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作者|王半仙

“混乱的时代要结束了。”

刚参加完优酷短剧闭门会的创作者杨阳对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如是说。

image.png

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曾一度沉寂的短剧在长短视频平台共同回暖,这一类10分钟以内的剧集产品,以快节奏、强反转、高刺激的内容特点吸引着一大批年轻用户,也让平台看到了“潜力”。

于是无论优酷、腾讯视频在内的长视频平台,还是快手、抖音在内的短视频平台,都开始了加码短剧赛道投入的动作,从5亿、10亿的投资金额,到平台配备的各项资源,在行业内掀起了一阵短剧创作潮。

但热闹景象之下,是行业以及创作者的彷徨。在内容制作上,影视公司和MCN一窝蜂涌入,却对剧集时长、横竖屏的理解和选择并不明晰,对长短视频平台的内容需求也多有误解。

另外商业模式的建立也处于摸索之中,过往传统剧集领域的采买模式难以为继,分账、点播、直播、带货等各变现手段是否真正成立依然存疑?

在这一行业发展的三岔路口,优酷作为曾经的短剧发源地,承担起了推动行业向前一步的责任,于是有了开头的短剧闭门会。

那么优酷到底想如何做?又将如何结束短剧行业的混乱状态呢?

image.png

为什么优酷可以?

两年时间的蒙眼狂奔,短剧终于分化出了两条较为明确的创作路径。

一条是产出10分钟左右的横屏短剧,满足长视频平台留下年轻用户的需求,因此对内容制作的要求更高;另一条是制造3分钟以内的竖屏短剧,推动短视频平台内容升级迭代,15s的感官刺激依然是硬指标。

而这两条创作路径的明确,背后所隐含的其实是长短视频平台在关于短剧这一领域的竞争中,终于逐渐意识只有基于自身平台生态的内容布局,才具备可持续性和竞争力。

优酷作为长视频平台代表,在一年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先一步开始了平台短剧生态的布局。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9年优酷开设小剧场频道以来,平台已经上线了近600部短剧作品,类型包含喜剧、甜宠、奇幻、都市等各种类型,并逐渐从横竖屏兼具,过度到了以横屏为主。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表示,平台的短剧目标用户在24岁以下,换句话说,短剧对优酷的作用之一就是拉新,吸引一批对于短内容更感兴趣的年轻用户,并逐渐培养他们在平台内的消费习惯。

image.png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

而在拉新之外,短剧对包括优酷在内的长视频平台而言也是一笔足够划算的买卖。

从成本上看,一部短剧的成本一般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之间,几十部短剧或许才可堪堪与一部网剧的成本相比较。视频平台除了头部剧集,依然需要大量中小体量的剧集来进行内容补充,短剧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能够兼具数量、质量以及成本控制的需求。

基于拉新和成本上的考量,使得优酷在短剧领域的步伐始终快人一步,在去年诞生了2020年分账金额最高的短剧《东北风云》,达到了500万。在今年又产生了第一个豆瓣开分8.3的高分短剧《另一半的我和你》。

image.png

有思考,有布局,也有成绩。

再回顾此前国内影视剧历史上第一部横空出世的短剧《万万没想到》,或许可以印证优酷在短剧领域上确实存在得天独厚的优势。

并且对于创作者来说,业务上的配合度也是优酷的吸引力之一。

“我们跟优酷合作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他们有比较完善的流程体系,给的意见也挺专业的,”杨阳对娱乐资本论说道,“从大纲、剧本、立项的速度都很快,顺利的话三个月就可以拍完了。”

其实从短剧回潮的那一天开始,关于短剧是否是一阵泡沫的疑问就萦绕在创作者心头,即便在各平台不断加码的情况下依然如此。

那么在当下这一对于短剧来说尤其重要的分化时刻,具备能力、公信力和长远布局的优酷的动作,更能够给行业定心丸。

娱乐资本论获悉,优酷平台此次举办短剧闭门会,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和创作者们见见面,传递平台对于短剧的积极态度。

“优酷愿意以投资未来的高度做短剧赛道,百亿资源只是起步。”优酷相关负责人这样告诉小娱。

而在具体“怎么做”的问题上,优酷将从内容和商业两方面给出方向。

image.png

那么内容赛道的作品从哪里来,还要依托两个具体的计划,分别是“扶摇计划”以及“好故事计划”。

其中“扶摇计划”的核心是IP改编,在优酷内容开放平台的主导下,制作方可以在包含书旗小说、快看漫画等十几个IP方的IP库中寻找适合改编的作品,通过提交作品意向书来获得改编的机会。

在这一过程中,优酷会从制作方的公司能力、内容阐述以及制作阐述三方面进行评估,决定由综合能力最强的公司参与项目制作。

闭门会中公布了五部IP改编作品,其中《这个杀手不改需求》就是来自快看漫画的IP,是一个用古代背景包装现代职场故事的搞笑喜剧。

“扶摇计划”对于短剧行业的好处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网罗更多的IP方,在帮助IP增值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将IP粉丝引流到短剧行业中。二是IP本身是经过检验的故事,增加了平台投入以及收益的确定性。三是在筛选的过程中,更有创意和实力的制作公司能够脱颖而出。

而在IP改编计划之外,优酷内容开放平台还推出了“好故事计划”,鼓励更多有才华的创作者向优酷投递具备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原创故事,平台愿意配备资源将其从剧本变成现实。

image.png

优酷内容开放平台总经理钱晶

在闭门会进行的过程中,优酷内容开放平台总经理钱晶一直在强调一句话:“优酷是一个不看出身,只看内容的地方。”在优酷看来,行业成名已久的公司和新公司一样,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这也是许多内容制作方更加偏向优酷的原因。

“我们做内容的人都是有理想的,想留下来一些可以称之为作品的东西。”影视公司负责人李丽对小娱说到:“十分钟的短剧其实离长剧已经很近了。”

对李丽来说,做好优酷的短剧,就有机会做优酷的长剧。

这样的创作设想与目前平台对于短剧的定位相关。对优酷来说,短剧是剧集模块的重要组成部分,闭门会上出席的相关负责人也都来自制作部门而不是运营部门,而平台官方也有着借短剧扶持创作新力量的意图。

李丽直言不讳:“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好磨项目,做个爆款出来。”

image.png

规模化的前提是先挣到钱

虽然在行业发展的初始阶段免不了从业者要为爱发电,但短剧想要良性发展不断做出好作品,前提就是制作方能够靠短剧活下去并且活得“还不错”。

过去两年的混乱状态很大程度上也与创作者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有关。不过经过摸索之后,行业达成的共识是:传统的影视采购模式不适用短剧。

一方面是这一模式本身就存在较大的灰色地带,一直为平台和制作方所“苦”。二是对需要密切观众用户反馈的短剧而言,toB的商业模式实际上已经脱离了观众,不利于短剧的创作和发展。

从优酷闭门会所传递的信息来看,平台在短剧商业模式上,打算走一条多元融合的道路,为制作方提供投资、定制、分账、植入、直播等多种变现方式,也能够将更多短剧“金主”卷入进来。

首先是最基础的商业模式:分账。

目前优酷为不同类型的短剧内容提供了三种分账模式,分别是会员分账、流量分账、以及广告分账,其中会员分账S级项目的单价是6元,流量分账的单价相较于去年,提升至1000次有效播放60元,单价上调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非独家的短剧,也能够在优酷平台获得整个授权期的广告分账。

image.png

分账金额大幅调整意味着与优酷合作的短剧制作方能够依靠更优质的作品,获得更高的收益。“分账其实是让用户选择成为短剧盈利的标准,大家都对内容很有自信的话,那咱们就看看用户的选择。”优酷内容开放平台总经理钱晶说。

在希望用真金白银鼓励创作者的同时,平台也向创作者承诺分账数据的客观公正。

不过制作方的信任并不止来自口头承诺,而是更多基于优酷的平台生态以及过往动作。从平台生态来看,优酷相对独立,没有“长带短”或者“短带长”的需求,在政策的稳定性以及投入上有目共睹。而在过往的履历上,优酷短剧分账曾有过《东北风云》以及《拜托,快结婚吧》等成绩,能够给创作者带来信心。

“就我所知的短剧分账来看,优酷的短剧分账体系其实是目前市场里相对完备的,经过了快两年的磨练,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对创作者来说比较透明。”李丽对娱乐资本论说到。

而在分账之外,优酷背靠阿里经济体,在品牌、电商侧有着丰富的资源,并且在多年磨合中逐渐打通从优酷到淘宝的变现路径。

可行的商业模式之一是品牌定制或者植入,“扶摇计划”公布的作品中,《我是江小白》就是品牌IP的定制产品。

image.png

在优酷的设想中,未来短剧平台将为广告主一站式解决从产品解读、人群沟通到品牌信任的多项问题,在闭门会上,优酷也对外公布了与“淘宝启明星”合作的计划,将有意愿成为艺人的主播以及背后的广告客户卷入进来,共同打造新的营销模式。

在内容上,优酷与制作方共同探索第一个爆款的诞生;在商业上,优酷以分账和电商来为制作方保驾护航。

虽然就目前来看,短剧的发展依然处在摸索之中,但距离短剧回潮到现在也不过两年时间,就逐渐分化出了不同道路,并在摸索中确立了可行的商业变现模式。

而在这一过程中,优酷始终是同行者以及引路人,以开放的心态与所有IP、品牌、创作者合作,推动行业向规模化以及可持续发展迈进。

所以不妨对优酷以及短剧行业有更多信心,在一部部作品的量变中等待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