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1

2021年秋天,一张超级造梦者的内测门票,在黄牛手里炒到了五千块钱。


开园试运行第一天,北京环球影城门外,收到内测邀请的幸运儿、买下高价黄牛票的超级粉丝,排起了长队,不免让人想象,9月20日正式开园后,会是如何壮观。

从迪士尼到环球影城,再到即将落地的乐高乐园,一个又一个超级造梦者来到中国,一次次让人惊叹超级IP的奇迹,也让中国的造梦同行们艳羡。

落地北京的环球影城,面积等于2个大阪环球影城,或是5个新加坡环球影城,云集哈利波特、变形金刚、小黄人这样的超级IP。以至于知乎有一个帖子提问:“如果王者荣耀出一个类似环球影城一样的游乐场能火起来吗?”

网友脑补:如果能够让游客扮演游戏角色后进入园内游玩,体验各个英雄的背景故事,再设置一些有参与感的游戏,这样的主题公园会因为足够新奇而持续招揽游客。王者玩家进入后会很快乐,因为他们了解设定,并且体验到不一样的《王者荣耀》。

或许是美剧《西部世界》的样子。

image.png

△2018年夏天,《王者荣耀》曾与广州长隆欢乐世界合作


实际上,北京环球影城的确会有王者荣耀,在明年的季节性活动,玩家可以感受到破次元的快乐。一如日本大阪环球影城里的《生化危机》《最终幻想》和《怪物猎人》。

但网友想象的主题公园形式,恐怕不是季节性活动能实现。

倘若要造一场真正属于自己的梦,这个梦里,还需要更多情节、故事、情感和嵌入游戏主体的文化内涵,而不只是皮肤、道具、画面和字幕。

2

细节、故事、情感和嵌入游戏主体的文化内涵,属于过了黄金期的RPG游戏,上一个时代的故事。


一如去而不返的青春。

立项四年的《仙剑奇侠传七》即将推出,留言区是“最后一部仙剑,一个时代落幕了”。

2006年,随便走进一个网吧,80%的人都在玩《魔兽世界》。而到了2021年,却有玩家打趣道,现在还玩《魔兽世界》的应该大多都不年轻了吧。

豆瓣上,五年前的电影《魔兽》打分停在7.7分,人们惊叹于恢弘的世界观能被拍了出来,也更丰富了游戏IP的文化内涵。想起电影上映时的一票难抢,想起二十几岁时沉迷于在艾泽拉斯大陆上浪游,想起繁星满布的紫色夜空,我最终拥有了自己的飞鸟,可以离星星更近一点。

那一次,吴彦祖PO出了电影周边手机壳,挂着兽牙和流苏。我也买了同一个。几天后,发现同事也买了。

我们因这样中二的共同回忆而莫名相逢。未来的人生里,吴彦祖站在美国反仇视亚裔游行队伍的最前面,我成了一些人的精神依靠,而同事每日跨城通勤养家。我们都成了为部落/联盟而战的真正的成年人,内心战战兢兢地拥抱某种宏大的或是微小的英雄主义。

image.png

△一场反仇视亚裔游行中的吴彦祖,他说自己决心在好莱坞开辟一条路,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下一代。


很难说是否存在某个文化的直接影响,但传统英雄主义,的确通过不同形态的产品,让价值观抵达广阔的人群。

只是疫情阴霾未散,世界上其他角落,许多造梦的人停下了脚步。

就在电影《魔兽》上映前不久,日后将成为现象级游戏的《王者荣耀》也上线了。这是一部玩法直接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能够提供更即时反馈的游戏快感。

彼时或许没人想到,国产MOBA游戏的新局面即将被打开。

3

游戏提供即时奖励的快感,电影提供让情怀成真的具象,小说提供字里行间留白的余味。


三者造不同的梦,将它们统一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但这并不妨碍同一个IP的不同体裁各有所长。哪怕是美剧《我的天才女友》已堪称神作,原著小说《那不勒斯四部曲》仍然在剧走红后畅销,成为人手一本的女性必读书。

堪称双赢。

艾琳娜和莉拉友情中隐含的相互嫉妒,伊斯基亚岛海滩上艾琳娜的自毁心理,故事越真实、越复杂、越微妙,越难以被视觉化,而交由不同读者自行体会(脑补)。这也许是文学在今天仍然难以被取代的价值所在。

image.png

△《我的天才女友》,伊斯基亚岛海滩上的艾琳娜


2010年代以后,文学则有了另一种更显著的价值。

数年前,一次去公务的路上,坐在车后排的我,偶然发现副驾驶座上的领导握着iPad,异常专注。好奇望过去,上面写着“第9XX回”。那是一本网络武侠小说。

那个明晃晃的南国夏日午后,冷气十足的商务车里,一个穿着浆直白衬衫的中年男性专注地盯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文字的画面,激发了我巨大的好奇——他为何沉迷其中。

后来很长的日子里,我都带着疑惑描述他的“浅薄”。直到数年后,当我看到某本关于《王者荣耀》的小说中的网友批注时,这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公孙离伸手戳了戳奕星的脸庞,而奕星微微仰头,眉头微蹙,紧绷的脸吓退了公孙离不安分的手。”

就这么一个少女情怀的片段,网友留下了52条批注,各自补齐这个情节的其他画面,最高赞的一条有718个点赞。放眼望去,多是男性。

image.png

如果说文学的价值极大程度在于治愈人心,那么网络文学的价值,极大程度上提供了一个与现实距离遥远、便于进出、又易于沉浸其中的平行世界,让人们用片刻的放空和想象力治愈自己:那些公交地铁里早出晚归的白领、陪孩子上补习班的母亲、养家糊口的父亲、职场的压抑中年、甚至是远洋船上常年不着岸的人——我曾看到一位远洋船员说阅读网络小说,是他在海上的唯一消遣。


在2021年,这个平行世界越来越大,大到可以容纳已经成熟的IP,以提供更多元的题材,和新的可能性。

4

在网络文学大本营阅文,《王者荣耀》这一现象级游戏成为了新的故事灵感源泉。两者的联手,来自名为“妙笔计划”的《王者荣耀》小说共创活动。


今年7月,《王者荣耀》的官方客服妲己在微博透露,“经常收到一些玩家的私信,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王者故事。”而后,“讲故事”的任务,被交给了阅文集团旗下的25位网络作家,让他们基于《王者荣耀》的世界观及英雄设定创作小说。

截至8月30日的连载完毕时间,首期共创小说最终产出一部共创英雄小说合集(含23篇共创英雄小说)及5部共创区域小说,共计238万余字,最高的累计获得80余万个收藏。

33天连载结束,宛如一次《王者荣耀》和阅文合作的快闪。

image.png

在这些天马行空的故事里:从小失去双亲的阿离长大后一直救助与自己有着相似命运的孤儿,并以身犯险潜入敌人内部拯救被掳走的孤儿。流落荒野的少年百里守约,一直追寻着与弟弟的约定,却在阴差阳错中多次擦肩。明明只想专心学医的扁鹊白天在粮油铺当劳力,晚上是火葬场里的工人。日后成为大师的木匠鲁班经历了年少轻狂的冒险。少年李白偶遇神秘人而修成剑士,又卷入一场围绕宝藏的阴谋。大漠里,花木兰请缨调查女孩失踪的离奇案件,却遭遇种种奇诡势力。年轻佣兵狂铁卷入阴谋旋涡,为了复仇却揭开了不为人知的残酷真相。年轻的狄仁杰则要阻止长安城的毁灭。


游戏中存在的人物,在作者笔下被赋予了更丰富的身世、经历、情节和内心世界,成为了作者天马行空想象力得以发挥的最佳载体。

image.png

在已有设定之上再进行二次创作当然并不新鲜。远在20多年前的武侠剧黄金年代,TVB就曾以金庸小说中着墨寥寥的支线人物作为主角塑造新的同人故事,甚至也拍成了一代经典,譬如《九阴真经》《南帝北丐》等。更经典的,还有同人武侠电影《东邪西毒》。


类似的例子在如今的文化产业当中也并不少见。三年前的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如今的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也是腾讯新文创理论的提出者程武,举了《王者荣耀》作为新文创理念助推具体项目实际操盘的例子。

他提到,天美工作室的第一个层面是引入新文创的思路来打造产品,“相较于很多传统的游戏产品只有体验、只有玩法,没有故事、没有世界观、没有精神和价值观的引领,现在团队积极为《王者荣耀》构建一个正向引导积极正能量的世界观,希望更多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去汲取团队正能量。”第三个层面,则是“跨界协同,围绕《王者荣耀》进行IP开发”。

image.png

△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


三年多时间过去,从现象级游戏到伟大的文化作品,《王者荣耀》背后的造梦者们显然还在不急不缓地一块一块砌着砖。这个拥有上百位英雄和诸多王者世界区域的游戏,可以挖掘的故事太多,不只是精美的新皮肤,不只是精良的开场动画,也不只是新的周边产品,会讲故事才能塑造世界观,现象级产品才能跃升为伟大的产品。

我仿佛看到潮流复古席卷重来, MOBA游戏要回过头来寻找属于自己的故事。因为人们终将发现,潮流更迭,故事永恒。

而在新文创这个庞大的体系里,阅文无疑是最会讲故事的那个。

5

曾经有一段时间,《王者荣耀》在江湖上被强行添加了“恋爱属性”,传闻不少年轻男女,在游戏中组队而相识相恋。


时常与陌生人组队的人当中,我单身的闺蜜也是一个。

直到最后,这位生活优渥的女性也没在《王者荣耀》中找到恋人,技术却日益提升。问她为何继续玩,她说,享受短暂的放空。

现代人的生活里,放空奢侈了,好故事奢侈了,梦也奢侈了。RPG游戏太漫长,电影也太长了,MOBA游戏、通勤路上的网络小说、网剧成了文化消费的刚需,而在2021年,还有人希望为他们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让这些梦能真的彼此连接,构成完整的世界观,再通过同样的世界观,连接起一个个真实的人。

这或许就是理想中真正的IP体系吧。路阻且长,但总要一步一步地往前,内容总要回到源头,才能最终抵达目的地。

“我们非常有幸,能成为讲故事的人,成为造梦者。”2018年9月的腾讯影业发布会上,程武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