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和腾讯已经成为了一对冤家,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上,甚至已经蔓延到了社会商业的方方面面。

更为严重的是,以腾讯为首的一些企业联合起来,通过饭局等形式对外毫不掩饰的宣布建立了反阿里巴巴联盟,这种统一战线的构建理由只有一个,因为“物极必反”。

在互联网大会上,马云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策略不一样,商业角度很尊重他们的,只要和阿里可能竞争的他们都支持,不管对他们有没有好处,进攻阿里很重要,这么多年和阿里可能很好的公司最后都变成了他们投资的公司,这个我没有怪过他们。

从现在的中国商业企业规模来看,阿里巴巴并非最大的,但其发展却最为被看好。不久前的美国投资者投票大PK,阿里巴巴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赢得了最值得长期投资的企业冠军。

当然,腾讯也不是省油的灯,其掌握了互联网上最挣钱的游戏业务,然后以此为资本力量向外拓展,目前已经几乎涉足了所有的商业领域,在此前20年的中国互联网江湖拥有最高收入。

在马化腾看来,阿里巴巴发展的太大了,而且是以交易和金融为核心的商业大帝国,其强大到足以威胁到腾讯的领导地位。更为严重的是,马云所在的商业领域是数十万亿的大市场,可以说,至少不犯错,发展的潜力是无限的,而腾讯的游戏产业是一个仅仅有三四千亿规模的小市场,更何况中国的年轻人数量在急剧减少,由此产生的忧虑是外人很难理解的。

以前,腾讯的核心业务是无忧的,马云还发誓不做游戏,这样就让垄断的游戏市场的腾讯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阿里巴巴系的核心,一次不成功,两次不成功,总有得手的时候,就比如微信红包一战。

马云频繁示好,马化腾为何却加紧建反阿里联盟?-焦点中国网

2017年5月15日,马云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对于微信,马云表示自己在微信当中的朋友不比其他人少,微信圈也一直在看,但是微信支付从来没有发过红包,因为自己发红包的对象主要是朋友亲戚。马云还在公开场合夸起了微信,称微信支付做的也很好。在这场最让腾讯看到掀翻阿里巴巴希望的红包大战中,马云有最初的惊慌失措变回了冷静自如,然后支付宝在2017年实现了多维打高频的胜利,一举扭转了呗攻击的态势,但为守反击才是上策,阿里从此决定不能再等着被打,而是要以攻为守。

于是,在这之后,马云改变了此前井水不犯河水的政策,开始收购文化娱乐产业,后来更是直截了当的进军游戏、社交,当钉钉拥有了过亿的用户,当大文娱逐渐成型,腾讯的核心底盘也已经面临最强有力的攻击。马化腾肯定再也无法淡定。

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腾讯发现,自己做游戏或者游戏相关非常顺手,每战必胜,可是,除此除外的部分却很难成功,即便依靠庞大的QQ资源优势以借鉴的方式快速布局,每每到了行业第三或者第二位就再也寸步难行。于是,腾讯转而求其次,采取资本和流量入股的方式让别人去做,自己只做外围的支撑,从而坐收渔利。

这样的方式在很多方面是有成效的,也使得腾讯在投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随着阿里巴巴商业帝国的拓张,腾讯这种松散的联盟劣势凸显,缺乏强有力的核心以及统一的执行力,很容易被各个击破。从实战来看,即便有腾讯的强力帮助,京东也在2015-2016年陷入了苦战,与阿里巴巴的差距反而拉大,腾讯流量的边际效益已经基本消失。

在这种情况下,马云是不想与腾讯全面开战的。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在不同的战线上都可以随心所欲的集中兵力自由攻击前进,江山可以依靠日积月累得到扩张。

即便在腾讯最核心的游戏领域,马云也已经改变了此前对游戏嗤之以鼻的态度,并且没有借助自己的舞台对腾讯的游戏业务进行攻击。在不久前的三亚最美乡村教师颁奖时,有人问马云该如何对待喜欢玩王者荣耀的学生时,马云说,游戏不是坏事,但对游戏失去控制将是严重的问题,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对游戏来进行管理。这种态度对比一下抓住一切机会攻击阿里巴巴“假货”、“垄断”的对手来,确实高出很多,也平和了很多。

马云称,阿里秉承的是共存思想,“你赢我三分之二,我赢你四分之一,大家都还在,不往死里整就可以了。”这样的说法并非是说说而已,我们看到,在支付宝成长的过程中,在新零售的发展中,在公交乘车码的推广中,阿里系都在贯彻这样的理念,与行业共赢,让大家都活着,而不是颠覆。

而腾讯不同,马化腾却必须要整合资源,拉上更多的盟友给阿里巴巴制造麻烦,否则,江山是守不住的。如果只是腾讯自己去向阿里开战,熟悉空军业务的腾讯无法与海陆空一体战法的阿里巴巴对抗,需要联合海军的京东和陆军的美团,还要找摩拜这样的特种部队。当然,在腾讯的开发战略中,社交与游戏是例外的,这部分绝对封闭,不可能与对手共存,能复制的复制,能挖角的挖角,能击败的击败,能起诉的起诉,能收购的收购,目的只有一个,不能给阿里巴巴任何一点机会。

腾讯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企业家论坛结束后,面向媒体:垄断是一个假象罪名,在价值变更极为迅速的互联网行业,这种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中没有谁能够高枕无忧。总有人把垄断这个让人烦恼的罪名扣在腾讯头上,这完全是不明内情者的言论,腾讯是开放自由的一个生态环境,和垄断完全搭不上边。真正的垄断者是那些截杀渠道的刺客,它们利用云数据库,一手垄断人们的生活数据源,才是真正的互联网垄断的源头。

比较马云和马化腾两个人的不同发展历程就会发现,马云自从出道以来就处在激烈的竞争中,多次的沉浮让其锻炼了坚强的性格,也拥有了面对失败的勇气,甚至找到了如何从失败中重新崛起的秘诀。反观马化腾,创立腾讯以后就一路顺风顺水,二十多年来基本没有遭遇多少挫折,始终处在温柔乡中,没有对手也没有过失败,从来的成功造就的是无法平静的面对最强大的对手的出现的心理状态。

在马云和马化腾先后出席在广州的财富论坛,面对主持人“如何看待与对方的竞争”该同一问题,马云表示,腾讯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能够靠创新发展,令人敬佩。“我会和他们竞争,但我们不恨他们,而是要尊重竞争对手。可谓花式夸了腾讯三分钟。

而接下来,马化腾则以“去中心化赋能”为主题,结结实实的怼了阿里三分钟。马化腾说,腾讯和阿里可能在十多个地方有竞争,好处是正常合理的竞争可以促进发展、激发企业潜能和斗志。他同时也笑言,不好的地方就是竞争的地方太多。可以说,两个人的不同表态呈现了不同的性格,也是不同的战略格局导致的必然结果。

在互联网大会上,马云表示,竞争是正常的,和马化腾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做公益,并把他拉进了大自然保护协会。但是马化腾却只是回应称,他与马云认识很多年,那时候阿里、腾讯还处于第二、第三梯队,在各自的领域不断竞争、去赢得市场。马云多次在公开场合讲与马化腾关系很好,但却几乎从来没有从马化腾嘴里说出过同样的话,由此可见,心态的差异。

互联网大会上的椅子位置显示的是不同的企业家在社会上的地位,这种东西不仅仅来自企业规模大小,还来自对社会的贡献以及世界性的领导力、影响力。一家伟大的企业应该是对社会贡献了巨大进步价值,而不仅仅是赚到了最多的钱,一个伟大的企业家应该是胸怀宽广心系天下传播正能量成社会开模时代先锋,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做出个人的奉献,不应该是处处想着整死对手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的资本家。

诸葛孔明六出祁山功业不成最终含恨而终,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高风亮节感动社会楷模,司马懿一生狡诈隐忍残暴心中只有家业虽一统天下成就帝业却换来千古的差评。今人,不值得三思而后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