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庆秀

3月26日,映客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向港交所首次递交IPO招股书。

这份资料中没有写明募资金额(根据3月初路透社旗下IFR的报道,大概是3亿美金),但却透露出月活、月均付费用户等各方面数据下降的趋势。

一些分析人士给映客定性为:急于上市。

的确,从2017年9月宣布与宣亚国际重组,到2017年12月终止重组,再到今年3月提交招股书。映客几乎每隔一个季度就会遇到一个资本节点。

更有意思的是,映客的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6年第一季度的133元一路涨到2017年第四季度的673元,但是月活却在不断下降。

看起来,从倡导“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全民直播到现在,映客的生态已经越来越像YY等直播平台的特点:单用户消费高。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但这恰恰说明,映客已经进入了一款互联网产品的成熟期,也是全面变现期。而现在,其实是上市最好的时间节点。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经调整后纯利达7.9亿,但还是一年亏了2.4亿

根据映客披露的数据,经调整后,纯利为7.92亿。在一家上市公司CFO看来,映客通过各种方式调整财报,包括映客发行附有优先权之金融工具非现金公平值变动调整为10.31亿,但2017年内,还是亏损2.4亿。

单就数据分析来看,映客最大的成本支出和最大的收益都来源于主播,而且映客的优质主播数量比较稳定。2017年,公司销售成本为25亿中,主播开支为22.12亿;而2017年公司99.2%的收益全部来自于主播。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但也有评论认为,这是映客过度依赖主播的表现。直播的商业模式已经从最初的打赏、电商,到现在渗透到各行业的跨界营销,而映客最大的收益还来自主播打赏;其他收入来源只有小部分网络广告,2017年收入达到2240万,但仅仅占总收入0.8%。

映客在财报中解释,一开始业务方面比较保守,2017年开始加码网络广告,预计2018年会有不错的收益。

此外,映客在销售以及推广开支方面,从2016年的7.21亿减少到了2017年的3.4亿;行政开支从2.2亿,下降到9500万。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财报中给出的解释是,2016年年初,为了树立映客的品牌,投入了大量的市场推广费用。

比如,刘涛、蒋欣直播开场5分钟使服务器瘫痪、BIGBANG映客直播权志龙等现场电话互动,超过600万女粉丝落泪,……各种广告投放让映客换取了较高的市场份额。

2017年主要是映客推出的几个大IP,先后斥资数亿,包括上半年的“樱花女神”和下半年的“映客先生”,都成为带有映客标签的IP。

在行政开支、销售和推广开支降低之后,与2016年的4.9亿经营利润相比,2017年达到8.7亿。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提升,

生态越来越像YY

有业内人士总结出几大规律:资本助推,社交属性等作为坚实基础必不可少,而网红主播、打赏土豪数量,用户活跃度,赏金机制,成本控制能力等,则是考验每一家直播平台的不同维度。

截止2017年12月31日,映客注册用户数量超过1.945亿。衡量映客收益指标主要有三项:月活数量、付费用户数,以及平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6年的各项指标相比,映客2017年在月活方面的数据不尽如意人。

除了第一季度外,2017年二三四季度月活数量比2016年都有所下降。其中,2017年第三季度数量同比下降22.26%;在付费层面,2016年平均每月付费数量为2290千人,而2017年为1029千人,同比下降55%。

但如果综合月平均付费数量和充值金额来看的话,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每月付费充值金额却在不断提高。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6年第四季度,每月付费数量为248万,充值金额为12.69亿,平均计算的话,大概每人每月充值额度为170元;到了第四季度甚至达到673元。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此前,映客曾经倡导全民直播,跟YY等平台通过比赛刷礼物,然后竞争排名的土豪方式还是不太一样。相比之下,YY的单用户付费一般会比映客高一截。

当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达到673元时,映客已经在单用户消费方面占到了跟YY和陌陌同等平台上。

根据陌陌最新的财报显示,陌陌营收主力直播第四季度产生3.28亿美元,贡献了将近85%的利润,2017年前三季度,陌陌直播服务用户数量基本在420万左右,而第四季度直播服务付费用户也不超过430万。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芒果文创等两家基金退出,确保万无一失

映客曾以天使轮、A轮系列、B轮系列进行三轮主要股权工资,包括多米在线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赛富基金、昆仑万维、宣亚国际的1.015亿元A轮融资;嘉兴光联、嘉兴光美、腾讯创业基地、芒果文创、安合瑞驰、宁波青正、紫辉创投的3.1亿元B轮融资。

这些基金是有退出压力的,尤其是在直播大环境下滑的情况下。

早在去年宣亚国际以70亿估值收购映客的时候,就有分析称,背后有股东在推动。而在上市公司公告中也证实了这一点。

数读映客: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打赏673元! 这个平台越来越“壕”了-焦点中国网

映客创始人、CEO 奉佑生

宣亚国际称,嘉会(平潭)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嘉会投资)拟以现金收购厦门盛元、金沙江朝华、嘉兴光信、嘉兴光美、安合瑞驰、宁波青正和芒果文创持有的蜜莱坞共计17.0266%股权,交易价格为10.7亿元;嘉会投资以6.14亿元的价格收购昆仑万维旗下西藏昆诺赢展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映客10.2318%股权,以8.7亿元接盘北京多米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映客14.5924%股权。

交易完成后,上述转让方将不持有映客股权。

无奈2017年12月,重组终止。原本退出的股东并没有实现撤离。一直等待映客IPO。按说,背后的股东愿意陪着公司走到IPO阶段,应该是对这家公司上市极有信心的。

但在映客上市前,已经有投资者离场撤资。

2018年2月底,芒果文创将其持有的所有股权转给新投资者长兴盛钜,而其与映客的投资方紫辉聚鑫为同一基金经理管理,即紫辉创投旗下基金,该交易价格为6000万人民币,此前芒果文创2016年中入股时曾投入3600万元。

此外,嘉兴光联在今年1月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转给驰誉投资,价格为7180万人民币,该交易结束后,嘉兴光联将继续持有映客注册资本13322元。

一位上述退出基金的投资经理表示,还是很看好映客上市前景,退出主要是为了确保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