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造神



公众情绪需要发泄。

无论是被捧上神坛的“鸿星尔克”,还是被做成奥运表情包的“中国吴京”,他们的形象都折射着某种无意识的集体期望。
 
这是一场安全的、正义的、尽情的舆论大联欢。
 
在鸿星尔克的直播间,大家用“野性消费”来回应主播的理性劝导。

最贵不过四百多的鞋子,让每个人都能一扫连续多年被资本强迫“消费升级”带来的生活重压。
 
既能支持国货,又能买到实惠,只用了短短两天时间,鸿星尔克抖音直播间的销售额就突破1亿元。
 
要知道在整个2020年,鸿星尔克的年度营收才不过28.43亿,这不及李宁的1/5,更不及安踏的1%
 
鸿星尔克凭什么火?
 
顶着去年亏损2.2亿元的财务压力,鸿星尔克承诺向河南灾区捐助物资5000万。
 
舍己为人的当代活雷锋精神,让这个已经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厦门服饰企业,又一次回归舆论的潮头。

image.png

那句为人熟知的sloganTo be NO.1 ”,终于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有了真正的现实对标意义。

 
在鸿星尔克的直播间,我们可以深切感受到,共产主义世界已经提前到来:
 
主播说:“有线头可以七天无理由退换货”,网友说:“鞋底掉了都不会找你。”
 
主播:“库存不多了”,网友回复:“没库存发原材料,我们自己缝!”
 
主播说“单子太多,工厂很忙”,网友霸气回应:“不让你们的缝纫机踩冒烟了,就是我们的失职!”

image.png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最融洽、最和谐、最理想的客商关系。

 
“无奸不商”的语义在这里彻底失效,“资本家”的大帽也不会扣到鸿星尔克的头上。
 
一次善意之举,意外成就了最成功的营销。
 
在商品时代的语境下,其实这也印证着人们对于公平和正义的渴求。
 
公众对于社会富人阶层的天然敌意,已经在近一两年达到了新的峰值,“资本家”这个词的百度指数,从十年前的200暴涨到了今天的1100
 
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三块钱一碗面的山东拉面哥,还是“倾家荡产”捐款5000万的鸿星尔克,都能被轰轰烈烈的舆论炒作瞬间捧上神坛。
 
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就是商家对利益的最低限度索取,对社会的最大程度回报。

image.png

这是一种反消费社会逻辑的思潮孤例,但这正是因为这种事件的稀缺性,所以才能唤起最广泛大众的情理认同,制造一场又一场野性的狂欢。

 
当舆论的风潮已经起势,事件的起因似乎已经不再重要,人们在鸿星尔克直播间争先cosplay霸道总裁,这已经衍生成为了一种新的文化猎奇。
 
就像那些去山东临沂围观“拉面哥”的网红们一样,他们并不是为了三块钱的拉面而来,只为可以亲身参与这场流量的盛宴。
 
鸿星尔克不会是舆论造神的终点,就像它的“前任”华为一样,都是时代进程中的一个特殊节点。

image.png

2

旗号



公众情绪需要发泄。
 
当鸿星尔克直播间的信息流不断满溢后,过载的公众情绪却演变成了一场巨大的恶意,并直接降临到了其他主播的头上。
 
在Dickies直播间中,很多“友军”刷支持鸿星尔克,说Dickies的衣服是披麻戴孝三件套,直接骂哭女主播。

image.png

七匹狼的女主播也惨遭辱骂,网友集体刷“马蓉马蓉马蓉”,意思是骂她荡妇


image.png

卡帝乐鳄鱼的直播间,同样未能幸免:

image.png

特步的直播间,为了避免被骂。


模特头上带着一个大字板,上面写着“友军”两个大字:

image.png
德玛纳的直播间,不得不清楚地写着:别问了!我是友军!捐了!

image.png

李宁这次给河南捐了2500万,网友嫌捐款金额太少,所以去骂李宁的衣服是寿衣,叫主播是日本大佐:

image.png

毫无疑问,在汹涌民意的掩护下,他们的言行变得愈发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只要打着“支持国货”的旗号,在前面加上一句“支持鸿星尔克”,他们就可以随意网暴辱骂同胞。
 
这一幕,何其熟悉。
 
时光仿佛穿越,就像是九年前的反日大游行里,那个砸穿西安日系车主李建利颅骨的“U型锁”。
 
他们在潜藏在群众的队伍中,嘴里说着匡扶正义,心里只想着趁乱作恶。
 
在互联网世界,舆论的力量被无限度放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善于利用这一工具,他们可以借此网暴、人肉、甚至逼捐。
 
只要人们打着“为国救灾”的旗号,大肆“逼捐”就是无罪。
 
在河南灾情发生后,小米捐了5000万,华为暂时未见捐款信息,于是官微沦陷:

image.png

有网友在微博上说:“许家印可是河南人啊,到现在还没看到恒大捐款。”

 
去年年底,恒大上市计划搁浅,加上之前的多领域过热投资,使得恒大出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负债一度高达8000多亿。
 
后来,恒大宣布向河南捐款2000万元以抗击洪灾,但网友却质疑捐款太少了。
 
还有人说:“欠债的人还捐钱,那不是用别人的钱给自己买名声么。。。”

image.png

邓超孙俪夫妇这次捐了一百万,结果被嫌小气,被质问“还好意思买热搜”:

image.png

去年疫情时期,演员郭冬临每天都在被网友逼捐,情绪一度崩溃,不得不在评论中置顶回复:

image.png

一开始,郭冬临并不愿意公开捐款信息,最终要网友的一再要求之下,才公布了自己的20万元捐款信息:

image.png

今年河南受灾,郭冬临发布了一条河南加油的短视频,底下点赞最多的,依然是关于逼捐的评论:

image.png

李佳琦捐了100万,结果被说“捐的太少了”

image.png

现如今,明星的捐款明细已经被网友汇总,并由高到低进行排名。

 
大家一一比照捐款的名单和数额,没有捐或者捐太少的人,基本都会受到大家的“亲切问候”。

image.png
比如,突然就有人发现,“周冬雨还没捐”

image.png

比起企业和明星们到底捐没捐、捐多少?

 
网友反倒不太关心捐款去哪了,到底帮助了哪些灾民?
 
在鸿星尔克宣布捐款三天后,才有部分网友慢慢反应过来,鸿星尔克原来说的不是捐钱,而是物资,目前也只有20万瓶冰露矿泉水到达前线。

3

闹剧



公众情绪需要发泄。
 
它可能是造神的运动,也会是逼捐的闹剧。
 
从崇尚善良到制造邪恶,从主持公义到宣泄私欲,在舆论的狂欢中,善与恶的界限已经逐渐失真模糊。

image.png

在没有狗头后缀的情况下,我们已经很难发现哪些话是发自内心,哪些话是暗暗嘲讽。

 
因为在今天,任何观点都不罕见,任何事情也都不离奇。
 
特定的新闻语境之中,鸿星尔克意外成为了国货之光。
 
无论是直播间抢购商品,还是舆论场吹捧造势,都成为了人们表达爱国情怀的特别方式。

image.png

当潮水退去,当太阳升起,当伤痛渐消,当欢呼远去……主打下沉市场的鸿星尔克,是否依然可以“To be NO.1 ”?

 
这个问号,需要时间的长久检验。

舆论的热潮终将渐渐消退,世界还是会回到理性正常的运转逻辑。
 
我们回过头再看时,会发现这些喧闹故事所表达的主题,不过都是人性的孤独、呐喊与彷徨。 
 
一场关于灾难的社会议题中,已经掺杂了太多商业博弈、立场对垒,甚至意识形态的交锋。
 
真正的议题中心,却在一场场闹剧中逐渐失焦。
 
河南地区的救灾情况进展如何?
 
灾民们还有哪些困难需要援助?
 
灾后重建工作需要多久能完成?
 
我们能从这次的防汛应急中吸取哪些教训?
 
……

image.png

比起那些造神、网暴、逼捐的声浪,这些问题却是鲜少有人真正关心。

 
为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也并不是很难回答,因为:
 
公众情绪需要发泄。
 
哪怕是间接地、扭曲地、借机地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