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作者/刀刀


和所有由流量明星主演的大IP古装剧一样,《长歌行》开播即引发争议。

只不过,这次并没有人说这部剧“抠图”“粗制滥造”,更多的争议聚焦在剧中的动态漫画上。“剧组不想拍大场面” “这是为了省钱吗?”……观众的吐槽让该剧的总制片人鄢蓓始料未及。

在原定的构想中,这种用动态漫画还原名场面的做法,即使不被观众理解,至少也算是一个创新的尝试。“其实我们在剧本初稿出来后,就已经决定做动态漫画了。” 鄢蓓告诉娱乐资本论,做动态漫画的初衷,是为了向原著致敬。

这些动态漫画都是一幅幅画出来的,制作周期长,整体造价超百万元。希望保留原著感是一方面,使用动态漫画的另一个原因是考虑到市场,“用漫画是导演的提议,一方面可以向原著致敬,一方面过多的战争场面可能会消耗观众的热情,所以我们就只保留了一两场战争戏。”

或许《长歌行》的这次尝试并不成功,但创新的精神却值得鼓励。从2016年至今,项目历时五年,鄢蓓也坚持了五年。

image.png

“坚持”的背后是代价。因为坚持保留初唐背景,剧本创作艰难,两易编剧;因为坚持实景拍摄,剧组选择赌一把,在大冷天种出一片“草原”;因为故事是边走边发生的,拍摄时需要不断搭景和改景,统筹的难度成倍增长。


最重要的是,早在剧本阶段,鄢蓓就决定要拍一个有家国情怀的“少年卫国”故事。从一心只为复仇,到为守护大唐国土放弃复仇,李长歌终于找到了内心的“道”。这一主题的确立让《长歌行》不同于传统的撒糖古偶剧,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观看门槛。

是拍一部让观众不停磕糖的甜宠剧,还是拍一部真正的女性成长励志剧?速食时代,选择做后者并不容易,但只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做后者,国产剧才能从速食时代走向精品时代。


image.png

做一部“少年卫国”的女性成长剧


2016年,鄢蓓通过华策影视第一次接触到《长歌行》时,就被这个故事吸引了。

漫画中的李长歌坚韧、聪慧,是国产剧中少见的奇女子。彼时这一项目已经进入开发阶段,有了一版剧本,但鄢蓓并不满意——那是一个传统的以爱情为主的故事,事业线很少。

“我希望看到更多家国大义的部分。” 鄢蓓说。于是,她重新找了编剧团队,并和漫画原著作者夏达见了面。夏达只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保留原著女主独立的价值观,二是不要多角恋。

image.png

这和鄢蓓的想法不谋而合。彼时影视行业正是“大IP+流量明星”公式盛行的时候,披着大女主外衣的爱情偶像剧层出不穷。市场呼吁一个真正的大女主戏,鄢蓓也想呈现一个真正的、不恋爱脑的独立女性。


确立“少年卫国”的主题后,2018年初,新的编剧团队开始创作。彼时主要面临两个问题,其一是人物和人物关系转变的合理性,其二是在历史的虚构和真实之间找平衡。

《长歌行》的故事新颖在于其颠覆性的视角,女主角李长歌乃太子李建成之女,玄武门之变后,她一心想找李世民复仇。男主角阿诗勒隼则是草原鹰师特勤,其养父大可汗常年觊觎大唐。

image.png

如何让女主从想杀了李世民到放弃复仇?这要经历一个漫长的铺垫。电视剧用无数外部事件促成李长歌的心理转变。刺史公孙恒为救百姓甘愿献城并自刎,罗义将军虽恨李世民但仍不肯归降草原,这一切都让李长歌开始思考什么才是自己的“道”。


漫画与电视剧的区别在于,漫画的叙事相对跳跃,留白较多。电视剧的叙事则更为扎实、细腻。《长歌行》改编成电视剧后,需要增添更多细节,让女主角的成长和转变更为可信。

至于爱情线,《长歌行》追求的是“暗糖”。主CP都一心搞事业,爱情线不多,副CP李乐嫣和皓都的爱情戏也要观众拿着放大镜“抠糖”。这对CP的意外走红,值得从业者思考和借鉴:当下观众追CP的方式,已从磕直白的拥抱、吻戏等发糖画面进化到找细节脑补爱情,这或许是对“工业糖精”剧泛滥的一种逆反心理。

image.png

除了人物,编剧团队面临另一个问题是,如何让男女主从对立走向统一。李长歌不可能叛国,阿诗勒隼亦无法背叛草原。两人怎么可能在一起?电视剧的处理是让阿诗勒隼离开草原,寻找李长歌,两人一起追求和平。为了让阿诗勒隼的离开更加可信,电视剧详细介绍了他儿时缺爱的背景,在唯一的牵挂养母去世后,大可汗对他便没了约束力,李长歌反倒成了他毕生所求。


“少年卫国”是整部剧的主旨。这里的少年,不单指李长歌,还有公主李乐嫣。流落民间后,李乐嫣很快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成长为一个能够自食其力的独立女性。这一原创的公主落难线看似和主线关系不大,却和全剧的女性成长主题相扣。

关于历史的真实性问题,《长歌行》的创作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大事件如玄武门之变等的年份和事件不能虚构,重要历史人物的塑造要符合主流价值观。在这个大前提下,《长歌行》对李世民的刻画一定是正面的。剧中的李世民,前期看起来像是主角的对立面,后期才揭晓谜底真相并非如此。在鄢蓓看来,这种“把正面人物复杂化”的做法更有新意。

能够虚构的,是有史实可考但记录不详的人物,或者完全没有记载的小事。比如李长歌,历史上关于李建成之女的记载只有一句“长女李氏”。在有史实可考的基础上,编剧可以自行创作关于这位“李氏”的故事。当然,受史料限制,李长歌这一人物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改变历史事件的发生和结局。


image.png

比如剧中的渭水之盟,历史上确有其事,登基不久的李世民率高士廉、房玄龄等人与颉利可汗和谈,怒斥对方背约。电视剧虚构了颉利可汗试图刺杀李世民,被李长歌救下的细节,但并未改变双方签订渭水之盟后,对方撤兵的结局。

image.png

自己种草、养羊,如何在横店实景拍摄?


在制作层面,《长歌行》的关键词是“前置”。

“我们前期筹备的时间很长,这会为后续的拍摄节省时间。” 鄢蓓说。

早在2019年7、8月份,美术团队就前往重庆等地勘景,还想过到新疆等地实景拍摄草原,但最终由于疫情未能成行。2019年底,《长歌行》在横店建组,由于疫情原因,一直到2020年3月才开拍,四个多月的前期筹备时间相对充足。

早在开拍前,导演就和美术、灯光等部门确立了整部剧的主色调:整体色调偏浅,饱和度较低。美术部门会根据这个色调出图,后期部门也会设置好参数调色,多部门合作先出一个试片,再按照试片标准做后续工作。

以美术部门为例,《长歌行》的美术总监刘京平告诉娱乐资本论,除了幽州场景,《长歌行》中室内场景都是浅色的原木地板。但横店很多室内场景都是水泥地,需要美术部门提前铺地板,“这部分花了很多钱,也下了很大工夫。”

image.png

据鄢蓓透露,整个《长歌行》剧组有六七百人,需要拍大场面时,要征调大量特约演员,甚至会扩充到1000人左右。有时美术和置景部门需要赶工,也要临时增添人手。


之所以有时需要增添人手赶工,是因为《长歌行》是一部“公路片”。女主角从长安一路到幽州、㮶州再到草原,场景一直在变,所以演员很难只在几个宫殿里拍戏。但横店的景不多,美术部门只能边拍边改景。

很多景,只用拍三四天,但搭建却要20多天。为了节省时间,美术部门也要“打提前量”。因为横店的剧组很多,美术部门只能在其它剧组还在拍摄时,和对方协商能不能先进去搭一些基础的景,以延长加工时间。剧中李世民所在的宫殿,就是这样完成的。

为了保证剧的品质,剧中每个景都在横店原景的基础上重新加工过。频繁的改景非常考验制片组的统筹能力,如果前期筹备时工作做得不充分,正式拍摄时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就会陷入混乱。

在《长歌行》的拍摄中,就遇到过不少突发状况。比如拍“渭水之战”的部分需要一条河流,考虑到后期CG做水面不够逼真,美术组提前在仙居找了一条河,搭了座长110米,宽10米的桥。没想到恰逢梅雨季节,开拍前发大水,把桥冲垮了。

幸亏制片组还有备选方案,当天就先拍了其它戏份。美术组则抓紧时间寻找其它场地。河水是不能用了,只能在陆地上找景。但要找一个中间凹,两边凸的“沟渠”也不容易。最终,团队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虽然因为场地偏小,只能搭建一座长55米、宽10米的桥,但好歹不耽误剧组的拍摄进程。


image.png

剧中还有两个重要场景,即可汗的王帐和鹰师的营帐,也来之不易。可汗的王帐是在仙居的河滩搭建的,后期用CG技术拓展草地画面,让它看起来更像广袤的草原。鹰师的营帐,则是在横店找了片空地,开春时洒了草种种出来的草地,“二月份天还比较凉,我们每天洒水,生怕草长不出来。”


不仅草地是真的,剧中草原上的羊,也是剧组买下来一点点养大的。还有剧中男女主拍吻戏时,在前景接吻的两只小鸟,是剧组专门请驯鸟师培训过的。疫情影响了很多剧组的拍摄,但在鄢蓓的努力下,《长歌行》在横店也能实景拍摄。


image.png

平台持续发力下,大女主戏路在何方?


《长歌行》的成功,离不开腾讯视频的支持。

“整个项目做下来,他们从没说过要加感情戏。”鄢蓓表示。2019年初,腾讯视频只看了五集剧本,就决定合作。随后在演员阵容、项目定级等方面,平台也给予了充分的支持和信任。

古装大女主戏一向是平台热衷的品类,也是市场刚需。宫斗剧如《甄嬛传》,仙侠剧如《花千骨》,古装大女主戏永不过时。问题在于,女性市场变化很快,观众希望看到更多新的女性形象、新的女性观念和新的女性故事。

回顾以往爆红的古装大女主戏,要么是有新的人设,如《延禧攻略》中反套路的黑莲花魏璎珞,要么是在情感上做到极致,如以虐恋出名的《花千骨》《香蜜沉沉烬如霜》等。但真正走出自我小天地,描写家国大义的女性成长剧,还是屈指可数。

image.png

《长歌行》愿成为这样一部剧。谁说只有《琅琊榜》这类以男性为中心视角的剧才适合写家国大义、政治清明?李长歌的“寻道”之路,亦能激发观众的家国情怀。在小家与大国之间,李长歌做出了选择,电视剧主题也得到了深化。


另一个《长歌行》超出以往古装大女主戏的地方,在于历史背景的保留。初唐背景下李世民、杜如晦等一个个观众耳熟能详的人物,让故事更为可信。在古装剧审查日益严格的今天,要保留历史背景和历史人名,并不容易。前几年的《长安十二时辰》,就被迫改了人物姓名。

最后,从制作角度而言,《长歌行》制作精良,美术、服化道等都比较精致,在同等量级的古装大女主戏中较为突出。在演员片酬飞涨的前几年,“抠图”“五毛特效”“影楼风”几乎成了古装大女主戏的原罪,但如今古装大女主戏的制作明显精良了许多。

当然,《长歌行》也有遗憾之处。其一是创新的尝试如“动态漫画”的插入打磨不够,需要吸取观众的意见再改进。其二是受演员知名度的影响,许多观众会先入为主地把这部剧定性为“爱情古偶剧”,从而忽略了剧作本身“少年卫国”的主题。

在《长歌行》的基础上,今后古装大女主戏将如何发展?鄢蓓表示,类型糅合是一个明显的趋势,《长歌行》并不是明显的类型剧,历史、战争、悬疑、爱情……如何把各种元素巧妙地糅合在一起,是拍大女主戏的重要课题。


image.png

其二,古装大女主戏通常体量较大,但今后做“大IP+流量明星”的项目要摒弃“一定能成”的心理。观众的审美日益提高,能获得观众喜爱的项目,不仅故事上要有创新点,制作上也不能掉链子。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长歌行》是一个非常均衡的项目,它虽无《延禧攻略》般反套路的人设,也无《长安十二时辰》般天花板级别的服化道,但故事有亮点,制作也精良,没有任何短板。这或许正是它的成功之道。

最后,《长歌行》的热播,说明影视行业的女性力量正在崛起。鄢蓓作为女性制片人,更能洞察当下女性市场的需求,在操盘此类项目时,也会更强调作品中的女性意识。从前不少大女主戏的女主还是会“事事靠男人”,但如今大女主们越来越靠自己了。

“我不信命,我只相信事在人为。”戏中,李长歌以血肉之躯守护大唐。戏外,女性制片人也会在影视行业越来越亮眼,拍出更多真正书写新时代女性的大女主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