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翟元元

停牌2个交易日之后,苏宁易购迎来最大反转。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引入深国际以及鲲鹏资本两大国有战略投资。
交易完成后,苏宁易购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公告显示,深圳国资拟148亿元受让苏宁易购23%股权,按照6.92元/股的价格,合计受让21.41亿股。

image.png

苏宁易购表示,引进国资战略股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夯实全场景零售核心能力,提高公司资产及业务的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符合公司未来战略发展方向,更能推动企业长期战略的实施落地。

受复牌公告影响,3月1日,苏宁易购复牌首日一字涨停,报价7.70元。
光大证券最新研报称,苏宁易购引入深圳国资优化股权结构,或带来电商区域格局形成北京京东,杭州阿里巴巴,上海拼多多,深圳苏宁的新态势。
还有分析认为,此次国资入股可部分打消投资者对苏宁易购短期资金与集团债务的疑虑,未来公司的调整变革,以及与深圳国资的协同效应值得期待。
对于苏宁易购来说,引入国资,借助国资力量和资源,苏宁易购在第四个十年迎来崭新的起点,重新聚焦零售主赛道,锚定零售服务商战略目标,未来有望通过充足的弹药以及资源整合重新夺回零售第一名的位置。

image.png

资本为何看好苏宁易购?

深圳国资入股苏宁易购让许多人始料未及。
2月25日,苏宁易购发布股权转让公告,预计转让比例20%至25%,并透露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一时间市场上关于买家的各种预测传闻四起。
2月28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最终尘埃落定。公告显示,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将持有苏宁易购8%的股份,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
深国际和鲲鹏资本。两家皆与深圳国资委有关,深国际为深圳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国资委直接和间接持有鲲鹏资本100%权益。
事实上,苏宁易购同深圳的合作早在2017年便有迹可循。2017年,江苏苏宁物流与深创投不动产共同发起设立物流地产基金,基金目标总规模(含首期基金)为人民币300亿元,实现管理仓储规模达到1200-1500万平米。
最近一次合作是在去年11月底,苏宁易购旗下深圳市云网万店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A轮融资,深创投领投,其余7家战略投资者中还包括深圳市罗湖引导基金,融资金额60亿元人民币。
总的来看,深圳持续看好苏宁易购,意味着资本市场对于苏宁易购战略模式和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
国资入局苏宁易购属于典型利好,复牌之后股价涨停事实便已证明。
苏宁的价值正在被重新评估。苏宁易购2月26日披露的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苏宁易购实现商品销售规模4163.15亿元,线上销售规模占比近70%。其中,Q4营收同比增长13.75%,云网万店平台商品销售规模同比增长33.67%。
线上销售规模增速变快,零售云销售规模实现逆势翻倍增长,云网万店销售规模增长明显,还在去年完成60亿A轮融资。
苏宁易购凭借过去多年积累布局,已经形成线上线下多元且丰富的零售场景。在线下,苏宁易购网络覆盖全国,拥有苏宁广场、苏宁家乐福社区中心、苏宁百货、苏宁零售云、苏宁极物等各类门店。
在线上,苏宁易购线上通过自营、开放和跨平台运营,在电商零售企业中位居前列。
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苏宁是一家被严重低估的公司,做了很多有价值的零售探索和建设,是我们持续关注的案例。”在他看来,国有资本的进入,释放的信号很强烈,即拥有扎实商业基础设施的企业值得投资。

image.png

张近东继续执掌苏宁


苏宁易购控制权变更公告发布之初,苏宁易购未来走向引发外界诸多猜测。
最新公告显示,本次股份转让事项实施完毕后,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持股比例为16.38%,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5.45%,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9.99%,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苏宁易购将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但张近东仍为苏宁易购第一大表决权股东,拥有表决权比例21.83%。
这意味着,国资入股互联网企业更多属于财务投资,即使国资入股,不会对苏宁易购运营产生影响。经营权还是交由原来的管理团队,苏宁管理团队运营团队不会受到影响。
对于深圳国资来说,让最懂苏宁的人继续运营公司或许是眼下最为明智的选择。而执掌权杖三十多年,张近东无疑是最懂苏宁的关键掌舵人。

image.png

企业发展的眼光与魄力,本质上是由掌舵人决定的。张近东的格局与布局无疑对苏宁的发展方向与前行速度有着决定性影响。他曾说,“一个没有前瞻性和大格局的企业,往往会在大变局中迷失方向,遭遇大溃败”。“企业家精神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要有敢于走出自己舒适圈的魄力。”

过去三十年,在张近东主导下,苏宁进行过多次自上而下的转型与自我革命。
最初苏宁以线下空调批发商起家,后来尝试从批发业务转型零售,再由零售转为全国家电连锁;之后苏宁转型做互联网零售商,大力发展电商。去年苏宁升级公司战略目标,重新定位为“专业的零售服务商”,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和方式发展零售。
从崛起到现在,苏宁三十年间历经无数场战役,也自我革新进行过多次转型。友商从老对手国美,到互联网小弟京东,再到新零售玩家。
比起后起之秀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早在1999年就开始研究8848并承办“新浪电品商城”;2005年,苏宁还组建B2C总门店并上线 “苏宁网上商城”。2010年专门上线苏宁易购。
张近东曾指出,苏宁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互联网。为拥抱互联网,苏宁品牌历经两次变更。由苏宁电器改为苏宁云商,再由苏宁云商改为苏宁易购。而品牌变更背后,折射出苏宁对转型的坚定决心。
张近东曾表示,苏宁转型初期,没有标杆可以参考,很多时候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他们坚信一点,线上线下融合的O2O模式一定是未来零售业的大势,他们坚定的将线上线下的商品、服务、体验等全流程打通。
对于一家积累线下经验20多年的零售巨头而言,打破过往路径依赖,开辟一条没有坐标没有参照物的全新路径,既需要眼光,也需要魄力。
正是在掌舵人这种不断走出舒适圈,不断跳出惯性思维、传统思维的归零心态主导下,苏宁得以在三十年零售江湖里依然屹立,成为无法撼动的一支关键力量。从传统经营到智慧零售,从一家店到一万多家店,从几个人到30万员工。
张近东始终是苏宁的灵魂人物。

image.png

第四个十年,苏宁轻装上阵

“2021年,注定会成为苏宁发展过程中意义特殊的一年,也必将是苏宁近十年发展的转折之年。”
2月初,张近东曾如此预判苏宁下一个十年发展。如今看来,国资入股确实是苏宁第四个十年发展的重要拐点。
过去三十年,苏宁努力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不断做加法,延展自身业务边界。
企业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要尝试突破能力边界,探索更为多元的商业模式,构建更为坚固的护城河。然而一旦创新业务对主营业务形成掣肘之势,收缩战线变得势在必行。
在不久前的开工首日,张近东在内部强调,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张近东表示,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2021年,苏宁要实现从商业模式向盈利模式的转变,从零售商向零售服务商的升级。
大象转身起舞,苏宁面临第四个十年中一场尤为关键的战役。

image.png

而随着国资入股,资本加持,苏宁有望注入更充足的资金和资源,加速公司战略转型。张近东等管理者掌舵意味着既定变革策略得以延续,苏宁易购坚持的智慧零售、全场景零售以及零售服务商战略有望在资金投入下得到加速推进。

国资入驻对苏宁来说意味着更多隐性利好,比如更开放的资源对接,政策与融资利好等等。极大利于金融授信、政府采购与供应链整合等方面。
公告显示,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深圳市属国企共同围绕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苏宁易购进行综合赋能;协调相关方为公司及其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
引入深国际,意味着苏宁与深国际在物流领域将全面展开合作。物流是流通的核心竞争力,此举可以进一步强化苏宁的物流能力、提升物流效益和价值,夯实苏宁易购的核心能力。
引入鲲鹏资本,有助于和深圳本地企业的深度协同,深耕华南市场。鲲鹏资本是一家以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企业,为深圳市属国有全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服务于深圳市国资国企改革和产业转型升级,集合了深圳市优秀的国有企业的资金和资源,致力于通过母子基金联动整合优质资源,推动深圳市产业布局优化和协同发展。
苏宁易购透露,未来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依托深圳国资本地资源优势,无疑可以助力苏宁全面提升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和企业品牌知名度,有效提升市场占有率。
综合来看,引入国资后充满无限可能,苏宁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