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雅莉

今年暑期档最大的意外,除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异军突起,就是《扫毒2》超10亿的票房成绩了。

上映一个月,《扫毒2》的票房已达12.93亿,远超大众预期。可以说,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前,是《扫毒2》撑起了暑期档的半壁江山。“港片救市”一时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的情况了。早在去年的国庆档,《无双》就凭借高口碑横扫12.73亿票房,逆袭同档期被人看好的《李茶的姑妈》和《影》。今年四月,《反贪风暴4》也拿到了7.95亿票房,凭一己之力带热了一向冷清的清明档。

可以看到,从《无双》到《反贪风暴4》,再到如今的《扫毒2》,近年来港片抬头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而在即将到来的七夕档,又有一部港片即将上映——由张家辉和古天乐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下简称《使徒行者2》)。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作为一部由港剧IP改编的电影,《使徒行者》在三年前的暑期档,曾以6.05亿票房成为当时的黑马。三年后再次来袭,能再创票房新高吗?在《哪吒》依然猛烈的进攻下,《使徒行者2》面临的压力并不小。

但在上映前夕,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和本片的监制刘伟强、导演文伟鸿聊了聊,发现本片延续第一部的“兄弟情”主题,在内容和制作上又有新的突破。港片稳扎稳打的作风在这部作品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高度成熟的制作模式、适应时代发展的改编和精准而又长情的受众,让新港片在内地市场的表现越来越稳,且不时出现让人惊喜的黑马之作。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兄弟情”

作为热门IP的续作,《使徒行者2》讲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对童年兄弟意外失散,30年后因一桩罪案相见,两人已身处不同阵营。随着对罪案调查的深入,一个多年来隐于幕后的恐怖组织渐渐浮出水面……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通过影片的标语“殊途重聚”,不难猜测,这对兄弟虽然身处不同阵营,但兄弟情谊仍在。警匪、卧底、兄弟情……虽说是全新的故事,但《使徒行者2》保留了这一IP最核心的三个元素。这也是港片一直以来给人留下来的印象。

“我们要拍的是观众没看过的故事,而不是自我限制,把故事的可能性越变越小。”作为“使徒行者”这一IP的创造者,文伟鸿这样解释开启全新故事的原因。五年前拍电视剧版《使徒行者》时,他就想了很多格局更大的故事,但因为预算不够,难以在电视荧屏上实现。在开始操刀《使徒行者》系列电影后,这些没拍出来的故事,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这次《使徒行者2》的核心情节,就来源于文伟鸿当年的构思。故事框架有了,内容怎么填?“往回看”是文伟鸿最常和编剧说的话。《使徒行者2》的编剧关皓月,同时也是剧版《使徒行者》和电影版《使徒行者》的编剧,每当创作遇到瓶颈时,文伟鸿就会“回头看”:当初这个题材哪个地方最吸引你?你创作的初心是什么?

“悬疑烧脑”是使徒行者系列的一大特色。从小爱看悬疑小说的文伟鸿,热衷于在剧本里设计连环扣,构建层层反转的烧脑情节。港剧《使徒行者》之所以在当年风靡全国,就是因为在故事开篇就抛出一个悬念:有五个卧底,去向不明。观众沉迷于猜卧底的游戏中不能自拔。

《使徒行者2》中同样有“猜内鬼”的情节。“在确定剧本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非常紧密的计算。”文伟鸿说。在第几分钟设置一个反转,在第几分钟让观众缓口气,这一系列的故事都经过严密的计算和测试。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使徒行者2》没有把重点放在制造反转上。相比前作,它没有那么多悬疑烧脑的情节,重在体现兄弟情。毕竟好作品的核心在于能唤醒观众的情感记忆,引发共鸣。“警匪”和“卧底”只是牵引情感的戏剧元素,“兄弟情”才是《使徒行者》系列永恒的主题,也是港片的魅力所在。

如果说《使徒行者》的核心在于呈现身份焦虑,主角在兵与贼双重身份之间迷茫、纠结,那《使徒行者2》的重点则在于情感焦虑。主角面临的不再是《无间道》式身份危机,而是《英雄本色》式的情感危机。当兄弟俩因正邪殊途站在对立面,他们要如何面对彼此?比起猜卧底,两兄弟难测的命运,更让人揪心。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和很多香港导演比起来,文伟鸿是个怀念旧世界的人。他记得,有次在一个和幕后工作人员的饭局里,一位朋友表示,都什么年代了,拍江湖义气的电影肯定不行。这个观点得到了在场很多人的认同。文伟鸿当时没有说话,心里却很不服气,谁说拍兄弟情过时了?这才有了《使徒行者》系列。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想必很多人都还记得,电影《使徒行者》中的经典台词,“做兄弟,在心中。”在电影结尾,张家辉饰演的蓝博文为了救古天乐饰演的邵志朗,与匪徒同归于尽,丝毫不在意邵志朗之前曾背叛过他。

在《使徒行者2》中,“兄弟情”这一主题得到了进一步深化。从目前的预告片来看,张家辉、古天乐和吴镇宇之间,既有拿枪互指的经典场面,也有并肩作战的镜头。这样的画面让人不得不回忆起《英雄本色》《纵横四海》这样的经典港片。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回归港片经典母题,致敬港片黄金时代,是近年来新港片在内容上的一大趋势。从《追龙》讲述黑帮老大发家史,到《无双》中周润发双枪上阵,再到《扫毒2》中兄弟陌路刀兵相向,“正邪对立、双雄并肩”的经典故事仍有市场。

但在保持原汁原味的港味基础上,创作者又进行了一些微创新。这次《使徒行者2》就融入了特工、谍战等新元素,把一个发生在香港的警匪故事扩大成了一个横跨全球的反恐故事。“这次的故事格局更大了,不是所有港片的故事都发生在黑社会。”《使徒行者》的监制刘伟强说。在他看来,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兄弟情,黑帮时代已经远去,更都市化、更国际化的故事才符合当下的社会。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远赴缅甸和西班牙拍摄,港片走向国际化

国际化,首先体现在故事背景的转变上。《使徒行者2》的故事发生在香港,但随着案件的发展,又涉及到缅甸和西班牙两地。这是国内剧组第一次到缅甸拍摄,也是第一次在电影中呈现西班牙的特色节日奔牛节。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其实当初联系缅甸方面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太大把握。”文伟鸿说。剧组联系了缅甸政府和旅游局,把拍电影《使徒行者》时在巴西拍摄的素材拿给他们看。缅甸方面也很好奇,为什么这部电影要在缅甸一条主要公路上拍摄这么多大场面。

最后,考虑到剧组的诚意以及电影上映后对当地旅游业的带动作用,缅甸方面与剧组达成了合作。文伟鸿还记得,第一次去缅甸开会时,警方、军方等十几个政府部门的人围了一桌,一起讨论如何在主要公路上拍摄追车、爆炸等惊险场面。这是缅甸首次开放给外国电影团队拍摄,当地政府格外重视。

最终,在缅甸苏雷宝塔对面的一条主干道上,剧组一连拍摄了枪战、爆破、飞车等多个重要场景,甚至还出动了直升机。开拍前,动作导演钱嘉乐在一张大地图上,用汽车模型做了预演。正式开拍时,为了保证真实效果,剧组决定用真车拍摄撞人场景,用古天乐的话来说,就是“让我体会到了粉身碎骨的感觉”。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整个拍摄的过程中,刘伟强有时来探班,就在后面坐着,偶尔提一些建议。“港片的动作戏一向很厉害,但动作戏要和文戏有交流。”曾拍过《无间道》系列,拥有多年经验的他,从不在细节上干涉文导,但常在大方向上给出建议。

电影《使徒行者》的监制是王晶。老一辈香港导演,如今都开始提携后辈。在文伟鸿眼中,这两位导演都给了他很高的自由度,从不影响他的个人风格。“他的优点就是看问题很细,在现场经常跟各部门沟通,拍摄的每个细节都很清楚。而且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拿到手。”刘伟强说。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导演文伟鸿在片场

这种坚持造就了《使徒行者2》中的名场面——西班牙奔牛节。在《使徒行者2》的结尾,有一个多方混战的飞车段落。怎样才能拍出这种混乱的状态呢?早在筹备阶段,文伟鸿就瞄准了西班牙的奔牛节,“奔牛节那种热闹、紧张的氛围特别适合呈现这种疯狂的状态。”

但在和西班牙当地的制片团队接触时,对方告诉他们,以往电影中从来没有真正呈现过奔牛节。大家都是拍拍外景,然后用绿幕合成。但文伟鸿依然坚持实拍。拍摄时,剧组请了一些驯牛的专业人员,控制现场的牛。在西班牙拍摄的部分,剧组筹备了七八月,拍摄了20多天,最终从大量的拍摄素材中找出了能用的镜头,连缀成了一场完整的奔牛节飞车段落。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其实不止《使徒行者2》,国际化也是这几年港片发展的一个大趋势。《无双》的故事涉及到加拿大、泰国等地,《扫毒2》也去了菲律宾取景。相比内地,香港的制片流程更靠近好莱坞,多年来早已形成一套成熟的制片体系,在海外拍摄的经验上也越来越足。工业体系的成熟和内地资本的注入,让港片越来越不满足于讲述香港本土的故事,而是把目光投向海外。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质量和市场越来越稳,港片在内地迎来复兴

成熟的工业化体系,带来的是越来越标准化的产品。大部分港片的质量都在及格线以上,还时不时有让人惊喜的作品出现,比如去年的《无双》。在许多观众眼中,有张家辉、古天乐等老熟脸,有惊险刺激的大场面,有经典的“正邪对立”“兄弟情深”等主题,就值得买一张电影票。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港片的基本盘依然在两广地区。据猫眼专业版,给《扫毒2》《反贪风暴4》等港片票房贡献最高的城市都是广州,东莞也贡献颇多。在大盘乏力,同档期缺少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港片的优势更加明显。同档期无片可看,港片至少是个不会出错的选择。

相比《扫毒2》,《使徒行者2》要面临的挑战更多。尽管这部电影在七夕当天上映,是同档期唯一的大片,但在现象级影片《哪吒》的进攻下,前期有一定压力。不过,如果《使徒行者2》的质量过硬,能扛过这一波,在八月底《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来临之前,本片都有较大的票房增长空间。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香港导演们在努力融入内地市场。本片的监制刘伟强,同时也是《烈火英雄》的监制,他本人执导的《中国机长》还将在国庆档上映。和很多香港导演一样,他来内地后也开始拍主旋律电影,如2017年的《建军大业》。谈起内地市场,他直言“现在的观众要求很高”。如何更好地把握内地市场,把香港电影的特色和内地观众的审美结合起来,他也在不断学习。

作为TVB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导演,文伟鸿拍过的港剧无数,距离观众更近。他很清楚,内地观众想看的就是曾经的香港。在《使徒行者2》中,满天飞的白鸽,用双枪上阵的张家辉,还有师父吴镇宇和两个徒弟之间的关系,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黄金时代的港片。

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焦点中国网

北上的香港电影导演,逐渐分出两条路。成熟的老一辈导演,逐渐走上监制的道路,想把积淀了几十年的港片拍摄经验传承下去;有潜力的新人导演,在这批老兵的帮助下,有的去拍主旋律大片了,有的则负责再现经典港片里的旧世界。要么热血要么怀旧,投资方想得很清楚,内地的观众想看什么。

香港警匪片越来越稳了。类型化的故事,成熟的工业体系,稳固的受众基本盘,再加上古天乐、张家辉等人的轮流坐庄,香港人终于找到了一条既保留香港特色,又吸引内地观众的中间道路。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古天乐们终有老去的一天,等这一天真正到来时,港片又将如何自处?

或许,这一辈老港星们落幕,正预示着下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在主旋律电影之外,看似只有情怀的传统港片将不再是人们记忆中的港片,而是以全新的面貌走向全世界。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港片打破地域限制,讲述更宏大、更国际化的故事。人们将不再在意电影的“出身”,唯一的标准就是“这是不是一个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