,虽然门票营收节节攀升,但游客多为当天往返,对周边经济带动能力有限,影视与旅游的双引擎还未完全发挥作用。

“小有成就”的象山影视城,下一步要怎么走,影视与旅游两个产业,又该如何取舍与权衡?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从零到一”16年

象山的故事最早从一片橘林开始。

那是2003年的非典期间,北京没法拍戏,张纪中为《神雕侠侣》在全国范围勘景,经熟人介绍来到象山,有感于这里空气好,环境优美,又没有太多现代建筑,双方一拍即合。“最初选址选在象山县城近郊,因离城太近,县城扩张后影视城发展将会缺少空间,于是考虑再三,最后将影视城建在了象山新桥镇一个几乎没有电线杆的地块。”张纪中在此前的采访中曾透露。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于是,当地政府很快投资1.2个亿,6个月时间从这片橘林上崛起了神雕侠侣城,也是剧中襄阳大战的襄阳城,同时是《琅琊榜》中的金陵城。

此后,16年时间里,从这片橘林上,神雕侠侣城的周围,接连扩展建造了春秋战国城、民国城、唐城等三座大型宫城,占地面积1091亩,总投资6.6亿元人民币,构成了现在的象山影视基地。

2008年,为配合陈凯歌导演拍摄《赵氏孤儿》,当地政府又在神雕侠侣城的东北边,建立了春秋战国城。这里同样也是《琅琊榜》、《芈月传》的重要取景地,《琅琊榜》中的大梁皇宫即桃园行宫,梅长苏的苏宅即庄姬府,萧景琰的“靖王府”即屠岸府。“建筑的命名都是以第一次建造的场景需要命名的,后面一般也就不做更改。”象山影视城的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2012年,为配合电影《大轰炸》的拍摄,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引入宁波当地房地产企业「石勇房产」投资2.4个亿,建造了象山影视城的第三座城——民国城。而《大轰炸》剧组按照1:1搭建的象山版朝天门码头,后来成为《河神》和《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等剧组的重要取景地。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而投资3.5个亿的《远大前程》中的永鑫公司、凤鸣楼、潮州会馆、英雄赌坊等地标性建筑也都能在民国城中找到原址,剧中令人心驰神往的仙眷村,据说也是在象山附近取景拍摄。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剧中场景:潮州会馆

实地坐标:民国城南方四合院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剧中场景:英雄赌坊

实地坐标:民国城中山路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剧中场景:花楼

实地坐标:襄阳城怡春院

2017年,为拍摄《长安十二时辰》,象山影视城与徐州仨仁影业投资共5000万建设了唐城。“剧组用了4个月的时间选用专业土建公司,聘请建筑监理,最终在象山影视城拆除了一个区域原有的假山和建筑,搭建了70多亩地的长安街坊场景。”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主任陈建瑜在《长安十二时辰》热播时,在朋友圈自发为该剧打call。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唐城目前还没有正式对游客开放,主要以剧组拍摄为主,目前已有《云上学堂》《狄仁杰》等20个剧组在此拍摄,而唐城的营收将由象山影视城与徐州仨仁影业五五分账。

近期,《长安十二时辰》导演曹盾新剧——《再见啦!母亲大人》再次定宁波作为拍摄取景地。据悉,该剧是一部讲述两代人成长的现代剧,时间跨度为1985年至2015年。为了最大程度地还原展现八十年代的建筑原貌,剧组将在宁波鄞州、奉化、象山、东钱湖等地取景拍摄,该剧目前已获得“宁波市影视摄制协拍证”。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四部剧、四座城,从政府单向投资、到引入民营资本、再到和剧组共建,象山经历了由被动转向主动的艰难过程。同时投资来源多元化,投资模式的日趋多样,也令象山逐渐摆脱与剧组合作中的弱势地位,拥有了吸引民营资本、社会资本的底气与核心。

从2003年到2019年,象山的从零到一,走了16年。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耕耘者陈建瑜:“重影轻旅”下进击的象山

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的办公地点就在在象山影视城的门口,咫尺的距离,充当着大脑和指挥部的作用,一旦剧组或游客有什么需求,可以及时反馈,做出响应。

管委会的前楼一层大厅是游客服务中心,一进门就能看到“服务党员,服务群众,服务游客,服务剧组”16个大字,旁边一块电子屏上能看到实时的在园人数,另一边的“天天有戏”的电影开机牌上,显示着近期在拍的剧组。游客服务中心还提供充电宝和雨伞的租借服务,有任何问题、可以咨询、投诉和维权。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在2010年之前,并没有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象山影视城由上市公司龙元集团开发管理,但龙元集团是建筑公司,主要以房产思维而非文化思维来运营影视基地。当时象山影视基地剧组拍摄年均不到5个,基本接受的都是横店的外溢,年均接待游客仅为10万余人次,如此下去,前期投入眼看就要打了水漂,于是政府从2008年开始,逐渐回购。

2010年12月,政府成立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进行政府框架下的企业化运营,陈建瑜也是在这个时候由原先的象山县规划局局长调任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主任,正式走马上任,接手这块“烫手的山芋”,一干就是9个年头,这期间,管委会的两个副主任已经轮换了两批,现在是第三批,而在象山还没有实现“国际化的电影片厂和电影工厂”的目标前,陈建瑜显然还将在这个管委会主任的位子上,继续坐下去。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主任 陈建瑜

有人评价:陈建瑜之于象山,颇有些陈向宏之于乌镇的意味。

引入民营资本「石勇房产」投资建设民国城、与仨仁影业共同投资建设唐城,实现游客量年接待280万人次,均在管委会成立后实现。2010年,在象山影视基地的历史上,是个值得浓墨重彩勾画的一年。

据陈建瑜回忆,2010年时候的象山影视基地,“可以说用经营惨淡、门可罗雀来形容”,而且已经有六七年的历史放在那里,不上不下,进退两难。一方面,当时的象山还没有通高速,也没有象山港大桥,用陈建瑜的话来说就是“象山是宁波最偏僻的地方,象山影视城又是象山最偏僻的地方。”交通偏僻是主要的制约因素。另一方面,同在浙江,已经有横店影视城的成功案例摆在那,再做影视基地,谈何容易?所以当时的象山影视城,上上下下,都不看好。陈建瑜也深知“如果做不成功的话,影视城就是政府的一个包袱。”

在巨大压力下,陈建瑜开始寻找破局点。时任浙江广电集团的总裁即象山原来的县委老书记王同元给他支招,让他把全国的影视基地都去跑一遍。

早年从工商所长、共青团县委副书记、乡镇镇长、到街道书记再到规划局局长,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陈建瑜,带着实干派的劲头和学习的心态,把全国上下的影视基地、主题乐园、影视产业中心等都跑了一遍。

几番折腾下来,陈建瑜发现国内绝大多数的影视基地,都是停留在做一个场景,拍一部片子拿来做旅游的状态,还没有人去真正研究如何面对电影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做一个纯粹的一个电影片场和电影工厂。于是,从2011年做整体规划开始,陈建瑜就提出了要“围绕影视,回归影视”的发展思路。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中国影视基地的建设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发展变化,只有少数影视基地在体制转型、产业变革的巨浪中走了出来并且经营得有声有色,大部分影视都基地面临着发展困境。

在陈建瑜看来,很多影城做的“半死不活”大多是“重旅轻影”的原因。因一部戏起源建造,剧组撤离后开始发展旅游,进行景区化管理和运营,是很多影视基地的惯用手段,但如此一来,影视基地在很多方面都会以旅游为重,以满足游客需求为主,当剧组的拍摄需求与旅游方面发生冲突时,剧组自动被置于次要位置。长此以往,来拍摄的剧组减少,缺少新的IP注入和场景搭建,游客还是会减少,旅游还是会受到影响。

此前《商业地理》曾在节目“大唐一梦襄阳唐城”中报道过襄阳的“重旅轻影”。襄阳唐城因电影《妖猫传》而建,斥资16亿,建筑绝美精致,本是取景拍摄的绝佳拍摄地,却令很多剧组望而却步。原因就是以旅游为主的发展策略让襄阳唐城的屋檐、瓦楞上充满了装饰灯,湖面上也充满了喷泉、铁丝网等旅游景观,而每次和影视城影视部、演艺部的协调拆灯、穿帮等问题,就令很多剧组花费不少时间,甚至只能一再妥协、牺牲画面,《天盛长歌》就不得以舍弃了很多外景镜头,比如府邸的门口、阆苑等,转而选择大量内景拍摄。因此,襄阳唐城2012年建成至今,每年接待剧组寥寥、游客量也非常有限。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与其说探索影视基地的盈利难题,不如说是探索影视基地的盈利模式。目前影视基地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几大类,最基础的就是场地、设备租金、人员佣金,商业配套服务营收,这是几乎每个影视基地都会吃到的蛋糕,但无奈这个蛋糕的大小是相对固定的,而且随着今年大环境的遇冷,这一块的基础收入呈现下降趋势,单靠这一块的基础营收,难免被动。

其次是以影视业带动旅游业发展,包括发展影视主题公园等其他盈利模式,也是较为普遍的一种盈利模式。通过低廉的成本和大手笔场地建设吸引剧组,打造知名影视制作,进而吸引了大量的游客、追星族、群众演员等,带动旅游业发展。横店影视城的旅游业收入,约占整个基地收入的80%左右,是基地最主要的盈利来源。但没有常建常新的旅游景点和强大的影视作品的支撑,游客未必肯买账。而象山影视基地的旅游之所以日渐红火,也是因为新剧组不断、热衷于“造节”、丰富旅游体验的原因。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泼水节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踏青节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国学活动

而更高阶的盈利模式则主要来源于形成影视产业的集聚,包括项目策划、广告宣发、衍生品开发等收入,再高端一些的,如投融资服务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交易的服务回报,不过这种盈利对影视基地的要求比较高,往往需要影视基地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或者影视基地作价入股,参与影视作品的投资,获得分账。但目前这种作价入股或影视基地参与投资的案例还非常少。

陈建瑜认为,旅游的收入应该是影视基地的衍生品,通过影视拍摄IP转化所带来的附属价值,最终还是要以片场化为重,这样的影视基地才会有生命力。同时,陈建瑜认为中国电影会必然向工业化方向发展,打造能承接国际化大片的片场和拍摄地是必然的刚需,因此象山很早就开始着手打造数字摄影棚、高标准摄影棚、水下摄影棚等,《河神》的水下戏就在这里拍摄完成。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而陈建瑜所提出的“重影轻旅”并不意味着放弃旅游,或不重视旅游,而是在发生冲突和矛盾时,以剧组为先,以影视为重,是在宫城等基础设施建立之后的运营策略的重点和偏好。目前,象山影视基地的旅游收入年年攀升,今年五一期间,象山影视城迎来单日7.5万人次高峰,单日门票收入超330万元,旅游仍然是象山影视基地营收的一大支柱,只是这样的火爆与近年来《琅琊榜》、《芈月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武动乾坤》、《太子妃升职记》等热播剧密不可分,也是陈建瑜“重影轻旅”战略的阶段性成果。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图为象山影视城停车场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举办明星见面会

虽然很多影视基地发展文化旅游业时已在有意识地挖掘当地特色文化,但实际上存在同质化严重、定位模糊、运营能力较弱、欠缺长线战略规划,未发掘出真正具有吸引力的故事内容等问题,因而难以实现可持续性的很强转化。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如何将影视与旅游有效平衡、合理规划,打造影视与文旅双IP还将是影视新文旅发展的关键所在。

如今,象山已经正式走上正轨,无论是旅游还是整体产业营收,都实现了持续性盈利,今年1-6月份,影视产业区营业收入实现12.73亿元,截止2018年底,整个影视基地品牌价值超95亿元,象山县城的二手房房价均值达到1.2万左右。

“2010年以前,要是在工作日,整个影视城里都看不到几个人,你看现在,即使是工作日的下雨天,来拍照打卡的游客还是很多。”就在影视城工作人员向娱乐资本论介绍的过程中,不时地有大巴在影视城门口停靠,而更多的游客是带着老人或孩子,自驾游至象山影视城。“等沿海高速铁路通了,象山到上海的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到时候游客会比现在还要翻番。”陈建瑜对象山的未来显得信心满满。

在陈建瑜的办公室挂着一副字,写着“君子不器”四个字,出自《论语》,意思是:君子心怀天下,不像器具那样,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他初次看到很受触动,挂在这里已有五六年。他希望以后可以做到政府搭台,民营资本和社会资本唱戏,走出一条象山特色的影视基地发展之路。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横店不是竞争者、也不是终极目标

一位业内认识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影视基地赚钱难是世界难题,横店短期内很难超越也是客观事实。

“横店是横国,象山更像一座岛屿。”一位常年在外拍戏的导演这样说道。从宁波到象山影视城,由沈海高速转甬莞高速,一路畅通需要大概60分钟,从宁海到象山影视城,则由宁松线转甬莞高速,一小时左右车程。整个象山三面环海,两港相拥。而象山影视城又被群山环绕,距离最近象山县、石浦镇,约有半小时车程。

目前横店有13个景区,涵盖不同朝代、方方面面的景观,占地4963亩,“在横店,就没有你找不到的景,象山相对而言丰富度没有那么高。”象山目前还没有明清宫苑,在古装题材上会受一定制约,在整体的场景规模与丰富度上,也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象山如果要朝电影倾斜,向大片化方向发展,尤其是吸引头部的电影来拍摄,那么之后应该会继续盖影城和影视棚。”有业内人士分析象山之后的发展时表示,继续扩建是象山追赶横店过程中的必经之路,“你想啊,大导演的头部影片怎么会用别人都用烂的景呢?”

不过,在很多剧组看来,“在象山拍戏,从来不担心穿帮问题,甚至可以录制同期声。”象山整体的建筑、造景非常的干净、规范,剧组的美术与置景来了就可以直接布置和加工,基本不需要花过多的时间去清理和协调现场。如果一旦产生拍摄冲突,只要求助象山影视公司,他们会出面提供“管家式服务”,这种对剧组的有求必应,倒是非常像横店早期“把剧组当爷供着”的阶段,毕竟剧组对整个影视基地的发展至关重要。

同时,象山在海景方面也有横店不可比拟的优势,周围的众多优质渔港、著名渔村、沙滩海景,吸引了《海上牧云记》《醉玲珑》《将军在上》等剧组在象山拍摄。

目前,象山影视城周围能提供8000多张床位,仅黄公岙村就有77家客栈,且价格多为60-100元,很是划算,但问题是大都规模较小,单个客栈的客容量不过几十人,剧组人数一旦变多,就势必要分散居住,这对剧组的沟通和统筹都会造成一定的负担。“我们在横店,只要剧组开拔过去,他们一般都会给划定一个酒店的几层包给我们,整个组住一起就很方便。”

象山影视城附近目前没有大型医院,只有乡镇级别的卫生所和医疗室,一旦剧组出现重大意外或受伤,送往县城的医院路上的确需要花费一点时间。

“象山的配套设施确实还比较基础。”从影视城到黄公岙村的沿路,随处可见的黄土地和青草“这里很快会再建一座五星级酒店”,象山影视城相关负责人洪佩平指着距离影视城几百米处的一块基建说道。过去从影视城到黄公岙只有公交车,现在叫滴滴也很方便,大约10块钱就可以。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有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对于剧组而言,在影视基地的选址上,衣食住行还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在服化道等配套上能否得到及时性满足,即“明天需要100根原木能否供应,后天需要70把长剑能否提供。”目前,象山影视基地已逐步形成场景制作、服装道具、 群众演员 、 吃住服务、 购物消费等影视与旅游的产业链。

在相关的配套上,群演也占据着重要的一环,剧组的群演要求不能被满足的话,剧组也很难开工。“横店叫横漂,象山叫象漂。”目前象漂有约1000人,他们从全国各地来到象山,有的是职业群演,有的是学生假期来感受。“我们当地人很少做群众演员,大多开客栈住宿或者做餐饮。”象山龙飞工作室负责人寇翔智告诉河豚文旅(id:hetunwenlv)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搭建配套基础设施,吸引服化道等器材公司集聚、完成稳定的群演储备、投资各类摄影棚、以政策吸引各类影视公司入驻……这些看似项目不多,但真正从零到一搭建完成,并不是个小工程。这些影视拍摄配套的建立,让象山具备了相对完备的剧组接待和保障能力,甚至仅仅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实属不易。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在陈建瑜看来,象山从没有想和横店去比较,象山和横店同在在浙江,都在共同打造浙江和长三角影视基地一体化。如果说横店代表着传统的影视拍摄和制作模式,那么象山则希望打造一种国际化的、工业化的片场模式,这一点倒是与青岛东方影都颇有些相似。

这里有一个前提,象山在2010年做规划的时候横店已经发展起来了,因此很多问题和情况,象山在开始起步的时候就有了可以依照和参考的对象,也进行了广泛的考察和学习,所以一直以来不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发展模式,而是高屋建瓴地进行整体规划和顶层设计,再逐步去执行和完善,当然,也不是亦步亦趋地跟随横店的脚步,象山选择下一盘自己的棋。

浙江不需要第二个横店,中国的影视基地似乎也不需要。这一点,陈建瑜和象山影视城管委会,从一开始就深谙此理。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向影视产业集群化进发

“我们这边一年房租8万,很多人今年的房租还没挣出来。”黄公岙村一家烧烤店的店主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今年受整个影视大环境及限古令的影响,大型剧组减少了很多,都是些小剧组“小打小闹”,他们受影响较大。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这个就是在我们这拍的,那是个大组,那时候剧组也多,晚上都呼啦啦一片一片的。”店主大姐指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长安十二时辰》说起来一脸惋惜。《长安十二时辰》筹备7个多月,拍摄217天,剧组1000多人在象山前后呆了一年,也切实带动了象山周边的经济发展。

不止象山,整个国内影视基地今年以来,都显得冷清许多,“以往最多一个月同时有15部戏在拍,今年也就是10部左右。”影视城的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7月,象山显示在拍的大戏只有《云上学堂》、《狄仁杰》两部,其余均为网大、网剧。

在剧组人数近乎减半的情况下,影视城周边的经济受到了明显的波及与影响。“现在就是临街的客栈有点生意,那些里面的客栈,都空着呢。”店主大姐还告诉我们,这里的餐饮、住宿等都非常依赖剧组“吃饭”,尤其是大型剧组。这显示了目前象山影视城的经济过分依赖剧组支撑,受影视大环境影响强烈,自身造血能力有限的问题。

影视城的游客虽多,但基本都当天往返,同时在马蜂窝等旅游攻略处,对象山影视城的游玩时间建议给出的也是1天。“现在交通太方便,即使要住宿也大多是去县城或者宁波市区。”影视城的工作人员说道。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旅游红火,但当地经济却十分倚重剧组的存在和消费,旅游贡献的基本只是门票收入,对当地经济的带动十分有限。

整体而言,除了象山影视城本身,其他可留住游客的东西仍然较少,相关的配套设施仍显基础,而光靠剧组则难免被动。因此,象山在今年计划由政府做主导,后续将引进一系列战略资本,预计总投资10个亿,规划占地300余亩,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文化商业街区,进一步推动象山的旅游产品多样化,推动产业集聚的加速与扩建。该项目计划今年年底启动,预计2-3年内建设完成。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据陈建瑜向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介绍,街区内将涵盖餐饮、咖啡、酒吧、购物中心、电影院、停车场、篮球场、网球场,健身房、游泳池、露天音乐广场、高级酒店、精品酒店,以及配套的学校和医院资源等各类现代化设施。届时,这里将成为集度假、休闲、娱乐、体验于一体的宁波最大的综合商业体,更加现代化、时尚化,连同象山影视城,共同构成影视产业特色小镇。

在2018年浙江各市GDP排行榜中,宁波GDP突破万亿,达到10746亿元,仅次于杭州,排名第二,宁波的雄厚的经济实力,将无疑成为象山影视发展的背后依托与强劲动力。

今年3月,宁波市委市政府还发布了“文化宁波”2020建设计划,提出要进一步丰富拍摄场景类型、提升拍摄接待能力、完善拍摄服务产业链,形成影视摄制工业化生产体系,打造全国一流影视拍摄示范区。有了政府的核心战略做助推,象山影视迎来质的飞跃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此前,象山对前来拍摄的剧组,不遗余力地给予真金白银的扶持与奖励。《开天辟地》拿到政府奖励200万,《天龙八部》拿到政府奖励150万。但政策和资金只是一时,人才的引进还需要长线的机制,尤其是创意型人才和技术型人才。

因此,象山政府从去年起,与宁波财经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合作成立了4000人学生规模的象山影视学院,着手建立人才培养和输送机制。新校区占地300多亩,今年9月将正式投入使用。“为我们下一步的人才发展提供保障。”

而《琅琊榜》也好,《芈月传》也罢,亦或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最近大热的《长安十二时辰》,都仍然是依仗影视剧的效应与光环,来带火拍摄地,距离“影视基地本身即IP”还有一定的距离。换句话说,人们大多是冲着影视剧的名头来到象山,而象山本身还没能成为一个自带流量与话题的真正IP, 想要发挥光环效应和核心吸引力 ,象山要下的功夫还有很多。

在打造自身IP上,陈建瑜很看好西宁FIRST青年电影节、贾樟柯的平遥电影节,这些国内非官方电影节的兴起,也让陈建瑜意识到,要走国际化的电影片场方向,一定要拥有自己的IP名片,而电影节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有力抓手。

中国第一部在国际上获奖的有声影片《渔光曲》诞生于象山;中国第一任的电影局局长袁牧之、电影大亨邵逸夫、亚洲飞人柯受良都是宁波人;周星弛祖籍宁波;《七月与安生》的作者安妮宝贝象山人………这些历史与名人的积淀,让象山电影节在文化上有据可循,有情可依。而象山电影节的建立,势必会令象山向电影工厂的整体目标,向前迈进一大步。

搭建配套基础设施,吸引服化道等器材公司集聚、完成稳定的群演储备、投资各类摄影棚、以政策吸引各类影视公司入驻……这些看似项目不多,但真正从零到一搭建完成,并不是个小工程,这些影视拍摄配套的建立,让象山具备了相对完备的剧组接待和保障能力。

影视城盈利难,象山何以“逆天改命”?-焦点中国网

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建立一个宫城或拍摄基地或许只需要一口气投资几个亿就可完成,但建立完整的配套,则不是一蹴而就,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也很难单靠政策与资金大力出奇迹,“码盘子是不容易的,人家凭什么要来你这儿啊,你得给到足够的说服理由。” 背后有很多的沟通和协调、细密而琐碎的工作要完成。

目前象山已经完成基础的影视配套模式的搭建,建立零售餐饮商业街区、建立电影院、成立象山影视学院、创办象山电影节……都可以视作象山在目前影视基地基础上,在向更纵深延展、更高维升级,可以看出象山在朝着影视基地的另一种盈利模式——影视产业集群化进行突破,建立愈加完整的产业链条,增强自身规模优势和核心竞争力,提高市场占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