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风声岛 ,作者海边的风声君

来源 | 风声岛(fengshengdao)文 | 逍遥侯 夏雪宜


1

图片

2000年4月30日,香港佳士得。

原本井然有序的拍卖会突然喧闹起来,有人对下一批即将拍卖的文物表示强烈不满。

这本是一场“春季圆明园宫廷艺术精品专场拍卖会”,但是当主持人宣布下一轮拍品为圆明园“兽首”时,在场许多人情绪激动起来。

每个中国人都知道:1860年,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将圆明园抢掠一空,其中就包括十二兽首。

许多兽首至今还印刻着侵略者打砸抢时的枪托痕迹,这些都是见证了中华民族耻辱的文物。

开拍前,中国国家文物局曾致函佳士得拍卖行,要求其停止公开拍卖被非法掠夺的中国文物。

可佳士得方面我行我素,照旧拍卖“猴首”和“牛首”两座铜像。

由于场内和场外的抗议不断,拍卖会不得不临时宣告休息半小时。

现场的保利集团两位代表心急如焚,如果不能及时拍下这两个消失140年的“兽首”,国宝就将再次流失海外。

乘着休息的空隙,保利集团的代表紧急向总部汇报了此事,表示国宝就在拍卖现场,很可能再次蒙受流失的厄运。

很快,保利集团总部指示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带兽首回国。

得到指示后的保利代表们心情很沉重,他们肩负着巨大的责任,眼瞅着现场有很多中外买家对这两件国宝虎视眈眈。

为了尽可能拍下国宝,也为了不让自己人竞价导致国宝拍价过高,保利代表们悄悄向现场所有的中方买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解释保利集团将代表祖国拍下这两件国宝,希望大家能承让。

知道保利代表的身份,也明白他们的态度后,所有中方买家毫不犹豫地纷纷应允。

随即开始的“牛首”拍卖会上,等200万起拍价报出后,许多中方买家虚晃下号牌就退出了竞拍。

可很多海外的买家还在不断举牌,短短2分钟,先后有25次举牌。

价格一路从300万、400万、500万跳到了700万港元。

势在必夺的保利代表冷静地一次次举牌,每次都毫不犹豫,气势上完全压倒了其他竞拍者。

等好奇的海外买家知晓他们的身份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最终,保利集团分别以774.5万港元和818.5万港元的天价先后拍下了圆明园“牛首”和“猴首”铜像。

image.png

当拍卖师最终落锤,宣布圆明园“牛首”和“猴首”两座铜像归属保利集团后,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不久,在香港苏富比的另一场拍卖会上,保利又以1400万港元拍下了“虎首”。

能让许多中方买家在拍卖会上如此配合,不仅关乎国家利益,更关键是“保利集团”如雷贯耳的企业背景。

在许多国人眼里,保利就代表祖国。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央企,保利集团可谓是既庞大又神秘。

更多人则对企业的独特背景津津乐道,甚至是敬畏。

因为保利集团是原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家军工企业,迄今还有相关业务在经营。

那么这家长在红旗下的神秘国企到底是怎么诞生的,又如何成为“万亿”企业?

这一切要从1984年那场百万大裁军说起。

2

图片

1983年,中国政府宣布将在下一年主动裁军一百万。

消息轰动了全世界,可军方的心情十分忐忑。

伴随着大批军人和机构裁撤,大量精简后的人员何去何从成为首要问题。

随之而来的就是许多淘汰下来的军事装备又该如何安置,光封存保养就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时任中信集团董事长的荣毅仁建议,能否将这些军事装备转卖给需要的发展中国家,这样还可以为国家多争取点外汇。

恰好军方也有此考虑,他们希望能多购买点国外先进的军事装备,哪怕多几枚先进导弹也是好的。

此时的人民军队并不富裕,搞个军事演习还得精心算好弹药基数,生怕打多了超预算。

改革开放后,刚从一场浩劫中缓过劲的中国到处需要钱,可就是没钱。

但是面对日新月异的国际环境,面对各国不断升级换代的武器装备,军事技术上的差距是不能也不敢等。

如何妥善处理这些淘汰下来的军事装备的问题也摆在了高层的面前。

在这样的背景下,1983年12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由解放军总参谋部、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合资成立了保利科技有限公司。

“保利”的名字是时任中信公司总经理徐兆龙起的,据说是取“保卫胜利”之意。

保利科技成立不久后,首笔大买卖就是从美国购买“黑鹰”直升机。

此时还没开通青藏铁路,国内的航空公司也没几家,内地往来西藏的物资全靠陆路运输。万一遇到啥紧急事件,等坐车赶到西藏,时间早耽误了。

军方对此极为敏感,一直希望利用直升机快速运输和调拨物资到西藏。

可惜现有的苏制和国产直升机根本应付不了西藏的高海拔环境。

看来看去,唯有美国的“黑鹰”直升机最合适。

“黑鹰”直升机其实是美国西科斯基生产的一款编号UH-60通用直升机,这是一款四旋翼、双发通用直升机 ,其优异的性能几乎可以应对全世界任何复杂环境和气候。

恰逢此时是中美的“蜜月期”,美国也有意通过销售“黑鹰”来维护下感情。

可军方直接购买也不太好,最后这个任务交给了新成立的保利科技。

1984年7月,保利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一项1.5亿美元的购机合同,包括24架价值700万美元的S-70“黑鹰”直升机,另有相关的机载和维护设备。

虽然很多人对军方用将近5000万人民币买一架直升机很是不解,可“黑鹰”直升机的到来不仅提高了西藏、新疆等边疆地区的物资运输效率,更成为新成立的陆军航空兵部队的宝贝。

至今,这批“黑鹰”直升机还在我军服役。

有买自然就有卖。

保利科技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军队装备进出口问题。

在此之前,世界上的军火销售基本被美英苏法等大国垄断。

欧美等国家的军事装备是不错,可就是太贵;苏联的军事装备虽然价格相对便宜,可做工太糙,维护成本有时比购买成本还高。

既然是市场行为,谁还不想买价廉物美的商品。

等保利科技将一大批国产的军事装备推销到国际,那些钱不多却急需更新武器的国家眼睛一亮:中国的军事装备品类全、价格合适不说,居然还奉送专人上门售后服务。

不给个五星好评,实在对不住这么贴心的服务。

横空出世的保利科技在国际市场上赚到了口碑,通过出口中国生产的武器及库存装备,为人民军队创汇数百亿元。

到1990年初,保利科技将超过200亿的收入全部用于军队建设,解决了此时部队和军工企业的燃眉之急。

3

图片

1992年,随着邓公南巡,商品经济的大潮迅速席卷全国。

保利既然是企业,自然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南方开始兴起房产热,很多人已经意识到房地产将是下一个掘金之地。

急于开拓新项目的保利也将目光投向了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广州。

这一年,广州军区技术局后勤部部长李彬海接到一项任务:创办广州保利房地产开发公司。

保利地产在广州沙河路17号望星楼一间不足20平的房间里正式登场,账面资金只有12万元。

筹建初期的公司算上李彬海只有8个人,全部是转业军人,自嘲是“放下铁饭碗下海的人”。

后来任保利发展董事长的宋广菊原是军区一名普通技术参谋,她是第七个来报道的。

公司人不多,可口号不简单:打造中国地产长城。

虽然大家都不懂卖房子到底怎么回事,可都是军人出身,不懂就问,不会就学呗。

没有资金,保利地产干了不少此时“赚快钱”的生意,拉过土方、搞过钢材贸易……

可惜因为实在不懂做生意的门道,不仅没赚啥钱,还差点被人骗。

受到商品经济的冲击,此时的风气很不好,社会上将军人称为“傻大兵”。

讽刺也就算了,有人瞅准部队急于创收养活自己,却又不懂怎么做生意,将骗局设计到了部队头上。

保利地产就是因为不懂合同,也不熟悉行情,被人以项目合作名义坑了钱,好不容易才追讨了回来。

幸好保利地产的军企DNA很有说服力,还是在诸多项目上获利匪浅。

1995年,保利地产首次亮相就推出超20万平的大盘——红棉花园,首期开盘就被抢购一空。

三年之后,保利地产推出的新项目“保利花园”顺利开盘。

前来买房的人排了差不多七天七夜的队,再次抢购一空,创下当年广州楼市单日成交量之最。

能创下这样的成绩,来自坊间一句“这是部队盖的房子”的闲话。

似乎为了验证这句话,保利地产在业内打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硬广告”。

就在红棉花园开盘时,售楼处旁摆放了一辆货真价实的坦克!

这个品牌广告硬,实在是太硬了!

许多人买完房,还特意在坦克边合影留念。

这辆坦克后来成为保利地产的活招牌,哪里开盘就直接开到哪里。

image.png

这一年,中国再次宣布裁军100万。

为了安置部分转业军人,也为了让部队加快“自力更生”的步伐,中央军委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总部为背景成立了三家集团。

分别为总参谋部下属的中国保利集团、总后勤部下属的中国新兴集团和总装备部下属的中国新时代集团。

保利集团算是先行一步,给其他几个军企“打了个样”。

从前苏联和俄罗斯引进苏-27飞机、S-300导弹、护卫舰、潜艇等武器装备的工作均由保利集团牵头完成。

买东西要钱,可中国此时的外汇少的可怜,许多军事装备几乎是用成车皮的轻工品、服装以及罐头以物易物的方式换来。

这里面还有个趣闻。

当时俄罗斯要将苏-27卖给我方,可开了个天价。我方又很想得到这批第三代战机,于是在谈判后安排了一场丰盛的酒宴。

俄罗斯人高兴坏了,忙活了许多天终于能开怀畅饮了。

喝酒方面,俄罗斯人是从没把中国人放在眼里,酒桌上频频主动找中国代表干杯。

没想到,我方一位军官就在酒桌上生生喝趴了十多名俄罗斯代表们。

用俄罗斯人的话说:“这家伙简直像一头喝水的驴”。

酒喝好了,我方摆出曾经友好合作的历史和故事,感动得俄罗斯人稀里哗啦的。

这餐酒不仅喝服了俄罗斯人,也喝出了感情。

对方非但答应价格上给予让步,还顺便奉送了许多技术装备,皆大欢喜。

保利集团在此期间也没闲着,带着国产军事装备经常参加各类世界级的军事展览,在国际市场上备受关注。

不过,保利集团也不是什么客户都卖,处于战争纷争中的国家,有恐怖主义倾向的国家,一律拉入“黑名单”。

4

图片

九十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国内各种产业兴盛起来,保利集团也迅速推进。

保利按照“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的方式开始扩张,旗下一度拥有三百多家子公司。 

除了房产、通讯设备、卫星、电子等还算老本行的业务,旗下居然还有广告、服装、零售百货等业务。

也不奇怪,此时很多党政军机关一哄而上,兴办公司,谁不想靠着保利这样的大树好乘凉呢。

保利集团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最夸张的是,保利还曾养过猪、种过果树,甚至还有驯养大象进行表演的业务。

大象是昆明办事处搞的一个餐饮项目,为了吸引顾客,从东南亚一口气就买了10头。

谁知等集团办理相关手续时,才发现这些大象根本没有相关部门颁发的“护照”,最后只能送到当地动物园去。

不过,听到下面的公司都喊保利“大哥”,保利心里很受用,觉得自己是“大而全”的大公司了。 

可在经历了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后,这种“无序”多元化扩张,让身为“大哥”的保利集团常为下面“小弟”拖欠贷款、坏账、烂账等情况叫苦不迭。 

1999年3月,国家和中央军委最终下决定“军企分开”,保利正式与军队脱离了关系。 

没了直属关系的军贸业务随之大幅度下滑,保利还因“没有主业,没有产品,没有市场”被主管部门定义为“三无”企业。

中央有关部门特意找保利等集团谈话,表示改制后,国家不会要你们一分钱,可你们也别再指望国家会给钱。

总之,市场化经营下,是死是活就看各自本事了。

保利有些懵圈,从人人艳羡的军队“长子”忽然成为社会“三无企业”,真是“不是我明白,这个世界变化快”。 

有意思的是,保利此时的领导层还完全搞不清楚董事会的“董事长”和企业里的“书记”到底该听谁的。

直到董事长贺平和常务副总陈洪生等先后参加了多次央企领导人员培训班,才明白市场经济以及企业管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image.png

原本舒舒服服躺在军企怀抱中的保利被迫“断奶”,只能从头开始学习现代企业制度和管理知识。

通过大大小小的学习,保利集团终于醒悟到“尾大不甩”的道理,首先做的就是通过资产重组和企业整合来解决保利混乱无序的现状。

最终,保利把旗下18家一级子公司整合为5家子公司,大量子公司裁撤。 

这无疑是保利内部的“裁军”,许多人表示不满,有的辞职,有的直接上门大吵大闹。

吵到最后,保利集团还是决定精简机构,谁要走就走,坚决不挽留。 

保利也实在没办法了,和军队脱离后,彻底失去了原来价格双轨制的好日子。

没有关系、批文还有配额,市场化下只能“裸泳”。

企业的资产规模虽说有100亿,利润却不到一个亿,还是来自存款利息。

尤其是改制后,其他竞争军工企业不断崛起,保利军品贸易的垄断地位也彻底被打破。 

一句话,保利要么整合现有产业做大做强;要么就彻底分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5

图片

此时的保利集团旗下拥有多个产业,但是到底选择什么作为主业,大家争得不亦乐乎。

最后经过反复讨论和筛选,一致认为军贸是自己起家的主业,虽说已和军队脱离,但是作为国企的责任和义务,必须坚持下去。

房地产项目有了起色,可以作为规模化经营继续做下去;考虑到国家正积极开展文化产业振兴,旗下的文化产业项目也可以培育推进。

至于其他业务只能壮士断腕,不管亏多少钱一律舍弃。

整合后的保利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企业还想改变以往的“硬汉”形象。

曾经的“军企”给保利带来无限荣光,可“过硬”的背景总惹来旁人异样的眼神。

保利的对策就是放下身段,以文化来展示自己的“软实力”。

位于北京东四十条的新保利大厦顶部的保利艺术博物馆内,保利拍下的4尊圆明园铜兽首就珍藏其中,见证了保利新一轮品牌建设的过程。 

保利拍下圆明园“兽首”后,得到了高层和社会的高度认可,也开始了在文化产业的投资和建设。 

保利先是借助国际资源在国内举办俄罗斯珍宝展、英国歌剧院演出等项目,反响非常不错。

接着,保利又开办了博物馆和艺术场馆,将文化艺术产业作为新的发展方向。 

拍下“兽首”虽说花了巨资,可这笔钱对保利来说非常值。

保利地产也不再需要用坦克作为招牌,很多购房者通过保利拍下“兽首”的宣传,已经见识到了保利的实力和背景。 

2010年,就在圆明园罹难150周年纪念日,保利地产在密云楼盘做了次圆明园兽首展览,当日便吸引了数万人参观,也带动了新项目的销售。

之前参加国际拍卖行的“闹心”和现在艺术品给企业经营带来的“舒心”,使得保利集团意识到艺术品的价值,先后成立了北京保利拍卖和香港保利拍卖,正式进入到国内外的艺术品拍卖行列。 

不仅仅是拍卖,保利剧院也可以说是集团的一个特色品牌。

集团旗下有北京保利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武汉琴台大剧院、深圳保利剧院等32家核心剧院,已是许多城市最著名的“艺术名片”。

保利还拥有110家全国范围的剧院管理院线,在影视业也有着非凡的影响力。

在持续多年的房产热促进下,保利地产的发展也超乎集团的想象。

虽说保利对外一直宣传自己早已“军企脱钩”,可保利地产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就是:多年来,保利地产的军企DNA未曾退化。

说的也对,保利地产或许没有其他地产公司那么多专业经验,但是先天的优势就在那放着。

1997年11月20日上午9点50分,广州市国土资源局内,广州越秀区两个旧城改造招标项目很快就要截止,却没有人来投标。

在场人员很焦急,因为项目是规划好的,流标了就意味着旧城改造的项目只好延期。 

几分钟后,一位女士急匆匆赶来将一份标书投进了招标箱转身就走。

最终,保利地产以底价8798万毫无悬念地中标。

在“勇立潮头、敢为人先”的理念号召下,保利地产算是赶上了好时候。 

本来质量也不差,加上身份原因,土地拍卖、金融融资等都不在话下,保利地产持续在房地产行业发力,项目很快覆盖了全国数百座大中城市。

2006年,保利地产成功在A股上市,是IPO后首批在上交所挂牌的房企。

此后,保利地产一路狂飙。2012年便突破千亿规模,成为继万科之后第二个千亿级房企,数年一直稳居全国地产圈销售榜的前四。

毕竟是“根正苗红”的国企,保利在赚钱的同时也承担了相应的社会责任。

国家的经济发展始终离不开能源矿产作为保障,可我国一度能源矿产不足,急需外力支援。

保利集团就是此时雪中送炭贡献了自己的资源。

通过之前的军贸合作,保利在国际上积累了很多“人脉”,特别和亚非拉国家建立起了牢固的关系。

可这些大多是“穷哥们”,买装备根本没钱,只好以物易物拿自己的矿产资源进行抵扣。

人家实在没钱,保利也没辙,给东西又不好不要,只能耗费人力财力接手了不少矿产资源项目。

转眼间随着国际上能源矿产短缺,保利捂在手里的矿产资源成了宝贝。

曾经无人问津的矿产成了“香馍馍”,国内外很多金融和专业机构也闻风而来,保利在贡献资源的同时也再度获得新的发展。

保利也从中找到了投资热点,又进军了焦煤和无烟煤这个细分市场,在新疆和甘肃等地建设了煤炭生产基地。 

“保利煤”甚至成为全煤炭行业的优质品牌,是全国各大钢厂首选的煤炭品牌。

6

图片

客观上说,保利能发展到今天规模,与自身的努力和苦心经营密不可分。

但是脱离其“根正苗红”的身份只谈努力,那就是在耍流氓。 

公司股东不是“红二代”就是转业军人,是一支真正“红色接班人”队伍。

换句话说,当年没有这些“红二代”坐镇,国家那些涉及高度机密的军贸业务交给谁恐怕也不放心。

过人的背景加上精准的产业定位,保利集团在新世纪之后发展迅猛,成为央企改革最重要的“排头兵”。

2017年,中国轻工集团、中国工艺(集团)公司整体并入保利集团公司。  

两年之后,中国中丝集团并入保利集团,国家还将几家国营防爆企业划拨给了保利,企业的实力再次增强。

目前,保利集团旗下已形成以军民品贸易、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经营、矿产资源领域投资开发、民爆科技为主业的“五驾马车”。 

截止2020年,保利集团资产总额突破1.5万亿元,全年实现营业收入超4000亿元,利润总额近600亿元,净利润达到440亿元。 

无论是资产总额、利润总额、净利润,保利集团均排名央企前十,在世界500强企业排名第191位。

作为一家大型国企,赚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否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和竞争力。

迄今,保利集团许多业务在行业内都是领先位置:国际贸易出口签约连续多年位居前列;房产板块位居中国房企前五、央企地产企业第一。 

科研上,拥有日用化工、食品发酵、制浆造纸、皮革制鞋行业4家国家级研究院,主导制定了15项国际标准。 

文化板块的剧院院线直营数量及演出场次位居行业第一,连续10年位居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领域第一。 

曾经的军事装备产业是集团目前最不起眼,却是最不容忽视的产业。

而在保利集团内部,军企DNA依然存在,并没有完全消失。

万亿规模的总部只有不足百人管理,所有的项目报告不像其他公司那样厚厚一摞,只有精简到不能精简的几页纸,言简意赅,让人一目了然。

所有的公司员工都按照部队的习惯,不管抽调到哪个项目,说走就走,说干就干。

保利内部也在变,变得更加科学化、民主化、规范化。

现任的董事长刘华龙来自中车集团,是颇有现代管理经验的一位企业家。

曾经集团的“红二代”也基本退出了决策层,保利的9人董事会里,6人都是来自外部的专家和学者。 

今天,中国的国防工业蓬勃发展,各类新型武器装备不断亮相,威震四方。

辉煌的背后是很多像保利一样的央企,为中国国防事业打下的坚实基础。

昂首阔步近40年,保利的红色旗帜一直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