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链财社 ,作者链财社长

来源 | 链财社(lcshe2021)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决定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消息一出,比特币价格闪崩,币圈一片哀嚎,比特币矿圈,如惊弓之鸟。
5月25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对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进行了围追堵截。
几乎同一时间,国内的几大矿池,包括莱比特矿池、比特小鹿、火币矿机商城、比特大陆蚂蚁矿池,纷纷宣布屏蔽中国大陆地区IP,停止为中国大陆境内的客户提供服务。
国内的这几大矿池,开始上演跑得快,着手将国内的矿场转移去海外。
其中,比特大陆创始人,现比特小鹿的董事长——吴忌寒,曾经的比特币矿霸,在中国的最严打击挖矿政策出来之前,完成了胜利大逃亡。

2021年初,吴忌寒黯然离开一手创办的比特大陆,带走了比特小鹿、BTC.COM矿池和比特大陆的海外矿场。

2021年2月,吴忌寒将国内矿池BTC.COM卖给了500.com彩票网。高位套现后,吴忌寒只剩下专注海外矿场的比特小鹿。

由此可见,吴忌寒早已料到中国将出台打击比特币挖矿,是国内跑得最快的矿商。
吴忌寒为何能先知先觉?他是如何成为矿圈霸主?美国人为何视他为恐怖分子?

1

1986年,吴忌寒在重庆的一个普通人家出生。从小,吴忌寒就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是一个超级学霸。

2005年,吴忌寒从重庆最牛的南开中学毕业,考上了北京大学。

image.png

少年吴忌寒

在北大,吴忌寒学的是经济学,还选修了心理学。读大学的时候,他的梦想是做一名投资人。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引发了全球经济危机;2009年,23岁的吴忌寒从北大毕业;那一年,很多大学生毕业即失业。
毕竟是北大高材生,吴忌寒如愿以偿,进入了华兴资本做风险投资。
吴忌寒入职那年,华兴资本就把投资方向转向互联网,并押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这让他有机会了解到最新的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对新生事物充满好奇的吴忌寒,发现了比特币。
当时,发现比特币并不容易,那是美国一小波加密技术朋克着迷的东西,在中国只有少数的几十个人了解。
天生向往自由的吴忌寒,被这种非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深深地吸引。
吴忌寒花了三天的时间,去研究比特币的底层技术逻辑。据此,他做出判断,比特币要么能上涨数百倍,要么归零。
于是,吴忌寒发挥自己做投资的优势,向亲戚朋友募集了10万元,在淘宝和门头沟交易所换成了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大概10美元1个。
那个时候,全世界的人交流比特币,都是在一个叫Bitcointalk的论坛,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也是在这个论坛,和全世界的开发者交流。
吴忌寒主动申请,成为了Bitcointalk论坛中文版的版主。他注意到,有一个叫长铗的人,经常在论坛里面宣传比特币。
看到精彩的文章,吴忌寒还给长铗比特币打赏。就这样,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长铗真名叫刘志鹏,是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公务员,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一名出色的科幻小说家。
长铗为了写科幻小说,接触到了比特币。
吴忌寒和长铗线下认识奔现之后,萌生了做一个中国的比特币论坛的想法;于是两人一起凑了几千块钱,租用了服务器,国内最早的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就此面世。
刚开始就只有长铗和吴忌寒两个人在上面写文章,早期用户也就只有几十个人。
精力旺盛的吴忌寒,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为中文。
李笑来也翻译了比特币的白皮书,吴忌寒翻译的版本流传最为广泛,这也奠定了他在币圈的地位。
不过,那个时候的吴忌寒,还是屌丝一枚;他的发迹,需要一场比特币大牛市,以及一个天才型的男人。

2

2012年6月,美国的蝴蝶实验室宣布制造集成电路(ASIC)矿机,这种矿机的算力可以碾压普通的CPU和GPU矿机。

蝴蝶实验室并不打算开源矿机代码,甚至不想公开出售矿机。如果真是如此,蝴蝶实验室极有可能垄断算力,并对比特币发起51%算力攻击,可以摧毁比特币。
就在比特币社区一阵恐慌的时候,中国有两个男人铤身而出,一个是网名为“烤猫”的中科大天才少年蒋信予(详见:《少年天才成一代“矿霸”,3个月豪赚2亿,却离奇失踪!》),还有一个是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的博士生张楠赓。
7月,“烤猫”在Bitcointalk论坛上发消息,他能够研发出ASIC矿机,但缺少资金,需要募集100万元。


image.png

烤猫

“烤猫”将公司分成40万股,每股0.1个比特币,将公司在GBLSE交易所上市。
这个消息被吴忌寒看到了,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他有着敏锐的嗅觉。
吴忌寒意识到矿机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但投芯片的成功率只有30%,他还是愿意赌上一把。
于是,他购买了烤猫公司15000股,押上了全副身家,不成功就倾家荡产。
所幸的是,吴忌寒赌对了。
2012年12月,性能超强的烤猫矿机面世,烤猫公司大获成功。
2013年,烤猫公司的矿场垄断了比特币40%多的算力,一度引起社区恐慌。后来烤猫只保留了20%的算力,剩余的全部卖出。

高峰的时候,烤猫的矿场一个月挖的比特币有4万多枚。这让烤猫公司的股票暴涨500倍,几个月的时候,吴忌寒就成了千万富翁。

烤猫就是那个带着吴忌寒赚到第一桶金的男人,烤猫自己也在短短的3个月赚了2亿。但由于烤猫的第二代矿机研发受阻,再加上投资矿场失败,最终烤猫失踪,淡出矿圈。

这又是另外一个精彩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少年天才成一代“矿霸”,3个月豪赚2亿,却离奇失踪!》。
尝到烤猫矿机的甜头,2013年4月,吴忌寒辞去了华兴资本的投资工作,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挖矿的事业中。
他还花了几百万元,预订了张楠赓的阿瓦隆矿机,但这一次没有按时交付,让吴忌寒损失惨重。

这时吴忌寒幡然醒悟,如果要挖矿,只做一个投资人是不够的,一定得有自己的矿机,一定要把矿机技术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里,才有绝对的胜算。

3

吴忌寒先是找了老朋友长铗,但他并不想放弃体制内的工作,只想一心维护巴比特网站。

吴忌寒缺的是能制造出芯片的技术,所以,他愿意拿出大部分股权,来引进技术。
这个时候,一个叫詹克团的清华大学高材生,出现在吴忌寒的面前。
两人一拍即合,达了一个君子约定:詹克团不拿工资,吴忌寒出资,如果研发出来的矿机,达到两个关键指标,詹克团的技术团队,可以拿到60%股价。
愿意拿出60%的股权给技术团队,吴忌寒的格局之大毋庸置疑,就这样,比特大陆在2013年10月横空出世。
詹克团的技术实力,没有让吴忌寒失望。
2013年11月11日,比特大陆的第一代蚂蚁矿机S1面世,迅速抢占市场。
而吴忌寒曾经投资的烤猫矿机,芯片研发滞后,给了比特大陆可乘之机。
但是,仅1个月之后,比特币遭遇了灭顶之灾。
2013年12月,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应声而落,从而步入一个长达三年的漫长熊市。
成立仅2个月,比特大陆就迎来了大熊市,这是一种不幸,又是一种幸运。
在熊市,就看谁能熬下去,活着走出来。
最先倒下的是烤猫矿场,烤猫矿机芯片设计有问题,导致大量芯片滞销。而比特大陆,在2014年,居然迭代了4代矿机。
2015年,烤猫失踪后,烤猫公司的另一个芯片设计天才杨作兴,参与到比特大陆蚂蚁矿机的研发。
有了杨作兴的比特大陆,如虎添翼。
那一年,杨作兴主导设计的蚂蚁矿机S7量产,比特大陆成了中国矿商的霸主,一举奠定了吴忌寒的江湖地位。
此时,比特币的价格逐渐回升。杨作兴有意加入比特大陆,但是,詹克团只愿意给0.5%的股份给杨作兴。
其实,吴忌寒给詹克团的60%,属于整个技术团队。杨作兴想要2%,但詹克团却不同意,按照当时比特大陆的估值,杨作兴只能拿到5000万元。
2016年,双方不欢而散。
杨作兴选择了自主创业,成立了比特微,同样研发矿机,成了比特大陆日后强劲的对手。
那一年,比特大陆不仅生产矿机,还上线了新矿池BTC.COM并且投资了另一家ViaBTC矿池。
再加上其2014年的蚂蚁矿池,三个矿池合在一起,让比特大陆垄断了全网49.4%的算力。
吴忌寒,在烤猫之后,成了第二代矿霸。他可以轻易地对比特币发起攻击,这让比特币社区里的美国开发人员侧目。

一场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与吴忌寒为代表的大矿工之间的战争,悄然打响,这将是吴忌寒名震世界的一战。

4

随着比特币的交易量越来越大,当初中本聪设计的区块1M的大小,让比特币转账交易越来越慢。

比特币网络扩容的问题,随着以太坊等竞争币的崛起,显得更加迫在眉睫。
但对于比特币网络区块扩容的方案,所有人都莫衷一是,有的人认为应该扩容到2M,有的人认为8M,还有的人认为随着比特币的发展无上限动态扩容。
这就是去中心自治组织的弊端,网络升级需要社区的共识,而达成共识的效率往往极其低下。
社区成员的不同角色,又代表着不同的利益,每个人都是站在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引导扩容。
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手上拥有算力,谁就说了算。
2017年8月1日,吴忌寒没有采用比特币美国核心开发团队的扩容方案,让其投资的ViaBTC矿池中算力,在比特币的478558区块上,进行了硬分叉。
比特币现金BCH,正式从中比特币的母体中分裂出来,被称为吴忌寒发明的数字货币。
但分叉出来的BCH,并不带有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提出的隔离见证;吴忌寒一意孤行的硬分叉,与核心开发团队的方案背道而驰,这让他们大为火光。
于是,美国的核心开发团队在比特币论坛上,疯狂攻击吴忌寒,并称他为Jihad(伊斯兰圣战组织,与吴忌寒的名字Jihan一字之差)。吴忌寒,成了美国开发团队眼中的恐怖分子。

image.png

但他们对这名来自中国的世界级矿霸无可奈何,让他们更加恐惧的是,吴忌寒试图让BCH在价格和算力上,超过比特币。

只要BCH的价格,让矿工更加有利可图,那么矿工就会调头去挖BCH,这样会导致比特币的算力大减,使比特币网络变得更加拥堵,进而让更多人选择BCH。
但是,吴忌寒的这个挑战没有成功,顽强的比特币后期的走势依然碾压BCH。
分叉比特币让吴忌寒名震全球,那一年,比特币迎来一波大牛市,比特币大陆一年赚了50多亿净利润,其暴利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2017年,是吴忌寒名利双收的一年。在绝对的卖方市场中,一路高歌猛进的比特大陆,也掩盖了其中的危机。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危机的爆发只需要一个比特币熊市,并将以吴忌寒和詹克团无休止的内斗呈现,代价是比特大陆从神坛跌落。

5

从杨作兴自立门户之后,比特大陆经历不少于4次芯片流片,詹克团舍不得多给杨作兴1.5%的股权,让比特大陆损失几十亿。

更糟糕的是,这给了杨作兴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发生在蚂蚁矿机和烤猫矿机的那一幕,似乎在杨作兴的神马矿机和蚂蚁矿机上重演。
2018年8月,杨作兴推出的神马矿机M10,性能远超比特大陆的王牌蚂蚁矿机S9。
让吴忌寒更加担忧的是,詹克团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投放到AI人工智能领域。这是一个短期内需要大量砸钱,又看不到收入的行业。
比特大陆从一个500个的中型公司,迅速膨胀成一个3000多人的大公司。
在詹克团看来,吴忌寒发动比特币硬分叉,同样给比特大陆带来了巨大损失。
BCH诞生的时候,比特大陆曾经用5万比特币,全部兑换成了BCH,同时还将一部分比特币的算力,转移到了BCH挖矿。
然而,分离出来的BCH难言成功,一个自称为中本聪的澳本聪,又将BCH进行硬分叉,诞生了一个BSV。
吴忌寒耗资巨大打下来的BCH社区,半壁江山被迫拱手让人。
虽然比特大陆赚了不少钱,但也快被两个创始人折腾得差不多,牛市遥遥无期,3000名员工的巨大开支,让公司账上钱开始显得捉襟见肘。
两个创始人开始看对方不顺眼,并且相互指责,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斗,就此拉开序幕。
双方争吵半年之后,终于是2018年底达成一致。

image.png

詹克团和吴忌寒


比特大陆掀起了一波裁员狂潮,迅速缩减成1000多人。
吴忌寒不再担任CEO,只做公司董事,并在比特大陆体外,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
但比特大陆并没有因为吴忌寒离开,而变得更好。
2019年,杨作兴的蚂蚁矿机迅速蚕食蚂蚁矿机的市场,一度占据了40%的份额,让比特大陆从矿机霸主的神坛跌落下来。
眼看着比特大陆步步下坠,吴忌寒坐不住了,后面的投资人也坐不住了。
2019年10月,在投资人和员工的支持下,吴忌寒发动了一次政变。
吴忌寒成了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并解除了詹克团的一切职务。
在深圳出差的詹克团,立马回到北京,开始了一系列的反击。
整个2020年,比特大陆都是在动荡中度过,经历了法人多次变更,抢营业执照,创始人带保安撬公司大门等狗血内斗事件。
这次内斗让比特大陆元气大伤,原本的IPO计划被搁置,估值从最高的800亿元,暴跌了500亿,只剩下300亿。
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斗争,最后在投资人的协调下,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和解。
2021年1月26日,吴忌寒正式对外宣布辞去比特大陆董事长和CEO职务。
吴忌寒和一部分创始股东,以6亿美元的价格,卖了一半的股份给詹克团。同时,吴忌寒还分走了BTC.COM矿池,以及专注海外矿场的比特小鹿。

吴忌寒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比特大陆,说不上是悲剧,两个经营理念不一致的创始人之间,和平分手是最好的妥协和选择。

6

2021年,碳达峰和碳中和成了中央经济工作的8个重点之一。

高能耗的比特币挖矿,与国家的碳中和政策格格不入。在国内挖矿,面临着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
在矿圈浸淫将近十年,吴忌寒有着非常强的政策敏感性。
2021年2月15日,吴忌寒把从比特大陆上分拆下来不到1个月的BTC.COM,卖给了美国上市的500.com。
此时,吴忌寒手中的比特小鹿,矿场主要分布在海外。
国家打击比特币挖矿政策出台后,在这场算力出海的大逃亡中,吴忌寒早已先人一步,完成了算力的大迁徙。
尽管目前吴忌寒掌控的比特币算力不是最多,但他的远见和卓识,不愧为曾经的一代矿霸。
2020年,34岁的吴忌寒,以120亿元的财富,位列《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333名。
这是时代和机遇,对远见卓识的吴忌寒,赋予最好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