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想抢入口,潘多拉锁屏也是这么想的-焦点中国网

小小的锁屏,能成什么大生意呢?况且,这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创意,国内已经有许多锁屏产品,都在绞尽脑汁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比如精灵锁屏、单词锁屏、Mottto格言锁屏、声纹锁屏、左右锁屏、疯狂锁屏,等等;以及,GO桌面的姊妹产品 GO锁屏。正是GO桌面等系列产品把成立了近十年的互联网老公司久邦数码送去纳斯达克成功 IPO。去年 11 月份,看到久邦数码上市的新闻后,很多人的反应是,这是哪儿冒出来的公司呀?再看一眼,就会恍然大悟地“哦”一声:原来是3G门户呀。那么问题来了:你还觉得桌面、锁屏是不起眼的小东西吗?

就在上个月月底,久邦数码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总营收为人民币 9730 万元(约合 1590 万美元),净利润为人民币 440 万元(约合 70 万美元)。联合创始人张向东因为“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上个月刚刚离开公司,宣布加入专注自行车文化的媒体 700bike(骑摆客);另一位联合创始邓裕强现在是久邦数码的首席执行官,他在财报发布时表示,公司总营收同比增长 7.3%,“主要由于受到我们颇受欢迎的 Go 系列产品的推动,其全球需求仍旧强劲。 Go 桌面系列产品的月度平均活跃用户人数同比增长 11.5%,至 9750 万人,累计用户总数达到了 4.84亿人。我们继续明智而审慎地进行投资以研发 Go 系列平台”。

是的,所有人都在抢入口。今年十月初才上线的潘多拉锁屏也是这么想的。创始人范鹏程说,锁屏可能是手机上离用户最近的产品,用户平均每天解锁手机 29 次。或许,这真是一门大生意?这个上线才两个多月的锁屏产品现在看起来还略显简单,直接快速下拉至屏幕底端,就可以直接进入手机桌面;但如果下拉到屏幕下方时停下,锁屏桌面会显示出新闻流,用户不用打开手机就可以获取新闻。范鹏程对这个小小的新闻流板块寄予厚望。是啊,它把用户”拦截“在了锁屏桌面,这不就是一个轻量级的互联网入口吗?范鹏程说,我们要打造一个自媒体平台,以锁屏为入口,通过大数据分析,最终做到价值精准传递,可以放媒体、放游戏分发、放推广——这也正式潘多拉锁屏的盈利模式了。

如何做到精准传递,就成了潘多拉锁屏需要重点攻克的问题了。像范鹏程说的,抓取浏览器历史记录,用户手机app活跃度,标签化等数据分析还远远不够吧?他们现在联系近百家自媒体入驻,从目前的合作反馈来看,效果极佳,所有接触过的自媒体都表示愿意入驻。不过,即便如此,如何获取用户呢?新闻阅读应用有很多,包括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还有各大门户的新闻客户端,用户干嘛非得要在锁屏页面上看新闻呢?所以,对用户来说,“用锁屏看新闻”这个噱头似乎还没有足够的诱惑。范鹏程说,那我们就期待自媒体们提供的内容能不能抓住用户的碎片化时间了。

所有人都想抢入口,潘多拉锁屏也是这么想的-焦点中国网(“潘多拉锁屏”团队)

从筹备到上线,潘多拉锁屏用了近一年的时间,这个速度是不是有点慢了?范鹏程也很无奈:第一次创业,走了很多坑,交了很多学费。不过现在回头想想,他觉得都是值得的。他说,最开始,团队围绕锁屏尝试了很多突破点,最终锁定在“接地气的原创内容植入和有故事的原创壁纸”,让用户可以随时随地编辑上传自己的故事、囧事、心情、图片等,还可以通过标签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在刚刚上线的新版本中,潘多拉锁屏增加了更多的壁纸元素。范鹏程说,潘多拉锁屏现在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壁纸,并且每一张壁纸都有自己的故事,用户甚至可以直接通过微博、微信联系壁纸作者。为此,范鹏程和团队找来了很多摄影爱好者,以成为壁纸库的内容贡献者,而这些摄影爱好者也可以从潘多拉锁屏中获取自己的粉丝。此外,他们还成立了潘多拉女神俱乐部,吸引了上百位美女加入,上传她们的自拍照。

潘多拉锁屏还没有正式上线的时候,范鹏程就拿到了百万天使投资。眼下,他最缺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虽然现在他也在考虑下轮的融资。但推广资源、媒体资源在他看来远远比资金更重要。去年十月份,这个在青岛海信做了三年用户体验工作的年轻人,决定逃离太过安逸的生活,来到北京开始创业,“趁着年轻,实现自己的价值”。

和很多北漂创业者一样,范鹏程也慕名去了久负大名的车库咖啡,并非常幸运地在那里结识了大可——拥有40万北京注册会员的北七家社区和朝阳网创始人。之后,曾在百度点心桌面工作的张岩加入,担任 CTO。他们组成了潘多拉锁屏的核心创始团队。没多久,范鹏程又说服了青岛海信的同事张婵琳来北京一起创业,担任项目经理。能说服对方离开青岛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来北京享受雾霾,确实需要人格魅力啊。

范鹏程自己也说,创业以来,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组建了一个出色的团队。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 11 人的创业团队,没有员工,全是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