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网讨伐到疯狂抢筹,仅仅3个跌停后,狂躁的资金便已按捺不住,将视觉中国(000681.SZ)从“黑洞”中拉出。

从跌停到涨停 视觉中国上演“冰火两重天”-焦点中国网

视觉中国股价

当日龙虎榜显示,卖出金额的前五位中前四大席位均为“机构专用”,机构合计卖出约4亿元。

“这个事情目前还没有结论,我是觉得风险并没有充分释放。盲目进入风险不小。”北京一位公募基金经理直言。

“我觉得大概率是有博弈的成分。从成交回报来看,大概率是基金撤,游资进去博弈基金卖空。”上海某私募基金投资总监也称。

“冰火两重天”

从全民讨伐到疯狂抢筹,视觉中国上演“冰火两重天”。

“我上午重仓了视觉中国,差点没有抢到。”4月17日午盘后,北京一位投资者与记者交流时表示。

4月17日,视觉中国低开近4%以19.73元/股开盘,截至尾盘时封死涨停,报收22.45元/股,当日振幅13.91%。

从跌停到涨停 视觉中国上演“冰火两重天”-焦点中国网

视觉中国分时走势

“开盘后视觉中国便强势上攻,我觉得是买入的机会,当然没有想到它能够封死涨停。”该投资者称。

4月17日的龙虎榜显示,买入金额最大前五名中,第一大席位是深股通专用,剩下4个席位均为游资席位。具体来看,分别是国盛证券南昌香山南路营业部、兴业证券武汉新华路营业部、安信证券厦门湖滨南路营业部、中信证券深圳分公司。

相对应的, 卖出的几乎是一水的机构。

在卖出金额最大前五名中,前四大席位均为机构专用,第五大席位为深股通专用,卖出金额前五名共计卖出4.55亿的视觉中国。

“机构获利了结的可能性较大。”上述私募投资总监分析。

前一日龙虎榜显示,买入金额最大的前五名中,前三位均为机构专用席位,第四位为深股通专用,第五位是中投证券山东分公司,三大机构席位分别买入1139.49万、856.4万和499.64万。

卖出席位上,前三大席位和第五大席位均为机构专用,第四个席位为天风证券峨眉山滨湖西路营业部。卖出金额前三分别为2041万、1632.8万和604.3万。

值得一提的是,上周五晚上开始,陆续有基金公司下调了视觉中国估值,从估值下调程度来看,中银、财通等将视觉中国估值价格调整为20.41元,相当于在4月12日收盘价的基础上按照2个跌停板进行估值。

从视觉中国的股价表现来看,此次公募基金对视觉中国的估值极其准确。视觉中国在3个跌停后,随之便还以一个涨停。

不过也有例外,4月17日,第一大重仓持有机构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告,对所持有的视觉中国股票自2019年4月16日起按照18.37 元进行估值。

“上述股票的交易体现活跃市场交易特征后,原则上将恢复为采用当日收盘价格进行估值,本基金管理人不再另行公告。”交银施罗德称。

博弈成分增多

“公司于2019年4月12日披露了《关于公司网站暂停服务的公告》。公司正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并配合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彻底整改,公司此期间主动暂时关闭了网站。网站恢复服务的具体时间,公司将另行公告。”4月17日收盘后,视觉中国公告称。

“市场比较好,所以视觉中国的跌停板数比较少。本来可能是4~5个跌停,那现在就少一个跌停。”前述上海私募投资总监称,“行情到了这个阶段,博弈的因素开始增多。”该北京公募基金经理称。

截至4月17日收盘,上证综指当日上涨0.29%,报收3263.12点,创业板指上涨1.17%。

4月11日,视觉中国因为一张黑洞照片跌入“黑洞”,“黑洞”照片后,视觉中国长期以来被诟病的“维权式创收”的盈利模式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和大量质疑。当天,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公司网站负责人,责令公司网站全面彻底整改并在此期间暂时关闭网站。

“公司正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并配合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彻底整改,加强管理制度建设,提升内容审核的质量,坚决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视觉中国在公告中称。

需要看到的是,也开始有分析认为这场“黑洞”风波中对视觉中国的批判存在不妥之处。

在人民大学日前的一场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中国知识产权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禾表示,视觉中国事件并没有什么新的问题,其中涉及的都是以往遇到过、讨论过并解决过的问题。

亦有法学院教授提出,视觉中国对海量图片的运营提高了利用效率,并且使得各用户的使用成本降低,可以非常有效、高效地处理作品的版权问题。尽管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还是不能够对它进行道德绑架,采取非理性的做法。

不过也需要看到的是,根据此前计划,视觉中国4月12日将有3.88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约合解禁市值103.3亿元,占公司总股本的55.39%。在面临超大解禁压力的情况下,在现有价位抄底视觉中国的风险不可谓不大。

“我倒是觉得风险并没有充分释放,这个事情目前也没有结论。虽然说有关部门很重视知识产权,但合理合法是前提。视觉中国有它的独特性,但如果是经营存在问题,做不到诚信守法,那就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前述北京公募基金经理也分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