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不算低调,当卫视总监的时候接受过很多采访。但自从2015年4月从天津卫视辞职之后,一句话也没说过。这两年主要还是在思考与调研,没想好的事我不会做,也不会说。”

说话的是天津卫视原总监孔令泉。上周,在万达广场12号写字楼,剁主与其进行了长达2个半小时的交谈。

谈话的背景是,孔令泉创办的公司“三千视界”完成来自光信资本的4000万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

由于长年位于幕后,孔令泉的名字可能略显陌生,但他策划制作的节目确是家喻户晓。当年天津卫视两档王牌素人爆款综艺《非你莫属》《爱情保卫战》皆出自孔令泉执掌卫视的时期。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三千视界 创始人兼CEO孔令泉

与其他制作型创业公司不同,三千视界强在资源整合能力,丰富的经验以及某种程度上的“上帝视角”。

公司另一位合伙人是知名电视剧出品人铁佛。

他曾经投资出品了《射雕英雄传》(李亚鹏版)、《神雕侠侣》(黄晓明版)《小鱼儿与花无缺》(谢霆锋、张卫健版)、《七剑下天山》、《大唐双龙传》等多部古装剧,被称为“武侠专业户”。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孔令泉擅长运营管理,铁佛擅长内容创作,而两位合伙人擅长的领域就是三千视界的两大业务线——网台剧和网台节目。

在三千视界的两大业务中,头部网台剧营收占比达70%。目前,卫视剧《那年我们也年轻》已经被列入广电总局十九大首批推荐剧目,即将于10月初在北京卫视首播,腾讯视频同步播出;另一部《不在梅边在柳边》也正在跟东方卫视定制磨合中。

这些头部剧大部分采取定制的模式,相比其他大型上市公司被电视台拖入巨额“应收账款”的泥潭,三千视界预期的现金流是比较乐观的。

未来,综艺节目也将在三千视界营收中占到三分之一的比重。这部分业务主要集中在“氢年派”这个品牌下,围绕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打造一系列节目,包括网综节目、短视频节目。

在创投圈,不乏90后创业者拿到融资后,身价迅速窜涨的案例。今天,我们来关注这家前卫视总监与老炮制片人的创业故事。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为了实现“知行合一”

基于对市场三大趋势的判断

创办三千视界

拥有《非你莫属》等低成本爆款综艺的光环,2015年4月从天津卫视离职之后,不少上市公司都向孔令泉伸出了橄榄枝,此前孔令泉还曾短暂担任过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首席内容官。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但这些都没能挡住他走上创业这条更加艰难的路。

“做这家公司主要是为了实现‘知行合一’,只要是给别人打工,就有可能随波逐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虽然明知道那是错的。”孔令泉说。

作为“知行合一”的“知”,孔令泉对市场有自己的判断,他总结了当前内容领域的三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判断:剧(网剧、电视剧)是“从小到大”。

以前,可能有些网剧靠打擦边球,虽然制作粗糙,但依靠尺度取胜。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网剧开始走向精品化、大制作、大投入,甚至开始左右卫视电视剧的排播走向,引领制作业的升级换代。

包括《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老九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内的多部网络热播剧已经达到了这种水准,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付费市场的兴起。视频网站的内容只有往大制作、精细化的方向走才能吸引更多的付费用户。

今年年初,几个网站的大佬都站出来说要做精品大剧。未来,国产网剧一定会做出《权力的游戏》、《纸牌屋》这样水准的剧集。

过去,在网剧发展初期,一些低成本网剧能吸引到网络受众,但今后制作不够精良的网剧将越来越难得到市场的认可。

第二个趋势判断:节目(网络和电视节目)是从大到小。

2013年以后,明星真人秀兴起促使电视节目走上了所谓“大片化”之路。但无论是从个人判断,还是目前的行业发展结果来看,孔令泉觉得这个概念是不对的,所谓电视节目“大片化”是个误导。

去年大概有400多档明星真人秀,但是实际上,真正能给观众留下印象的,或者既有盈利又有口碑,相对比较成功的,不超过10档。

也就是说,明星真人秀的成功比例大概在2.5%左右。很明显,这说明原有的行业状态并不健康。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有些同行说,明星真人秀让电视重新焕发生机,但在孔令泉看来,除了个别台以外,明星真人秀其实是加速了电视行业衰亡的过程。

2013年明星真人秀没有真正大范围出现之前,优秀电视节目的利润率是相当高的。

当时代表性节目有两个。一个是江苏的《非诚勿扰》,一期投入不到100万,最火的时候全年创收十几亿;另一个是天津卫视的《非你莫属》,一期成本就20多万,最好的时候一年也创收1个多亿。这两档节目利润率基本都在七八倍以上。

在孔令泉看来,明星真人秀吸干了电视行业最后的一滴血。

400档真人秀,按照平均每档5000万成本计算的话,那就是200亿。这四五年的时间,电视行业在明星真人秀上大概烧了上千亿,当然网站后面也烧了一部分,通过广告能回收一半成本就不错了。

所以,对于电视台和制作公司来讲,在明星真人秀上净流出的好几百亿变成了明星艺人的收入。电视行业损失了自我救赎的宝贵资金和时间。

在孔令泉看来,无论电视还是网络,节目要求真、求新,而不是求大,要与社会问题和社会热点接轨,要与互联网的碎片化、个性化需求接轨。所以,未来节目的发展趋势应该是一个从大到小的过程。

第三个趋势判断:专业化的回归。

近几年,电视和网生内容确实经历了野蛮生长的阶段,很多非专业的资金和团队纷纷涌入。几个年轻人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都可以做网剧和网大,一个没有任何电视经验的公司就可以捆绑几个明星做明星真人秀节目。

但现在高品质网剧的需求,网剧电视剧政策尺度的统一,都在呼唤有精品电视剧生产经验的公司入场,转向网剧生产。节目对品质和创意有更高要求,比如今日风口上的短视频节目,还是要专业的团队入场才行得通。

这个趋势正是三千视界的机会,三千视界的合伙人过去曾经主导过经典头部电视剧的项目开发和创新性节目的创作,具有高度专业的市场判断和丰富的经验。所以,三千视界的创办,也算是生逢其时。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做最适应“台网联动剧升级换代”

大格局的产品

按照打造头部网剧和一流卫视剧产品、适应网台剧省级换代的定位,三千视界几年内的项目储备丰富:除《那年我们正年轻》外,都市悬疑剧《不在梅边在柳边》观赏性远超一般刑侦剧,被东方卫视作为《谜砂》第二部列入定制项目;著名女作家桩桩的网络IP新作《珍珑无双局》也收入囊中;古装版碟战剧《十三甲胄之龙吟鼠啸》深受导演陆川青睐,将出任该剧监制联手打造。同时,公司还提前准备了建国70周年的献礼剧《家国》。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那年我们正年轻》剧照

公司另一名合伙人铁佛,履历就更加亮眼。从80年代就踏入电视行业,是中国电视剧行业成长的重要推手,曾经投资出品《射雕英雄传》《小鱼儿与花无缺》等系列著名武侠小说作品。

“最早的时候播电视剧是不给钱的,到5块钱一分钟,8块钱一分钟,到后来开始随片广告,再到现在视频网站成了买剧大户,这个过程我是亲自经历过来的。”

三千视界董事长 铁佛

2003年,铁佛投资《射雕英雄传》的时候,李亚鹏和周迅一集的片酬才以万元计。事实上,电视剧行业很多市场规则都是铁佛这一代人摸索出来的。

比如,2003年他投资的《小鱼儿与花无缺》在国内就曾经开了电视剧市场的两个先河:一是以5万元每集的价格卖给了优度公司,成为国内第一笔网络版权交易;二是以10万元每集的价格卖给湖南卫视,成为国内第一笔上星频道版权交易。

曾经,某传媒上市公司拿出6%的干股给铁佛,让他在旗下创办工作室,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直接拿出500万股,邀请他加入。

但最后,铁佛还是选择了自己创业。相比拿上市公司干股,他更喜欢保持做剧的独立性和自由。

公司承制的第一个项目是《那年我们也年轻》(原名《梦想年华大三线》)。10月初,该剧将在北京卫视首播,腾讯视频同步播出。在演员方面,邀请到了包括倪大红、王庆祥、“育良书记”张志坚等一批老戏骨,《欢乐颂》里的小包总杨烁担纲主演。

兼具可视性与主旋律,是三千视界做卫视大剧的理念。按照同样的操作模式,三千视界还筹划了一部专门为建国70周年献礼的电视剧《家国》。该剧的剧本创作已经持续了3年,从筹备到播出一共要6年。剧情从清末一直写到建国,类似于“闯关东+大宅门”的题材。还未开拍,就收到好几家卫视的合作意向。

当然,为了符合当下的市场需求,50后的铁佛也在尽可能的放下“身段”,努力尝试让作品中融入更多年轻人喜欢的商业元素。

公司一成立,就主动参与了网剧一哥白一骢亲自操刀的网络大IP剧《黄金瞳》,这部作品改编自一个具有上千万读者的网文IP,铁佛希望用自己的过往创作经验提升这部超级网剧的品质和规格格调。这一项目尚未开机就已是各大网站的抢手货,市场回报必然可观。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铁佛对所谓的大IP是比较谨慎的,他80年代就曾经就职中国文联的音像出版机构,清楚地知道文学和戏剧之间各有各的规律。

“比如这个《黄金瞳》这个IP,十几本书我看下来,需要我们大量的二次创作。一个好的IP和一个好的影视剧作品之间的转换,是需要专业经验和创作心血的。”

对于电视剧上游公司而言,最致命的痛点,可能就是电视台长时间拖欠尾款。有97%的电视台都拖款,97%中又有50%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回钱来的。

但对于三千视界而言,这些风险降到了最低。公司通过定制的方式,提前回笼资金,推送资金轮动速度。

在铁佛看来,卫视剧越来越要强化主旋律与观赏性的结合,这需要更高的创作水平;而网剧虽然更重商业化运作,但更急需在品质上升级换代。二者都需要资深的创作经验和超强的资源整合能力,这正是他们这批制作人的使命。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曾经全国最年轻的卫视总监创业

打造“氢年派”

“来北京两年,也算是北漂。虽然是70后,但我的生活方式还是跟年轻人很像,吃快餐,骑共享单车,网购,挤地铁。”

面前的孔令泉说话温文尔雅,完全不像是一个在体制内待了10多年的卫视总监,没有一点盛气凌人和距离感。

他30岁就做了天津卫视的总监,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制播分离”的改革进程,并创立由天津电视台控股的天视卫星公司。国内几个行业巨头都曾经是这家混合所有制企业的股东。

在其任内,天津卫视年广告收入从不足2亿提高到12亿。2012年,他在天津卫视制作的《非你莫属》成为低成本的垂直类爆款综艺,曾经火得一塌糊涂,并引来其他卫视跟风制作。

未来,三千视界的收入除了头部网台剧以外,节目收入也将占30%。只有一点,孔令泉很明确:坚决不做明星真人秀!

孔令泉立志通过“氢年派”青年系列节目打造一个新的平台。最好的节目一定不仅仅是欣赏,而是可以构建一个平台。

“当年超女火爆因为它不单纯是个节目,而是一个新人辈出的选秀平台;《非诚勿扰》和《非你莫属》也分别给年轻人提供了可以参与的相亲平台和职场平台。”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非你莫属主持人 张绍刚 (左)

基于行业判断,三千视界把节目定位归结在“氢年派”的品牌下。尽可能做轻体量,在创意和模式上取胜,贴近年轻人生活方式的网络节目。

“我想打造一个青年社群,各种兴趣都有,喜欢车,喜欢旅游,喜欢美食。我们会链接成百上千个社区。另一方面,通过这些节目,链接各类广告,还有电商,都可以打通。”

越跟年轻人接触,他们在孔令泉头脑中的画像就越清晰:他们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很强,有鲜明的个性需求,需要提供个性化的东西才能抓住他们,明星真人秀做不到这一点,而这正是三千视界的“氢年派”这个节目品牌想做的事。

“三千视界”完成天使轮融资,由娱乐资本论担任独家FA-焦点中国网

在剧的节奏上,孔令泉希望是每年两到三部,而在节目上,则是一年多个系列网络节目。按孔令泉的话说:“剧要做头部的,节目要做前沿的”。

作为公司辅助业务的卫视节目定位在文化类型上,有特色、有情怀。其实卫视的文化节目很难赚钱,但作为文化企业,还是要有一点社会责任,也是公司的品牌形象。

“业务线就是头部的网台剧(60%)+网络节目(基于网络节目的平台产业)(30%)+卫视特色节目(10%)。”

虽然创始人是两个资深业内老炮,但孔令泉要把三千视界打造成一个“青年派”的公司。“公司除我们俩外,都是年轻人”。

三千视界已经汇集了一批年轻而优秀的网剧制作人、节目制作人、营销人才和网络运营人才,“更多的青年团队正在加盟,这些85后、90后才是公司的中坚力量,我们就是两个掌好舵的老船长。”

当年,因为大股东天津卫视的同业竞争问题,天视卫星公司没能成功上市。而这次孔令泉下决心创业,目的就是,在坚持“头部”、“前沿”的创作原则下,打造一家持续提供优质内容并围绕优质内容开发新型商业模式、未来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

作者/高庆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