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卉 编辑/曹乐溪

《拜见宫主大人》投资成本4千万,拍摄期2个月,剧本梗概改了18稿,特效占比50%,目前播放集数过半播放量1.8亿,豆瓣开分7.6。

这组数字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比如什么样的功夫会换来什么样的用户反馈,也比如一部投资平平但能吸引市场的网剧是什么样的,诚然,以上数字算不上十分惊人,对于现阶段的原创剧本身,已经是不错的成绩,对于影片背后的承制公司亿奇娱乐来说,也是他们又一次尝试的成功。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双方都有一个更开放的心态来合作,都对这个故事和设定感兴趣,携手一起去做好一个项目,只有这个项目做好了,挣到钱了,大家才能去分,这才是真正的影游联动。”这是亿奇娱乐CEO田川对于影游联动的理解,三年前田川离开深耕数十年的游戏领域,转身到文娱行业创业,创立亿奇娱乐,从影游联动切入,主要做游戏IP衍生剧,如今公司已经制作了《仙剑客栈》《器灵》《拜见宫主大人》三部网剧,《器灵2》也将于本月上映,SNK游戏《饿狼传说》的改编剧本也在创作当中。可以说,在影视圈这片茫茫大海中,亿奇娱乐已经建立起了自己那座小岛的雏形。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人前显贵与人后受罪

《拜见宫主大人》的台前幕后

创立亿奇娱乐时,田川就想的很明白,他想做的是游戏IP下的衍生剧,而不是影视化改编和努力去还原游戏样貌的尝试。

“所谓衍生剧,就是基于游戏的世界观下,去做一个纯原创的东西,这也是它的爽点,你创作一个新的故事,看着有越来越多人喜欢,就会觉得还挺有成就感的。”

恰好搜狐也很认可田川这样的创作理念,又逢畅游《天龙八部》发行十周年,三方一拍即合,《拜见宫主大人》这个项目就确立下来。

在如今蓬勃的市场中做一部被人所见、被人所念的网剧不是易事,为了让剧集播出后的路走得顺一点,亿奇娱乐把功夫下在前头。

去年11月,田川和编剧团队开始进行剧本创作,其中有两个月集中创作,在酒店开了两个大套房,编剧团队分成两个组,窝在酒店里写剧本,2017年春节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过了年。最后,剧本梗概一共改了18稿,原定要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开机,但田川和编剧们光梗概就改到了三月,前前后后算下来,他们用了五个月时间磨剧本。

“主要问题还是在风格,最早写的是相对严肃的题材,过完年之后决定把它转到喜剧上面,就是做脑洞喜剧。”剧本转换风格后,反套路和精分人设一直是团队遵循的两个基本点,他们创作了20多个神经病,用故事把人物串连起来。同时,编剧团队也将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喜剧题材影视作品都看了个遍,从剧情、人设、台词以及弹幕等方方面面分析和学习,保持与市场同步。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因为剧本创作延期,也直接导致后面的项目进程受到一定程度影响,田川也承认“影响还挺大的”,一是筹备阶段服化道的工期不足,剧组当时联系了国内最大的服装厂,给了两个月左右的服装制作周期,但同期古装戏也比较多,最后6月份开机时,服装才做了30%,一个月后做了50%。但剧集拍摄过程不是按照剧情发展顺序进行,所以会出现演员要拍戏却没服装的尴尬情况。

回忆当时的情况,田川说:“我们只能从横店的所有服装库里去翻,去搭衣服,等服装做了一半出来以后有好多已经用不上了,甚至到拍完戏之后,有的服装还没有做完,所以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遗憾。”

另一方面较大影响产生在后期制作上,剧组8月底杀青,11月9日就是正式上线日期,所以留给后期制作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而且特效制作部分占到剧集内容比例的50%,“我们不想在特效这块看上去很low”——田川这样说,所以后期公司两班倒赶制,终于赶在上线日期前完成了部分剧集制作。

特效和音乐都是田川关注的重点,采访当天,田川也告诉娱乐资本论“应该今天下午就能看到第16集了,一共是20集,后面还有几集没做完。”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在《拜见宫主大人》的制作上,制作后期也在随时调整,亿奇娱乐整个团队每天都会关注剧集的弹幕、评论等实时情况,根据观众反馈和市场变化做出相应调整。田川介绍说,他们会在播出前再减掉一些认为比较拖沓、或者比较尬的情节点,同时也通过后期制作融入新的梗。

比如第二集里的葫芦娃梗,就是后期配音时突发奇想产生的,再如明月爆粗口的几句台词,也是后期借助人物背影和远景画面,通过配音添加。综合来看,《拜见宫主大人》其实是一个三次创作的产品,在剧本和拍摄基础上,后期制作不单纯是剪辑与特效、音效合成,亿奇娱乐也通过一些方式在情节上做了修改和创新。

前期的苦行的确为《拜见宫主大人》换来了上线后的不俗成绩,播出两周后播放量破亿,在网剧大市场整体格局下,《拜见宫主大人》不是数据最出彩的那一个,但剧情设置的反套路和形形色色的精分人物得到普遍观众认可,对于这家成立不久、以原创方式开发游戏IP的影视公司来说,这应该是比数字更有效的回报。“不要太看重第一笔钱,你要对自己的剧有信心,”这是田川现在的心态。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做网剧行业的“开心麻花”

影游联动只是亿奇娱乐的起点

“受众”是当下影视行业最热门的词汇之一,受众导向几乎成为大部分人的创作共识,对于亿奇娱乐来说,经历了《仙剑客栈》《器灵》和《拜见宫主大人》的尝试,现在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用田川的话来说,“这个团队适合做的还是互联网化、偏向年轻用户的喜剧作品。”

至于项目和IP,田川特别干脆地说:“我觉得IP就是你的一个用户基础,有人喜欢你这个演员,你也可以叫自己是IP,我们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喜欢这家公司出品的剧。”所以在亿奇娱乐的未来规划中,拿下什么样的IP并不是最重要的,可以制作出什么样的剧、打造什么样的公司品牌才是关键。这点上田川也分享了开心麻花的成功案例,众所周知,开心麻花的成功来自于与市场和观众千百次的磨合,亿奇娱乐现在在做和将来要做的重中之重也是与用户的关系建立。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在作品类型确定完成之后,公司会走上商业道路,通过项目的渐次拔高积累和稳定用户。现在前期创作的网剧其实是公司积攒用户的阵地,有了用户基础,公司也会通过院线电影、游戏改编等其他开发方式打造更全面的盈利模式。田川对于未来思路清晰,“第一季都是验证剧本、积攒口碑,第二季或第三季热播期期间会推出院线电影,同时每一季匹配游戏,”正如前文中所说真正意义的影游联动,不是游戏与影视作品之间单纯的转制,而是更大范围的发展和创新。

公司创立初期没有天使轮投资,是三个合伙人自己凑钱开张的,前期也接过许多广告业务,但这是一项纯乙方身份的工作,会消耗大量心力与精力,所以在开始做《仙剑客栈》之后田川他们就把广告业务放弃了,去年年底公司完成A轮融资,由国金资本和国宏嘉信投资,当时融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打造品牌,不过田川也笑着说:“其实到现在A轮融的钱我们也都没动过。”公司现在正在规划B轮融资,希望通过新一轮融资开始建立公司整体的娱乐产业布局,《拜见宫主大人》播出之后,已经有几家投资方开始和亿奇接洽了。

目前,亿奇娱乐保持着每年一至两部作品出产速度,除了即将上映的《器灵2》,剧本阶段的《饿狼传说》,明年还计划推出古装版《器灵》和《拜见宫主大人》第二季。可以看出亿奇娱乐在项目开发上十分谨慎,走的并不是全面出击的路线,更注重将手头品牌做精做长,同时田川也表示,亿奇娱乐并非一定专注于游戏路线,互联网年轻化风格才是公司追逐的方向,毕竟这也正是更广大用户群体的所在。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创立亿奇娱乐的是几个游戏宅男,思维活跃、应变极快同时商业头脑发达,不过当小娱问到为公司取名的想法时,倒是听到了一番细腻文艺的解释,“亿奇娱乐”实际上有三重含义,第一是指亿万个奇思妙想,第二是取谐音“一起娱乐”,第三则是因为“17”是田川与他太太的生日,也是个幸运数字,听罢这番解释,小娱又感受到这家公司可爱的一面。

亿奇娱乐以原创思维开发游戏IP 深扒《拜见宫主大人》的奇思妙想-焦点中国网

目前公司地址还位于中关村内,但田川说他们明年就要往东面搬了,从游戏跨界到影视,这次迁址不仅仅是地理位置上的改变,也意味着亿奇娱乐要进入新的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