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作者丨顾见

监制丨阑夕


3月最畅销的“商品”不在李佳琦直播间,而在港交所。


据券商数据显示,截至发稿,百度孖展暂时募集金额473亿港元,超额认购近34倍。3月17日晚,百度公布全球发售价,国际发售与香港公开发售的最终发售价均为每股252港元,业内人士普遍看好百度前景,认为该发行价有助于股票流通,给上市留出了水位,对百度的信心更在于其在AI领域的技术、应用和商业化能力。

image.png

过去半年以来,百度股价上涨超过120%。即将回港二次上市,港股投资者可能有很多疑问:现在“上车”百度是应该“赚一票就走”,还是做好长期持股准备?作为一家成立21年之久的互联网公司,百度还有没有指数级增长的市场空间?而问题的答案,决定了市场愿不愿意给予其更高的“龙头公司溢价”。

很长时间以来,没有几家互联网巨头的价值判定标准像百度一样备受争议,介于极度低估与前景不明的两极分化之中。站在2021年起点,资本市场已经开始用钱投票。对于每天都在使用百度产品的潜在投资者来说,也是时候擦亮眼睛重新审视二次上市的百度了。


image.png

搜索在反复唱衰中依然坚挺


在移动互联网进程中,百度的搜索基本盘可以算是饱受质疑。无论交出怎样亮眼的财报,人们似乎总是停留在“搜索场景将被不断分流”的思维定式里。以至于,只要有公司跳出来宣布“进军搜索”,就会有看衰百度的声音出现。

于是市场很草率的根据“基本盘决定上层建筑稳定性”定律,对百度的“巨头认证”给予了降权处理,并把打分结果直白体现在PE值上:虽然拥有百度App这样的现金牛,但百度的PE值明显低于其他以在线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大型企业。即使经过2020造车消息提振后,这个尴尬事实仍然没有完全得到修正。

但另一个现象开始被市场捕捉到,昔日信心满满对百度搜索“喊话宣战”的平台已偃旗息鼓。有的选择卖身巨头,有的逐步改变了业务重点,有的干脆讲起新故事避免被拿来与百度搜索横向对比。在这其中不乏“视频搜索”等听起来性感的概念,但在业务逻辑上还是根据视频的文字内容进行搜索抓取,始终没有走出百度定下的游戏规则。

来自百度的官方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百度招股书披露,百度在过去十年里始终保持着中国第一搜索引擎的成绩,2020年市场份额为72.7%。2020年12月,百度App的MAU已经达到5.44亿,成为中国第一的搜索加信息量应用程序,在搜索、信息流广告领域均保持领先地位。根据百度2020年12月31日第四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第四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03亿元,同比增长5%;归属百度的净利润为69亿元,连续四个季度超市场预期。第四季度,百度核心实现营收231亿元,同比增长6%,环比增长8%。


image.png

面对行业内外的多重夹击,百度App依然实现了稳中有升。另一方面,百度App的扩容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以好看视频、爱奇艺、百家号、百度动态、直播业务构建的泛娱乐生态;以百度知道、贴吧、百科、图片等内生业务叠加微博、知乎等内容渠道实现的搜索结果多样性,双管齐下完成了产品心智的再定位。


从技术视角来看,百度搜索基本盘是百度大数据、算法、AI优势的集中体现,这理所当然可以被视为一场属于技术的胜利。

不过我更倾向于通过战略视角理解百度的搜索基本盘:以BAT为例,阿里巴巴早期与eBAY的较量中,通过免费开店模式击溃对手完成了基本盘建设;腾讯系的微信,则是以自我革命的方式为自己锁定了新十年的入场券。赛道特性也好,核心团队风格也罢,总之二者都是通过竞争式破坏实现的“开天辟地”。

所以你会发现,在电商和社交战场,擅长竞争式破坏的参与者总能成为“市场奇兵”对二者的基本盘造成不同程度的威胁。这是因为,竞争式破坏往往建立在“自我否定”的基础上,核心逻辑在于推倒重来

反观百度,虽然发展过程中没有颠覆式的惊人之举,也没有“大开大合”的野蛮扩张,但始终保持着自我进化的节奏。即使遭遇强敌也不会自乱阵脚胡乱否定现有产品,更不会轻易改变既定目标。这种以线性优势累加为商业原则的打法,在市场环境发生剧烈变化时,会遇到严峻挑战甚至被误以为是“不思进取”。不过一旦形成约定俗成的“行业规则”和“心智标准”,就极难被撼动。

除了稳固的基本盘外百度还在开辟新的阵地:随着YY被并入百度移动生态,百度2C收入将得到质的飞跃。截至2020年12月31日,YY直播的净收入、毛利及净利润分别占百度收入大盘的9.3%、8.9%和16.5%。如果百度与YY直播能发挥协同效果,这个数据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百度的基本盘价值和长期主义,理应得到重估。


image.png

新业务“抬头”,打开增量空间


与其他国内互联网巨头一目了然的“边界扩张”战略不同,百度的新业务总给人以“抽象派”的画风:看起来很美,却道不出一二三。观察人士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做“市场不会犯错”。而在实操层面,市场看不懂一项业务的前景时会下意识的“给予0估值”或不予估值。这直接导致百度三大新业务百度智能云、自动驾驶、小度助手一定程度上沦为“免费期权”。

好在,随着百度的新业务价值逐步凸显,“免费期权”终于等到了兑现时刻。

百度智能云,在公有云市场比较特殊。顾名思义,百度智能云的亮点在于与AI深度绑定后的智能化解决方案。用一个粗浅的比喻,智能云与传统云基础设施的区别就像传统高速公路与智慧公路。传统高速公路仅满足“通行”功能,唯有升级到智慧公路才能更好的配合自动驾驶、车路协同完成更高规格的目标。

同理,对于金融保险、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需要纵深发展的行业来说,百度智能云的AI能力是不可或缺的枢纽。比如,中国人寿财险与百度智能云在反欺诈方向联合打造的智能反欺诈平台,上线以来挽回欺诈金额上亿元;百度智能云的“天算”成为徐工挖机大数据平台的重要支撑;北京海淀城市大脑“样板间”背后也能有百度智能云的力量。2020年第四季度百度非广告收入42亿元,同比增长52%,其中就有云服务的贡献。

自动驾驶,一直是百度的王牌。截至2020年底,百度Apollo获得专利数2900件,获得测试牌照总数超200张。百度Robotaxi测试车辆是国内上路最早、测试规模最大的车队,在数据积累与算法上具有明显优势。招商证券的《智能驾驶系列报告》显示,百度将L4技术降维并布局了舱驾云图四大业务,产品已经逐渐成熟且具备量产条件,其中小度OS与高精度地图市场份额领先。

image.png

相比于谷歌Waymo的纯技术输出,百度自动驾驶的产品化空间更大,与产业链的结合也更加紧密。能够实现特定场景无人驾驶的威马W6车型,就搭载了与百度Apollo协作研发的全球首个“云端智能无人泊车系统”,目前该车型已经进入预售阶段。


小度助手,是百度在语音搜索时代的开篇之作,具有成长为AI时代“超级入口”的潜力。当下小度助手尚处于小试牛刀阶段,主要目标在于建立用户心智、撬动IOT生态。目前来看这两大目标进展顺利:

通过《王牌对王牌》等头部综艺,小度助手知识百科、在线教育、亲自互动方面的能力得到充分曝光,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12月,小度助手月语音交互总次数达62亿次,小度助手第一方硬件设备月语音交互次数达37亿次,比去年同期增长66%。

IOT方面,小度DuerOS广泛适用于音箱、电视、冰箱、手机、机器人、车载、可穿戴、玩具等多种场景及设备,并通过小度智能设备平台和小度技能开放平台向合作伙伴、开发者赋能。小度旗下自主产品亦取得亮眼表现,最新的《IDC中国智能音箱设备市场月度跟踪报告》显示,在智能屏细分市场领域,小度以63.4%的市场份额保持绝对领先。主打AI协作能力的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也在陆续抢占市场。

事实上,百度三大业务一直在为集团开疆拓土。尴尬的是市场对此的反应却慢了许多:有媒体统计,自2020年三季度财报后,为百度AI业务现单独估值的券商数量明显增加。其中,为智能云业务估值的券商由3家上升至14家、为Apollo估值的券商由5家上升至14家、为DuerOS估值的券商由0家上升至4家。可见,百度新业务的增量空间一直都在,只是被选择性忽略。

从这个维度看,市场不是不会犯错,而是会用市场的方法完成纠错。随着百度赴港二次上市,相信会有新的纠错机制不断被触发。届时,百度的股价还会得到进一步正反馈。

image.png

AI逻辑强势回归,

跑通“技术产品化”公式

资本市场不喜欢雪中送炭,尤其对于新概念、新逻辑,小甜甜与牛夫人很多时候是一步之遥。

就好比2019年,百度股价的至暗时刻。

资本寒冬叠加AI市场的“只出不进”,让一种恐慌情绪在市场蔓延:百度All in 人工智能是不是错了?

彼时谷歌早已卖掉了极负盛名的AI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在第三方视角下,百度的AI投入就像是“荒漠里钻井”。好在2年过去,AI市场完成了去伪存真。AI与传统业务相结合迸发出新的活力,最有代表性的海康威视,从过去硬件销售的路径依赖中,以AI为翘板找到了第二增曲线。多次易主的波士顿动力,也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再加上2021是人工智能企业IPO大年,全行业价值中枢已经悄然上移。百度作为中国人工智能的“估值锚”将受益于AI逻辑的强势回归。

image.png

然而百度面临的问题在于,市场对AI的理解尚显青涩,只愿对实现场景化的AI能力进行估值,而对AI储备的技术深度视若无睹。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苹果的Siri、三星的Bixby极具知名度,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与Nuance公司语音技术的联系。再比如,百度已经连续三年在人工智能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方面位居中国第一,期间市场的反应只是波澜不惊的“已阅”。除了三大新业务被持续低估外,百度在智慧交通、城市大脑等高景气度行业的AI布局也没有得到积极反馈。反观特斯拉,只是公布了自动驾驶订阅业务的设想,就在股价里收获了技术货币化的预期。

资本市场的“双标”最终唤醒了一个“开窍”的百度:无论是携手吉利加入造车新势力,还是在生物医药领域投入上百亿元建设生物计算平台。外界可以明显感觉到,百度正在从“砸技术”向“找场景”过渡。李彦宏也在内部信中表态,希望通过造车将先进的智能驾驶技术第一时间推向市场。

直说了吧,这正是百度最需要补全的短板:一个用自己的技术搭载自己的产品,走向前端的过程。你可以把这个转变理解为,因特尔从没有存在感的幕后英雄到“灯,等等等等”的魔音贯耳。

可以预见,百度“技术产品化”的进程明显将加快。因为从造车这件事上来看,百度以AI为筹码寻求跨行业联盟的共赢策略能够逻辑自治。“技术深度”驱动“产品广度”,具有可复制性。

对于关注百度二次上市的投资者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2021年的百度不需要通过“找故事”提振股价,它的继续前行本身就是一个新故事。反倒是百度的股价应该自行开启“996模式”,早日追上那个真实的百度。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