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年了,Google Glass 还没正式发售-焦点中国网

是什么引发可穿戴设备的风潮?毫无疑问,Google Glass 肯定是其中之一,尤其是 2 年前,Google 为它准备了堪称华丽的开幕式——担当 Google I/O 的压轴,进入时尚走秀,发动一批开发者,成为大众讨论的话题中心。即便我身边不是科技界的朋友,也对它抱有极大的兴趣。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或许没想到,Google Glass 的遭遇,用“十面埋伏”来形容也不为过。2013 年,各行各业希望在他们的工作场合里,禁止人们佩戴 Google Glass,部分已经付诸行动:

  • 美国交通部;
  • 美国电影协会;
  • 脱衣舞夜总会;
  • 赌场;
  • 酒店;
  • 医院;
  • 运动场;
  • 银行、ATM。

2014 年 10 月 29 日,美国电影协会以及美国电影院业主协会已经付诸行动,颁发 Google Glass 禁令。“电影播放期间,所有手机都必须静音,其它可录像的设备(包括可穿戴设备),也都必须关机并摘下。如果任何人谁没有这样做,或拒绝这样做,那么院方可以请你离开。”

也许未来美国电影行业不是唯一一个“全面封杀”Google Glass 的行业,毕竟以上的列表里还包括别的“敌视 Google”的人。

实际上,Google Glass 也不受美国社会主流的欢迎。他们甚至创造了 Glasshole 的名词,带有几个意思:

  • 形容那些谈起 Google Glass 就说个不停,完全不理会别人感受的人;
  • 形容那些早期拿到 Google Glass,然后炫耀个不停的人;
  • 形容那些佩戴 Google Glass,但在和别人聊天、聚会、公共场合的时候,拒绝把眼镜摘下的人。大部分人相信,这些家伙拍照、记录、在 Google 上搜索或登陆 Facebook,而不是专注于当前的沟通上,或者说行为表现得像个正常人类。

在周遭的影响下,原本对 Google Glass 充满信心的开发者们,内心也难免动摇起来。路透社联系了 16 个为 Google Glass 开发 app 的团队,9 个表示已经不再开发或者是放弃了 Google Glass app,主要原因是缺乏用户以及设备本身的限制。还有 3 个团队转向开发商业项目,将面向消费者的项目置之不顾。

有 Google Glass 开发者在 Twitter 上抱怨,Google Glass 的开发困难重重,要花很大的精力才能写出“Hello World”。这是夸张的说法。

一开始在 Google Glass 项目当中担当重要角色的 Google 员工,在过去 6 个月里,相继开了公司。包括开发者 Babak Parviz、电子工程主管 Adrian Wong、开发者关系主管 Ossama Alami。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正常的离职。

现在,ebay 上 Google Glass 的价格,比起最初已经下降了一半。这表明公众对 Google Glass 的兴趣已经下降。

Google 方面依然坚持推动 Google Glass,项目主管换成原 CK 的高层 Ivy Ross,显然依然希望能够通过最能吸睛的时尚界,吸引大众消费者以及各行各业的注意,提高设备的接受度。

但是,仍处于 beta 版状态的 Google Glass,需要正式上线,才能吸引更多消费者。布林预计这个时间会是 2015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