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雅莉 编辑/谢维平

“看现在电视剧这收视率,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正处于前所未有的电视剧盛世呢。“ 最近一个月,电视剧整体收视率都处于近几年的最高点,有网友因此调侃。

四台收视同时破2已成为常态,五台收视破2的盛况也不时出现。可是在以往,五大卫视在播剧能同时破1都很不容易。现在的真实收视情况到底如何?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看一眼广电总局从去年12月开始推行的收视综合评价大数据系统,大概很多人就能冷静下来了。真正收视率破2的剧只有《新世界》一部,且根据说明,该收视率为“统计周期内有关剧目每集综合收视指标均值”,即统计基数为全部在这一时段内观看该剧的观众,约等于两台收视叠加。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但是对比这几周广电发布的收视率,又能发现单部剧集的平均收视确实在稳步上涨。目前的收视盛况,到底是不是春节+疫情人们无法出门导致的昙花一现?

为了找出近段时间收视大盘屡创新高的原因,娱乐资本论统计了从春节至今热播的三部电视剧《新世界》《绝代双骄》《下一站是幸福》和刚开播的两部剧《完美关系》《安家》在csm59(59城)、全国网、酷云和广电视听大数据四个平台上每周的平均收视率,得到了五组数据。

最后,我们把前三个平台的收视率除以广电收视率,得到了一个系数。如果以广电收视率为标准,系数越偏离1则意味着偏离度越高。

在计算出同一部剧在59城、全国网和酷云的收视率后,娱乐资本论得到下表: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经过对比,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1、 春节+疫情确实有红利,大年初一以后,电视开机率提高,在播电视剧收视率普涨。

2、 最近两周卫视csm59收视率虽然屡现五台破2盛景,但从各平台收视率相对广电收视率的系数逐渐走低这一点来看,各大卫视和剧集最近的收视率反而和广电收视率偏差更小。

3、 酷云收视率最接近广电数据,csm收视率距离广电收视率偏离度最高。以最近一周为例,除已完结的《绝代双骄》外,四部剧的csm59收视距离广电收视率偏差度由高到低依次为:《完美关系》>《安家》>《下一站是幸福》>《新世界》。

4、 几乎所有卫视剧都是刚开播时csm59收视率距离广电收视率偏差最大,之后数据和广电收视率越来越接近。

5、 《新世界》csm59收视系数高,全国网收视系数最低,说明这部剧贡献收视率的主要是城市用户而非农村用户,《绝代双骄》反之。这和卫视的受众基础也有关系。

五台csm收视齐发大水?事实上数据反而更接近广电

能明显看出,酷云数据和广电数据最接近,系数稳定在0.7~1.2之间。59城收视率和广电数据相差最大,CCTV8《绝代双骄》的csm59收视率一直都只有广电官方数据的70%左右,但《新世界》等剧的csm59收视率则常常达到广电数据的两倍。

不排除csm59城收视率有受到污染的可能,但各平台计算方式的不同也会造成数据差异。据了解,csm59城和全国网的收视率采用的是传统的样本户采集方式。而传统的样本户采集方式主要采用目前世界上最为普遍的两种方式——日记卡和收视率测量仪。这两种方式的缺点在于样本户规模小,容易被操纵。一旦被人为干扰,数据的代表性和可信度将大大削弱。

但据人民日报报道,去年新推出的广电视听大数据系统汇集了全国1.4亿有线电视、IPTV用户直播收视行为数据,会对海量的数据进行采集、清洗和分析,全流程自动化、封闭化处理,防范人为操纵,大大提高了数据造假的成本。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而酷云收视系统则表示是基于10亿+用户测算的实时数据,数据来源于终端的实时数据回传,终端包括智能电视机和机顶盒。这和传统的样本户采集方式有很大不同,由于用户基数巨大,人为操纵难度也较高。

但是,计算方式的差异并不能解释最近五大卫视csm59收视率为何都普涨。看一下各平台五大卫视收视率除以广电收视率所得的系数,就会发现,各大剧集csm59收视率和广电收视率的偏差度反而越来越小。

如《新世界》,从2月1日起,csm59系数就由2.4左右下降到2以下;从大年初一起在湖南卫视独播的《下一站是幸福》,csm59和全国网收视率都高于广电官方数据,但系数已由开播时的2.2降到收官时的1.7。

所以,各大卫视剧收视普涨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春节+疫情红利。广电总局官方数据显示,1月25日~2月9日,全国有线电视和IPTV较去年12月份日均收看用户数上涨23.5%,收视总时长上涨41.7%,电视机前每日户均观看时长近7小时。电视剧方面,电视剧日户均收视时长较去年12月份提升15%,《绝代双骄》《下一站是幸福》《新世界》单频道收视率均破1。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疫情期间,在白天播出的老剧收视率相比往年同样有所提高。比如湖南卫视从2月2日开始重播的《女医明妃传》,酷云收视率最高破0.8,从2月12日起白天播出的《芸汐传》,酷云收视率最高破1。或许是考虑到疫情暴发,排播的这两部剧还都和医学相关。

不过,随着各大企业相继复工,春节和疫情带来的“收视红利”正在下降。以许多观众爱当背景音乐开着的央视新闻频道为例,除春节后第一周酷云收视率猛增外,此后四周收视率稳步下降。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相比之下,黏性更高的电视剧红利消退较慢,所以春节过后到现在一个月,在播电视剧的收视率仍在上涨。但等这一批剧播完,新一批剧如《完美关系》《安家》等能否继续维持高收视率,还得打一个问号。

疫情期间收视普遍虚高,谁才是真正的爆剧?

第一部吃到春节+疫情红利的剧是湖南卫视的《下一站是幸福》。该剧刚好在大年初一开播,又是深受女性观众喜爱的都市爱情剧,适合放松心情。无论是csm59、全国网、酷云还是广电视听大数据,除开播首周外,《下一站是幸福》的收视率都保持在1以上,是所有在播剧中表现最稳定的。

但2月18日《下一站是幸福》收官后,接档剧《完美关系》的收视率明显下滑。尽管开播四天csm59的平均收视率高达2.565,甚至比《下一站是幸福》的2.458还高,但全国网、酷云和广电收视系统的数据都显示,《完美关系》的实际表现很一般。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多达70集的《新世界》,从年前播到年后。和其他电视剧一样,《新世界》也是刚开播时csm59收视率和广电数据相差最大,之后随着剧情渐入佳境和春节+疫情的来临,csm59系数越来越低。不过和《下一站是幸福》的四网俱稳不同,《新世界》的全国网收视一直偏低,几乎从未过1。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绝代双骄》则恰恰相反,全国网收视一路走高,csm59收视相对偏低。这或许和各收视系统的统计基数和计算方法不同有关:csm59统计的是全国59座重要城市的收视率,全国网的收视则包含了乡镇和农村。

可见给《新世界》贡献收视率的多为城市观众,看《绝代双骄》的则农村观众更多。同样的,《新世界》接档剧《安家》,全国网系数也和《新世界》差不多,稳定在0.7左右。接连两部剧如此,说明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播出平台:东方和北京卫视的城市受众占比更大,央八农村观众更多。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由于广电视听大数据只统计了《安家》开播第一天的数据,所以目前还无法说明《安家》今后的收视率如何。但从开播时1.952的csm59系数可以看出,《安家》开播第一天csm59收视率和广电收视率的偏差比刚完结的《新世界》(csm59系数1.625)要大。但本周《安家》热度持续上升,可以想见,后续起csm59收视率和广电收视率的差距或许会进一步缩小。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至于从2月23日起,浙江和江苏卫视开始联播的另一大剧《我在北京等你》。目前广电视听大数据尚未统计这部剧的收视率,但对比最接近广电数据的酷云收视率和csm59收视率,会发现相差较大。以2月26日收视率为例,59城收视率江苏卫视破2,浙江卫视为1.6,但酷云收视率双台都徘徊在0.3左右。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总的来说,近一个月的“电视剧盛世”主要是疫情红利造成的结果,不同于一些观众所认为的“收视注水现象越发严重”,事实上各卫视csm59收视率反倒比春节前更接近广电收视率。但随着各行各业相继复工,以后再想重现“五台破二”的景象就难了。

而随着广电视听大数据的推行,越来越多的卫视开始采信这一数据。就在几天前,东方卫视公众号还专门发了一篇文章(目前该文章已删除,图源见水印),虽然广电大数据没有把联播剧各卫视的收视率分开计算,但通过这篇文章中披露的数据,也能管窥目前各台的真实情况。

疫情下卫视收视率空前繁荣,我们技术性地给它脱了下水

如今,广电收视综合评价大数据系统已经上线了两个多月。最初广电总局推出视听大数据,是为了遏制收视造假乱象,为行业提供一个客观、真实的评价数据标准。如今来看,已经初见成效,这一个月各台电视剧收视的大涨更多是因为疫情红利,而非注水越来越严重。

不过,因为大家都无法出门而造就的“电视剧盛世”毕竟只是昙花一现,如果接下来还能出现多部“双台破2”的新剧,才能说电视剧市场真正迎来了爆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