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牛年开工第一天,国内癌症早筛迎来历史性时刻。

前些日子备受市场关注的诺辉健康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股票代码“6606.HK”,IPO发行价26.66港元/股。截至收盘,股价较发行价上涨215%,总市值达到351亿港元,坐实“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

image.png

值得一提的是,诺辉健康此次公开发售获超额认购4133倍,全球发行7659.8万股。诺辉健康联合创始人兼CEO朱叶青敲钟现场激动的表示,“上市开启了诺辉健康的新征程,初心不变,我们任重而道远。”

诺辉健康成功IPO背后,是三位北大同学不离不弃,坚守、奋斗7年的结果。随着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北大同学们也开启了牛年第一轮造富盛宴。

image.png

相关资料显示,诺辉健康2015年成立,是中国癌症筛查市场最早一批拓荒者。

公司旗下产品,包括:肠癌居家筛查的“常卫清”,粪便隐血居家自测器“噗噗管”,肠道生态健康多维检测产品“常卫友”,覆盖肠癌、胃癌、宫颈癌等中国高发癌种。

image.png

特别是“常卫清”,去年拿到国家药监局核发的第一张癌症早筛产品注册证。正是因为拿到“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让市场赋予诺辉健康诸多期待。

据了解“常卫清”可以做到“无创无痛”,通过粪便就能完成检测,且阴性预测值高达99.6%,简单而言,只要“常卫清”检测结果为阴性,就能够基本排除肠癌风险!
能做出如此精准排癌的产品,即便在全球范围内都比较少见。
诺辉健康为何这么牛?一切还要回到7年以前。
北大才俊、金融公司高管朱叶青,2013年去美国硅谷出差,参与了北大88级同学的聚会。会上,各位同学大谈美国癌症早筛产品cologuard的前景。
作为现场唯一一个非专业人士,聪明的朱叶青提出大胆想法:中国癌症早筛落后,如果能把cologuard模式复制到国内,不仅中国癌症早筛技术得到提升,还能带来一个巨大市场!

image.png

令他没想到的是,刚提出建议,随即就得到了另外两位北大同学的支持:一位是,长期从事肿瘤药物研发的陈一友;另一位是,擅长体外诊断领域的吕宁。

说干就干。“两个医药专家+一个金融高手”珠联璧合,由此开启了漫长的创业之路。
在这个创始团队里,陈一友负责把脉趋势,吕宁负责做好产品,朱叶青负责做大公司。朱叶青有创业想法,也与其自身经历相关,他永远无法忘记母亲胃癌晚期经历的那段痛苦时刻。
他认为,癌症早筛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可以早点排查出来,就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由于是第一次创业,三位创始人显然没什么经验,疯狂投入研发,弄得公司账上一度就剩100万元现金,随时都有关张的风险。况且,癌症早筛彼时在中国犹如一张白纸,现实残酷比理想期待来的更现实。
商量之下,朱叶青决定赌一把:他把公司账上最后一笔钱拿来搞了一场癌症早筛的高端论坛,请来“中国肠癌早筛第一人”、原浙江医科大学校长郑树教授坐镇。郑树教授一席话,打动了台下无数嘉宾与投资人,为癌症早筛释放出一个充满前景的未来。

image.png

image.png

艰难前行的诺辉健康,后续能获得大量VC/PE关注,还要感谢两个人,即同为北大88级校友的熠美投资合伙人叶庆与胡焕瑞。

image.png

这两位投资人与诺辉健康创始团队相识已久,并帮助其成功完成了A、B轮融资,正是在叶庆、胡焕瑞的帮助下,诺辉健康开始在业内崭露头角。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诺辉健康成立至今已获得6轮融资,吸引一众明星资本加入。包括:
2016年,获得君联资本、软银中国资本等2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获得软银中国资本、启明创投、君联资本等2000万元B轮融资;
2019年,获得软银中国资本、君联资本、启明创投、熠美投资等6600万美元C轮融资;
2020年4月,获得美国杜克大学、软银中国资本、启明创投等2000万美元D轮融资;
2020年7月,又拿到启明创投、华润正大生命科学基金等3000万美元E轮融资;
2021年,获得GIC、博裕资本、南方基金等1.24亿美元Pre-IPO融资。
其中,启明创投加仓4次,软银中国资本加仓4次。这两家VC/PE都是医药领域有名的猎手。然而,即便拿到资本,创业过程中,团队还是遇到很多问题。癌症早筛与癌症诊断不同,所面对的是更大规模群体,临床试验入组样本量巨大,加之国内整体处在摸索阶段,诺辉健康每走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当中要有一位创始人打了退堂鼓,都会功亏一篑。
需要注意的是,诺辉健康虽得到一众明星资本垂青,公司仍没摆脱“烧钱”局面。数据显示,2020年前9个月,诺辉健康净亏损达到5.34亿元,研发投入与销售成本占据了公司主要支出,外界认为,公司此时选择IPO,还是需要资金,缓解两端压力,尽快商业化。

image.png

不过,这或许正是资本看好诺辉健康的部分。研发投入越多,诺辉健康旗下产品才能拥有壁垒,在市场中展现出更多可能性。此前,“常卫清”已收获不错口碑。

某专家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常卫清”类产品的作用不单是早筛、排查,更重要的是可能改变国人对健康二字的关注度,由不情愿到情愿。相关数据显示,国内约50%的人不愿意主动接受肠镜检查。真到了需要检查那一步,发现,为时已晚。
“常卫清”的特点是可居家进行检测,防患未然。
灵活、便捷、实用的特性让该产品成了诺辉健康的营收支柱。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常卫清”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76.6%、67.1%,2019年销售毛利率达到69.3%,若能将产能提升,仅“常卫清”一款产品就会为诺辉健康带来较大利润空间。
诺辉健康方面表示,目前公司在北京、杭州设有PCR实验室,总产能为每年150万次测试,广州实验室测试设施将于2021年Q1全面投入运作,预计实现每年新增50万次测试产能。

image.png

随着诺辉健康在港IPO,2021牛年第一轮造富盛宴吹响启动号角。

其实,在春节最后一个法定假期,2月17日,市场对诺辉健康的期待就已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暗盘交易火爆:较发行价26.66港元/股,暴涨162.19%,成交3.06亿港元。
如果昨天有人暗盘买入诺辉健康,一手就能赚到2万港元。
当然,相比昨天赚嗨的人,22号才算是真正的“开工大吉”。截至港股收盘,诺辉健康暴涨215%,总市值达到351亿港元。辛苦创业7年的北大同学们总算没有白辛苦。

image.png

招股书显示,IPO前,公司创始人之一的陈一友持股13.48%,为公司最大股东;连续重仓的启明创投持股10.52%,为最大外部机构股东;朱叶青通过NHYJ Holdings也持有部分股权。

若以诺辉健康351亿港元首日市值计算,在股权不发生变动情况下,陈一友拥有47亿港元身价;启明创投持股市值37亿港元。
对于国内癌症早筛的未来,多位券商分析师指出,“国内部分早筛产品落地可期,早筛检测将成为癌症市场的下一个爆发点。”拿最常见的结直肠癌为例,2019年,结直肠癌筛查市场普及率仅16.4%,美国却达到了60.1%,这说明早筛仍处在汪洋大海。
既是机会,亦是挑战。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原院长赵平曾表示,“作为普及层面,产品必须符合3个条件:一是,技术成熟,获得国家批准;二是,价格合理,老百姓要能接受;三是,国家得付得起那么多钱。此类产品要想进入公共卫生项目,依需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国元证券研报指出,当前,癌症早筛产品单次检测价格仍然较高,医保覆盖仍需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癌症早筛的需求,限制了早筛的普及。国内肠癌早筛产品定价在1000元—2000元之间,高于肠镜检查价格,成本控制是未来早筛企业需要攻克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