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曾经险被分拆的痛,Google 正在经历-焦点中国网

微软曾经的痛,今天 Google 开始尝到了。

就在一会儿前,欧洲议会就分拆 Google 和其他互联网技术公司欧洲业务的动议进行投票表决,结果是 384 票赞成,174 票反对,56 票弃权,这也意味着欧盟将推动把 Google 在欧洲的搜索业务同其他业务进行拆分,以实现促进在搜索领域公平竞争的目的。Google 在欧洲的业务面对着更为严厉的反垄断调查和监管。

目前,欧洲的搜索业务已经被 Google 一家掌控了约 90%,找不到可以对其造成威胁的搜索对手。准确的说,这项议题名为“在单一数字市场,在线搜索业务保证竞争状态的重要性”。说简单点儿就是,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呼吁欧盟委员会(European Parliament)“防止搜索引擎和企业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做营销业务等其他商业服务”。因此,这个动议针对的不仅仅是 Google,还有其他搜索引擎,不过因为 Google 的体积太过庞大,欧洲议会无论朝哪儿开枪,打中的肯定是 Google,这事连瞄准都不需要。

不过欧洲议会表决通过这样动议不意味着 Google 在欧洲业务将会被强制分拆,因为该决议其实并没有法律执行效力。不过他们却可以不断地给欧盟反垄断机构增加压力,恰好,欧盟委员会的反垄断专员刚刚完成交替,新专员 Margrethe Vestager 的态度模棱两可:

“此案对 Google 许多竞争对手有潜在的重大影响,问题涉及诸多方面,需要时间来决定下一步措施。委员会正在研究,研究了之后又研究,可是他们已经研究了好多年了。”

一位法国立法者 Anne Sander 表示,希望决议能像电击一样,保证欧洲逃出新数字世界殖民地的窘况。同时,许多立法者/议员表示,欧盟不应当在互联网领域也奉行保护主义。

虽然态度上近乎于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不过矛盾始终在那里,而且 Google 在欧洲分拆业务明显是一场艰难的抉择,计算机与通信产业协会(CCIA)称,分拆欧洲 Google 是一个“极端并难以实施”的方案,尤其是在一个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市场中。

表决虽易,执行很难,美国爱荷华大学法律专家、欧洲反托拉斯法专家赫伯特·霍汶卡普也认为,只在欧洲市场将 Google 搜索业务和其他部门分拆,将非常困难、代价很大,而且这可能会受到欧洲消费者的抗议,因为此举可能降低 Google 搜索业务的质量。

前面欧盟反垄断专员 Margrethe Vestager 抱怨委员会研究了很多年的背景是,欧盟委员会已接到十余家公司对 Google 的投诉,于 2010 年 11 月正式宣布对 Google 展开反垄断调查,以确定是否滥用其在搜索市场的主导地位。

而这十余家公司中,就有 Google 的老对头微软,以及 Expedia(美国著名旅游网站)、TripAdvisor(全球第一旅游评论网站)等。《财富》(Fortune)刊文指出,Google 在欧洲遭遇危机,是美国企业在从中作梗。表面上看,是欧洲政治家们看到欧洲成为了互联网洼地,担心像 Google 这样的美国公司崛起,但是背后确实美国企业在欧洲持续投诉。并且,相比于美国的反垄断机构,欧洲的执行力和持久力更强,这也是美国公司把欧洲当成角斗场的原因。一位欧盟高级官员向路透社坦言:

“美国企业们正在使用欧盟委员会作为他们的战场,他们跑过来向我们投诉。也是他们咄咄逼人,不满足于对手的让步。”

而另一方面,棱镜门曝出之后,欧洲民众也更加不信任来自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和服务。

十四年前,微软也面对着类似的境地,当时地方法院判决将微软分拆成为两家公司,一家开发和销售操作系统,另外一家开发和销售其他类型的软件。之所以做出这一裁决,是因为美国政府对微软展开了反垄断诉讼,并且已经认定微软滥用了操作系统垄断地位推行 Office 和 IE 等软件。但是最终微软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得以维持公司原状。

所以说,Google 的现在的痛,微软懂。并且微软也曾因为播放器和 IE 浏览器等原因被欧盟罚过数轮巨额罚款。以浏览器为例,欧盟曾和微软达成协议,在 Windows 电脑用户开始使用电脑时提供一个选择屏幕,让他们自由选择安装除了微软 IE 以外的替代浏览器,其选项包括苹果的 Safari、Google 的 Chrome、Mozilla 的 Firefox、Opera、AOL 的浏览器,以及其他相对小众的产品,例如 Maxthon、K-Meleon、Flock、Avant Browser、Sleipnir 和 Slim Browser。欧盟在反垄断问题上的热心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