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3日,中国棋院与谷歌在乌镇举办的“围棋峰会”拉开帷幕。一年前曾因赢得韩国棋手李世石而名声大噪的AlphaGo,这次迎战的对手是不满20岁的中国围棋明星柯洁。一年内人类在围棋上没有任何进步,但AlphaGo却在夜以继日地“深度学习”着棋谱数据库改进自己的算法。尽管柯洁才输一局,但没有任何悬念的是,AlphaGo一定会“碾压”柯洁,也碾压柯洁所代表的人类。

AlphaGo无悬念胜出柯洁,人类更应该关注人工智能的应用-焦点中国网

围棋峰会启动仪式

第二次AlphaGo人机大战没科学价值

事实上,AlphaGo与柯洁的这场人机对战的价值远不如去年的人机大战,媒体将之解读为“这是人类被逼到墙角的时刻”显得很夸张——一年前人类就已经被逼到墙角了。况且,今年初化名为Master的AlphaGo已经通过在线对弈方式的方式连胜中日韩顶级棋手60局,其中就包括柯洁。AlphaGo对人类围棋选手的胜出就像是一个降维打击:基于深度学习的方式竞争维度都已完全不一样。所以这一次柯洁与AlphaGo的线下对弈更多是一个商业比赛,没有任何科学价值,也没什么象征意义。

一直关注人工智能,主导了不少人工智能投资的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持有类似观点。其认为在这次比赛中人类胜出的概念为0,“AlphaGo和柯洁的比赛并非没有意义,而是在科学价值层面已经失去看点。”李开复曾担任谷歌中国董事长,这样说看上去有些不给谷歌面子,但却很客观也很有说服力。事实上,更早之前李开复还组织了人工智能系统“冷扑大师”与顶尖德州扑克选手的对战,证明了AI不只是可以在“完美信息比赛”中胜出,还可以在“不完美信息比赛”中胜出。

AlphaGo无悬念胜出柯洁,人类更应该关注人工智能的应用-焦点中国网

李开复

当AI在越来越多的比赛中已经被证明可以完胜人类之后,柯洁与AlphaGo的比赛显得有些多余,毕竟我们只需要一次“标志性事件”,我们不需要结果没有悬念的比赛。这就像一个算术天才说要去跟Excel表比拼数据处理能力,尤其是加减乘除这类函数计算,然后还要直播一样,有些无聊。

为什么还会有第二次围棋人机大战?

既然结果已无悬念,既然没有科学价值,为什么还会上演第二次AlphaGo人机大战?

谷歌策划第二次AlphaGo比赛的一个原因在于,“正式”赢得围棋大国中国的顶尖选手,对于AlphaGo来说是一个仪式感。但更重要的还是商业目标。去年的AlphaGo人机大战就是一个完美的营销和公关案例,给谷歌贴上了AI的标签,今年的虽然不再轰动,却依然会博得一些关注。要知道,AlphaGo最初被披露登上《NATURE》杂志之后谷歌股价应声大涨4%,去年赢得李世石的比赛耗资几百万美元,但当日谷歌股价大幅上涨,涨幅4.42%,换算成当时的市值是200亿美元。

无利不起早,不只是谷歌有商业目标,柯洁同样不是像其微博说的那样要代表“人类”出战——人类已经被代表过一次了,至少我是不需要被谁再代表去单挑AI下棋了。

AlphaGo无悬念胜出柯洁,人类更应该关注人工智能的应用-焦点中国网

柯洁

可以确定,柯洁拿不到150万美金的奖金,但他却有30万美金的出场费,还有品牌代言费。这次比赛是在中国发生,中国人尤其是围棋用户会对比赛给予高度关注,哪怕结果已无悬念,人类还是抱有一丝侥幸,还有更多则是看热闹。大多数的心情,可能就跟看中国男足与巴西队的比赛一样吧。

这个比赛对于中国围棋行业也是利好。围棋在过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关注,在去年的AlphaGo人机大战之后,中国课外培训班围棋课程生意好了不少。这一次的人机大战,同样备受关注,金立等品牌也投入了资金赞助比赛,浙江体育局则可以推广围棋运动。总而言之,这次比赛更像是一场“秀”。

人类应该更关注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技术

AlphaGo战胜李世石让全世界认识到了AI技术的能力,也成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全民科普。不过,它再战胜柯洁对这个世界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科技巨头在重点投资的人工智能技术难道就是用来下棋、碾压人类、粉碎人类的自信心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正如李开复所言,AI在游戏上战胜人类已无悬念,我们“不如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人工智能的商业应用层面。”下个阶段,在人工智能上,这些事情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1、各行各业要重视AI切换到AI思维。就在AlphaGo与柯洁开战的同一天,李彦宏在百度联盟峰会上发表了主题为“AI时代的思维方式”的演讲,号召行业AI First、通过AI思维去做互联网产品。对于企业而言,知道什么是AI,知道AI有多强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将AI与业务密切结合。

2、开拓杀手级AI场景尤为重要。iPhone是移动互联网的杀手级应用,AI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Amazon Echo在美国很火,它成功占据了智能家居这个AI场景。AI还有待普及到更多场景之中,除了家还有汽车、手机、工业等等领域。国内,百度正在脚踏实地的圈占AI场景,成立智能家居事业部抢占智能家居场景,通过DuerOS拓展智能交互场景,还有百度无人车。在场景拓展上,中国科技巨头并没有比谷歌更慢一步。

3、科技巨头将AI能力转化为开放服务。AI有很高的门槛,算法有门槛,数据同样有门槛。因此要让更多中小型科技公司,让更多非科技公司用上人工智能,科技巨头就必须将AI算法和数据封装成AI服务开放给各行各业。百度已开源深度学习框架、推出DuerOS智能交互系统、启动阿波罗自动驾驶开放项目,阿里则有基于阿里云的ET大脑。科技巨头通过AI开放赋能各行各业是AI走向商用不可或缺的一环。

4、尽快建立AI相关的伦理道德法律法规体系。AI对世界的影响将比移动互联网更甚。移动互联网配套的法律法规并未跟上,人类的隐私等权益受到很大挑战。因此,AI普及之前,配套的法律法律和道德伦理体系需要更多被关注,比如机器人与人类的关系问题,再比如机器人是否应该被征税?比尔盖茨就提出为了避免机器人导致人类失业可以向机器人征税,还有无人车、无人机这类AI应用也对传统的交通法律法规和管理机制构成了很大的挑战。总是AI的普及,最大的挑战可能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人类如何为AI时代建立新的秩序。如果不提前谋划,人类很可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总的来说,我们已经不再需要更多人机大战来证明人类在某些领域比不过机器,AI已从概念时代进入应用时代,各行各业迎来应用AI的最佳机遇,我们更应该关注如何应用AI,以及应用AI过程中的新挑战——但愿阿尔法狗与柯洁的对决是最后一次关于下棋的人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