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评美国限制AI技术出口:可能只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焦点中国网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科技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硅谷主导了互联网,因为全球大部分网络都是由美国人设计和建造的。

如今,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担心,拟议中的出口限制可能会使美国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卓越地位遭到削弱。

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公布了一份技术清单,其中包括人工智能。由于人工智能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美国正在考虑制定新的出口规定。

技术专家担心,阻止人工智能向其他国家出口,或将其束缚在繁文缛节中,将有助于一些国家的人工智能产业蓬勃发展,并与美国企业展开竞争。

旧金山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的政策主管Jack Clark表示:“能够充分控制出口的案例非常、非常、非常少,出错的几率非常大。如果出现问题,它可能对人工智能领域造成真正的损害。”

科技公司、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呼吁美国商务部在1月10日公众评论截止日期之前,对人工智能出口规定采取宽松措施。他们的论点有三:限制不仅可能会损害美国的企业,有可能还会推动国际竞争对手发展;它们可能会阻碍技术进步;出不出台这一政策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8月,美国国会通过了《2018年出口控制法案》(Export Controls Act of 2018),对“新兴和基础技术”设置了出口限制。11月中旬,负责监管这些限制的美国商务部公布了一份可供考虑的技术清单,其中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理解等人工智能领域。

这些限制将影响向某些国家出口技术。尽管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国家,但美国商务部的提案指出,过去曾面临贸易问题的国家。这些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等。

美国商务部拒绝就拟议中的限制置评。在听取公众意见后,该部将起草一份正式计划。这可能导致从人工智能出口的新许可规则到彻底出口禁止的任何事情。

人工智能对科技行业的重要性,可能不亚于25年前的万维网(World Wide Web)。

人们很容易忘记,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美国的科技行业处于低迷状态,而日本的消费者电子巨头看起来是不可战胜的。随着硅谷公司推广网络浏览器和电子商务等创新产品,情况发生了变化。如今,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主宰着世界各地的科技业。

但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统治地位远未达到不可动摇的地步。中国正在投资数十亿美元用于商业等用途的人工智能。在硅谷供职多年的专业人才开始回国,部分原因是移民限制。从多伦多到剑桥,从英国到北京,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对人工智能实施出口控制,将给监管机构带来非同寻常的挑战。

人工智能被政策制定者称为双重用途技术。它有利于商业应用,比如帮助驾驶汽车。它还有重要的军事用途,比如帮助一架武装无人机发现目标。

人工智能还可以通过能够生成假照片和视频的软件,帮助监视系统甚至虚假信息运动。

很难给人工智能贴上“美国制造”的标签。对这项技术的研究通常是由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共同完成的。

公司很少会严格保密他们人工智能工作的细节,就好像这是一个秘密配方。相反,他们分享他们所学到的知识,希望其他研究人员能以此为基础。一家公司的“突破”往往是许多私人公司和大学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的最新版本。

许多人工智能的计算机代码都发布在Arxiv.org等网站上,这是一个学术和企业研究的资料库。因此,许多政策专家认为,如果美国限制人工智能产品和服务的出口,对中其他国家的人工智能的进展几乎不会产生影响。

“这些技术的核心是国际性的,而且可以免费获得,”Edelman说。“没有任何国家——美国或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拥有垄断地位。”

联邦法规下架了出口管制的公开信息。这意味着,政府不太可能禁止公司和大学发表基本的人工智能研究。但处理出口控制事务的律师事务所Stroock & Stroock & Lavan的律师Greg Jaeger说,美国可能会建立限制外国获取这些信息的控制机制。

美国商务部还可能限制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云计算技术和计算机芯片的出口。出口限制备忘录提到了这两个问题。

亚马逊和微软已经通过本地合作伙伴在中国运营云计算业务,谷歌一直希望也能够这么做。亚马逊、谷歌和微软均拒绝置评。

那些限制外国人在美国从事某些技术工作的过于严格的规定,也可能把研究人员和企业推向其他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