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丽仟

你是一个浪漫的人吗?

你觉得一起吃外卖算浪漫吗?

满舒克冷不丁来了这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你。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他的脑洞令人猝不及防。冷酷的外表下,藏着喜欢幻想、心思细腻的个性。

他会问你:“两个人吃牛排、喝红酒浪漫,还是吃外卖浪漫?”听到“都浪漫”这个回答,他说是啊看你怎么定义:“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浪漫是相对的。”

这个自我评价,迷妹们都不会答应的。

一个能写出《做我的猫》、《fall in love》这种歌、写出“恨不得给你所有温柔、就像用云彩做个枕头”这种撩人歌词的“行走的情书”,怎么可能会不浪漫?

这个夏天,满舒克通过《中国新说唱》人气走高。早在2017年3月,他被摩登天空签下,频繁亮相草莓音乐节,现微博粉涨至100万+,颇得品牌主的青睐。

和大多数rapper一样,他被这种很酷的文化吸引入了坑,活得real、坦率、自信。

但他又很特别。

他生活简洁甚至有些单一,没什么混圈子的概念,好朋友不多主要一起玩音乐。

他常年生活在昆明,作品高产、且温暖,正逐步形成一种不可取代性的风格。

他自认从来都不是一夜成名的人。“歌是一首一首来的,演出观众是从五十人变成五百、五千甚至更多。这些都不是一夜之间拥有的,是一点点积累的。”

谁能想到,这位90后rapper,在说唱这条路上,已经坚持了十年。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满舒克:我是无法定义的rapper

满舒克也是听周杰伦长大的。

出身昆明,他考上了厦门的大学。在妈妈的指导下,选择了食品科学工程专业。

四年大学生活,80%的时间都在做歌。

选择做说唱,他承认,家里人会给一些建议,觉得这件事不是很有前途,但也并没有反对。他想了想,说:“特别是我妈,还给了我很多支持其实。”

他内心笃定,并没有太指望别人支持或反对我做这件事情,“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事。” 在做音乐这条路上,虽然没有师傅领进门,但玩音乐会有群,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或者同一个城市的朋友一起,这段时期,成长和创作氛围很好。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他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示,大学是最好的创作阶段,也是一个rapper做音乐的黄金时期。满舒克清晰地记得,自己发的第一首歌叫《how to love》。

2015年的4月16号,他在厦门做了人生第一次专场演出。当时没赞助,自己找朋友做海报,联系场地、卖票。这算他正式成为职业rapper的一次标志性事件。

那段期间,他做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陪你过冬天》等作品打响了名气,连续几年拿了豆瓣的提名和奖项,接着被摩登天空挖掘,签约为旗下艺人。

签约后,他要做的事是,认知自己。说白了,就是找定位,确定风格。

虽然反问自己很多遍,但满舒克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形容自己。什么风格的音乐都爱听,什么风格都愿意尝试。想了半天,他的结论是不想给自己定。然后突然又灵光乍现:“对,我(就)是无法定义的rapper。”结果把自己说笑了。

一位曾与其合作过的rapper评价,满舒克的人设很成功。“他就像rapper里的情歌王子,一说到情歌,你就会想到他。”但他其实也尝试了很多其他曲风。

满舒克自己怎么看呢?他笑着表示:“我是帅的rapper呀。”怕小娱误会,他急忙补充道:“我指的帅不是长相的帅,我指的帅是一种气质。”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别误会,这并不能表示他不自恋。热狗夸他是美男子,他忍不住笑意,正儿八经给小娱讲道理:“你自己都不爱自己,你怎么爱别人?”、“我觉得这是一种自我暗示,你先得相信你自己,肯定你自己,你才能给别人带去更好的东西。”

他创作的东西大多温暖,这或许跟他长期生活在昆明有关。

没有通告的时候,满舒克很宅。这种生活很简单,也难免单调。他偶尔赖床,除了做歌,还很喜欢运动、健身。但相对其他人,他很庆幸。

从大学开始虽不说顺风顺水,但至少始终在一个上坡的阶段。没有特别陡,很平稳的这种。至于能养活自己吗?他曾在纪录片中承认,自己是赚钱养hiphop。但也强调,自己刚开始做说唱就不是为了养活自己,不是为了利益去的。

前些年,说唱处在一个underground的阶段。

但在摩登天空的运作下,满舒克获得了更大的曝光。他评价摩登是一个很系统、很完善的公司,“给了很多机会、资源、平台,让我去音乐节,让我去表现自己。”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至于去年为什么没有参加《中国有嘻哈》?满舒克的解释是,去年那个阶段有自己的计划在做。“除了做专辑和一些音乐节还有巡演,当时没有考虑去参加节目。”

去年这个节目捧红了他的圈内好友,如TT、jony j 。今年,该轮到满舒克了吧?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满舒克:我为什么要参加《中国新说唱》?

去年《中国有嘻哈》他只看了两集,没有看完整。“虽然我没去,但看了感觉这个东西是可以让更多人接受、让更多人喜欢的。我会很有信心、很有动力去做。”

作为同公司艺人,TT给他的第一个参赛建议是,“他说那边吃的很少,你要带一点好吃的去。”见小娱一脸震惊,他笑着回忆:“我觉得因人而异嘛,因为每个人性格不一样,然后处事方式也不一样,所以他不会给太细节的经验。”

没什么比赛技巧吗?“比赛技巧就放松就好了。放松去唱,有什么就表现什么。”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今年《中国新说唱》门槛高、堪称魔鬼赛制,竞争激烈、压力山大,这令他亢奋。

以前的满舒克自称是一个“卧室音乐人”,习惯自己在家写歌。

他慢热,没那么快变得很外向。但参加节目后,他惊喜地发现自己被激发并表现出了很少会散发出来的性格。变得爱开玩笑?“对,有一点想多去交流的的感觉。”

像马俊、王以太这种,以前连网友都不算,只听说过,但录了节目后开始来了解对方,然后欣赏对方。当然,刚开始目的是学东西,但越到后边,胜负心也越强。

满舒克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想成为rap star的男人。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2018年想发新专辑,

三年内想开演唱会,“希望所有人为我而来”

见到满舒克的第一眼,热狗开门见山:“他很红”。

外界评价满舒克是成熟艺人。但他认为自己还在成为艺人的阶段。

他主动分析自己的不足。首先,不是科班出身。

科班出身会怎样呢?满舒克在乎的是,“科班首先有比较硬的音乐基础吧,然后比较早的接触到这个行业。其实我是比较地下、比较街头的那种。”

在他看来,好的艺人要有好的天赋、好的气质和形象、硬朗的音乐素养。这一切都需要通过专业训练、经验积累,才算完整。他深知自己音乐方面还需加强。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一路走来,有过自我怀疑或想要放弃吗?

实际情况是,常常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没做好,音乐是不是不够好,舞台是不是不够好,自我怀疑我一直都有的。” 但也从未想过放弃。

这算是居安思危吗?“(是)患得患失。”

他变得real耿直:“就比如说,平时别人夸我说你现在很好,怎么怎么样,(但)我自己比谁都清楚,我需要弥补什么地方,我哪些地方需要变得更好。”

早在半年前,他经历了职业瓶颈期。新音乐做了,专辑也发了,音乐节也上了,该有的经历都有了,而且经历了很多次。“你会问自己,到底是要原地踏步,还是要往前冲?或者说,我到底是要安于现状,还是突破和挑战自己?”

不是一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人吗?“其实我不是,”停顿了两秒:“但我觉得男人嘛。”

他语气诚恳、眼神真挚,但恰恰是这种反差把在场所有人逗笑,而且很“杀”。

男人应该怎样呢?“做一个有担当、有责任,而且能够保护更多人的人。”

满舒克想保护谁?“保护我自己的团队,保护我的家人啊。”

细节很难描述,他只想变得更强。《中国新说唱》算是一个转折点,满舒克承认,不能说自己没看重它。但他觉得太多人把它看得太重。

他希望自己能平常心对待:“这个事儿可能给我带来了帮助,让我有了变化,但它只是我浓墨重彩的人生里很小的一笔。”

节目毕竟是节目。“录完后你会发现,实力非常强不代表你就会一直晋级,实力非常弱也不代表你就不晋级。他评价节目只是一个载体,“它不是一个标准,不是说你名次越靠前你就越厉害,你名次越靠后你就越不行,这代表不了什么。”

他当然享受更大的舞台,期待更好的名次。但其实骨子里还挺“佛”的。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他不拧巴。“我不会特别强求一件什么事情。比如做一首歌,我想把这首歌做得越来越好,但我不会说我逼自己。”

他信奉的是,“该来的它迟早会来,该变好听它一定会变好听。保持放松状态就好。”听起来是有一定割裂性的。

比如小娱问满舒克如何看待流量,他说这是职业需要。

问他和粉丝互动多吗?他说其实还好。会宠粉吗?“什么算宠粉,其实我觉得把一首歌做很好听,让听众听起来开心了,舒服了,或者说一场演出让他去,他觉得不枉此行了,看了这场演出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这算宠粉吗?”

那……会撩妹吗?谁能想到,满舒克脱口而出:“(你)把男粉放哪儿了?”

这是男粉很多的节奏吗?“那肯定有啊。”

以上对话,确实很符合工作人员对其“钢铁直男”的评价,“但冷不丁也很逗。”

过去一年,说唱行业经历了很大的动荡。满舒克身处其中,但很冷静,颇有“吾日三省吾身”的觉悟:“你专辑做完了吗?你的演出有没有更好看一点?这些东西你一旦做好了该来都会来的,而不是你觉得现在的环境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圈子怎么变成这样了。发生了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把自己做好先?”

是的,他还有很多风格没尝试,还有很多歌没写,他要上更大的战场战斗。

独家专访|满舒克:我从来不是一夜成名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焦点中国网

谈到2018年的愿望,他要求自己发一张新专辑,另外他还想拿个奖,“随便什么大奖,不要一般的小奖。”至于未来三年,他露出标志性笑容:“好想开演唱会啊,就真的演唱会,不是音乐节,超大的那种。”

这个愿望酝酿了很久,做第一天做音乐就想了。“就希望在一个非常大的体育馆,所有人都是为你而来。”他以前也想过拍电影,就演一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色就好了。至于演古装还是现代?“ 无所谓”。

为什么?在小娱的追问下,满舒克笑着妥协:“没有特别想演了,你这样问我,我就答一下你。”

以上,就是你们最独一无二的满舒克本人了。

不想成为吴亦凡,不想成为第二个谁,“我只希望成为第一个满舒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