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来源于剁椒娱投 ,作者麋鹿

image.png

作者|麋鹿


今年四五月的杭州上演了一场激烈的“抢人”大战。

“我们店播客户签了很多,但是却招聘不到运营,平均一个直播间才两个运营人员。我们是最早一批外地来杭州做直播的,但是去年抖音直播开始之后,大批头部直播公司陆续来到杭州,比如无忧传媒、罗永浩、大狼狗夫妇,大家都在抢人。“

image.png

越来越多主播将工作搬到了杭州


抢不到人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经营压力,后来他们不得不强制让MCN的达人转型成带货主播,才渡过难关。

去年在全平台的推动下,不少人都投入了电商直播的“淘金热”中,背井离乡来到电商直播的矿脉——杭州,在这里招揽人手,准备大干一场。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到金,第一道难关就是人的难关,有订单、有商单却无人可用,是不少创业者首先遇到的困难。

这个行业很年轻,有经验的老手本来就少。据统计,今年618期间,浙江省有超过14万名主播参与直播,其中杭州的主播数为5万多人,占到全省数量的35.7%。一般如果按一名主播一个助理,两名运营的团体组成来算,在618期间,杭州大约有20万左右的直播电商从业者活动着。

除了直播带货机构扎堆往杭州聚集以外,今年抖音店播的发力,大量品牌商家开始打造自己的直播间,也让直播人才更加紧张。“每个品牌在一个电商平台上可以开设多个账号,进行24小时直播,背后可能需要三组直播带货团队。”

店播本身生命周期并不长,整体同业人员都缺少经验,找到1年以上的人都很困难,行业需求又比较旺盛,人才储备少,3年以上的几乎没有。

行业内朋友聚会聊天经常相互打听,你身边有没有靠谱的运营?有没有技术比较高的流量投手?而那些拥有人才的机构也同样面临困扰,稍不注意,竞品就会以高于市场几倍的价格挖走自己培养多时的干将。

为了弥补行业人才上的不足,淘宝、抖音、快手都开设了类似线上大学性质的内容品牌。这些大学会以视频的形式将正确的流程与做法传递给B端与C端用户;各种电商培训机构迅速兴起,甚至有机构已经开始打算联合职业高校培养直播带货人才。

但远水救不了近渴。直播带货的财富效应吸引源源不断的创业者入局,但直播人才却需要更长的成长周期。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直播带货人才的供给可能都难以匹配需求。
image.png

缺主播,新入局的中小MCN机构曲线救国


从2019年到2021年,直播带货领域的一大趋势是,越来越多的甲方开始入场,从美妆、服装、快消三大类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加入其中。这对MCN的人才成本和招聘也形成了挤压。

对于在今年想加入其中的中小MCN,形势与前两年已经大不同,他们更多要“剑走偏锋”。大真探就是今年踏入直播带货领域的一家新MCN,遇到的第一道难关就是主播培养。

他们发现,按照传统达人孵化路径,先做IP,再孵化,再实践,路径太长,变现也遥遥无期。

比如,养一个主播+运营两个人,一个月要投入进去4、5万,但是如果下个月始终看不到变现,团队就会犹豫是否要继续做下去,如果不做,那么以人设为前提的账号就废了,之前的投入也都打了水漂。

所以,想要从现在杀进直播带货赛道,只能先曲线救国。

image.png

大真探把目光放在了门店的销售人员上。“他们的目标就是去卖货,不需要过强的人设和内容能力,基本上一个月就能够看出来合不合适做这行业,有天赋也可以培养。”大真探联合创始人高鹏说道。


为此,高鹏和团队还做了珠宝行业达人的详细分布地图:行业权威机构、专业院校、产业从业者、品牌商、中小品牌商及定制机构、独立设计师/鉴定师、二手回收机构、资深买家、素人他们都有过接触。

一方面寻找专业人士卖货,减少内容的重成本;另一方面,则是做主播的整合,比如他们会重点在抖音、快手上寻找一些野生账号,或是到期账号与其签约,包括一些娱乐转型的主播,主要参考对方的说话方式还有特点,有没有令人深刻的记忆点。

这些主播基本都自带粉丝和粉丝粘性,签约也只是签单次的合约,做单次的卖货变现和分成,这样就跨过了孵化的阶段,直接进入变现期。

当然这种形式也会受到很多限制,比如要花大量时间精力去筛选账号和主播,并且与他们做沟通,但是是中小机构最快的一种模式。

另外一种是跟MCN机构的签约主播合作,可以跟对方的主播签专场等,因为现在很多主播的权益并没有全部签死在MCN里,有很多权益被分散开来,这样的主播也可以直接去合作。

整体而言,在高鹏看来,在现在的时间节点上进入直播带货领域,单次合作、专场合作是中小MCN相对最快进入变现期的一种方法,而孵化达人虽然是必经之路,但必须走的谨慎小心,其中不确定性太多,而且还有一种可能:就算主播孵化出来了,万一很快就被大机构看中挖走呢?

image.png

店播兴起,品牌方也来争抢直播间的运营


卡思数据创始人李浩曾经对直播带货行业的人才缺口做出预判,接下来5年内短视频和直播相关的人才缺口大约是4000万,现在市场中最多能到四百万。

今年,这个缺口由于店播的兴起而更加凸显。

猎头机构锐仕方达一位猎头展示的数据表示,仅在今年前8个月,她一个人经手的经理级别直播运营岗位就有100多个,有半数都是来自杭州地区的需求,不过与之前MCN主要争夺人才不同的是,在招聘公司中,还出现了饮料公司、制药公司、日化公司、汽车公司、生物科技公司、旅游电商公司以及许多数字营销公司。

image.png

竞争的加剧,也迫使一些原本在这个赛道上的MCN公司更加破釜沉舟地转型。


“其实之前北京的人才比较集中,大规模往杭州迁移是从去年8、9月开始,需求量比较大的运营人员,销售、短视频和高层,也都有很多人跳槽来到杭州。”该猎头表示。

其中电商直播聚集在杭州占了很大因素,由于各家都缺乏人手,从北京前往杭州的直播人才中,很多并不是主动跳槽,而是内部转岗比较多,有很多原先秀场领域的人转型去做带货。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尽管行业薪资起点对年轻人来说相对高,但是从北京跳槽到杭州的直播人才中,很多是降薪跳槽的,因为杭州的平均薪资要比北京低,而挖人的涨薪幅度也比想象中小,稳定在10~20%,超过30%的涨薪在行业中占比都算低的。

现在在直播带货中挖人最频繁的,也不再是MCN或美妆、快消品牌,而是一些对行业相对陌生的行业,比如家居、3C等,并且主挖高管人才,希望高管能够帮助他们去设计直播带货的前期业务逻辑以及流程。

“跳槽最普遍的诉求还是薪资,其实直播人才在杭州,只要平跳几次,薪资都会有一定的涨幅,流动性高跟这个行业还相对比较浮躁也有关系。拿传媒行业举例,纸媒的离职周期可能是五到六年,其它传煤行业可能三到四年,直播电商这块基本待到一两年就算很稳定了,至少我拿到的简历,经常看到很多人在这家待半年,在另一家待三个月这样“,猎头表示。

行业的高峰期其实可以看做两个阶段,第一波是2019年末,抖音开始筹备All in做电商的时候,当时一些有预感的甲方公司也开始入场,猎头曾经亲眼见过一个MCN经理级别的人从10K月薪翻到了20K,进入甲方做高管。

但半年之后,对方便悄悄拜托她再看机会,因为做了半年左右,很难在新平台上复制他此前的经验,压力日渐增大,也是不少当时借风口上升的从业者内心写照。

image.png

中小机构招人难,大机构的招人同样内卷吗?


成立于2019年的谦寻北京分部,相比杭州总部,更多垂直在明星直播这一领域,他们也正好赶上了直播带货高速发展的两年,原先30多人的团队,如今已经扩张至110人,新办公地点的用地也比之前大了四倍。

对于整个行业,谦寻北京总经理文睿最深的感受还是年轻,2019年刚成立的时候,公司招的第一批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有垂直的行业背景,要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要么是淘宝的店铺运营等等。

因为年轻,这个行业的许多经验注定只能靠自己摸索和试错,也是个非常需要学习、反应能力的行业,出身于文娱行业的文睿用电影举例:一部电影从拍摄到上映,得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得到市场的反馈和验证,但是在直播带货领域,最多三天就能知道市场反馈,好在我们有总部的支持,所以北京谦寻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加速器,也避开了一些弯路。

这是一个年轻、虽然很辛苦,但又有很多乐趣的新行业。“在这个行业中找不到乐趣的话,其实很难坚持”,文睿说道。

image.png

在这个行业中,除了主播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运营。


文睿认为运营这个岗位的核心能力有两个,其中之一是敏感度,敏感度一部分是对外的敏感度,比如一个商品需求过来,要能够判断它能不能卖的动,是否具有爆品的潜质;其次对于各个渠道上的爆品也要敏感,淘宝、抖音、快手、小红书、京东、拼多多等平台上卖的好的商品,也要能够及时捕捉到,然后招商去沟通商家是否有需求。

一个悟性比较高的人上手之后,大约半年左右就能掌握所有流程,但招商资源需要持续积累。

对内的敏感度是对平台流量和数据的敏感度,以淘宝为例,淘宝的算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变化,所以运营要对数据很敏感。

在谦寻北京的架构内,运营后续会细分为货品运营和流量运营,前者跟招商是一体的,后者则类似于投手。

同时运营的另一个核心能力还要具备外向开朗的性格,因为运营同时还是现场导演,要能够在直播间现场调动主播的情绪和气氛。

因此,在谦寻北京里,一个运营基本上身兼数职,既是招商人员,也是数据分析师,同时兼任现场导演。

“要通过招聘找到这样一个人是很难的,基本都是总部协助我们一起在培养”文睿表示。

当然在直播带货行业淘金依然很辛苦,为什么在这个行业工作一年就能成为老手?因为这个行业的工作频次要远远超过传统行业,传统行业的工作周期一个项目有时以周、月为单位,但是直播却几乎是天天开的,经验的积累也是以天为单位。

和行业一样,谦寻北京的员工95后居多,平均年龄是97、98年。“对于一个过于年轻的行业而言,年龄不代表经验,因为都是从头学习,决定能否在这个行业生存、发展下去,核心还是对这个行业的兴趣和热情。”文睿总结道。

整体上,文睿从接触到的来来往往的从业者中,外界对于直播带货的认知上多少会有一些偏差,有人认为这里是财富密码,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但只要入职三天,很多对于直播没有热情和兴趣的人就会知难而退了,因为三天必定会跟到一场直播,一场直播下来,不少人就发现,工作节奏、强度、时间等与自己预想的有偏差,想找一份容易划水工作的人自然就会打退堂鼓。

在很多人的常识里,一个新兴行业往往淘金的机会更多,但是在直播带货这个行业里,它的矿脉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找到,无论大小机构,没有人能够不付出辛苦与努力。而坚持与兴趣,是撬动金矿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