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国内草根音乐人来说,很长一段时间内,靠音乐吃饭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狭窄的上升通道,过于复杂的审核标准、难以触达制作宣发途径,扼杀了他们登上舞台、进入主流音乐圈的梦想。

同时,一大批好音乐也被拒之门外。

后来短视频平台的兴起,给到每个人都能表达自己的机会。许多以往并不知名的音乐人也得以把他们的作品、歌喉在众人面前尽情展现。虽然他们中很多人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作品旋律并不复杂、词藻也不尽华丽,但往往靠着真情实感的吐露动人心弦。

在成为快手音乐人前,胡子歌靠着在大排档卖唱维生十六载,惨淡时一天收入不足20块。身边无数人规劝他可以换个工作,过更体面的生活,他却难以放下手中的吉他和坚持多年的音乐梦想。他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成了歌,但听众只有大排档里的寥寥食客。

这种窘境直到胡子歌注册快手后才得以打破,他街头卖唱的视频意外的在“老铁”中走红,也让更多人听到了他的歌声。如今胡子歌在快手上已经拥有317万的粉丝,他的一首《曾经的记忆》被快手用户使用超过数十万次。

“感谢快手平台让我们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让我们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胡子歌在自己的快手账号下如是写到。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在快手,这样的音乐人还有很多。自从2018年4月快手上线音乐人计划以来,越来越多的草根音乐人被发现,他们在快手收获听众的同时,也得到了赖以生存的保障。

不过在他们当中,向往进入主流音乐圈,做一名真正的“歌手”仍是不少人心心念念的梦想。如何进一步挖掘放大草根音乐人的价值,实现他们的音乐梦想,快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1月23日,快手联合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共同发布了“音乐燎原计划”,旨在为更多有才华、有理想的音乐人提供音乐孵化基地、内容展示平台以及出圈活动的跨平台造星计划。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快手+流媒体,如何帮助老铁实现歌手梦

数据统计目前国内音乐行业拥有近3500多万的曲目规模,数十万的原创音乐人,但超一半音乐人作品没有被收听,只有一部分原创音乐人发布超过2张专辑或EP。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为了维持生计,多数音乐人无法全身心投入音乐事业。调查显示,国内全职音乐人占比仅为一成。

曝光渠道的匮乏直接影响了音乐人收入,也造成一定量上的人才流失,许多底层好音乐也因此没有被发现。虽然快手此前已经通过“快手音乐人计划”、“快手音悦台”、“快手好声音”等一系列活动帮助中腰部音乐人找到了自己的受众,但显然,快手认为自己还能做更多。

“整个音乐行业大体上分三段,上游是歌曲的生产、制作和发行以及版权维护等;中间这一段就是歌曲的宣发;下游就是线上线下的变现环节。”快手音乐业务负责人袁帅告诉娱乐资本论,此前快手更多涉及的是中间的宣发环节,很多音乐人现在会去快手宣发歌曲。但对于更多在快手上土生土长的优质音乐人来说,快手并没有很好的拿整个音乐行业的资源加持他们。

为了改变这种境况,也为了使中腰部的音乐人获得更多宣发资源。快手联合QQ音乐、酷我、酷狗、全民K歌共同打造了“音乐燎原计划”,要从流量、推广、变现等层面扶持音乐人,为更多创作者提供音乐孵化基地、内容展示平台。

具体实施为,快手未来一年仅直播就要拿出200亿流量为音乐人提供精准扶持,优质音乐人除了能够在快手得到持续曝光外,音乐更联合QQ音乐、酷我、酷狗、全民K歌四大平台,帮助他们在制作发行、版权维护等方面提供更专业的服务。这意味着更多中腰部音乐人不仅能够在快手上得到真金白银的反馈,在四大流媒体平台上也能获得相应的流量分成。

除此之外,快手也会联合四大平台为这部分音乐人提供上百场演出机会,完善他们的商业变现能力。

“对于快手来说,目前月活已经突破4亿,用户更加多元且粘性强。并且我们一贯秉承普惠流量的分发机制,让老铁们喜欢的作品都能有一定的曝光。”袁帅表示,过去音乐行业是自上而下的去梳理音乐人和内容,往往最头部的这些艺人明星获得的资源更多;而快手是反向成长起来的,音乐人更偏长尾。但是此类音乐人的内容和能力反倒是传统的音乐行业缺失的。

“所以快手和QQ音乐、酷我、酷狗、全民K歌的合作,也是希望把这部分音乐人挖掘出来输送给他们,用他们深厚的行业背景和成熟音乐人培养体系,让这些老铁们能够享受到音乐行业里面最好的资源,为他们服务和创造价值。音乐人后续带着更好的作品填充到快手站内来,增加快手的内容供给,这些更好的内容也可以让他们更高效地获取粉丝和流量,快手站内的变现效率也会因此提高。”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流媒体和短视频不是敌人

无论你承认与否,在过去的一两年里,至少有超过一半的“爆款歌曲”是被短视频平台推红,进而火爆全网的。

短视频在传播上的天然优势使其在音乐宣发的话语比重不断加码,而宣发能力对于目前极度缺乏曝光资源的音乐行业来说重要性也不言而喻。甚至越来越多的明星歌手也纷纷开辟自己的短视频账号,作为其歌曲的宣发重地。因此也有人断言,短视频平台在音乐产业深耕会不断威胁到传统流媒体平台的地位。

此前一位业内人士也向娱乐资本论透露,目前国内短视频平台拥有高流量、强算法的优势,一旦转型或增加业务到流媒体播放,将对传统流媒体平台造成颠覆。

不过在袁帅看来,短视频和流媒体平台之间并非敌人,而是互惠互利的。

“目前短视频行业和流媒体音乐行业的音乐受众分别超6亿,但目前双方的音乐属性还有很大的差异。比如流媒体平台上有很多明星艺人的资源,而在短视频平台上火的那些歌,其实都不是头部的明星艺人的歌。”袁帅告诉娱乐资本论,“并不是流媒体平台的用户不喜欢这些草根歌曲,而是被埋没了,没有被用户发现。”

袁帅举例,此前快手将站内风靡的《兴风作浪》、《天蓬大元帅》两首歌曲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联合宣推,也起到了很好效果。其中《兴风作浪》经过推广,歌曲在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的最高日播次数上涨6倍、收听人数增长了2倍;而《天蓬大元帅》最高日用户收藏量增加了60%,收听人数增长50%。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过去你可以看到很多人只是在快手上面看到一个短视频,因为短视频喜欢上了那个配乐,然后再去流媒体平台上去搜整个歌,形成一个互补的场景。这次和我们想重新打造和融合一个唱、听、看、演的各环节完整的生态。打通线上视觉听觉歌曲形态,延伸至线下。实现全方位共同引流,发掘更多爆款新人、新歌,不断打破商业价值天花板。”袁帅表示。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音乐对于快手来说,意味着什么?

以往用户对于快手的印象更多的停留在偏向生活化的社区,自从去年起,快手开始不断加码音乐,意欲何为?

袁帅表示,音乐在短视频的平台里面起到了加持整个生态的作用,一首好歌如果到了短视频平台里面,是可以极大地促进短视频的生产消费的,“因为大家可以拿着这个音乐在短视频上玩出很多花样来。”

“比如我昨天看到一个短视频,一位母亲她拍摄自己非常小的婴儿。那个小孩胖乎乎的,满身都是肉褶子,这位母亲去拨弄小孩儿身上的这些肉褶子时搭配了一首弹古筝的音乐,整个画面极具喜感。这个短视频也在爆发式的传播。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可能性,在看和听的场景里存在无限可能。”

数据也显示音乐在快手用户的使用音乐的场景比例正在逐渐提高。快手音悦台负责人魏玉龙表示,快手的音乐主播数量超100万,每日音乐直播场次大于20万场,每日音乐直播观看总时长相当于1500年以上,入驻快手平台的音乐人也在迅速成长。

过去一年,快手音乐主播Top500总涨粉超8亿,拥有1万粉的主播平均日开播1小时,平均月收入超3000元;拥有100万粉的主播平均日开播2.5小时,平均月收入在10万元以上,快手音乐主播收入正随着粉丝数和直播时长的增加翻倍增长。

快手联姻流媒体,老铁也能当歌手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布的《2018年音乐消费者洞察报告》显示,全球86%的用户通过音视频流媒体听歌,其中52%的人通过视频的方式收听音乐。业内人士预估,这个比重在今年还会进一步提升。

袁帅也告诉娱乐资本论,快手做音乐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摸索,不过碍于目前在整个短视频行业里,音乐业务此前没有成功案例可以参考,“所以我们之前也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希望能更好的为老铁们创造更大的用户价值。”

事实上,快手此次联姻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推出“音乐燎原计划”也并非全无质疑,比如有人便担心短视频音乐和流媒体的不断交融,会产生更多的“口水歌”和“糜糜之音”。

对此,袁帅的回答很是中肯,“我们知道老铁们喜欢这样的音乐,我们把这样的音乐推给他们。我不认为这件事情错了……我们不能轻易的把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判定为错的,应该尊重每个人听音乐的权利,”

或许审美的好坏我们很难下判断,不过比起这些争论,我们更欣赏快手在背后对底层音乐人真正的扶持。毕竟在国内,让音乐人吃饱饭才是提升音乐水准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