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滚滚

《亲爱的客栈2》第三阶段录制的最后一天,正好是王珂和武艺的生日。凌晨一点,摄制团队还在机房内盯着监视器,守着客栈里的一群人吃饭喝酒聊人生。

“老王到机房来了,他找你呢。”在采访中途,导演陈歆宇突然被工作人员叫走。在录制中途,王珂喝酒喝得高兴,就自顾自地走出了拍摄区域,到机房来找“老陈”说说话。

陈歆宇一边往机房赶,一边转过头对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说:“我的真人秀很真吧?这不是我设计的吧?”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这样无法预知的情节走向,或许正是他最初不给这档观察类综艺设立剧本的理由。

等赶到了机房,老王没等到老陈,已经回了客栈,但节目监制夏青迎了上来:“我今天被他们整哭了,真是被他们感动了。”再看看机房里一屋子30多位工作人员,“所有人都哭了。”

对这样的场景,陈歆宇其实并不意外。他认为,正是《亲爱的客栈2》特别的人物设置与专属的情感内核,让旁观的人很容易随着主人公的情绪起伏,代入自己的喜怒哀乐。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从无到有的创造

在陈歆宇看来,从王珂带着设计团队,在全国各地为客栈选址的那个8月起,属于第二季的故事就开始了。

和第一季在泸沽湖边的客栈直接入驻经营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大家要动手自己开工建房。“所以这个故事是从0到1的一个故事,”陈歆宇说。“我觉得这样会更真吧。我们还是想赋予更多的生活意义在里面,所以提了‘创造’这个词。”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在辗转新疆、宁夏、张家界等地实地考察之后,陈歆宇最终被内蒙古阿尔山灿烂的秋天景象所打动,决定把客栈落地在这里。“去年在湖边,今年还是想在一个能体现不同风貌的地方,山河湖海嘛。”

《亲爱的客栈》第二季依然沿用了王珂、刘涛夫妇作为店里的老板和老板娘,并邀请了王鹤棣、武艺、马思超三位单身男性作为客栈的固定班底。从9月到12月,团队的200多位工作人员、130多个机位,都将在阿尔山白狼镇的鹿园,记录下在新的人物设置下,客栈主与房客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

在这一季,陈歆宇有了更大的叙事野心。《亲爱的客栈》在第一季时采用了一对夫妻、一对情侣、一位单身男性的人物配备,经营情感,是那时的故事内核。而到了第二季,陈歆宇则希望不再单纯停留在小夫妻、小情侣之间的互动,“而是大家一起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有辛酸,有痛苦,也有分歧。然后把客栈运营好,传授给当地一些经验。把‘亲爱的’赋予更多的意义,那是对于社会的爱。”

于是,为了实践“创造美好生活”的理念,陈歆宇和王珂选择在白狼镇鹿村村支书郑晓林的鹿园里,建造客栈。而那时,鹿园里除了80多头鹿之外,一无所有。

为了能用最快的速度建房,也出于保护当地生态的考虑,在开拍前的二十多天,《亲爱的客栈2》决定同湖南的“地球仓”团队合作,利用环保的材料和手段进行修建。

在前几集的节目中,从测地、搬运到搭建,王珂带着几位年轻嘉宾亲力亲为。十月的阿尔山,气温能达到零下20多度。而在原本无人居住的鹿园,天气寒冷而导致的断水断电更是常事。

“有很多人跟我说,你这个很冒险,”陈歆宇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因为你搭房子要搭这么久,谁要看搭房子呢?”而作为第一季的观众,曾经属于情侣、夫妻间的美好画面,一下子被山林间的艰苦生活所替代,难免会有收视率上的风险。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所幸,节目播出到第八期,至今在周五晚间的CSM全国网收视率未跌出前二。在陈歆宇看来,这也是“真”所带来的收获。“我觉得从目前来看,观众是接受这样一个现实的逻辑的,这样更真实。”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加入“社交”元素,体现真实的人物关系

在策划第二季之初,在人物关系的设置上,陈歆宇原本想用一种“最不动脑子”的方法——启用原班人马来继续客栈的故事。

然而在开拍前,在上一季中表现亮眼的CP阚清子、纪凌尘突然传出分手的消息,让陈歆宇一下子措手不及。眼看开机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他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敲定新一季的人选。

他想起了自己刚刚结束的另一部真人秀节目《我家那小子》。这部以亲子角度来观察明星的综艺节目一经播出,让看上去缺乏生活技巧的武艺以“蠢萌”的形象火了一把。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我刚刚做完《我家那小子》,所以多少对这个单身群体还有某种惯性在。”顺着这个思路,陈歆宇又在选角过程中看中了具有ABC气质的马思超,以及个性率真的王鹤棣。

或许对很多观众来说,除了因新版《流星花园》而走红的王鹤棣尚算个熟脸,武艺、马思超在带流量方面并没有优势。“其实,我曾经做过的节目,都不是流量第一的选角思路。第一,特别是观察类的真人秀,真诚的表达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标准;第二个是要看我们团队是不是喜欢他们。我们虽然是导演,但我们也是代表观众,这点挺重要的。”陈歆宇说。

此外,陈歆宇认为,一档优秀的节目,如果要成为一个作品,一定不是走消费流量的路线。“好的综艺,应该跟其他作品一样,能够塑造人,大家在节目里能够得到成长,这才是我们的价值观。”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而对于在新一季中继续保留刘涛、王珂这对夫妻档的做法,陈歆宇觉得这则是水到渠成的事。经过上一季的磨合与相处,刘涛夫妇已经与工作人员有了足够的默契。陈歆宇就常常同王珂一起喝酒聊天,“有的时候聊一些对社会、对国家的东西,比如社会责任感。今年元旦我都是在他们家一起过的。”

在陈歆宇看来,由于节目本身并没有剧本指导,所以制作团队和参与者之间的信任和沟通就显得更加重要。“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融合在一起了,而不是导演和演员的关系。”

此外,在上一季中以夫妻相处之道圈粉无数的刘涛夫妇,早已成为了《亲爱的客栈》的某种精神内核。“这是他们的第十一年了,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去年那种恩爱的东西,我觉得升华成为了一种更朴实的东西。”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于是,在距离开拍仅剩10天的时间里,刘涛夫妇加三位单身男性的阵容就此确定。

受新的人物设置的启发,陈歆宇在选择飞行嘉宾时,特别加入了“社交”的元素。于是,沈月同武艺间的互动,展现出了青年男女间的情感价值观的碰撞;刘涛夫妇的朋友胡杏儿、李心洁等嘉宾的出现,体现了老友间的默契;节目后半段来到客栈的陈龙夫妇,则加入了更多有关夫妻关系的话题。

“我一直强调就是要有真实的人物关系,真实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关系,这个还挺重要的。”陈歆宇说。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有人情,才叫开客栈

“没有剧本的综艺,不怕不出戏吗?”

面对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的疑问,陈歆宇回应道:“你把顶层设计好,参与者就会像发动机一样,自己去运作。”

在他看来,正是由于没有任何剧本,整座客栈就是要让嘉宾们自己去运营,这些都会为嘉宾提供驱动力,自己去想辙解决问题。

在客栈里,刘涛和王珂作为老板,会自己制定客栈内的规则。对于不合理的开支,王珂都会毫不留情地砍去,挖空心思节约成本。而为了争当正式员工和管家,其他的嘉宾都卖力地在客栈贡献自己的技能,争取工作表现。

没有人设上的设计和剧本规划,这些镜头下自发的举动,都成为《亲爱的客栈2》这档观察类慢综艺的观察对象。

此外,在第二季中,另一个尤为打动观众的面向,则是在于客栈主与素人房客的互动。

在第6期节目中,客栈迎来了一对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异国恋情侣,两人带着面临毕业分手的困惑来到客栈入住。在当天的晚饭上,刘涛不仅为两人唱了一首满含深意的《执迷不悔》,还对两人说:“相信爱情的力量,如果一切都那么顺利人生也就没有意思了。”

而在第7期节目里,一位年轻妈妈向刘涛倾诉自己想要二胎,但却因身体原因害怕再生孩子的苦衷。刘涛跟对方说:“怕也就十个月,但是有了就是一辈子......这不仅是你的一辈子,也是他的一辈子。”寥寥几句,就让这位妈妈宽慰不少。

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亲爱的客栈2》怎么说故事?-焦点中国网

这一幕幕都被同在客栈里当义工的鹿村村支书郑晓林看在眼里。在他看来,经营者赋予《亲爱的客栈》独特的人文气质,正是和别的民宿客栈不一样的地方。“人们能够从老板娘这里得到生活困惑的某种答案。”郑晓林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跟去年一样,我觉得客栈还是一个‘活在人情里’的产品。”陈歆宇说。“人情才是最重要的。不同的客栈的主人,就有不同客栈的风格,这是不能用标准化去衡量的。”

正如陈歆宇所说,在真实的人物关系之下,所涌现出的情感迸发或许才是最动人的产物。能够让观众在荧幕前同客栈里的人同悲同乐,形成一种特殊的情感纽带,才能让一档慢综艺的生命力更加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