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前两次的定档再改档,这是《闺蜜2》第三次宣布定档日期,影片于3月2日上映。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据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核实,影片两次改档原因均为未过审,一部讲述女生之间友情故事的电影却两次未过审,不禁让人好奇电影究竟拍了什么内容,如此挑动着有关部门的神经,小娱独家采访了影片导演黄真真,她向小娱解释了影片背后的过审经历,不仅如此,剧组在越南拍摄期间还遭遇当地人发难,受到过金钱讹诈,还有更为劲爆的与“越南警察”片场对垒的故事。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两次未过审主因:

部分内容太“开放”

《闺蜜2》的内容接上一部,三个闺蜜小美、希汶和Kimmy和好如初之后,希汶即将结婚,婚礼前的单身party是重头项目,恰好小美在越南拍戏,所以大家决定将希汶婚礼前的单身party放在越南举办。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踏上异域风情,自然会有花式玩法出现,黄真真自己也提到“旅程很疯狂很冒险”,在“疯狂”和“冒险”情节之中,有些就触及到审查敏感地带了。

例如片中三个姑娘参加了一个越南当地party,实际上是一场当地黑帮的聚会,三人喝得酩酊大醉之后又去了鸭店,有鞭打舞男等游戏环节(预告片中可见,点击观看)。

在以上这段情节中,“黑帮”“鸭店”和“鞭打”等都较为敏感,“广电局也没有说不好,他们也支持,只是要我调整一点点”——对于广电总局当时的意见,黄真真如是说。

不过影片在修改和调整过程中并没有做删减和重拍等处理,基本上是对内容进行了调整,如将“鸭店”在字面上改成了“酒吧”。导演也一直在强调“主要是调整,我估计是几个女生真的玩得太开心了,有点疯狂。”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相比第一部以及市面上的女性题材电影,《闺蜜2》确实玩得很high,这点从预告片中可见一斑。片中还有一场戏是三人在当地拼酒,喝的是蝎子酒,原本的设计是拼酒拼到兴起他们连酒瓶中的蝎子也拿出来大快朵颐,但这个部分在审查之后会进行较为低调地处理,包括之前的片名中“无二不作”的字样在审查过程中也被要求做修改,目前影片名确定为《闺蜜2》,“可能女性电影在内地没有那么创新和冒险”,黄真真对于这样的结果解释说。

后期修改过程主要就是剪辑、重做音乐和重新配音等,剪辑完成得最快,黄真真一天就剪完了,但是对应的音乐需要重新制作,陈意涵、薛凯琪和张钧甯三人分别在不同地区有不同工作,协调三个人时间重新配音也耗费不少时间。关于这次定档的日期选择,片方自己也不认为这是一部合家欢电影,所以就避开春节档的热闹,在正月十五(3月2日)上映。

从影片第一次定档2017年暑假至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磕磕绊绊终于拿到了龙标,对于这半年来的时间及人员成本等,黄真真也承认确实有一部分是浪费掉了,期间团队也有过失望,不过电影即将上映,希望仍在——“我觉得现在调整之后,是更好的一个电影”。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越南拍摄历险记:

假黑帮故事遇上“真黑帮”

在国内电影环境下,“未过审”向来是个引人瞩目的焦点问题,但在和黄真真了解过后,小娱深深觉得在《闺蜜2》身上,未过审并不是真正的有趣之处,剧组在越南拍摄的经历才是比“未过审”更令人津津有味的故事。

越南确实是块风味独特的土地,有不少好莱坞电影如《金刚:骷髅岛》《小飞侠:幻梦启航》等都曾在越南取景,不过华语影片在越南取景拍摄的却寥寥无几,此次选择越南,黄真真说“希望冒险的地方比较神秘,比较可能有危险的”,听完他们后面的经历,小娱想说,越南果然“不负众望”。

影片在越南拍摄为期两个月,黄真真又提前两个月前往越南勘景,前前后后总共在越南待了四个月左右,除了自己带过去的中国团队,剧组也需要在当地找一些本土团队合作,但是由于越南本土电影工业水平不发达,相关团队的经验和技术与黄真真带去的团队水平不对等,且由于两国文化及思维观念差异,种种不一致都导致拍摄期间问题连连。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开拍三天前,我的中国团队和越南的团队要跟我开一个大会,跟我说‘导演,我们觉得你还是cancel,取消拍摄’,我带去的团队觉得很难控制(越南团队),越南那边因为我自己找了人,没有用他们推荐的人,他们不高兴。”

影片还未开拍,黄真真就遇到了来自越南的第一个难关,后来导演坚持如期开机,戏才终于开拍了。

开拍归开拍,拍摄过程中更是状况不断。

有时候人员和机器已经到了片场,房东临时坐地起价,原本只要十块钱,立马涨到三十块;也有时候全员到齐准备拍摄了,房东又要在场地费基础上加收电费、空调费、洗手间使用费等;如此看来,在越南拍电影也未必真的便宜,黄真真也说:“如果是当地人在那边拍电影是很便宜的,但是我们走进去的话,他(指越南当地人)就当我是好莱坞了,连租器材都是不一样的价钱。当地人可能是一块,我们是五块,就是这个分别。”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在越南拍摄还有一个难点就是语言不通,当地人几乎不会讲英文,内地团队的英语水平也稍有欠缺,所以双方的交流基本上依赖翻译,剧组现场找了50位翻译,多数是越南华侨,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翻译。

不过越南翻译都是偏向越南人的,很多时候黄真真只有一个问题,但翻译会加上一些自己的意见,翻译成十多句,之后对方又跟他讨论半天,最后形成一个没答案的答案回复给黄真真。有时候,越南当地团队的工作人员会莫名其妙消失不见,黄真真通过翻译问那个疑似逃工的人去了哪里,对方讲越南语,黄真真听不懂,翻译告诉她对方没作回答,这就成了一个无解之题,“今天我都不知道他当时跑到哪里去”事后黄真真很无奈地对小娱说。

除了业务能力、交流障碍等,思维观念也是横亘在中越团队之间的一道难题。黄真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第一天开工,我先拍那个黑帮开party的家,一进门有一块射飞刀的板。我走进拍摄场地,走的时候经过门口,见到有几个(做)道具的人还在钉板,我一看说“这个不是我等一下要拍的那个板吧?”他们说“是,导演就是这个,还没做好,你先拍另外一场戏吧”。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根据黄真真的实地体验,在越南人的观念里,今天不拍可以明天再拍,因为当地的电影明星可以坐在片场等着开工,如果有一部戏拍到兴致浓,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坐在那边等,而不像中国的演员档期紧,只能拿出规定天数来进组拍摄,拍完之后立马走人。“他们不着急,完全是不一样的,效率是不一样的,我们就活在不同的空间。”对于越南人的“慢性子”,黄真真这样说。

由于种种差异,黄真真带过去的内地及香港团队从最初的七八十人增加到一百五十多人,与越南当地五十人左右的团队共同合作,最终完成拍摄。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戏里戏外的历险记:

闺蜜情在真实生活中的蔓延

拍摄期间大家也会开玩笑,说是“黄真真在单挑越南黑帮”,玩笑归玩笑,也确实看得出由于两国电影发展水平、工业化程度和文化环境、思想观点的多重差异,给《闺蜜2》的拍摄造成不小的困扰,但黄真真也说:“如果没有这个经历,可能这个电影的气质不在,所以也没有后悔”。

有趣的是,与影片中三个闺蜜在越南冒险的故事类似,三位女演员和黄真真在片场的经历也如同一场冒险。

影片这次加重了动作戏份,请来钱嘉乐担任动作指导,有一场戏是环绕市中心广场的一场摩托车飞车戏。拍摄前剧组已经和当地政府及公安局申请报备,拍摄当天早晨5点剧组已经架好机器,召集了群演集中在广场处拍摄,结果拍了半个小时有另外一帮当地警察出现要赶他们走,声称剧组的申请是向另外一个区提交的,并没有向他们所在辖区内提交拍摄申请,所以不能继续拍摄了,但黄真真不同意坚持拍摄,直到后来有警察开车撞向摄制组,逼迫他们停止拍摄。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片场拍摄有时候惊险又刺激,日常工作也是繁琐和杂乱的,导演说自己拍摄期间平均每天睡三四个小时,早晨六点钟醒来手机已经收到大概十条关于各种问题的微信,比如要求增加费用的,说十点钟如果不拿来钱,中午饭就没有了,处理并把这些问题分给同事解决之后,黄真真就去现场拍戏,有时候拍完戏又被通知明天要拍摄的景没有了,她还需要再去看景找景,如此反复着。

过程不易,但黄真真说三位女演员一直陪着她,看着并经历整个过程——“平时三个女演员(一起拍戏),是不是你要催她妆画完没,一个不出来另一个也不出来,不好管对吧?她们三个都是已经坐在那边等,机器灯光好了立马过来演,她们觉得我们面对的困难太多了,如果内部不互相支持就好难拍完这部戏。”

所谓患难见真情,这次拍摄虽称不上“患难”,但外部环境和条件形成的种种困难反而让大家抱成团,在黄真真回忆里,每晚她回到公寓,桌子上都会放着三个女生给她留的晚饭、水果或是鲜花,还有小纸条,留言多为“为你而骄傲,想不到你比男人更坚强,永不退缩,爱你永远支持你”等,或支持或安慰,都是三个女生对于导演的一份感谢和一份鼓励,似乎电影的命题已经悄无声息蔓延至了片外。

拍戏半途遇上“越南黑帮”,讹诈、威胁、逃工——论闺蜜2难产记-焦点中国网

黄真真说,《闺蜜3》的剧本梗概现在已经完成了,会涉及一点穿越情节,仍旧讲述女性之间的友情故事,并会继续和这几位演员合作,“可能《闺蜜》这个电影,真的就让我们成为了闺蜜了”,这是导演对于这次拍摄最大的感慨。