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也开始选择去电竞酒店开房。

但开房的目的,并不是“开黑”那么纯粹。

他们干嘛来了?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4月中旬的一天,章彦翔(化名)早早的用美团订了一个房间,在长沙,他母校附近,五一小长假4天。

早早已经习惯了商务旅行的章彦翔颇有些兴奋,订了一个电竞酒店的五人间,又可以和以前的大学室友们一起通宵了。

而对于电竞酒店而言,年龄接近40岁的章彦翔显然并非他们的目标群体。

来的都是客,何必在乎这些呢!只要油腻中年们混杂在小鲜肉之间,自己不觉得尴尬就好。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20年来间歇性开黑

章彦翔是上世纪90年代末的大学生,他已经是第二次在电竞酒店订房间了。

上一次是去年大学同学聚会。寝室里10个人来了6个,酒足饭饱之后,寝室长提议去怀个旧——到网吧里通宵联机玩星际吧。

在章彦翔上大学的那会,寝室里最重要的娱乐项目就是联机打《星际争霸》。彼时网络游戏还不盛行,大学里最热门的游戏就是星际了。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几乎每一个周末,寝室都会举行邀请赛,和隔壁寝室的人一起包夜厮杀。

“那个时代还没有战队一说,但微操之类的技术流已经出现了。”章彦翔回忆道,大二考过英语4级以后,我们正好迎来了从红警到星际的换代,于是寝室里的夜话也从柔软的sex转向了战术打法的探讨。

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开黑,不过不是现在王者荣耀或LOL的开黑概念。毕业后投身游戏产业的章彦翔口中的开黑,在那个时代叫做通宵或包夜。

于是乎,这批可以算作是中国第一代电竞玩家的人,在每一次难得的毕业N周年聚会后,都会选择一起去“开黑”。

章彦翔笑称,2018年的那一次聚会,大家找了家网吧,环境确实不错,关键还装了星际争霸这样的老游戏。不过大家确实已经比不过年轻时代了,玩到2点多,腰痛的腰痛、哈欠的哈欠。

结果有人就提议去电竞酒店开了个房,一进去就搭上了周末2天……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钱不是问题,什么才是问题?

在一般的认知里,电竞酒店的受众以大学生和喜欢游戏的中青年们为主。

由于大学生和刚刚步入社会的中青年消费能力不太足,因此全国范围内电竞酒店的人均价格都控制在100元左右。

实质上,一间房200元起步的价格,已经超过了一般酒店的标准。

当然,三人间、五人间的分摊下来,也就不那么让这部分人群感觉过于囊中羞涩了。

但对于章彦翔来说,价格不是问题。

何况,这样的经历总是用年来计算的。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如今在做时尚设计的风宇,是电竞酒店的常客。

已经入行十年的他,这两年出差都会特意选择去电竞酒店里住下,只是从来不玩游戏。

钱对他来说也不是问题。

和章彦翔年龄接近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游戏玩家和电竞爱好者。

尽管,他总是在闲暇的时候,一大业余爱好就是打开直播看电竞比赛,尤其关注的是评论区。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星巴克里面没有的体验

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会经常到武汉,而那里的一家电竞酒店,几乎每次他都会入驻。

每次他都会选择到酒店里的电子竞技比赛厅里去转转,哪怕没有比赛。

当年寝室一起去包夜的时候,他尽管也会被裹挟过去,不过主要的业务就是看电影和用凳子拼起来睡个觉。

选择电竞酒店,风宇完全没有怀旧的目的。

“我很功利,我是个设计师,时尚风的。”风宇言道,平时工作中很难接触到年轻人,何况别人也不乐意和我这么个油腻中年交流。

坐在电竞比赛的地方,风宇总能听到看到和遇见灵感。

“至少,星巴克不能带给我这样的体验。”风宇坦言:到电竞酒店就是来融入年轻人之中,感受他们的喜好与风向。还好,我长了个娃娃脸。混在人群里也不那么油腻。

电竞的世界,对于风宇来说,几乎是全新的。

过去网吧里的破烂小凳,现在成了时尚大气且有点另类的电竞椅。

过去玩游戏的电脑键盘都脏兮兮的,可在电竞酒店里,专门的电竞电脑、造型别致的电竞键鼠,都让他感到新奇。

唯一没变的是在酒店的电竞赛区里,人扎堆的时候还是能听到过去网吧里时不时喷吐出来的脏话。

谁去了传说中的电竞酒店开房?除了大学生、还有一群油腻大叔-焦点中国网

从10元包夜,到200元开房

“或许,我会设计一个电竞专用的护腕、鞋子,也不一定。”风宇依然在寻找着灵感。

章彦翔同样也有收获,不过没有风宇的那种功利。

尽管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游戏圈,也从魔兽世界玩到了王者荣耀。不过,昔日同学们一起熬夜打星际的场面,才是他最喜欢的。

“毕竟,后来玩游戏,工作的成分太重。”章彦翔说:当我和伙伴们走进电竞酒店时,我不再感觉自己是个游戏人,而是纯粹在游戏,和最好的回忆一起。

顺便,章彦翔还补了一笔记忆:我们那时候玩电竞不是在网吧,而是完全不联网的电脑室,3元钱一小时对于穷学生是昂贵的,包夜10元才划算。

现在嘛,200元开个房,大家都还要争着付账。章彦翔说:最后大家分配了下,我负责房费,队长负责酒水,水平最差的那个负责外卖点餐……

为此,章彦翔在订完房后,特意把自己电脑里珍藏的《星际争霸1.08版》安装程序拷了U盘,“万一酒店里淘汰了星际呢,万一版本不一致呢,以往万一哦!”

各位看到文章的朋友,您去过电竞酒店吗?为什么而进去?是否和章彦翔与风宇一样,为了别的目的而去呢?不妨在评论区八一八。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