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剁椒娱投 ,作者夏雯琪

image.png

作者|夏雯琪


8月7日晚,阿里巴巴女员工在济南被客户、领导灌酒后遭遇性骚扰一事传遍全网,事件逐渐发酵,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事件发生在11天前,7月27日晚,阿里女员工次日报警后,也曾向多名HR、多级领导反馈此事,却遭遇拖延和冷处理,后续甚至被迫在食堂发传单维权。

在整整11天之后,才最终因当事人的“微博报案”,获得了全网舆论关注。

image.png

王成文


今日(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公布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辞退涉嫌男员工,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人不如月饼?”

五年前的此时,四名阿里程序员使用“外挂”,多领了公司的124盒免费月饼。被发现后马云等多名高层在“震惊、痛苦”中紧急进行了4小时会议讨论,最终决定为了“维护企业文化”,迅速决定将这四名薅羊毛的员工开除。

image.png

而从7月27日“性侵”事件发生后的11天,高层们一致“已读不回”,直到8月7日行为被曝光,张勇才表示“刚刚得知这件事,震惊、气愤、羞愧”。

image.png

4小时与11天,反应周期的巨大差异,让人们开始怀疑阿里这家公司究竟出了怎样的问题。

image.png

酒桌文化的本质:测试权力服从


根据女当事人在内网发布的长文,P8阿甘对她说“我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只招男生不招女生了”,后来悦尔和阿甘还向她表示,“我们没有开除王成文,是考虑到你的名声。”不处理“嫌疑人”,反而将羞耻感和惩罚施加在受害者身上,令人无语。

曝光的长文中还指出,王成文在酒桌上对客户说“你看我多好,还给你们送了一个美女来”。

长期以来,向拥有权力的人输送女性,把她们当成酒桌上的“下酒菜”,似乎是一件很常见的促成生意的事。

阿里巴巴一直以来都以金庸武侠小说中的角色名字取名,“江湖气息”浓厚,也有许多元老级别的高管表示从前谈业务就是靠拼白酒。

但在另一些人看来,所谓酒桌文化,核心是向弱者进行霸凌,逼迫对方出丑来获得权力快感。

image.png

舆论的焦点也迅速从酒桌,延伸到了传说中的阿里“破冰文化”低俗不堪,无论是询问新员工性生活的细节,还是玩一些大尺度的游戏,看起来是增强凝聚力的名义,实际上是对员工服从度、“听话”程度的测试,同时也会造成对女职员的性骚扰。


灌酒和性侵或许有一点相通之处,那就是掌握权力的快感。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罗翔更是公开表示,“看到女性被灌酒,你如果一起参与灌,他如果实施任何性侵行为,你都是共同犯罪。”

image.png

也有脱口秀男演员在节目中表达过对社会文化的反思:如果我们对小的性骚扰熟视无睹,不发声阻止,就是性侵者的帮凶。

image.png

image.png

8月8日晚,阿里巴巴员工自发建立“勇敢牛牛帮助小组”讨论群发布《6000名阿里人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联合倡议建议,正视当事人在内网提到的两点诉求。同时建议公司借此事件推动员工,特别是女性员工职场反性骚扰、反性侵制度的建立。


不过,该公告强调“践踏了阿里长期以来践行的价值观体系”,有知情人士透露群聊和倡议是由员工自发提出,但文案是阿里公关部介入修改,并积极传播。

尤其是公关文中将事件称为“807事件”显然是指阿里被曝光负面事件/员工闹事,而不是“727高管性侵职员事件”,也透露对事件的定义是危机公关而不是对性侵或性骚扰的严肃反省。

image.png

被处理的高层:“十八罗汉”之一童文红、P11李永和、HRG徐昆


这次事件中被处理的最高级别领导,是被记过的首席人力官(CPO)童文红。

她,是阿里创始“十八罗汉”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童文红从工资500元的阿里前台开始做起,因为主持首届西湖论剑、装修创业大厦、抗击非典等项目受到马云赞赏,一路从行政主管、菜鸟首席运营官,成为身家百亿的集团副总裁,故事可谓励志。

但在这次事件中,她虽然没有被女当事人直接点名,但也因为失职而受到处分,可见此次危机事件对阿里的巨大负面影响。

阿里的员工等级明确, P10级别的人数在六百到七百之间,年薪在300到500万之间的 P9高层则有 1500 人左右,像王成文这种“华北区商家运营组长”级别的小领导更是多,从人性角度考虑实在没有包庇、纵容的必要。


image.png

此次事件中,员工匿名信中所提到花名为老鼎的本地生活事业群总裁李永和,是对该事件”已读不回”的最高级别领导。


内部处罚决定认为,李永和作为事业群总裁,在这件事上的敏感性、重视和投入程度远远不够,没有主动作为,而“一号位永远是业务和文化的第一责任人”。

在阿里的处罚决定公布之后,也有人提出,对于P11级别的李永和,虽未实施侵害,但因领导责任而引咎辞职,也是阿里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严厉惩罚。

李永和2018年入职阿里,此前曾任京东商城仓储部总负责人、全面负责运营体系。

2018年6月,为了做好阿里的线上商超业务,李永和被招进阿里,担任CEO张勇的特别助理,2018年11月底开始担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

2021年7月,在阿里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李永和升迁,担任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淘鲜达也归属于新成立的同城零售事业群当中。

天猫超市与淘鲜达曾经是密不可分的两个线上服务,一个负责标品、另一个负责非标品,针对的都是零售商超的线上订单,二者在今年的组织架构变动中虽然分列两个不同的事业群,但从过去两年的业务发展来看,李永和都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当事人反映,事件发生后,曾向李永和反映情况,但收到已读后,未等来任何消息回复。李永和在内网道歉称自己“缺乏同理心、同情人,缺乏视人为人的关怀”。

女当事人回公司后第一时间找到BU内的领导九戎、悦尔、阿甘。但因为他们再三拖延处理,女员工又去找了BG层面的老鼎和丁冬。

徐昆花名丁冬,为同城零售事业部的HRG,在此次事件中也被要求引咎辞职。

在阿里,HR被称之为“政委”,可见其重要程度,马云在一次人力资源部的内部讲话里说,“阿里巴巴集团有两个部门是最惨的,一个就是HR,一个是marketing。”


image.png

而事件中的加害者王成文,有消息透露,其正在跳槽,曾到字节跳动面试,并通过一面。


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这名候选人确实在我司某岗位招聘流程当中,且通过第一轮初筛,面试时间在事件曝出之前,面试官和HR并不知情。在核查后,已经第一时间在人才库中备注,并无限期终止该候选人招聘流程。”

image.png

弱势的淘鲜达,雄心勃勃的阿里同城零售


“你觉得不喝酒,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以后的业务能谈下来吗?”

长文显示,王成文的直属领导甘启梁(花名阿甘,淘鲜达LKA负责人)在交流过程中,这样询问女性当事人。

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表示:“在杭州属于高高在上的阿里人,竟然要给一个济南超市的工作人员陪酒,这里面也蛮多玩味的地方。”

天眼查信息显示,济南华联品牌归属于济南华联超市有限公司,旗下有几十家连锁品牌超市。

这样一家看似普通的商户,还需要巨头阿里旗下员工陪酒才能拿下,淘鲜达业务的弱势地位,可见一斑。

事实上,淘鲜达不仅对外没有很强的话语权,甚至很多阿里内部员工都表示不清楚其具体定位。

目前,“淘鲜达”通过和全国2500家大型商超合作,提供1小时达的外卖买菜到家服务。从目前入驻的商家主要是阿里系的大润发、家乐福超市。规模、收益都太小的淘鲜达成立至今都未进入过阿里巴巴的年报。

对比鲜明的是,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的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本地零售商超O2O市场份额,京东到家以25%位列第一,业务覆盖超过1500个县区市,活跃用户超4600万,活跃门店超11万家,年度总成交额超过280亿元。

事实上,实体零售“凋零”让不少卖场选择与各大平台合作,但面对京东到家、美团闪购等品牌的“争抢”,能否获取独家入驻资源、能否得到大客户青睐,都是“淘鲜达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据阿里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阿里巴巴CEO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

根据晚点的报道,在阿里内部,有“区域零售、本地零售、同城零售”的说法,分别对应全国范围的淘宝天猫、以人为中心3公里范围的本地生活、以及以城市为单位的同城零售事业群,带兵打仗的人分别是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蒋凡,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以及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

上述组织变动后,同城零售已经逐步成为阿里下一步发展的重点,亦是与美团直接抢占市场。

在与美团、京东同城零售业务竞争中,饿了么、盒马一直是“阿里系”主要流量入口,淘鲜达业务扩展速度有限。此前曾有阿里内部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在组织调整完成后,高德将成为与饿了么并肩的同城零售流量入口,淘鲜达定位则比较暧昧,“连app都没有”。

阿里电商业务的员工吐槽淘鲜达没有打出特色和知名度;“盒马、淘鲜达、天猫超市全是烧钱的业务,但盒马好歹做出了自己的风格,淘鲜达有什么呢?根本没有培养起用户心智。”

一方面是市场份额过低的困境,一方面又是内部对于生鲜到家业务的重视,对淘鲜达的业务人员来说,签下某个地区的本地零售商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商业竞争的压力再大,也不是陪酒、性骚扰等恶劣事件发生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