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雅莉


“先说态度,躺平任嘲,观众是有权利评价的,包括批评,所以批评的绝对不会拉黑。”


上个月中,《斗罗大陆》尚未完结之时,编剧王倦在微博上回应了《斗罗大陆》面临的改编争议。作为网文界顶级男频IP,电视剧版《斗罗大陆》无疑引人注目。

image.png

王倦能改好这部大IP吗?对这位因成功改编《庆余年》而火速出圈的“网红”编剧,观众也寄予厚望。


年轻人群像模式,生动幽默的对话,还有情节上的层层反转……这部典型的“倦式”作品播出后,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喜爱,但也引发了部分原著粉的质疑——为什么要改动主角人设?为什么要去掉穿越设定?男频IP剧到底要如何呈现世界观和塑造人物?面对观众的疑问,王倦和我们进行了一次坦诚的对话。

image.png

谈改编:拎主线、合人物,剧情发展要体现人物性格


娱资:您最早是怎么接触到《斗罗大陆》这个项目的?这个项目最吸引您的点是什么?


王倦:2016年的时候我就在和新丽谈这个项目。在那之后我开始重读原著,整理大致的分集和时间点,一直延续到正式开始创作剧本,当中还是花了不少时间的。


这个项目本身是有自己特性的。首先想象力很丰富,整体概念清晰,人物情感都有自己的表达,所以我还是挺有兴趣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它进行影视化改编。


image.png

娱资:您觉得这本书的精髓是什么?


王倦:可能每个人感觉不一样,我只能从个人方面来说一下。我个人觉得原著的精神应该是热血、坚持还有成长。面对各种压力和反对力量,主角和团队那种迎战命运的勇气,还有书中呈现的友情、爱情和亲情,也很真挚感人。小说有一股少年的生气蓬勃,有一股青春独有的力量。

   

娱资:小说里出场人物很多,还有各种各样的支线。作为创作者,您是怎样理清主次,然后把主线提炼出来的?


王倦:原著小说确实人物挺多,但主线还是比较清晰的,支线并没有太庞杂。整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少年成长变强的过程。主角从一个台阶迈向另一个台阶,然后逐渐面向越来越广阔的世间,所有所谓的支线都是为这个服务的。


所以改编整理的时候,我主要是在原著里几个需要转场的“大地图”之间拉一条大致的线索,让事件推事件,让每个场景转场之间都能做到有机衔接。


娱资:您觉得和《庆余年》相比,在改编《斗罗大陆》时,改编的侧重点、改编方式上有一些变化吗?


王倦:这肯定是有的。因为这两个是类型不同的故事。首先,这两部剧的对话风格不同,且不能互换。你如果把《庆余年》的主角换到《斗罗大陆》的世界,会发现他们的语言逻辑都是不同的,对话方式也格格不入。每部剧都应该有自己的特性和风格。

image.png

娱资:和《雪中悍刀行》比呢,《雪中悍刀行》是一部武侠剧,和《庆余年》《斗罗大陆》又不一样。您在改编时,一般的操作流程是怎样的?


王倦:首先要重读原著,而且是从改编的角度去读一遍。从改编的思路来说,我个人经验其实挺简单的,几句话就说清了。


一是在人物塑造的时候,尽量贴着剧情发展走,剧情在推进的同时也要展现人物性格。因为这三部剧的人物都比较多,很多人的出场的时间都不会特别长,所以要在短短几场戏里,尽量体现人物性格,让观众记住他。


再者,如果发现支线比较多,还是要理一条主线出来。也就是把所有的高光画面、原著精彩画面,包括一些支线用一条主线把它们连在一起,每个场景的变化还要有逻辑。有时改编主线确立后,你会发现原著里已经写到了一点,但没有写全。这时你就要想法设法把它补全,让人觉得这部三四十集的电视剧里,起码主角的行动线是很鲜明的。如果不提炼这条线,观众会觉得拍得很散。


最后,众多人物你得整理一下,有些功能相似的角色可以合并。如果是分季拍,有些后期才比较重要的人物,可以暂时不在这季出现。因为他的高光本来就在后期,与其让他们露个面不被记住,还不如放在未来再出现。


改编这三部作品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要找到每个角色的发光点。把自己的情感放进去,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不管什么题材,情感本身是不会落伍的。


image.png

娱资:您认为什么样的改编才是贴合原著?


王倦:贴合原著这件事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我改编走的路线是保留原著的大线和经典场面,可能会动一些人物性格和细节。原著的精神,我试着把它表达得更外化一点。

image.png

谈争议:设定不同人设也要变,很多细节改编是为了分季

  

娱资:我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网上一些原著粉的评价,他们会觉得唐三和小舞的性格跟原著里面没有那么贴近。


王倦:这些评价其实我都看过,我还是挺理解的,因为我自己看小说时,也希望影视改编别改太多。其实这是一个权衡的过程,挺两难的,影视化改编的时候考虑的问题确实要多一点。


关于唐三的性格改编,首先,因为剧里去掉了穿越这个点,如果唐三不是穿越来的,上来就是一个很沉稳、一切尽在掌握的形象,是很难立住的。第二,如果不改性格,他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性格是没有变化的。从电视剧的角度来说,这样主角的设立是有问题的。出于这些考虑,我才让唐三这一季有一个成长期。

image.png

面对原著粉的争议,我自己也在反思。如果想做下一季,这其实是一个吸取经验的过程。下一季要做好原著的爽点和人物发展之间的平衡,既保持每一阶段的爽点,也能让人物的性格还能保持在原著粉的概念之中。


好在现在唐三基本上已经成长完成了。再做第二季,他的性格基本上已经比较贴合原著,不需要再有一个什么再成长再变化的过程。总之,我觉得有争论是好事,因为到现在为止,所有的IP改编都还是摸索着前进,有这些争议起码可以指明方向,让我们了解观众希望看到的是什么。


娱资:您刚刚说到,没有办法保留穿越这个点。我比较好奇,为什么不能像《庆余年》那样,用写小说的方式保留穿越设定?


王倦:主要是不想重复自己。而且原著里面唐三很多对话不像《庆余年》里那样,现代词汇这么重,如果去掉穿越设定,整个故事照样能成立。其实从原著来说,穿越设定中最关键的就是唐门那条线。重立唐门这条线还是在的,总体来说应该不会太影响。

(注:小说中唐三是从唐门世界穿越来的,唐门是和武魂体系对立的关键故事线。剧中去掉了穿越设定,但保留了唐门线。)


娱资:其实原著整体上还是一个大男主开挂的故事,现在的剧本从第六第七集开始就变成了群像的模式,跟您之前的《大宋少年志》很像。从一开始您就确立了年轻人群像的故事模式吗?

image.png

王倦:确实在分季的时候就已经考虑这个问题了。可以拿现实做个对比,第一季就是一个少年离开家庭进入学校,初步面对社会的时期。这段时期朋友是非常重要的,还有朦朦胧胧的爱情萌芽。所以在第一季里面,唐三首先是让这7个人团结起来的关键人。


总的来说,这7个人是因为唐三成为团队的,他们也彼此成为对方的依靠和力量。我在做的时候,就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或者有自己独特的性格,所以才会花费笔墨,尽量让观众记住这每一个人。当整个团队都立住了,唐三作为灵魂人物就显示了他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第一季结束在魂师学院大赛的终结,也代表着学院的时代结束了,绚烂的青春结束了。下一季时,他们已经各自离开学院,迎接一个庞大冰冷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唐三就要靠自己来面对一切,完善世界观和善恶理念,然后再把七怪伙伴一个个地重新找回来,让曾经的热血再次燃烧。


但这样的话,第二季就没有很多时间和空间来描述七怪的其他人了。所以这一季必须把他们做扎实。这样下一季他们再次重聚,才能燃起来。很多细节上的考虑,都是为了分季。

image.png

谈市场:改编不分男频女频,任何题材都要和现实共鸣


娱资:从受众的角度来看,您觉得《斗罗大陆》主要的观众群体是谁?


王倦:主要还是年轻的观众,还有很多原著粉。但我在改编的时候,想尝试一下能不能让其他受众群也能去理解和接受一下。有些人可能没有看过类似题材,但一定体验过学校生活,有青春回忆,是不是他们也能在看的时候找到自己似曾相识的点?

image.png

除了年轻观众之外,可能有一些孩子也在追剧,包括这些孩子的家长。咱们也不说什么教育意义,没必要,但是起码你得有人性光辉在里面。


娱资:因为玄幻类型相对于《庆余年》这种偏历史类型的,受众要窄一些,您在改编的时候怎样降低它的理解难度,让其他的受众也能够接受?


王倦:这个其实是蛮大的问题。为什么偏历史或者现实题材的作品,观众接受度会比较高?因为你在做剧的时候,就算不考虑世界观怎么塑造,观众也能大致理解内在逻辑和剧情走向。但玄幻类型首先要有一个世界观构架,要把这个庞大的、充满细节的设定灌输给观众。


改编的关键在于,要让观众潜移默化地接受这个世界观。为什么用“潜移默化”这个词?我觉得不要把一个庞大的设定,在刚开始的时候就统统推出来,一股脑地解释给观众。他们认为这样观众可能接受了,后面就顺理成章讲下去了,但是这很难。一大堆规则突然铺在面前,观众是很难接受的,根本还来不及消化。


最好还是从故事从人物开始,一点点展开。你跟着人物走,跟着事件走,让设定在故事发生的过程中循序渐进地展开。


image.png

娱资:关于世界观铺陈这方面,您能举一个例子吗?是怎么控制世界观铺陈的节奏的?


王倦:这个节奏因剧而异。首先,这个故事得按一个现实剧的逻辑正常地发展,它的起承转合在哪里?就比如《斗罗大陆》,唐三就是观众的眼睛,观众跟着他第一次接触到武魂,跟着他一起去探索这个世界。要尽量做到不要让主角极大篇幅地超越观众的认知,营造出一种绚烂世界一点点出现在面前的感觉。


娱资:大家说男频一直都是跟女频区分开来的。创作者在做剧的时候,可能确实不会想到平衡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的需求。但确实两性的想法不一样,咱们在创作时如何求得最大公约数?


王倦:改编的时候,确实不会想到的是男频还是女频。剧本改编最基础的工作就是做人物立主线,这些和原著是男频还是女频没关系。当然,在改编过程当中,如果发现这部剧很多受众点、情节线更偏向男性的审美,还是得考虑一下怎么能符合女性的审美。总体来说,大家都是人类,还是有共通点的,我们要尽量找到双方的共通点。


娱资:能举个例子吗,比如说像《庆余年》里面林婉儿在书里面形象是女神,形象比较单薄。我们在改编的时候怎么让人物性格更丰满,让男性受众和女性受众都可以接受?

image.png

王倦:有时候这可能不仅仅是细节方面的调整,更是角色的人生观问题。比如林婉儿,我就特地加了很多她对情感的追求。她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不为所谓的权势妥协。同样的,在《斗罗大陆》里,我加了很多青少年团魂融合的点。包括唐三、小舞,戴沐白和朱竹清之间,也加了一点点情感。


这种对人生观的调整,其实不仅仅是为男频或者女频服务,也是为观众服务。很多网文里,要么是男性特别强,女性完全是为了他活。要么是女性特别强,所有男性都在帮助她在成功,完全不会在乎自己,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我希望尽量做到每个角色都为自己而活,有自己的人生观。哪怕是玄幻题材和历史题材,也要跟现实有一定的共鸣,如果抛弃时代性讲故事,容易引起观众的厌烦。

   

娱资:今后还会有很多男频IP也会改编成影视作品,您怎么看待男频IP剧的未来?比如从类型上来看,现在成功的还是像《庆余年》这类距离大众生活比较近的戏,还有很多题材比如科幻、西幻,就没有被搬到荧屏上。


王倦:男频改编剧发展到现在,成功的失败的都有,但就像你说的,还是更贴近观众的剧市场接受度高一点。至于其他类型,我觉得最难改编的是西幻类型。很多这方面的网文我看过的,故事和人物都特别好,但是你没法让东方人染了头发,互相叫外国名字,这画面就特别违和。所以这方面就先考虑动漫化,然后影视改编考虑跟国外影视公司合作,观感上的问题才可能解决。


这么多类型,我觉得科幻是挺好的一个类型,科幻的网文IP可能会是一个影视改编的方向。因为科幻网文的悬念、故事性本身都挺强的。但它和玄幻一样,需要考虑如何让观众更好地接受科幻概念。只要把这个做好了,再把人物情感做扎实,大部分科幻题材都可以跟现实题材兼容并蓄,既能引发共鸣又能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