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大江湖解局 ,作者江湖大大

来源 | 大江湖解局(ZhiChangDJH)文 | 江湖大大

7月1日,泛海控股的董事长卢志强,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49亿元。
所谓的被执行人,也就是常说的老赖。也就是说,卢志强个人欠下49亿元巨额债务,暂时无法偿还,成了老赖。
卢志强是中国最牛商会泰山会的大佬,昔日风光无限的山东首富,如今落得一个老赖的名号,让人始料未及。
其实,卢志强掌舵的泛海控股,危机由来已久。
泛海控股起家房地产业,后转型金融业,借用高杠杆一路高歌猛进,疯狂收购。
然而,在国家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卢志强和他庞大的泛海系金融帝国,陷入流动性危机,岌岌可危。

卢志强缘何能成为泰山会大佬?是怎么发家成为山东首富?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把自己作死,让泛海系陷入债务泥潭不能自拔?

1

1951年,卢志强在山东威海出生。那是一个纯粹而又动荡的年代,十年浩劫之后,卢志强考上了复旦大学。

卢志强一个含金量十足的大学生,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短短几年时间,就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
1985年,升职第二年,卢志强就砸掉了铁饭碗,下海成立了山东通达经济技术集团。
报道上说,卢志强进入了教育和培训行业,并从中攫取了第一桶金。
在那个没有“鸡娃”,也没有教育资本化的年代,我抓破头皮也想不出来,如何能赚到大钱。
1988年,创业三年,卢志强成立了中国泛海控股有限公司,进入到了接下来几年最为暴利的房地产行业。
这不是卢志强第一次踏准时代的脉搏,往后他会精准地踏入每一个改革开放带来的历史机遇。
除了在山东布局,卢志强北上,在北京寻找更广阔的天空。
在北京,卢志强结识了联想的柳传志,两人一拍即合,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image.png

卢志强和柳传志

朋友之间就要互相帮衬,1995年,在柳传志引荐下,卢志强加入了泰山会,成为众多大佬中的一员。
大佬们没事就开开会,研究一下中国的经济形势,顺带聚聚餐唱唱歌,交流交流感情。
有生意一起做,有钱一起赚。改革开放释放政策大利好,他们成为了最早享受政策红利的早起人。

2

大佬们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他们的第一次合作,发生在1995年。

那一年,山东泛海集团、联想集团、四通集团等9家知名企业,发起成立了“光彩事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在“光彩事业”中,卢志强才是真正的主角,一人占据了91.7%的股价;柳传志和四通的段永基,都是过来给好朋友站台。
联想刚刚在香港上市,柳传志享受到了资本市场的红利,胜利的喜悦和朋友们分享完,嗅觉灵敏的卢志强,就把目光投向了A股。

1998年5月,卢志强的“光彩事业”增资扩股,注册资本扩大到5亿,总资产膨胀至10亿。

10月,“光彩事业”投资收购了深圳上市的老牌国企“南油物业”,成功借壳上市。“南油物业”先是更名为光彩建设,后多次更名为泛海建设和泛海控股。

卢志强借壳南油物业,完成了资本市场的首秀,充分享受了国企改革和资本市场的红利。

此时,中国的金融业向民营资本打开了一扇小门。
1996年2月,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成立。作为泰山会成员,卢志强和冯仑,参与到了民生银行的组建。


image.png

2001年,民生银行在A股上市,卢志强通过泛海控股,顺势成为第二大股东。

卢志强抓住了金融行业向民间资本开放的最早时机,民生银行日后也成为了卢志强最强大的资金后方,源源不断地提供枪支弹药。
2002年,《证券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出台,明确了民营资本可以进入证券公司。
偏安一隅的黄河证券,资本金由1亿元扩充到12.8亿,卢志强一举成为大股东,顺势将黄河证券更名为民生证券。
同年4月,《保险法》做出修改,同样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卢志强发起成立了民生人寿,跑在政策出台的第一时间。
随后,民生担保、民生典当相继成立,在中国的金融行业,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民生系”呼之欲出。
虽然都冠以“民生”招牌,彼此之间并无从属关系,却被站在背后的大股东卢志强,天然地联系在一起。
2009年,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卢志强通过泛海控股,拿下了上市公司健特生物22.56%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健特生物被更名为民生控股,民生保险、民生期货相继注入其中,加快了“泛海系”在金融业的布局。
2012年9月,信托业向民营资本敞开大门,卢志强通过中国泛海,重组了中国旅游国际信托,后更名为民生信托,借此拿下了稀有的信托牌照。
2014年,保险业进一步向民营资本放宽。一时之间,前海人寿、恒大人寿横空出世。
卢志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2015年8月,通过泛海控股,联合泰山会好友史玉柱的巨人网络,以及其它几家大企业,发起成立了亚太再保险公司。
11月3日,卢志强再度出手,收购了民安财险51%的股权。
通过这一系列的收购,卢志强拿下了金融行业所有最具价值的牌照,包括银行、证券、基金、信托、期货、保险等含金量极高的金融牌照,“泛海系”成了一个庞大的金控帝国。
资金在“泛海系”的成员金融企业里层层嵌套,层层流转,没有人完全能够窥见具体走向,给国家埋下了巨大的监管风险。

3

卢志强在金融行业频频出手,收购了大量的企业,动辄几亿、十几亿的资金,如此庞大的资金,到底从何而来?

外界难以看清其每笔资金的动向,却可以从“泛海系”的金控帝国成员中管窥一豹。
民生银行作为卢志强的大后方,为其资本运作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来源。
上市资金平台“泛海控股”、“民生控股”在资本市场的再融资,也提供了大量的资金。
卢志强出手收购而来的股权,会立马质押给金融机构,再次获得可流动性的资金。
收购-质押融资-再收购-再质押融资,一环扣一环,不断扩大其资本版图。
此外,泛海集团发行的企业债券,也是卢志强资金的重要一环。
其布局的民生信托、民生保险以及亚太再保险等公司,都成为卢志强的资金通道。
泛海系使出浑身解数,穷尽了金融市场所有能够融资的方法,不断加大杠杆。
2017年开始,为了降低金融风险,国家号召去杠杆,大水漫灌的日子戛然而止。
卢志强的好友,万达的王健林最早嗅出其中的风险,迅速断臂求生,卖出大量的资产化解债务危机。

image.png

王健林和卢志强

在金融市场长袖善舞的卢志强,早已脱实向虚,旗下造血能力最强的房地产业务,开始出现萎缩。
泛海控股只是一个百亿级别的房地产开发商,年利润不过几十亿,与房地产巨头相距甚远。
实业造血能力不足,无法支撑巨大债务所带来的融资成本。
“泛海系”早已欠下上千亿元的债务,一夜之间,债务压顶。
卢志强不得不向王健林学习,把之前吃进去的公司,一个一个吐出来。
通过减持民生银行的股份进行套现,把泛海控股的股权分拆打包,送到阿里拍卖进行司法拍卖,转手巨资收购的美国IDG公司,卢志强开启卖卖卖的模式,不断回血。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来能源源不断带来资金的民生信托,却因为踩雷“假黄金案”不断暴雷,成了一只吞金巨兽。
五个盖子,已经盖不住十个锅,还不断有窟窿出现,卢志强回天无力,终于被债权人告上法庭,成为了49亿的被执行人。
就这样,这位曾经的“泰山会”大佬,昔日的山东首富,崩了。
现如今,“泰山会”已被解散,卢志强的老朋友们分崩离析,没有人敢于出手相救。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卢志强的大败局再次证明:脱离实业,没有造血能力,通过加杠杆玩金融,最终都会一败涂地。
有一个非常朴素的常识:欠下的债始终是要还的,赚的钱不够还利息的时候,就一定会崩盘。
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大佬们一旦沾染资本的毒瘾,就迷失在借旧还新以及各种复杂的借贷金融游戏中,以为自己天赋异禀,可以逃离常识。
事实最后都证明,没有人能够打败常识。违背常识,就会被常识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