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家当之无愧的万亿级房企。


不过,这个万亿是“负的”。

image.png

然而,最引人瞩目的却是这家房企的负债指标。


业绩显示,该公司目前总负债约为11909.95亿元,公司总体资产负债率达到88.28%。

image.png

这家房企就是绿地集团,那个号称 “中国最懂政府的开发商”的房地产企业。


image.png

即使这样的万亿负债和资产负债率,也还是绿地集团经过半年降杠杆的结果。


就在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绿地自己介绍,截至目前,集团在加大力度主动去杠杆,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全年初步数据显示,短短数月间,绿地现金短债比快步提升,累计提升幅度超40%;净负债率明显下降,累计下降近50个百分点;剔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逐步回落,有息负债总额较高点下降约450亿元,单月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正且持续稳步提升。

然而,看似降了杠杆和负债,倒霉的却是绿地的合作方。

image.png

合同就该服务的价格计取方式为2.5万元/月,共计服务3个月,合同总额为7.5万元。智取文化在约定时间内完成了合同义务,但时隔半年,绿地集团并未支付任何对价。

image.png

然而,绿地欠广告费绝不止西南一处。


image.png

根据媒体发布的催款公告,欠的基本上都是广告费,绿地集团东北大区分别欠哈尔滨乐居191.64万元、欠哈尔滨房天下90.82万元、欠凤凰网房产84.42万元、欠安居客哈尔滨站17.6万元、欠新浪黑龙江10万元,合计欠款近392万元。


image.png

image.png

欠媒体的钱也就罢了,这些从几十万到上百万的广告费放在绿地身上都是小钱。


更关键的是,绿地也开始拖欠政府应付款了。

image.png

据悉,沈阳绿地置业欠缴土地出让金的这两宗地成交于2011年8月17日。

image.png

也就是说,如果从今年开始计算,这比政府欠款已经十年之久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家“最懂政府的开发商”变成了”最坑政府的开发商”,而且天眼查还显示沈阳绿地置业另外一些信息。


image.png

这家企业所涉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广告合同纠纷等不少于15项,所涉裁判文书风险多达19项。其中因多项欠款未偿还,沈阳绿地置业法定代表人徐伟被法院要求限制高消费。

image.png

然而,更让人更糟心的是绿地楼盘在2020年掀起了全国性的维权潮。


据某自媒体统计,全国绿地至少有多个地方和项目发生了维权。

image.png

别的城市细节了解不多,我所在的郑州市绿地本身项目就不多,但是每一个交房的新项目基本上都发生了规模不等的维权问题。


比如,绿地海珀兰轩,豪宅减配。


image.png

比如,绿地璀璨天城,楼体整体下沉。

image.png

更不要说,绿地承诺为郑州市二七区承建的地标性建筑绿地二七双子塔,也放了鸽子,成了郑州市房地产界的一个笑话。


但是,请注意,这不是一个项目或者一个区域,由于项目公司或者经理工作不得力造成的维权,而是遍及全国,系统性,规模性的维权。

image.png

这些年,绿地在圈外名声不好,在圈内名声也很一般,尤其是去年发生了一场圈内闻名的“绿地绿帽事件”。

image.png

image.png

此外,举报人还报陈军有严重经济违纪,挪用绿地集团公款,并通过洗钱收取巨额非法所得。


事后,尽管涉事主体陈军被开除,但与此同时也牵扯出绿地集团涉嫌腐败、挪用国有公款、洗钱等严重违纪问题,以及内控失效等管理上的漏洞。

说实话,很多吃瓜群众只关注了桃色新闻,然而却忘了这样一个事实。

绿地集团集团内部管理能混乱成什么样子,才能让一个高管一边潜规则实习生,一边大把捞钱9000万。最后把这个蛀虫揪出来,不是靠公司内部的反腐机制和监察部门,而是靠这个女实习生丈夫的举报。

管理界有个著名的“海恩法则”: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一个桃色事件暴露的恐怕不单单是这两男一女的事情,更暴露则是整个绿地集团从内到外管理的混乱。而这种管理上的混乱则很大程度上造成了绿地集团从全国数个城市,整体性项目维权的爆发,而全国维权的爆发则加剧了绿地资金链的紧张。

所以,从这一系列事件看出来,绿地的糟糕已经不是一人、一项目的问题,而是整个公司从上到下,这个集团从总部到集团层面的问题。这种糟糕,不是一天,一年造成的,更不可能在一天、一年之内治愈。

所以,2021,请慎买这家万亿负债房企的任何楼盘。

因为房产价值的前提是品质,品质前提是管理和资金链,当一个公司资金链超级紧张无法支付供应商款项,当一个公司管理八面漏风,能指望它给你交出基本合格的产品吗?

image.png

时间拉回到2013年——


那一年,万科销售额为1709亿,绿地是1625亿元,增速上,万科是21%,绿地是53%。

单从销售额上看,2013年,绿地的销售总额与万科只有80多亿元的差距。

若从销售面积上看,绿地已经超过万科跃居第一,绿地集团2013年完成预销售面积超1660万平方米,较上年增长38%。

2014年,房企带头大哥万科将2014年的销售目标定为2000亿元,而近日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讲话中称2014年的地产销售额要冲2400亿元,新年的愿望是把万科从房地产行业老大的宝座上拉下来。

用张玉良的原话讲就是——(万科和绿地)“也就是两个项目的差距”。

当一家企业只用营业额,增长率,发展速度衡量一切,眼里只有土地、销售额和回款,那么不管它发展有多快,等待他的,一定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